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等疫情结束后,我就去见你

subtitle 二胡的岁月如歌02-15 03:5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开了灯 眼前的模样

偌大的房 寂寞的床

关了灯 全都一个样

心里的伤 无法分享

前几天,在微博看到这样一个热搜话题,#疫情过后你最想见的人#。

留言中,有搞笑的,“当然是想见,海底捞服务人员的热情笑脸!”

有温情的,“我想回家看爸妈了,把早就备好的春节礼物给他们。”

也有心酸的,“我想见的人,已经不属于我了。”

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扰乱了我们原本拜年、聚餐的计划,也阻隔了我们想见的人。

可即便病毒让我们间隔山海,心中的一份思念和爱,却也只增不减。

朋友圈里,总能看到很多表达思念牵挂的文案,或辞藻华丽、或含蓄文艺。

看了这么多,最直白、触动我心的,也不过最朴素的一句,“我好想你。”

这时的想念不再是刻意,而是习惯如同日常。

一部电影、一首歌、一句歌词、一条马路和无数个闭上眼睛的瞬间,我都会想起你。

我好想你,寥寥四字,却不失力量。

没有那么多委婉曲折,只是用最直白的话,告诉你我的心意。

生命 随年月流去 随白发老去

随着你离去 快乐渺无音讯

随往事淡去 随梦境睡去

随麻痹的心逐渐远去

昨天晚上,准备刷完朋友圈睡觉时,好友阿泽的动态吸引了我的视线。

没有配文,快凌晨一点,只有简单的一句话。

“可能被黑夜冲昏了头脑,差点就要说想你了。”

我知道,这句话是阿泽发给喜欢的女生何慧的,但两人早就互删联系方式,何慧也看不到。

印象中的阿泽,不是那么会表达自己,让人觉得有些慢热,但相处久了,却也让人觉得重情重义。

阿泽和我说过,他俩是朋友介绍认识,第一次见面,他就喜欢上了何慧。

后来慢慢接触中,两人感情迅速升温,却迟迟没有确定关系。这一拖,就是两年。

每次谈到确定关系敏感话题时,两人都互相试探,希望对方先开口。几番来回后,两人都选择避而不谈。

外人看来,他们早已像情侣,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在他们之间,已经有不可逾越的横沟。

直到最后一次联系,何慧觉得阿泽根本就是不在乎自己,不然怎么会连说想念、喜欢的勇气都没有。

最后,这段感情,还是以遗憾画上了句号。

从前的阿泽觉得,表达爱意的话太过矫情,他不好意思说出口。可如今的他,想说出口了,却无人可说。

在阿泽身上,我看到了爱情中很多人的样子。

不尝试主动表达爱意、慢热型的人,就像加载中的网页,即便后面有很精彩的内容,但很多人都等不到。

有时候,在爱情中,我们真的需要勇敢些、主动些、直白些。想念的时候,就说一句,我好想你,四个字而已。

我好想你 好想你

却不露痕迹

我还踮着脚思念

我还任记忆盘旋

我还闭着眼流泪

说完阿泽的故事,我想到电影《绿皮书》中,有这样一句经典台词。

世界上有太多孤独的人,害怕先踏出第一步。

孤独的人,在情感上,总生着一层厚厚的隔膜,不敢尝试去主动表达爱意。

这时的我们,将见面时的满心欢喜,只化作不咸不淡的简单问候。

将深夜想诉说的无尽思念,只保留在,未发出的微信草稿箱里。

殊不知,爱情却在你看似不在意、看似体面的面具下,悄然溜走。

长期压抑食欲会特别渴望碳水,过度压制爱意会在某一天思念泛滥。

也许恋爱中的我们不善言辞,但并不等于我们就要放弃表达爱意。

往往心中最真诚的一句,胜过千言万语。

等疫情结束,一定要去见想见的人。

穿越人山人海,紧紧相拥,告诉Ta,我好想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