孙保生:中国篮坛裁判界“八大金刚”(中)

subtitle 网易体育05-23 16:39 跟贴 1 条
编者按:《中国篮球往事》是网易CBA一档篮坛历史回顾专栏,由中国资深篮球记者孙保生根据自己亲身经历倾心撰写。孙保生,资深篮球专家、《北京晚报》资深记者。报道中国篮球已逾30年,曾任中国篮球新闻委员会委员,首位中国篮球新闻奖特殊贡献奖得主。以下为该专栏的第四十三期,本期内容继续讲述中国裁判界“八大金刚”的故事。

文/孙保生 图/高才兴、林博等提供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40年过去,弹指一挥间。2019年1月12日,CBA全明星赛在青岛举行。期间,中国篮协主席姚明向九位首批获得国际级的老一辈裁判员颁发了纪念牌。纪念牌名为“改革开放40年纪念牌,”以感谢和表彰他们对篮球事业做出的贡献。可惜,九位前辈中吴惠良、罗景荣、林永禄三位先生已先后辞世,健在者也都八旬上下故而未能莅临,只好由属地裁判员代领。

延伸阅读:孙保生:中国篮坛裁判界“八大金刚”(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国际篮联送的纪念品

一、致敬前辈颁纪念牌表彰

据了解,向九位前辈颁发纪念牌是由山东国际级裁判王晓春提议的。2017年初林永禄因病去世后,其弟子王晓春与林永禄之子林博整理有关遗物,整理过程中王晓春睹物思人心潮难平。他又想到九位前辈中已有几位去世,不禁黯然神伤。这时他想到应该向这些老前辈隆重表达敬意,明年恰逢改革开放40年,最好能给他们送个有纪念意义的物件。后来,他就向中国篮协裁委会主任马立军谈了这个想法,马立军当即表示赞成,并让他着手策划。随后,马立军向中国篮协竞赛部主任肖红安写了书面报告。看了报告肖红安不仅同意,且承诺划拨费用。

王晓春接受任务后,便忙于设计和制作事宜。最终,山东省人文自然规划院设计院院长郭大勇的设计图案令人满意,纪念牌上有每人的姓名。裁委会商定在2019年青岛全明星活动期间颁发。高先生的纪念牌是由前国家女篮主教练马跃南送至家中的,他见到纪念牌十分高兴。当时孙尧冠先生生病住院,肖红安专程去广州医院代表中国篮协探望,将纪念牌交给了孙老。孙老于2019年5月2日病逝,享年86岁。

1978年时的国际裁判服。

二、皆为榜样老辈各具千秋

高先生的自传,勾起了我对这些前辈的思念与敬仰。首批九位国际级裁判和后来的王长安、韩茂富先生,我都认识并十分敬重,有的因为同在北京就更加熟悉,故印象就更加深刻。当CBA联赛创办后,因年龄关系,他们大多都成了技术代表,因而年轻人对他们知之甚少。我觉得应该把他们的人格魅力、执裁特点写出个一二来,以使后辈裁判们学习与弘扬。

1、 平易近人韩茂富

我想先从最熟悉的韩茂富先生说起。在所有的名哨中,韩先生是我接触最早的,年轻打球时他吹过我们的比赛。韩先生是北京四中体育教师,勤奋了一辈子,奉献了一辈子,是特级教师、全国人大代表,但却没有一点架子。跟北京的裁判员聊天,只要一提起韩先生,都说曾经得到过他的帮助和指点,比如罗景荣,再比如我国第一位国际级女裁判陈美虹,等等。虽然他年轻时没有国际级裁判的名分,但却在1959年的欧洲锦标赛中,执裁了苏联与匈牙利队的冠亚军决赛,并受到好评。那时他经常跟着国家队出访。

干上新闻这行后,便经常向韩先生请教,无论是打电话还是当面说,他都是百问不烦,有时还开点玩笑。韩先生时常给我提供基层学校的采访信息,哪个小学校设计制作小篮球器材啦,哪个学校业余训练很有特色啦,帮了我很多忙。80年代他年近六旬了,加上患病很少执哨了,但他仍对篮球乐此不疲,把精力投入到培养后备力量上,培养年轻裁判就多了去啦。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他和韩述仁、高国芳、原世伟三老共同发起创办了“振兴中华杯”北京市中小学生篮球赛,每年一届,办了得有20多年了。每到比赛时我就和这四老骑着车四处转,王治郅就参加过这个比赛,北京队参加的人就更多了。有时韩先生给我打电话,约我和四位老先生一块儿吃个饭,聊聊天,在聊天中我会了解到不少事情。可惜,这四位老先生都去世好多年了,每一想起在一起的时光,心里十分感伤。

前几年《北京文史》委托我牵头撰写北京篮球历史,我还特意去北京四中转了转,操场上有一尊学生们为韩先生树立的塑像,他右手拿着挂在脖子上的一只哨子,左手抱着一个篮球,神态栩栩如生。塑像底座上刻着这样一句话:“有来生,我还为同学们喊操!”

2、敏锐从容王长安

说完“北韩,”该说“南王”王长安先生了。王先生比韩先生小1岁,但我们也很熟悉,因为他在北京呆了不少年,他吹哨时的光彩也留在了北京。别看王先生个子不高,却也是打篮球专业出身,且是大学学历。年轻时曾在香港、新加坡边打球边吹哨,还曾代表江苏队参加了民国第七届全运会。1951年他积极响应祖国号召,从南洋回国效力,先在南京第三炮院任教,后任华东军区女篮教练兼裁判,1953年调入八一队任青年女篮教练兼裁判,1957年是我国首批国家级裁判,由此开启漫长的篮球专业裁判生涯。

在1966年之前,王先生是国内业界响当当的权威人物,是理论与实践融为一体的典范。我上中学时见过王老执哨,印象是准与稳结合得恰到好处,手势标准优雅,表情淡定从容,十分潇洒。老北京篮球队员说:“王先生执哨遇到攻守转换时跑的贼快,有时跑得比队员还快,刹那间他已经跑在了最佳位置上。”在五六十年代,来华比赛的多是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球队,既有国家队也有军队篮球队。当这些球队与中国国家队或八一队、北京队比赛时,王老执裁的场次最多,赛后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也最多。那时看比赛的体育馆先是北京体育馆,该馆旁边和后面就是国家队训练大本营。后来北京工人体育馆、首都体育馆陆续投入使用,大型比赛就都放在这两个体育馆了。那时的国际比赛都不好吹,因为它被视为政治外交活动,出不得一丁点差错,裁判员压力之大是现在的年轻人难以想象的。那时也没有“爱国哨”一说,你首先得吹的准确,对双方一视同仁,才能体现公正。来访的球队有的会带着裁判,有的则是我国两名裁判上场执哨。像社会主义国家友军篮球赛和社会主义国家公安系统篮球赛,都是组委会统一安排裁判。在一次友军篮球赛中,苏联队教练总在场边唠叨不停,王先生先是警告了他,告诉他规则不允许他乱喊乱叫。第二天他还是照旧叫喊,王先生就毫不客气的判他技术犯规,他耸耸肩只能认罚。在我的印象中,王先生和韩先生的哨吹得准确、公正,受到国内外人士的一致好评。

林永䘵和王长安

“文革”开始后,王先生曾受到批判,罪名是“反动权威”、有“海外背景”。八一队解散后,王先生回到上海,在工厂当了八年工人。这期间,他指导了上海工人队。70年代后期,王先生赴上海体院任教,从此长居沪上。国内举办的全国甲级联赛、全国联赛和全国运动会,他多次担任过裁判长或副裁判长。王老不仅吹哨有派,讲课也是深入浅出,条理分明,发表了很多颇有见地的学术论文,还担任过国家级裁判的主考官。他的才干很受国际篮联的尊重与器重,指派他为助理考官,考核亚洲地区的裁判员晋级。他还多次应亚篮联之邀赴国外讲课,论文在新加坡媒体上发表。王先生在挂哨前吹过200多场国际比赛、4000多场国内比赛,数量堪称中国裁判员之最。他执哨一生的深刻体会是:“作为篮球场上的法官——裁判员,是竞赛的领导者、执行者,也是比赛中的服务员,应付出最大的热情钻研规则,努力工作,并体会和理解队员、教练员、观众面临的欢乐、挫折及千般情绪。”

我与王老相识于80年代,去上海采访比赛经常能见到他,久而久之就熟悉了,每次交谈都有收获。2018年4月应上海市篮协邀请去参加一个活动期间,在老朋友严子健的陪同下拜访了王老。独自居住的王老见到我非常高兴,年近90的他说起篮球很兴奋,说这些年一直看CBA和NBA的比赛直播,从球员聊到球队,从裁判两人制聊到到三人制。王老说:“能当个好裁判不容易,首先是热爱,爱很重要,爱会使你投入。其次是要会打篮球,而且要具备一定水平,这是基础,能够帮你增强感觉,提前预判将会发生什么。裁判员要想吹的准,不漏判误判,就得会跑会选位,角度要选择最佳的,看见了不行,必须看清看准才行。三人制比两人制更难吹,既有区域分工又有合作,在这个原则上能跑出好角度不容易。现在有个现象,看不清可以看录像回放,然后作出判断。我觉得这有利有弊,容易中断比赛造成混乱,说明你还是没有看准。好的哨是吹出来的。有些人评上了国际级,但没怎么吹过国际比赛,锻炼机会太少。这跟你们一样,好文章是写出来的,没有数量的积累,哪儿来的质量?好球是打出来的,没有很多比赛的积累,你怎么能打出好球来?裁判还要讲究风度,表情不要总板着脸,否则容易激化矛盾。你有没有权威,就看你的哨吹得怎么样!”喝口水后王老继续说:“我很早就鼓励对抗,篮球的实质就是对抗,在强对抗下显示球员的技术运用和战术素养。裁判不能一碰就吹,你要看清球员的动作是否非法。一碰就吹,说明你对规则没有正确理解;一碰就吹,实际上是在毁掉这项运动。”

去年世界杯中国男篮在家门口惨遭重创,王先生痛心疾首,说:“连奥运会入场券都拿不到,这个结果令人震惊,不能接受。残酷的事实应该唤醒中国篮协和全国篮球界,包括裁判界,要好好找找存在问题,想想怎么去解决。中国篮球有过历史性突破,但这些年滑坡了,退步了,跟不上世界发展了。篮协领导有责任,教练员运动员有责任,裁判员也难辞其咎,因为我们的判罚与世界脱节了。”

王老也是一位辛勤育人的大师,他的弟子不少,仅在上海的就有郁斌、吴敏华、夏春、赵军等。去年是王老90大寿,上海市篮协在专职副会长陈德春的带领下登门祝寿,王老激动得喜笑颜开。令人痛心的是,2020年5月4日下午,王老在家中安然辞世。“南王北韩”从此成为历史。

3、文质彬彬郭玉佩

在解放军总政文化部体育处处长职务上退休的郭玉佩,风度文质彬彬,却也是专业篮球出身。身高1.89米的他打中锋,是天津南开中学校队的。1951年抗美援朝时他报名参军入伍,被分配到了张家口军委工程学校,学的是无线电工程系,他很喜欢这个专业。刚组建不久的八一男篮到该校表演时相中了他,尽管他舍不得无线电工程,但军人必须服从命令。1952年9月15日,他扛着背包来八一队报到,由此与篮球结下一生之缘。

那时的八一队从最初的不足10人,渐渐扩充到17人,但能经常上场比赛的也就七八个人。坐板凳时间长了,郭老就想起了无线电工程,他便要求返校学习,但八一队不放,说:“你是球队里学历最高的,有文化又能打球,队里需要你。”一开始他帮助教练唐宝堃订训练计划,后来从业务组调到大队订计划、写总结、搞翻译。总得有一技之长呀,恰逢1956年国家体委举办全国篮球裁判员学习班,八一体工大队派他去学习。原来会俄语后来又自学了英语的他,认真领悟规则,积极临场实践,很快进入角色。郭老年轻时充满浪漫与激情,当时新老裁判中,他是唯一一名中共党员,认为当裁判要有使命感、责任感,要有道德和情操,要有坚守,还欣然作诗曰:“银笛为业何妨小,与球结缘不爱奇。”

如此爱岗敬业,郭老的执哨水平自是进步飞快,深得老裁判们的喜爱。1959年他就参加了首届全运会的裁判工作,次年获批国家级,1965年就担任了第二届全运会篮球比赛的裁判长。二运会时他还创作了《裁判员之歌》,排球裁判隋树藩作曲。歌词唱到:“红色的裁判员来自五湖四海,为革命吹哨我们团结起来,认真负责,公正准确,为了攀登世界高峰,我们昂首阔步向前迈!”

郭玉佩油画作品《梦想成真》和《生命》

从70年代初期开始,体育战线排除左的干扰,赛事逐步恢复,国际比赛也渐渐多了起来,在首都体育馆和北京工人体育馆郭玉佩和罗景荣搭档最多,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相互间配合默契。准确地说,那时是郭老带着罗景荣。获批国际级后,郭老执裁了很多重要的国际比赛。在长达50多年的裁判生涯中,他撰写和翻译了百余篇学术论文。由于他在理论上具有“一新二深”特色,运动员和教练员都喜欢向他请教。郭老干裁判及相关工作一直干到了78岁。1985年,郭老荣获了“新中国体育开拓者”荣誉奖章。

郭老堪称我的良师益友,这些年我没少麻烦他,有时请教规则,有时了解部队篮球历史,他都是有问必答。最近这几年,为了撰写北京篮球历史,我更是数次登门拜访。郭老不仅认真准备我所询问的人和事写出提纲,还把他保留多半生的资料、比赛秩序册供我使用,我从内心感激他。郭老多才多艺,退休后还捡起学生时的绘画,有的作品被入选“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有的作品与欧阳中石等名家制成了年历。郭老给自己的裁判生涯概括为:“坦坦荡荡做裁判,坎坎坷坷五十年,公公正正谈何易,风风雨雨守清廉。”

孙保生在80年代采访罗景荣

4、专业转行罗景荣

罗景荣也是我很熟悉的一位,他祖籍广东,中学是上海市南洋模范中学,打校队时人称“小广东”。在1957年上海市中学生篮球联赛冠亚军决战中,凭借他的一记绝杀,以81比80险胜澄衷中学队。高中毕业后他成为一个专业篮球运动员,司职后卫,先后效力于太原队、火车头队,1962年火车头等行业队解散,他成为北京工人队一员。1964年北京工人队解散,时年27岁的他被分配在北京市体委竞赛处工作,1997年在竞赛处处长的职位上退休。

罗景荣人称“罗子”。他吹裁判起初是跟着北京篮球队的“老细”李光照学的,李光照原来也是北京青年队的,因为太瘦被人称为“老细”,也是因为太瘦而改吹裁判。“罗子”跟着“老细”吹北京队的教学比赛,那时“老细”是国家一级裁判员。“罗子”从队内教学比赛逐步吹到了社会上,得到了韩茂富等老一辈人的提携。因为有专业篮球的底子,仅一年就被视为裁判员中的培养重点。

“罗子”真正走上正式赛场应该是70年代初,刚开始也有不少人不看好他,理由是虽然有篮球专业基础,但是缺乏魄力胆子小。可韩茂富、郭玉佩却看好他,理由是谁一起步都这样,紧张。小罗反应快,形象也不错,又挺谦虚认真,再加上专业篮球打底,很快就能上来。说这话的都是老国家级,“罗子”那会儿什么级也没有,真是“不拘一格降人才。”“罗子”也很争气,说:“我相信我能行!”

准确理解规则精神,即是当个好裁判的基础,更是基本功。“罗子”边学边实践,执裁水平日见提高,渐渐显示出后来居上之势。随着国内和国际比赛的增多,再加上国家体委篮球处和老裁判们的大胆使用,尽管那时还未恢复审批等级,他还没有国家级裁判的名分,但经常是郭玉佩带着他吹。中国与美国队、与西班牙队、澳大利亚的比赛,都是“郭罗”组合执哨的。

郭老在回忆那段时光时说:“在执裁那些比赛时,我和小罗配合默契,感觉很有信心,他吹的准,判的公平,无论是中国队还是外国队,尺度基本一致,赛后感到很舒服,那时我们追求的是又红又专,比的是无私投入、奉献和公正廉洁,看中的是国家荣誉。”郭老还说:“那时吹一场比赛有3角钱的公交补助,但我和小罗从没主动领取过,因为我们那时经常是骑车到赛场。韩茂富先生说补助是合理规定,他就代我和小罗领,攒到一定数额比如是两三块钱时再发给我俩,我和小罗就说拿这钱请裁判组吃夜宵吧!”

罗景荣吹罚比赛

1978年6月,“罗子”获批国际级后仅4个月,就被国际篮联派往马尼拉,执裁了第八届世界男篮锦标赛,同行的还有林永禄,俩人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执裁世界大赛最早的中国国际级裁判员。之后,“罗子”还执裁了两届奥运会、两届世界男篮锦标赛等重大赛事,总共吹过280多场国际比赛。

名气大了之后,“罗子”仍不骄不躁,热情辅导年轻裁判。他说:“中国篮球事业的发展离不开裁判员的新陈代谢,离不开老同志的传帮带,我也要像老前辈们那样,诚心诚意带出一拨人出来。”后来荣获国际级的焦平生、李明忠、陈美虹、靳茁、马立军、王丽英等,都曾得到过他的热心指点。1994年远南运动会期间,担任轮椅篮球裁判长的罗景荣,突患肾腺炎,在白介夫、张百发等北京市领导的直接关怀下,经专家大夫全力救治,命悬一线的他奇迹般地起死回生。

CBA联赛创办后,我曾多次与罗景荣联系,他说:“如今的篮球比赛节奏更快了,对抗更激烈了,又有外籍球员,对裁判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业务的研究必须精益求精。同时,思想要正派,要顶得住各种诱惑,比赛中要全神贯注,不能患得患失。实行主客场之后,哨更不好吹了,压力就更大了,这对他们是考验,也是促进。他们必须在准确上下功夫,只有准确了才能体现公正。在我看来,目前裁判的水平还不能适应当前快速发展的形势,与国际比赛的判罚有较大差距。”

2016年1月26日,罗老不幸因病去世,熟悉他的人都说:“‘罗子’不易,得这病还能抗争20多年,不容易!”他人虽不在了,但他讲过的:“用哨子去帮助篮球运动进步,而决不能用哨子去损害这项运动”这句话,值得所有裁判员们铭记。老北京市常务副市长张百发生前曾感慨道:“什么时候北京能再出一个像‘罗子’这样的篮球裁判呦!”

(未完待续)

作者:孙保生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