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情人节:钟南山院士与夫人李少芬

subtitle 大白财经观察02-14 19:27 跟贴 148 条

【首席编辑/张喜斌 统筹/刘姝蓉】2020年2月14日,情人节。对于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工作人员们来说,这个情人节注定是特殊的。而提到抗击疫情,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钟南山院士。那么,钟南山院士与夫人李少芬又有着怎样的爱情故事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钟南山、李少芬夫妇(图片来源于广州日报)

二人在运动场结缘

2009年6月7日,广州日报发文——《16岁成中国女篮首批队员,李少芬钟南山运动场结缘》。

文章称,上世纪50年代末,一部名为《女篮五号》的电影风靡全国,这是新中国拍摄的第一部体育题材的彩色故事片,电影中描写的新中国第一支女子篮球队的原型正是在1952年前后建成的首届中国女篮,而李少芬则是其中的主力球员之一。

作为新中国第一批国家级篮球队中的广东籍健将,李少芬的体育人生是一段精彩的故事。近几年,李少芬再次受到关注,不只是因为她“第一代广东国手”的身份,还有因为她的丈夫正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医学院院长钟南山。

图为钟南山、李少芬夫妇(图片来源于南方都市报)

李少芬16岁成中国女篮首批队员

在接受媒体采访前,李少芬翻出了她在球员时期留下的影集,在数百张老照片中,李少芬最喜欢的一张是她在1963年于印尼雅加达举行的首届新兴力量运动会开幕式上,作为中国代表团护旗手的留影。“那时还是‘两个阵营’斗争的年代,新兴力量运动会是跟奥运会齐名的国际大赛。”李少芬回忆道,“中国代表团当时选择护旗手也很慎重,我是代表集体项目、由国家篮球队推选出来的,另一位护旗手是代表个人项目的女子跳高运动员郑凤荣。”

那一年,李少芬所在的中国女篮获得了首届新兴力量运动会的冠军,中国篮球在世界范围内崭露头角。1964年,中国女篮在瑞士和法国举行的邀请赛中大获全胜,所向披靡。李少芬当时正值个人运动生涯的巅峰期,在1959年举办的新中国首届全运会上,她还作为北京女篮的主力队员帮助球队夺冠。

李少芬开始自己的篮球生涯还要追溯到她在广州度过的少年时期。“我是在真光女中毕业的,当时真光女中的篮球队在广州市很出名。到1951年,广东女篮去参加了在武汉举行的中南区篮排球选拔大赛,那时我才15岁,是队里面年纪最小的,后来被国家队的教练看中了。”李少芬说。1952年10月,年仅16岁的她成为中国女篮首批队员之一,随后便开始了长达5年的留苏学习。

“我刚进国家队到北京那时,周恩来总理和当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的贺龙元帅就有个想法,要通过中国人在体育赛场上的表现洗刷‘东亚病夫’这样的说法。”李少芬说,“因为那时苏联是‘老大哥’,我们就被派去学习,苏联也派出国家级功勋教练来指导我们。”

1953年,李少芬第一次代表中国女篮出战国际大赛,在罗马尼亚举行的世界青年友谊运动会上,她们的成绩非常糟糕。“回国后,周总理要求我们必须提高水平,让我们去学习俄语,接着就开始在苏联留学。那几年我每年都在苏联训练至少四五个月,除了训练,还在东欧各个地方打比赛。”李少芬回忆道,“那时东欧球队的实力很强,欧美国家反倒不是很重视女子运动项目。”

1954年至1958年间,李少芬和队友们一方面留苏学习,一方面连续参加了几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和世界青年友谊运动会,直至1958年,她们的竞技水平已经得到了明显的提升。“1958年我们在法国巴黎比赛,成绩慢慢有提高。1959年,我们已经战平了当时的东欧冠军保加利亚队,1960年访问苏联时,我们跟对方的水平已经很接近了。”李少芬说。

在说起电影《女篮五号》时,李少芬回忆起一件趣事:“那时候我们还借给剧组一批道具,当了一次群众演员。”原来《女篮五号》在制作时要拍摄一幕球队准备出国比赛的场景,恰好真正的中国女篮当时正准备出国打比赛,“因为只有我们才有正式的比赛用队服,队服上面是有国徽的,剧组就趁我们准备出国时一起到了机场,借了我们的队服给演员穿。”李少芬说,“演员穿着有国徽的队服登上飞机,我们队员就在外面当欢送她们的群众。演员上了飞机,飞机起飞后绕了一圈又回到机场,剧组才把衣服还给我们。”

图为钟南山、李少芬夫妇(图片来源于广州日报)

钟南山曾刷新男子400米栏全国纪录

在随国家女篮到各国征战期间,李少芬曾遇到法国人的“糖衣炮弹”:一家由法国军火商掌控的篮球俱乐部开出极其诱人的条件吸引她加盟。“法国人当时给我开出了很高的薪水,还许诺带我们一边打比赛一边周游世界。不过国家不会让体育人才流失,而且我也不想去。”李少芬说,因为种种原因,她一口回绝了法国人的邀请,“那时我跟钟南山已经很要好了,所以也舍不得走。”

1963年底,李少芬与钟南山在北京结婚。李、钟两家原为世交,李少芬与钟南山自小相识,但两人开始谈恋爱还是在第一届全运会前后。“我们两家家长原来是医院的同事,后来钟南山到北医读大学,我们才熟络起来。”李少芬说,“钟南山在当时是北医里很厉害的田径运动员,后来他要参加全运会,为了加强训练,他申请到训练条件较好的国家队训练基地,那时我也在国家女篮,两人经常一起训练,慢慢就好了。”

李少芬与钟南山组建的家庭是广东乃至全国知名的体育、医学世家,钟南山在首届全运会上以54.4秒的成绩刷新了男子400米栏全国纪录,并夺得男子10项全能冠军;他们的女儿钟帷月在上世纪90年代是国内优秀的游泳运动员,获得过世界短池游泳锦标赛100米蝶泳冠军,在1994年还打破了短池蝶泳世界纪录;他们的儿子钟帷德是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泌尿科医生,也是院篮球队的主力;钟帷月的丈夫、美国人费利伦曾参加过美国大学男篮联赛。

“我跟钟南山有不少共同语言,特别在体育方面,他认为体育运动能锻炼一个人的承受力和上进心,我很赞同。”李少芬说。他们家中有一间“锻炼房”,里面有整套健身器材,他们还在走廊的房梁上专门装了一条钢管,用来当做引体向上的“单杠”。“现在我们全家还经常一起打球,钟南山、儿子、女婿还有孙儿打比赛,我在旁边做裁判。”李少芬说,“我现在年纪大了做不了对抗性强的运动,但还是坚持去打太极和游泳。”

1966年,李少芬在国家队退役,回到广东后又一直打到1973年,到38岁才彻底退役。李少芬说,她在生下儿子后还一直活跃在赛场上。“延长运动寿命”也是她在退休后投入体育运动科研工作的研究方向。退役后,李少芬曾任广东女篮教练、省体工大队副大队长、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副院长以及中国篮协副主席、广东省篮协副主席。至今,李少芬仍是广州市篮协的顾问。

文章称,1月18日,从深圳抢救完相关病例回到广州,接到通知又连忙从广州赶往武汉,买不到机票只能坐在高铁餐车;1月19日,实地了解疫情、研究防控方案,晚上又从武汉登上飞往北京的航班;1月20日,参加全国电视电话会议、新闻发布会、媒体直播连线,忙到深夜;1月21日,从北京回到广州,在广东省政府新闻发布会上解读最新情况……

刚刚过去的四昼夜,这位84岁老人的工作和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提醒别人“没有特殊情况不要去武汉”,自己却赶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最前线,被媒体称为疫情中的“逆行者”。他就是我国著名呼吸病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

1月21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中)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情况(新华社记者 黄国保摄)

84岁高龄再次“挂帅”

1936年10月出生的钟南山,在84岁高龄再次“挂帅”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奋战在新一轮疫情战场的第一线。

钟南山成长在医生家庭,父亲是著名儿科医生,母亲是广东省肿瘤医院的创始人之一。1960年,24岁的钟南山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踏上了与父母一样的医学之路。对他而言,同病人在一起,让病人转危为安,就是最大的幸福。

1979年,钟南山考取公派留学资格,前往英国伦敦爱丁堡大学进修,但英国法律不承认中国医生的资格,导师不信任钟南山,把2年的留学时间限制为8个月。

钟南山暗下决心为祖国争口气,他拼命工作,取得了6项重要成果,完成了7篇学术论文,其中有4篇分别在英国医学研究学会、麻醉学会和糖尿病学会上发表。他的勤奋和才干,彻底改变了外国同行对中国医生的看法,赢得了他们的尊重和信任。英国伦敦大学圣·巴弗勒姆学院和墨西哥国际变态反应学会分别授予他“荣誉学者”和“荣誉会员”称号。

当他完成2年的学习后,爱丁堡大学和导师弗兰里教授一再盛情挽留。但钟南山回国报效的决心已定,他说:“是祖国送我来的,祖国正需要我,我的事业在中国!”

“非典”令其广为人知

“把重病人都送到我这里来!”17年前那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令钟南山广为人知。

2003年初,非典型性肺炎(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简称SARS)疫情来势汹汹,广州好几家专门接纳“非典”病人的医院已经不堪重负。

时任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的钟南山站了出来,出任广东省非典医疗救护专家组组长,并把他带领的呼研所推向了前台。

尽管所内陆续有多位医务人员病倒,钟南山依然决定向患者敞开大门。这里,成为“非典”大战的最前沿。

控制病情,首先要查清病原体。当时有权威观点认为,“非典”是由衣原体细菌导致的。钟南山和同事们则认为“非典”是一种病毒性疾病。事实证明,疫情正是由SARS冠状病毒引发的,钟南山力排众议的“发声”让抗击“非典”少走了弯路。

在钟南山的指挥下,呼研所率先摸索出一套有效的防治“非典”的方案。这一经验被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对全世界抗击“非典”有指导意义,后来成为通用的救治方案,钟南山也成为群众心目中的功臣。

“非典”过后,钟南山依旧致力于呼吸系统疾病领域。他主动承担起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代言人的角色,向公众普及卫生知识,推动公共卫生事件应急体系建设。

“呼吸系统疾病是公共卫生事件应急体系需要应对的最主要疾病。”钟南山说,“非典”之后,全国陆续设立了几百个疾病监测点,能够及时监测到公共卫生事件的实况,对于呼吸系统疾病的诊断水平也在不断提升。

此后的H1N1、H7N9等疾病,医护人员和防疫机构都能够快速找到病原并进行防控。

由MERS冠状病毒感染的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自2012年以来在中东地区引发了严重疫情,2015年又在韩国爆发。

2015年5月28日凌晨,一名韩国患者被送入广东省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这是我国首例输入性MERS疑似病例,而广东仅用两个多小时就将该疑似病例追踪到位。

应急响应随即启动,病人被收入ICU负压病房隔离治疗,医院成立防控应急工作领导小组、医疗救治专家小组及医院感染防控小组。第二天,广东省中东呼吸综合征临床专家组成立,钟南山再次担任组长,携国内知名专家到惠州商讨首例MERS患者救治及医院防控计划。由于及时研判和科学应对,MERS疫情并未进一步扩散。

“我不过是一个看病的大夫。”虽然早已是国内公认的呼吸病学领军人物,获得过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白求恩奖章,钟南山却始终保持谦逊。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曾位列中国人群死因前三位。钟南山带领团队于1999年提出对慢阻肺进行早期干预,经过10多年磨砺,第一次从流行病学证实生物燃料可引起慢阻肺,第一次发现两种老药用于预防慢阻肺急性发作安全有效,相关成果被写进世卫组织编撰的新版慢阻肺全球防治指南。

他还与有关专家一起,首次在国际上证实对早期无症状或仅有极少症状的慢阻肺患者使用单种药物治疗,可以明显增加患者肺功能,并延缓肺功能每年的递减率,为国际上慢阻肺的早诊早治提出新的战略。

“改革先锋”“最美奋斗者”

2018年12月,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钟南山被授予“改革先锋”称号,被评价为“公共卫生事件应急体系建设的重要推动者”。2019年9月,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夕,他又当选“最美奋斗者”。

包括“院士门诊”“院士查房”、做科研、带学生,这位精神焕发、步伐矫健的八旬院士,至今仍在看病出诊一线工作。对于一时难以解决的疑难病症,钟南山会当作学术研究新挑战,回到实验室进行科研攻关。“实践医学就是一边实践,一边科研。”钟南山说,“不能只是搞研究,最重要的还是要解决病人的问题。”

“钟南山院士对于医学工作的初心让我们深受触动。现在还在工作岗位上,坚持多发一份光和热。”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生周玉民说,钟南山严谨的工作态度,爱岗敬业和拼搏奉献的精神,直面挑战、勇于担当的精神始终激励着他们。

面对去年底开始的这一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钟南山再次义无反顾地站出来,实地研判疫情,参加有关新闻发布会,向公众传播专业观点。

“中国现在是非常明确地向世界宣告,我们第一步就是公开的、透明的,在处理这个问题的态度完全没有任何保留。”在1月21日广东省政府新闻发布会上,钟南山对外界觉得中国隐瞒病情的说法给予正面回应。他说,武汉对疫情上报抓得很紧,而且特别重视出去的人的检测,发现发烧则禁止离开,这样做能够很有效地控制传播。

文章最后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资料来源:中原经济网、广州日报、大洋网、新华网、河北日报、河北新闻网、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南方都市报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