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濛淡出中国速滑队 韩国外教金善台接手 曾发掘周洋韩天宇

subtitle 澎湃新闻04-29 18:19 跟贴 1 条

4月29日,新华社一篇“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体能训练营开营”成为了体育圈的焦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本期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体能训练营中,没有了教练组组长王濛的名字,而据澎湃新闻记者各方了解,王濛的名字已经淡出了中国速滑队……

而就在一个半月之前,王濛在评价自己的首个执教赛季时还曾说,“这个赛季对我而言并不圆满,但我自己非常喜欢教练这个职业。”

此前的341天里,王濛同时管理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两个中国冰雪项目——她组建了国际化的教练团队,提出“大道重组,短道重振”的目标,举办了中国短道速滑队历史第一次公开直通国际比赛选拔赛,意图为中国滑冰事业选拔出更多的新人……

但现在,这一切是否会成为常态,还有待观察。

“我们要成立一支敢死队”

如果看运动员时期的成绩,4枚奥运金牌在手的王濛是中国冬季运动当之无愧的历史第一人。

也许,那时的王濛充满着争议,但她的王者之气却是速滑赛场的脊梁。备战2022年北京冬奥会,更需要这股气势——王濛也就此走上了教练岗位。

2018年5月,王濛正式出任中国速度滑冰队主教练,并不是她曾经的专项短道速滑。当时就有媒体表示,“摆在王濛面前的一大问题是,自己滑得再出色,也不代表弟子一定可以青出于蓝。好的运动员与好的教练之间不能直接画上等号,这在诸多体育项目中都已有过论证,尤其王濛的执教履历至今还是白纸一张。”

的确,从队员到教练,王濛自身也经历了一个转型的过程。在队伍管理方面,“严”是她治军的最大特征——“体无完肤地折磨他们,每一天都让他们感觉挑战到了自己的极限。”王濛说。

“如果触犯到队规的底线,就马上淘汰。如果你连自己都管理不了,你何谈为国争光?如果你自己都没有信心和勇气做改变,那怎么可能信任你,如何相信你去争取奖牌?”

而为了组建优秀的教练团队,王濛的足迹遍布荷兰、日本、韩国等地,将一批世界顶尖教练招致麾下。“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最有用的人才引进来,大家一起完成目标。”

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王濛和团队成员还不断拓展思路,其中就包括向其他项目借鉴经验。

“我们还在研究苏炳添,比如他的爆发力是怎么来的?田径和滑冰有关系吗?研究下来确实是有帮助的。他把这个东西跟我们团队做分享。”

可以说,当时的王濛信心满满,“我们要成立一支‘敢死队’,实现全面参赛的目标,‘敢死队’的作用,就是针对每一个具体项目,逐个逐项地去攻破。”

拖后腿的,就是成绩

就这样,王濛踏着恩师李琰的路,似乎一马平川。

2019年5月23日,王濛同时管理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两个中国冰雪王牌项目。随后的6月22日,当她首次作为中国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国家集训队教练组组长公开亮相。

国际化的教练团队、全新的队伍架构、以及透露出要学习国乒队“直通”赛制发掘更多新人,一系列的改革让人眼前一亮,更是把外界的期待推至了高点。

但一个赛季之后,实实在在的成绩却拖了后腿。

在短道速滑方面,6站世界杯比赛,中国队共取得10金11银13铜,总成绩方面不及韩国、荷兰等传统强队不说,即便是在各个单项积分榜上,甚至没有一位运动员占据第一的位置。

不仅如此,在上赛季收官时曾豪言“打铁还需自身硬,以后滑得让别人撵不上”的武大靖,也在这一整个赛季彻底迷失……

除了在世界杯首战美国盐湖城站强势摘下500米金牌之外,武大靖在其余的世界杯分站赛中,个人项目和集体项目均没有特别亮眼的成绩,仅在后来荷兰站2000米混合接力项目的比赛取得过一次冠军,而蒙特利尔站、名古屋站比赛,他连进入决赛都较为艰难。

家门口的上海站,他还两次摔出赛道,最终仅仅获得一块500米银牌……

“我觉得我这个赛季并不圆满。可能是刚开始定位有点高,没把自己的位置摆好,或者是管理的体量有点大,没能有足够的精力去投入到训练当中来,还有一些其它的事情干扰,这是我自己的问题。”王濛说出这番话时,她的内心感受无从猜测。

而这一年,王濛提到最多的词是——“体能”。

在上海站比赛期间,她向在场的记者透露,短道队训练房里就贴着“体能是赛场的入场券”的标语。

“‘体能长一寸、比赛无不胜’,这些都不是光贴在那的,而是每天都激发着我们去把体能提高。大家做了很多基础体能训练,比如耐力训练等,但还需要更多积累去在比赛中检验。”

但对于体能,冬运中心相关负责人却透露,我国运动员“保着练、养着练、哄着管”现象较为突出;训练强度低、训练量小、训练时间短,个性化训练不够甚或没有;队伍管理方法手段较为单一,一定程度上存在畏难情绪,队伍“骄娇”二气日益堪忧……

新人,还是没等到

当然,在速度滑冰方面,中国队还是创造出了一些成绩——相比于上个赛季在世界杯舞台上的颗粒无收,本赛季的中国速度滑冰涌现出了更多人才。

尤其是宁忠岩,他在世界杯哈萨克斯坦站上摘下金牌,拿下了中国男子选手参加该项目56年来的首个世界大赛冠军,而且在总积分榜上排名第二获得亚军,刷新了中国男选手在世界杯该项目总积分榜上的最好成绩。

但就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两个项目在外界的关注度而言,短道速滑明显关注度更高,外界也尤为关心武大靖、韩天宇等短道速滑项目中的明星选手。

事实上,在短道速滑当中,不只总成绩、明星选手成绩不佳,在队伍培养新人方面,也并没有取得太好的效果。

去年10月,中国短道速滑队效仿国乒的“直通”赛制,举办历史上第一次公开直通国际比赛选拔赛,获得“直通”资格的依旧是武大靖、韩天宇、范可新、曲春雨等老将。

真到了国际赛场,男队中长距离方面,年轻选手安凯整个赛季无缘金牌,而女队中表现可圈可点、在中长距离为中国队摘金夺银的韩雨桐,其实早已是伤停一年回归的中生代选手。

包括在赛季末中国短道速滑队内办的世锦赛模拟赛中,也是鲜有年轻新人笑到最后——男队摘下金牌的还是武大靖、韩天宇,而女队金牌更是集中在老将范可新一人身上,但她包揽女子项目4枚金牌的竞赛成绩,却被外界议论含金量不足……

回想世界杯上海站落幕时,王濛在接受采访时曾说,提高硬实力是中国短道队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但如今老将状态起伏、新人后继乏力的状况,距离中国短道队提高硬实力的目标或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北京冬奥会还来得及吗?

回顾王濛此前的这341天,除了在比赛时按照流程完成的赛后采访,其他时间里她接受采访的次数并不多。

而在为数不多的接受新华社专访时,王濛也不像运动员时代一样“率真”,采用的话术多是“增强了队伍对道路的自信”、“国际化团队成功”、“直通选拔赛等措施有明显成效”……

一旦被问及“北京冬奥会,中国队的规划”诸如此类的问题时,王濛的回答总是——“理想状态是全民一起备战,大家能朝着一个方向努力,北京冬奥会时的中国队会比温哥华时还好,所有人应该去相信我们、支持我们。”

也许,当了教练的王濛更加谨言慎语,但现实是——中国速滑队的冬奥备战工作,又该如何继续呢?

根据多方消息显示,在王濛淡出后,韩国籍外教金善台或将负责短道队的训练。

执教经验上,金善台担任过日本短道队主教练、韩国短道队主教练,一手带出了林孝俊、崔敏静等人,履历十分光鲜。

而中国冰迷对金善台也并不陌生——他曾两次在长春执教,发掘了周洋、梁文豪、韩天宇等名将,并且金善台本人可以说一口流利的中文,且本就是王濛教练团队中的一员。

但外界尚不清楚的是,金善台接下来将如何开展中国短道速滑队的冬奥备战工作,他又要如何解决留下的堆积问题?

距离北京冬奥会还有不足2年,留给金善台的时间不多了。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