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雷达——胜利的关键

subtitle 燃烧的岛群02-14 17:41

本文摘自旧日本潜艇军官桥本以行的战后回忆录《日本潜水舰队覆灭记》,作品描述细致,语言生动,是了解日本潜艇史的又一部珍贵的真人亲历记,敬请带着批判的眼光来阅读!全文共4903字,配图4幅,阅读需要15分钟。

在敌人所有的军舰和飞机中都安装了有效的雷达之后,潜艇战便进入了一个转折点。我已举了许多例子,说明我方潜艇由于没有雷达而处于不利的地位。下面我再谈谈我自己在这方面的一些经历。

1943年9月,我指挥的“吕-44号”安装了对海雷达并开始进行试验。至于在潜艇上安装对空雷达的问题,当时还正在研究。在我艇试验雷达的时候,我曾见到海军技术部的代表伊藤海军中佐。他在谈话中坚决主张在潜艇上安装当时已有的作用半径在七公里以上的对空雷达。伊藤知道,领导机关的工作人员虽然了解真实情况,但办起事来总是拖拖拉拉,因此建议第11潜水战队派一名参谋前往东京面谈这一问题。不巧,这位参谋刚被批准去东京的时候,就调到别处去了;因此,这件事没有办成。然而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于是我想亲自去一趟,但没有被批准。在此期间,我到过吴港的海军航空基地,参观了一部对空雷达。雷达很轻便,完全能安装在潜艇上。我劝说一位参谋前去请求航空基地司令官把这部雷达暂借给我们。获得同意后,我们用吴港造船厂的一辆卡车把雷达运了回来。化了一天时间,也就是11月12日,我们将雷达调整好,装到了潜艇上。

11月13日,我同吴港海军航空基地进行了联系,请他们派一架飞机作为试验的目标。我们选择了一个好天气,开始在伊势湾进行试验。试验时,这部雷达提供的数据是很不准确的。由于飞机的一部发动机发生了故障,试验只好暂停。第二天,飞机条件很好,一清早我们又出海试验。这一次在四千六百到五千五百米的距离上可靠地发现目标。发现目标的最大距离会达到一万一千六百米。雷达效果虽然并不十分理想,但是它毕竟能够大大地改善我们的处境。第11潜水战队司令立即将试验结果报告有关部门,但得到的答复却是质问我们为什么不经海军技术部同意就擅自进行试验。迅速解决这一问题的一切希望都烟消云散了。

此后,我曾经再一次请求让我带着在“吕”式潜艇上安装雷达的图纸到东京去一趟,结果仍然没有批准,这时,我艇很快就要驶往舞鹤作好参加战斗的最后准备。这就是说,我们将要离开第11潜水战队而加入第6舰队的潜艇部队。我再一次坚决请求到东京出差,终于得到批准。

到了东京,我在海军技术部召开的一次会议上谈了自己的看法。到会的一位长官提出了许多反对意见,说什么技术部设计的新装备不久就会制造好,要我们等待安装他们的新装备。可是海军技术部设计的雷达还在吴港造船厂进行试验,而且短期内没有成功的希望。我提议把这部雷达搬到我的艇上试验,但是没得到肯定的答复。会议决定把这个问题放到以后再研究。

我认为这个决定太不能令人满意了,于是第二天又到科学研究部去了一道。在那里我受到比较热情的接待。我们研究了技术上的困难,并找到了克服困难的办法。在科学研究部的支持下,我第二次来到技术部,企图解决我的问题。但是科学研究部的建议也没有被采纳,拒绝接受建议的真实原因,在我看来,无非是部门之间的妒忌。由于我必须返回舞鹤,所以没有时间再争论下去。这件事的确令人遗憾,因为根据各方面情况的判断,我们军令部的工作人员只顾维护自己的威望,而不关心如何解决舰队的困难。我这次出差的唯一收获,是为我的了望人员领到了一副双筒望远镜。

在这以后不久(12月底),我们就驶往南方的战斗行动海区,艇上还是没有对空雷达。我们的航路通过丰后水道,这是敌人潜艇设伏的好地方,因此我们夜间以最大航速在水面航行,天亮以后就潜入水下航行。在离祖国海岸这样近的地方还必须躲躲藏藏地在水下航行,的确是一件不愉快的事情,但这却是战争中的严酷的事实。第二天夜晚,我们已离开了危险地区,以后我们就整天在水面航行。这时,马绍尔群岛和拉包尔的形势都很稳定,因此直到鲁克都不必担心敌机的骚扰。

我们在海上渡过了1944年元旦。离开风雪交加的舞鹤才不过十天,现在已经享受到热带的温暖了,一月初进入特鲁克湾时,一幅雄伟的图画展现在我们的眼前。我们看到了停泊在锚地上的“大和号”和联合舰队的大部分兵力。我向第6舰队司令官报到时,汇报了我企图在潜艇上安装对空雷达的经过。

“伊-185号”与我们同时离开日本驶往战斗行动地域。到达拉包尔后,该艇艇长也向东南方面舰队司令长官报告了打算安装雷达的事。凑巧那里正好有一部航空雷达,于是“伊-185号很快就将它装到艇上。这次试验结果要比“吕-44号”试验同型雷达的结果还要好些。这件事立即通知了有关部门。舰队参谋长还亲自飞往东京,以便再次提出这个问题。但是这一次我们又大失所望。东京仍然没有作出立即在艇上安装对空雷达的决定。前方潜艇艇员们渴望得到雷达,就象农民久旱时渴望下雨一样。

按照当时的规定,潜艇应尽可能地控制雷达的使用,以免被敌人发现;建议用一种专门的接收装置来代替雷达,用以发现敌人发射的电波。许多指挥官,甚至某些潜艇艇长都同意这一理论。但是,更多的人却认为最好还是使用自己的雷达,因为截住敌人发射的电波,毕竟是希望不大的事,何况这个方法早在基斯卡岛附近的战斗中已经完全失败了。

事实上,安装在我们潜艇上的唯一的一部雷达,也是德国人给的。由此可见,我们已经到了必须依赖外援的地步。事情为什么会弄到如此丢人呢?难道这不是我们整个科学和无线电技术工业落后所造成的吗?不幸得很,情况正是这样!我们为什么不紧缩开支,把更多的资金用来更好地开展科学研究工作呢?

我们展开科学研究工作的方针,是早已过期的原则制定的;我们潜艇变成了“瞎子”,正是执行这一方针的必然结果。在瓜达卡纳尔岛附近,美国飞机无论白天和夜间,不要识别就可以轰炸每艘被发现的潜艇。毫无疑问,美国潜艇由于装有新式雷达,能在飞机发现它以前就潜入水下。因此,美国飞机只要发现在水面航行的潜艇,不用识别就可以断定它是又“聋”又“瞎”的日本潜艇。在失望之余,我们几乎准备承认一部雷达要比一百艘潜艇的价值还大。

1944年5月15日,在“吕-44号”将要离开吴港时,我调动了工作,被任命为即将建成的“伊-58号”潜艇的艇长。我得到了一个月的假期,但是我并不需要休息,而把这一个段时间全部用来解决雷达问题。我来到了刚从特鲁克迁回吴港的第6舰队司令部。在这里我看到了一份文件,内容是建议拆去潜艇上“无用的”对海雷达。使我惊奇的是提出这荒诞意见的竟是潜水舰队司令长官本人。尽管在潜艇上试验雷达的最后结果我一点都不知道,但我还是忍不住对这位将军所写的文件提出了如下意见:

“从潜艇上拆除这种有用的装备为时过早。这样做,在技术上将是倒退。为什么这种雷达对水面舰艇有用,而对潜艇就无用了呢?如果进一步考查证明确它是毫无价值的话,那时再拆除也为时不晚。我认为,潜艇艇员们能够无限地提高雷达的使用效果,因此我请求在“伊-58号”建成以前暂不拆除艇上的雷达。”

此后,我到过吴港海军基地的人事部门,向他们说明了艇上雷达效果不好主要是由于艇员中缺少有经验的专业有关。潜艇试用雷达已经一年半了,但艇员中却没有熟练的专业雷达人员。我坚决要求人事部门派两名专业雷达人员给“伊-58号”。经过长久摸索,我同一位有经验的军官找到了在我看来是在潜艇上安装雷达的最好方法。

后来,我接到了前往“伊-58号”就职命令,于是来到了横须贺。在造船厂内,我认识了许多官方人士,我请他们早日给潜艇安装新装备。按照我们所建议的方法,雷达的配置需要改变,而机关枪也有两部件需要更换。听了我们的要求,工厂代表表示遗憾。从表面看来,他们确实是无力进行上述工作。因此,我不得不到海军技术部和科学研究部去请求援助,以便能象我所希望的那样进行安装。这样做,可能会伤害厂方代表的自尊心;但是在战争时期,不允许特别讲究礼节的周到。在平时,这事完全可以听从厂方的意见;但现在,我绝不会为自己的行动冒失而感到遗憾,因为这件事关系到全艇和我个人的生命安全。

船厂领导人起初拒绝让步,我费了无数口舌,才使安装工作象我所希望的那样进行。人事部门答应给我们的一名雷达专业人员,姗姗来迟;我去信催了三次,他在1月才来报到。很明显,通信学校不想放他,因为他们学校里也缺乏此类人才。

我艇还没有完工,塞班岛的战斗已经开始了。派往塞班岛和关岛海区作战的许多潜艇都再没有回来。塞班岛的陷落是对我们的一个致命打击,该岛落入敌之手后,东京开始经常遭到空袭。

“伊-58号”即将竣工,已经到了水试验的阶段。该艇正常下潜深度是九十一点五米,最大下潜深度是一百三十八米。这在战斗时对避开深水炸弹的攻击,是非常必要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试航的第一天,当潜艇下潜到六十一米深度时,艇内开始大量进水,试航中止。第二天排除了故障,继续试航。这次,一切都很顺利。

试潜时,艇尾拖着一个浮标,用以指示潜艇的位置。试潜开始以前,在艇上几个地方测量了固壳的直径,然后潜艇开始下潜,每下潜三十尺(九点一米),再测量一次,以确定固壳的受压程度。此外还检查了固壳的水密性和排水泵的排水能力。试验结果,一切都很正常。潜艇上浮时,每升起三十尺,同样也进行一次测量。潜艇浮到水面时,必须检查固壳是否恢复原来形状,即检查固壳是否变形。

大部分海军训练机构都设在横须贺附近,这对潜艇艇员的训练是非常方便的。我会派信号兵和轮机兵到那里接受短期训练,因此他们的专业水平是很高的。

战争期间,我一共参与了三艘潜艇的建造工作。使我惊讶的是私人造船厂的王作效率竟比海军造船厂高得多。海军造船厂既不抓紧时间,又不节约资金。

“伊-58号”终于正式入列,并驶往日本内海加入训练战队,以便做好参战前的最后准备。战后,美国人说,在进行反潜作战时,航空兵与水面舰艇的密切协同是非常重要的;在正常情况下,对这两种兵力应进行统-的指挥。

我方潜艇在遭到敌驱逐舰、小型反潜舰艇的飞机长时间的追击时,尝到了这种有效的合同攻击的滋味。这种攻击方法,敌人从1942年8月就经常采用了;这时美国反潜兵力已经开始利用雷达在夜间攻击我方潜艇,而我们却没有任何的对抗工具。自从美国人采用了这种反潜战术后,我们遭到了严重损失。例如在马金岛和塔拉瓦岛的战斗中,在1943年所罗门群岛战役的第二阶段中,以及1944-1945年在阿德米雷耳提群岛、塞班岛、菲律宾群岛和冲绳岛的战斗中,都有过这样的情况。

如果一艘潜艇在水下逗留的时间超过了四十小时,它就必须浮出水面停留相当一段时间,以便更换舱室空气。甚至蓄电池充满电时,在水下逗留时间也不能超过四十小时。如果潜艇没有充满电就被迫下潜,那么它在水下更不能逗留这样长的时间。有时,个别潜艇在水下能逗留更长一些时间;但这时潜艇不能航行,而是利用水柜注水或排水的方法,保持在指定的深度上。这样做,能够节省电能。但是,蓄电池的电能最后仍然会耗尽,而我们的潜艇往往被迫直接在敌人附近浮出水面。有时,潜艇在浮起充电时被敌人发现,在速潜时就遭到了深水炸弹的猛烈攻击。某些潜艇由于能长时间逗留水下而得救,但大多数却不得不浮出水面,同守候着的敌人决一死战。有时,潜艇没有备用的高压气就紧急下潜,上浮时,只好使用鱼雷高压气。这意味着潜艇解除了武装,因为发射鱼雷的高压气只有在潜艇浮出水面时才能充气。

总之,潜艇无法克服这个弱点,因此它在水下逗留四十小时以后必须浮出水面。在多数情况下,潜艇之所以能够保全自己,是由于风暴或其它自然条件帮了忙。

美国潜艇在同我方潜艇作战中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战后,当我们了解到造成我方损失的真正原因时,都感到惊奇。实际上,我方潜艇由于空袭而遭到的损失是很小的。这可能是飞机的扫射和轰炸都不够准确的缘故。空袭的次数虽然很多,但因严重炸伤而沉没的潜艇却很少。

“燃烧的岛群”是一个专注于太平洋战争和中日战争回顾的军史网,首创于2000年5月,2005年至今论坛在线,2017年转战公众号和自媒体平台。本站力求依据翔实准确,点评角度独到,不吹不黑不喷,已完成作品包括珍珠港11篇、中途岛7篇、巨兽之亡12篇、制胜神器3篇等,欢迎新老朋友们持续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