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首起空难,给我们哪些启示

subtitle 观察者网05-23 11:08 跟贴 32 条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张仲麟】

2020年对世界民航业来说是无比黑暗的一年。在新冠疫情世界范围的肆虐之下,大部分国家的航司飞机都由于没有客流而停在机坪上;多个航空公司宣告破产或濒临破产,其中包括业界巨头。

而对巴基斯坦来说,5月22日更是一个黑暗的日子:本周刚刚从疫情停摆中恢复民航飞行,结果巴基斯坦国际航空的一架客机就坠毁在卡拉奇机场附近的居民区里。这对刚刚开始恢复运行的巴基斯坦航空业是个沉重的打击,而这也给正准备从疫情中恢复的世界民航业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巴基斯坦国际航空8303航班在卡拉奇机场旁的居民区坠毁

作为疫情爆发之后的首起重大空难,尤其在航空业准备从疫情中逐渐复苏的这个时间点上,这起空难无疑引起了很大关注。这架失事飞机的机型是A320(AP-BLD),机龄15年。值得一提的是,这架飞机原本属于中国东方航空公司(2004年-2014年),机号为B-6017(该机号现为东航一架波音737所用),是东航于2014年出售的飞机。出售时机龄为十年,已经进入了飞机更换的周期(中国机队平均机龄约为7年)。由于飞机出售给巴基斯坦国际航空已经近6年,除非厚颜无耻如蓬佩奥,不然这锅怎么也甩不到东航头上。

东航B-6017,后出售给巴基斯坦国际航空

本次坠毁的飞机

空难发生之后,笔者第一时间收集各类消息对空难进行分析。但本次空难让人感到棘手的一点是,该飞机并没有配备ADS-B设备,导致在FlightRadar24这类实时飞机飞行信息网站上无法显示飞机当时的飞行状态,也对空难时情况的分析带来了一定的影响。所幸FR24通过别的技术手段,用当地航空爱好者的接收器得以还原飞机事发前的高度数据。又因为飞机坠毁在人员密集地区,有大量目击者,甚至还有人拍下了坠毁前飞机在空中的照片。同时,失事前飞行员与空管之间的通话录音也公布出来,这给这起空难的初步分析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由于失事飞机没有ADS-B设备,导致FR24上飞机飞行信息极不完整

随后FR24使用接收机数据终于还原出飞机的高度曲线

据报道,在失事之前飞机有过一次降落,但最终放弃了这次降落并复飞,于第二次降落时不幸失事。根据巴基斯坦民航局方面通报,飞机失事前,机长称前起落架有故障。在机长与塔台的通话中也显示,飞机的发动机有故障,正在丧失动力。从飞行数据中可以看出,在复飞后再次降落时,飞机在500英尺的高度以每分钟1250英尺的下降速率下降。

通常,在五百英尺(约170米)高度时,飞机已经进入降落的最后阶段,马上就要着地的时候;在这一阶段飞机是以较低的下降速率(每分钟五六百英尺)平稳下降并主起落架着地,因此过高的下降速率是导致飞机坠毁在机场周边居民区内的直接原因,而造成下降速率过大的原因有很多,比如飞机升力不足或者机长操作失误。

飞行员:我们直接飞过来,我们正失去引擎
塔台:跑道25可以降落
飞行员:收到
飞行员:求救,求救,求救,巴基斯坦8303
塔台:8303两条跑道都已清空,均可降落
根据目击者的证词,在飞机坠毁前看到有一个发动机起火。根据现场拍摄的飞机坠毁前的照片,可以看出飞机的发动机外壳下方有黑色的痕迹,疑为接地摩擦起火后的痕迹。结合巴基斯坦官方确认飞机起落架有问题,可以猜测在第一次的降落中由于起落架失效,进而导致发动机摩擦地面受损。飞行员在发现降落异常时立即选择复飞,但由于前一次降落中导致发动机受损,使得第二次降落时动力不足甚至发动机停车,最终由于没有高度与动力,导致飞机失速坠毁。
飞机坠毁的区域,可见非常接近跑道了
失事前地面拍摄到的飞机照片,可以看到发动机底部有明显的摩擦以及起火带来的烟熏痕迹
失事飞机第一次降落时极有可能是这样的情况
根据飞行员的经验,在飞行中遇到意外情况时只要有着充足的态势,也即有足够的高度或者速度那就有足够的应变时间。不论是用高度换取速度还是用速度换取高度都能让飞行员有足够的应变空间。而在进近后准备跑道上着陆时此时飞机的高度较低,速度也较慢,处于一个能量极低的情况。具体到巴基斯坦这起空难,由于高度较低(最后获得的数据高度只有约180米),且飞机发动机疑似故障导致出力不足,处于一个极为危险的态势,使得飞行员回天乏术。卡拉奇机场周围没有大片的玉米田,也没有一条宽敞的大河,最终导致飞行员哪怕试图尝试在机场外迫降也没有机会,最终坠毁在居民区内。
同为发动机失效,有一大片平坦的玉米田就可以让飞行员从容迫降(2019年8月15日乌拉尔航空U6178航班)
在笔者与空客飞行员讨论此次空难时,发现此次空难与2018年首都航空在澳门机场遇到的事故颇为相似。在2018年8月28日,首都航澳门机场事件中由于遇到风切变导致飞机重着陆、飞机前起落架损坏,而损坏的起落架碎片导致发动机受损。飞行员当即放弃降落选择复飞,并在确认飞机情况后选择备降在临近的深圳机场以获得更好的特情处置保障,最终成功将飞机平安降落。
2018年首都航澳门机场事件,前起落架完全损毁,碎片被吸入发动机造成了严重的破坏
由此笔者可以初步得出结论:巴基斯坦8303航班在第一次降落时由于起落架故障导致发动机擦地,机长没有选择强行继续降落把飞机停在跑道上,而是下意识的选择了复飞。而发动机由于在此前的擦地中受损,导致在第二次降落时发动机动力输出严重下降甚至停车,使得在降落阶段的飞机失速坠毁在机场外的居民区内。本次空难第一时间称机上107人全部遇难,机上没有中国公民。但后续的报道中显示机上有不少生还者,截止目前已经有五十几名幸存者被发现,包括一名银行家。考虑到空难发生时飞机的高度与速度,确实会有不少幸存者。
救助空难现场的伤员
作为“后疫情”时代首起机毁人亡的严重空难,这起空难无疑给航空业带来了极大的警醒。由于疫情原因导致大量飞机长时间停放,本就需要进行严格保障才能飞行,而航空公司近几个月来的巨额亏损又必然会对飞机的维护保障工作带来明显影响。起落架失效是一个比较明显的、由于维护不足所导致的事故症状,进而导致事故的发生。这也是民航局近期在民航安全运行形势分析会上所重点强调的: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时期,对于安全工作是决不能放松的,要确保民航安全运行平稳可控,不给防疫工作添乱。
希望巴基斯坦国际航空空难能给准备从疫情中恢复的世界民航业敲响警钟,在疫情防控期间安全工作决不能放松。而对于中国民航,由于首先处于全面恢复阶段航班量已经逐渐恢复到疫情前水平,更是要汲取巴基斯坦空难教训,确保安全飞行。

原标题:张仲麟:疫情之下首起空难,给我们哪些启示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