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天津第一“传染源”宝坻百货大楼 都居家隔离

subtitle 中国经济周刊02-14 20:07 跟贴 198 条
核心提示
  • 01
    宝坻:从“一片净土”到天津确诊病例数量最多
  • 02
    超万名百货大楼顾客居家隔离

2月初,因为一次“福尔摩斯破案式”的流行病学调查,位于天津宝坻的百货大楼为公众所关注。

最初的迷局虽已破解,但与这座百货大楼相关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人数还在不断增加,截至2月12日24时,天津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12例,其中,宝坻区43例,多数与百货大楼相关。

地处天津、北京、唐山三座城市几何中心的宝坻,疫情防控工作正在承压,如天津市宝坻区区长毛劲松所言,宝坻能否控制疫情不扩散,是天津、北京乃至京津冀地区防疫工作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宝坻:从“一片净土”到天津确诊病例数量最多

“1月30日,正月初六,我从河北回到宝坻。”

赵阳(化名)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当时在小区出入口,已有保安执勤,测量体温、登记往来人员信息,但不是特别严格。那时的宝坻还是“一片净土”。

1月30日,宝坻尚无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例,当时,天津已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1例。但就在第二天(1月31日)晚上,宝坻出现首例确诊新冠肺炎病例。

2月1日对外发布的一份“紧急通告”称,请1月20日至25日在宝坻百货大楼的售货员和购物的群众见此公告后,自动居家隔离观察,不要外出走动。而当天下午通报宝坻首例确诊病例轨迹时,明确告知其身份为“区百货大楼销售人员”。

这是宝坻百货大楼第一次与新冠肺炎疫情产生关联,不过当时并未引起太大的波澜,真正引发公众关注是在2月2日下午。

2日下午,在新闻发布会上,天津市疾控中心传染预防控制室主任张颖介绍了天津发生的两起聚集性发病案例,其中一起便发生在宝坻百货大楼。从1月31日晚出现首例确诊病例到2月2日凌晨,一天多的时间里,宝坻已确诊5例新冠肺炎病例,其中,三例患者为百货大楼工作人员,一例患者为顾客,另有一例为首例患者丈夫。

据张颖介绍,由于3名工作人员没有交集,一度无法建立流行病学联系,并不清晰病毒如何在百货大楼内传播,直到2月2日凌晨,第五例患者确诊,这位曾在1月23日下午在百货大楼购物且长时间逗留的顾客成为建立起流行病学联系的关键。正是通过这名顾客,由第四例患者到外地进货后带到百货大楼的病毒得以传播。

这一流行病学调查过程被称为“福尔摩斯式破解病毒传染迷局”,而此后,与百货大楼有关的确诊病例不断增加。

截至2月7日,宝坻共有确诊病例23例,百分之百与百货大楼相关,这一数字在天津各区中最多,当时全市的确诊病例为81例。宝坻区区长毛劲松说,“宝坻在全市疫情防控阻击战最前沿。”

在2月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天津市卫健委副主任顾清对当时宝坻确诊的31例病例分析说,已确定与百货大楼有流行病学关联的病例,占宝坻区全部病例的93%,占天津全部确诊病例三成,“已成为近期影响我市疫情变化的主要因素。”

而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截至2月12日,宝坻43例确诊病例中,至少有35例可以通过其活动轨迹直观看出与百货大楼的关联,其中既有直接暴露于百货大楼而发生感染的第一代病例,也有因第一代病例传播而造成感染的第二代病例,不乏妻子曾去百货大楼购物但尚未确诊,丈夫已经确诊的情况。

“宝坻区的确诊病例中,直接有百货大楼暴露史的占63%,包括售货员和顾客。其中23%的病例引起了家庭内部的二代传播,形成了由公共场所蔓延到家庭内部的多起聚集性疫情。”顾清在9日介绍说,第三代病例如果在宝坻出现,社区传播发生的风险会急剧增加,将会使疫情的防控变得更为严峻和恶劣。

宝坻百货大楼,这一当地人经常光顾的购物场所,已经成为一个“污染源”,让人感到无比焦虑。

超万名百货大楼顾客居家隔离

宝坻防控工作所面临的压力,从2月6日对外发布的“紧急通告”与“致宝坻区广大市民的一封信”中可见一斑:“防控工作形势异常严峻”“危险就在眼前,死亡就在身边,每个人都不能置身事外”。

赵阳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回忆说,宝坻市民感到气氛骤然紧张,是从政府寻找在宝坻百货大楼顾客时开始的,“意识到跟百货大楼直接挂钩了,从那时开始我们就特别重视了。”

2月3日,宝坻区防控指挥部发出通知,急寻1月21日至25日在宝坻区百货大楼购物的人员,要求其立即居家隔离,并第一时间向所在单位或街道、村(居)委会报告。

第二天下午,排查时间段调整为1月19日至1月25日,并提醒于该时间段去过百货大楼购物人员有过密切接触的市民,也要做好居家观察等防护措施。

宝坻当地一家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原本公司就要求从外地回到宝坻的员工要在第一时间汇报,并组建了专门的微信群每日汇总体温等身体状况,在宝坻出现第五例确诊病例后,公司被要求必须对每一名员工进行排查:一是有没有去过百货大楼,二是要根据确诊病例活动轨迹排查有没有接触史,“每新出现一例确诊病例,就要排查并上报一次有无密切接触情况。”

“村里要求大家每天汇报健康情况,每天上午、下午报两次体温。”2月12日,一位家在宝坻农村的村民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说,村委会大概从一周前开始排查村民是否去过百货大楼,“挨家挨户敲门问,都戴着口罩,相互间离着一米多远。”

村民告诉记者,这次正好赶上年关,百货大楼是很多宝坻人年年必去的地方。而一位宝坻市民则提醒记者说,百货大楼是一个比较老的购物商场,岁数偏大的人去的比较多,年轻人去的频率不高。

2月7日,在介绍宝坻疫情特点时,毛劲松坦言,“涉及面很广”,“最大的难点就是摸排接触人群,顾客人群很庞大,了解起来无从下手。”

那么,究竟有多少人曾在1月19日至25日间到过百货大楼?

“百货大楼共摸排出销售人员194人,19日到25日到过百货大楼的顾客,目前最新数字是摸排出9200人。”这是2月7日毛劲松透露的数据。他坦言,“这个数字是动态的,还会随着时间不断增加,我们觉得这个数字还是不完全的,未来可能在不断增加当中。”

果然,到2月8日为止,摸排出的顾客总数上升至11700人。2月12日,宝坻区组织对去过百货大楼的相关人员进行入户排查,截至当天18时,共摸排19718人。

所有到过百货大楼的顾客,被要求自行居家隔离,并有人监督。“具体监督内容包括报告体温、不允许随意外出,以及提供生活物资、口罩等。”毛进松介绍说,宝坻百货大楼的194名销售人员与已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被集中隔离。

“村里有几个人因为到过百货大楼被隔离,村干部统一采购、统一配送生活用品,一步也不让他们出来,他们家门口还会贴上牌子,算是给大家的友情提示。”前述宝坻村民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现在每天早8点到晚8点,村里广播都会循环播放摸排百货大楼顾客的通知、疫情情况等等,“每出现一例确诊病例,其活动轨迹也会被广播。”

在2月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毛劲松在提到与百货大楼相关的所有人群时说,“无论是否潜伏期期满,都要严格居家观察。”

回顾
天津完成宝坻百货大楼集中摸排 19718人中7人发热

  截至2月12日18时,天津市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10例。其中宝坻区报告41例。据宝坻区政府公开数据,41名确诊患者中,大多数与宝坻区百货大楼有关,其中有百货大楼的售货员、进店顾客,或者是他们的密切接触者。宝坻区涉事百货大楼从1月25日下午开始闭店。

  

作者:陈惟杉

原标题:天津第一“传染源”的隔离和焦虑 | 实地探访宝坻百货大楼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