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湖北人听不懂湖北话?

subtitle 网易上流05-22 16:18 跟贴 818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 | 刘星言

编辑 | 豌豆

出门在外,辨认老乡的最好方式就是听口音。

东北人一张口“哎马呀这咋整啊,啵楞盖儿卡秃噜皮儿了”,立马猪肉炖粉条的味儿就出来了,外地人总是忍不住乐呵。

常被揶揄“很土”的河南话,却是春晚舞台的常客,疫情期间河南村长的广播喊话更是惊艳四座。

相比之下,若要提起湖北话,大多数人或许都会一脸茫然:湖北方言……是啥味儿……

稍微了解点的,或许知道的都是“过早了冇”、“信鸟你的邪”、“个斑马”等经典武汉话,但非武汉地区湖北人表示:我们真的不这么说话!(不是所有湖北人说话都像武汉辣么凶)

湖北人在外面,很少会因为口音被辨别出来,不是被错认成四川人,就是安徽人、江西人、河南人……

在湖北,光是“今天、明天、后天”,不同地域就有不同的表述。西北部的十堰、襄阳喜欢说儿化音,“今儿的、明儿的、后儿的”,东部的鄂州话是“真招、门招、后噶”,北部的随州则称“今着、门着、后。

鄂西南的宜昌人和鄂东南的通城人互相听不懂,只能靠普通话交流。在通城话中,“哀家”是老婆婆,“福特”是毛巾,“缩把”是傻瓜;而在宜昌话中,“七嘎嘎”是吃肉,“丁丁儿”是蜻蜓,要是理解错了还容易闹笑话。

即使大学寝室里全是湖北人,和家人打电话也不需要躲厕所,反正室友也不一定听得懂,有些词汇还得结合上下文去猜,仿佛外语听力试音

早在2016年,汪涵曾主持过一档六省合作的方言类节目,从87个地州市汲取方言素材,让各省代表来猜方言含义。尴尬的是,湖北代表经常猜错湖北方言的意思。

尽管武汉话和潜江话都属于西南官话武天片,但湖北代表却不知道潜江话中lěng láng的意思,以为是“随便”,其实是“你”的意思。

同属西南官话区,属于武天片的武汉话就和成渝片的荆州话大相径庭,咬字像长沙话,音韵却像四川话,例如“好热(yué)”,“没有”说成“冇得”,蹲着是“哭(kú)到”。

有道题目是猜武汉话“夹生”是什么意思,搞笑的是,全场只有河北代表准确猜出了正确含义,即“不好沟通,不好相处”,而湖北代表却以为是“不爽快”的意思,汪涵都直呼:“我的天,湖北人没听懂武汉话!”

还有这位荆门主持人,嘴里像是藏了个大摩托,一开口就不停转。弹舌音频率极高,乍一听像俄语。一段题目念完,不光在场嘉宾主持人都听懵了,字幕君也阵亡了,拼音、特殊符号一起上,再加一句“听觉系统已崩溃”

△荆门人学俄语可能毫无压力吧

凡是带“子”、“儿”结尾的词,在荆门话里都要发弹舌音。发声技巧听上去也不太容易,舌头保持放松不要卷起来,靠口腔里呼出来的气流持续冲击舌尖,舌头像翅膀振动一样发出颤音,横膈肌和腹肌都在用力。

即便是说普通话,带有方言味道的武汉普通话也不太容易被人理解。袁弘就曾在节目里分享,刚上大学时因为一口武汉普通话被同学嘲笑过,l、n不分,/zh/、/ch/、/sh/全都发成平舌音,绿色说成“lóu色”。

离武汉汉口只有四五十公里、公交车可达的黄陂,却属于江淮官话区。很多人觉得黄陂口音“脏话连篇”,但其实只是黄陂人嗓门比较大,地方俗语比较多,比如市井男人的口头禅“业裸”,意思是:完了!

距武汉100公里的黄石属于江淮官话黄孝片,主城区口音和武汉话相近,同时大冶、阳新等地又受江西影响,口音也是地域文化融合的代表。“愤怒的小鸟”翻译成黄石话就是“负极的雀子”(莫名有种日式感是肿么肥事)。

黄孝片还包含黄冈,位于鄂东南的黄冈市下辖黄梅县,这里的采茶调是安徽黄梅戏的前身,流传到安徽安庆后逐渐繁荣。著名黄梅戏《天仙配》里的唱词“大哥(guō)休要泪(luèi)淋淋”,就保留了黄梅发音。

还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在外打工的襄阳人见了武汉人并不感到亲切,却能和河南南阳人打成一片。

由于地理位置相近,自古襄阳、南阳来往就更加密切。同时襄阳毗邻陕西,又受关中方言的影响,口音便成了河南腔和秦腔的结合,宋代欧阳修就曾评价襄阳人说话吐词清晰,带有关中话的味道,“嗟尔乐哉襄阳人,万屋连甍清汉滨。语言轻清微带秦,南通交广西峨岷。”

湖北语系复杂,粗略来分,就有西南官话、江淮官话和赣语三种。隔着座山头,跨越一条河流,口音就不一样了。

△来源:澎湃新闻

这也是为什么,江湖上并不存在湖北话的原因。每一种湖北方言背后,其实都站着一个相近的语系。

这意味着,如果你要听懂湖北话,你就得听得懂武汉话、荆州话、宜昌话、襄阳话、黄石话、天门话、潜江话……同时还要能分得清它们和四川话、河南话、江西话、安徽话的区别。

△来源:知乎

湖北方言为何被这几大方言片区“瓜分”,这背后既有地理、历史源流,也有政策的影响。

湖北省位于中国中部,三面环山,西部是大巴山区,东北部是大别山区,西北部有武当山,境内56%都是山地,唯有中部的江汉平原较为低平。境内有长江、汉江两条主要河流贯穿,再加上以洞庭湖、洪湖为代表的大小湖泊,整个地域被山川和河流切分成细碎的小块,物理上就阻碍了人与人的交流

△云雾中的大别山

历朝历代湖北的行政区划很复杂,曾长期分属于若干个高层政区,尤其东北、西北、西南、东南四角长期被划分到其他省区。分分合合,口音一直在调整,难以形成体系。

西晋末年,由于长期的八王之乱,加上边疆有少数民族入侵,迫使部分中原汉人向南流徙。当时六分之一的人口,90余万北方人迁徙到南方,其中包括大量名门望族,最终聚居在湖北荆州的流人大约有10万。

总体来说,北方靠近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比南方更富裕先进,在当时的南方百姓眼里,北方口音就是时尚洋气,他们纷纷效仿,楚语渐渐受到冲击,西南官话初具雏形

约300年后,唐朝发生安史之乱,又引发一波人口迁徙。由于地理距离相近,大批北方人南迁到襄阳和荆州,中原文化也逐渐感染南方,方言融合同化。

与其说如今襄阳话听上去像河南话,不如说许多襄阳人的祖先就是河南人,自古就是老乡。

△河南历史上在商业贸易上与襄阳交集颇多,图中中州会馆即为河南商帮在襄阳的行帮机构

北宋靖康之难至蒙古入主中原,湖北经历了第三次大移民,这是规模最大的一次,人口总数高达500万。江汉平原聚居了来自陕西、河北、河南等地的移民,人数甚至超过当地土著人口,北方方言加速对南方方言的同化

前面提到过荆襄地区的儿化音明显,也是在这一时期主要受北方口音影响。位于鄂西北的十堰,口音听上去也像是陕西话和河南话的结合版。

三次大移民不仅迁入湖北地区,还到达了浙江、江西一带。移民增多意味着劳动力增加,因此当时江西赣江中下游经济发展程度远高于邻居湖广地区,即今天的湖北、湖南。

明朝初年,由于长期战乱,湖广人口锐减,耕地荒芜无人耕种。为了挽救当地经济民生,政府发布了移民令,江西填湖广。

△来源:曹树基《中国移民史》

“江西老表”的叫法也是因为赣鄂、赣湘的亲密联结而深入人心,鄂东的赣语区在这时候初具规模

明末清初,张献忠屠川,以及满清政府镇压反清复明的民间起义,导致川人数量骤减。为了重振西南地区,政府下令湖广填四川。“现今之成都人,原籍皆外省人。”其中25%来自湖广地区,所以不是湖北话像四川话,而是四川话源于湖北话。如位于鄂西南的宜昌,就说西南官话,口音和四川话相似。

湖北作为九州通衢,因历史上多次移民,加上经济贸易往来,自古人口流动性大,对待外来文化也十分包容。

在语言上就体现为口音的多样化,也因此不同地州市口音差异大,并没有统一的、具有代表性的方言。在饮食上的差异也较为明显,有的地方爱吃辣,有的地方则完全不吃辣。

所以,下次遇见湖北人,别再以为ta很会武汉话、爱吃热干面、很能吃辣了。以及,别再说湖北人都是九头鸟了,99.9%的湖北人都,并,不,认,同。

[1]中国语言地图集[M].中国社会科学院与澳大利亚人文科学院合编,朗文出版(远东)有限公司,1987.

[2]樊琳丽.湖北方言的地域特点及形成原因[J].文化学刊,2018(5):182-184.

[3]葛建雄.中国移民史[M].福建人民出版社,1997.

[4]张伟然. 楚语的演替与湖北历史时期的方言区域[J].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9(2):110-114.

[5]曹树基.《中国移民史》[M].福建人民出版社,1997.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