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潜艇在吉尔伯特群岛、塞班岛和菲律宾群岛附近的活动

subtitle 燃烧的岛群02-14 17:41

本文摘自旧日本潜艇军官桥本以行的战后回忆录《日本潜水舰队覆灭记》,作品描述细致,语言生动,是了解日本潜艇史的又一部珍贵的真人亲历记,敬请带着批判的眼光来阅读!全文共5397字,配图1幅,阅读需要15分钟。

虽然我军进行了多次反击,但所罗门群岛的形势仍然是每况愈下。1943年11月19日,尼米兹海军上将指挥的美国太平洋舰队的基本兵力逼近了吉尔伯特岛,我方在塔拉瓦岛和马金岛的兵力很快就受到了来自敌方的强大压力。

美国人向塔拉瓦岛和马金岛各派遣了一个海军陆战师,在航空兵和舰炮的支援下进行登陆。 轰炸和炮击都异常猛烈,以致岛上的一切都被破坏无遗。 由于敌人在数量上占有显著优势,两岛的守备部队在11月25日被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时“伊-169号”、“伊-175号”、“伊-35号”、“伊-19号”和“伊-39号”撤离了珍珠港三百海里处的阵位,奉命在水面全速航往吉尔伯特群岛。 与此同时,还有另外四艘潜艇也接到命令赶往该地去援助守军作战。 这是一道不顾损失而下达的命令。 象这样的一些命令终于葬送了我们的潜水舰队。 这一次,九艘潜艇中只有三艘安全归来,其中的“伊-175号”在击沉了美国“利斯康姆湾号”航空母舰后,虽然遭到数艘驱逐舰的追击,但仍然 安全回到基地。

在新几内亚岛海域执行运输任务的“伊-174号”,于1943年11月26日凌晨也接到了驶往吉尔伯特群岛的命令。航渡中,“伊-174号”发现了飞机的灯光,立即速潜到水下。敌机在潜艇下潜海区逗留了约三十小时,但没有进行攻击。又等了半小时以后,“伊-174号”才浮出水面、海面上是一个晴朗无月的夜晚。潜艇以原航向继续航行,同时进行充电。大约在20时00分,了望人员发现了高速航行的舰艇所激起的白色浪花,便高声喊道:“驱逐舰!”

敌驱逐舰的距离大约有二百七十五米。潜艇立即速潜。下潜到二十七米深度时,听到了深水炸弹的爆炸声。爆炸使艇体产生了剧烈的震动,艇内电灯全熄了。由于配电盘被震坏,电源全部中断。为了不再继续下潜,必须排水。但是排水时产生的气泡升到了水面,给敌人指示了潜艇准确位置,因此敌人加紧了攻击。柴油机舱和电机舱里都进入了大量海水。这时,必须排出电机舱里的积水,以便消除纵倾和防止电机被淹。于是便用空的滑油桶把水舀到柴油机舱里。由于蓄电池的电能和储备空气都已用完,除了上浮应战,别无它法。浮出水面后两分钟,出现了一架敌机。潜艇又潜到水下,下一次浮起只好使用最后的储备-全部的鱼雷压缩空气了。当潜艇再次浮出水面时,飞机仍在附近;但突然刮起的一阵狂风救了该艇,帮助它避开了追击。

返回基地后,艇长向潜水舰队司令长官呈递了一份报告,指出没有雷达的潜艇的行动等于自杀。因为潜艇在水下以两至三节航速总共只能航行四十小时,无法对付防潜兵力编成中的飞机、驱逐舰和其它舰艇的追击。但是司令长官不同意“伊-174号”艇长的意见,认为就是有损失,潜艇仍然可以完成任务。

然而事情却明摆着,在敌人装备了效能很高的雷达之后,两年来我方潜艇的处境极为不利。我们无力对付敌人的突然攻击,许多潜艇都无谓地牺牲了。尽管我们曾企图在急需的方面作些改进,比如增加蓄电池容量,采用快速充电法,以及安装雷达等等,但都没有成功。

1944年5月,“伊-45号”接到马绍尔群岛以东搜索敌人的命令.便以全速通过丰后水道驶往指定海域。

一天早晨,潜艇正在水面航行,在舱内休息的艇长听到了值更官发出“速潜”命令,接着,潜艇遭到一架从云中钻出的敌机的袭击。潜艇还没有来得及潜入水下,艇尾就命中了一枚炸弹。爆炸的气浪把整个潜艇都举了起来。艇首露出水面,遭到敌机的机枪扫射。为了保全潜艇,艇长试图以慢速倒车下潜规避。这一措施见效了。潜艇以7°的纵倾慢慢潜入水下。下潜到一百三十八米深度时,海水压凹了艇尾的固壳壳板。

为了不让潜艇继续下潜,艇长命令主水柜排水。但排水时的气泡升到了水面,被敌人发现。于是敌人立即再次攻击。幸好艇员把潜艇稳定在九十二米深度上,并在这一深度上整整呆了一天。直到日落之后,潜艇才在夜色的掩护下浮出水面,以便弄清破损的性质。艇尾被炸了一个大洞,必须到横须贺进行修理,在驶往横须贺途中,起初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但在密布防潜网的东京湾内,舵发生了故障。经过努力,潜艇终于摆脱了防潜网,安全到达了横须贺。在干船坞内的检查结果表明,除方向舵的舵板外,其余的舵都丢了。在这种情况下能够返回基地,真算是万幸。

敌人在塞班岛登陆前,我们对敌人可能登陆的地点曾进行过各种猜测。但是侦察机关却不能向大本营提供可靠的情报。1944年6月25日,敌人开始在塞班岛登陆。潜艇接到命令在塞班岛海域集中,但没有来得及占领攻击阵位。1944年5月下半月,八艘潜艇“吕-104号”、“吕-105号”、“吕-106号”、“吕-108号”、“吕-109号”、“吕-112号”、“吕-116号”和“吕-44号”)在阿德米雷耳提群岛以北一百五十海里处占领了阵位。任务是对经新几内亚沿岸驶往比阿岛和帛琉群岛的美国兵力实施突击。

敌人已有一套同我方潜艇作战的战术。只要发现一艘潜艇,敌人就会在该处搜索其余的潜艇,迫使它们一直呆在水下,这一次,我方有一艘潜艇在到达指定的巡逻海域后被敌人发现,结果所有其它潜艇在到达阵位时也都遭到敌人飞机和舰艇的攻击。“吕-109号”一整天都受到深水炸弹的轰炸。这时,潜水舰队司令部发来电报说,敌人已经完全知道了参加这次战役的我方所有潜艇的位置。“吕-109号”和“吕-108号”即各自改变了航向,在离上述海域数百海里处占领了阵位,摆脱了危险,而其余5艘“吕”型潜艇都被击沉了。

“伊-44号”是第一艘装有雷达的潜艇,这次没有遭难。该艇奉命驶往阿德米雷耳提群岛以北海域。5月15日,该艇离开了吴港,驶向阵位。夜间在水面航行时,该艇突然遭到了敌航空兵的袭击,值更官立即发出速潜命令。过了不久,当该艇浮出水面时,飞机又出现了,并对它投下炸弹。潜艇雷达工作得很不好,因此不得不再次下潜,并呆在水下。

夜里,艇员已经入餐,突然响起一连串的深水炸弹爆炸声,深度仪出了故障,几乎所有的舱室都进了水。到11时,蓄电池的电能只够用一小时了。副长是一位非常勇敢的军官,他建议浮出水而应战,因为在蓄电池没有电能的情况下,继续留在水下同样是很危险的。艇长同意了他的建议,命令准备炮战并预备好机枪和手枪。从潜望镜里可以看到空中有一艘船式水上飞机,附近海面还有一艘驱逐舰正在等候自己的牺牲品。幸好这时突然刮起一阵狂风。这个机会不可错过,潜艇于是浮出水面,背向驱逐舰,以全速向西方向驶去。约一小时后,该艇又发现一架四引擎的船式水上飞机,但它从一旁飞过,没有攻击潜艇。接近塞班岛时,该艇试图下潜,但是通气阀打不开,不得不把低压气的分配阀打开。这样潜艇终于脱离险境,并能参加以后的战斗。

当敌人在塞班岛登陆时,所有可能使用的潜艇都集中到这个海域,“吕-115号”也在其中,在此以前,该艇在帛琉群岛海域担任巡逻。6月19日,“吕-115号”到达了罗塔岛以西50海里处的阵位。当它在水面通过敌航空兵严密警戒的水区时,突然遭到敌机的攻击。一枚炸弹在离它四十米处爆炸,但它没有受伤,仍然继续航行。不久,出现了一支相当大的敌机编队,于是该艇不得不潜入水下。

“吕-115号”搜索了很久,企图发现敌航空母舰编队,最后终于找到了。日落后,它突破了驱逐舰的警戒,对一艘“黄蜂”式航空母舰发射了四条鱼雷。攻击后,该艇立即潜入水下,因此没有观察到攻击结果,不幸,潜艇没有能避开敌人的攻击。深水炸弹爆炸后,艇壳开始漏水并有半数的灯光熄灭。但是情况没有继续恶化。由于鱼雷已经用完,该艇回到了特鲁克。这时,“吕-113号”、“吕-114号”、“吕-109号”和“伊-5号”也都到达了该地。

当美国人对关岛发起进攻时,“吕-114号”奉命绕过该岛攻击敌人舰艇。但在接到它对敌人一艘大型军舰进行攻击的报告以后,就再也没有听到它的消息。

“伊-26号”、“伊-45号”和“伊-55号”装载着坦克、火炮和弹药从横须贺驶往关岛,但只有“伊-26号”到达了目的地。“伊-55号”从横须岛出航后,不知所终。“伊-45号”由于固定甲板上坦克的装置松了,坦克掉到了海里,因而又返回横须贺。“伊-26号”把一辆坦克送到了被敌人封锁的关岛。该艇从水下到达卸载点时,触到海底而搁浅了,动弹不得,艇长命令航海长测出准确的艇位。航海长报告说,岛的西南有浅滩,说不定潜艇就搁在这个浅滩上。等到日落后,潜艇开动了电机,用倒车后退,费了一番周折之后,终于离开了浅滩,上浮到潜望深度,观察证明,潜艇正好搁在卸载地点。完成任务后,“伊-26号”通过了敌人的警戒线,回到了横须贺。

在争夺塞班岛的战斗期间,我方损失了“吕-36号”、“吕-42号”、“吕-44号”、“吕-48号”、“吕-111号”、“吕-114号”、“吕-117号”、“伊-5号”、“伊-6号”、“伊-10号”、“伊-55号”、“伊-184号”和“伊-185号”等十三艘潜艇。“伊-26号”、“伊-38号”、“伊-41号”、“伊-44号”、“伊-45号”、“吕-109号”、“吕-112号”、“吕-113号”和“吕-115号”安全返回基地。在争夺塞班岛战斗期间,潜艇第一次使用雷达。装有雷达的潜艇只有三分之一负伤,而没有装雷达的潜艇却损失了三分之二。从这里就可明显看出雷达的重要性。

1944年8月底,“伊-165号”被紧急派往比阿岛的科林湾,这时比阿岛已完全陷于孤立并有部分被敌占领。该艇的任务是与岛上的残余部队取得联系并撤出一名航空兵的司令。出海前,潜艇装载了粮食、弹药、药品和手提工作灯。此外,还有六十个装满粮食的金属桶固定在甲板上。

当岛屿已经清楚地出现在水天线上的时候,“伊-165号”发现了三艘鱼雷艇。潜艇潜入水下,鱼雷艇也开始投放深水炸弹。当下潜到九十八米深度时,潜艇固壳开始发出奇怪的吱吱声,油漆层上也出现了裂痕。潜艇很旧了,承受不住太大的水压。艇长立即使艇上浮到九十米深度,继续规避追击。但鱼雷艇紧追不放。可能是甲板上的部分粮食桶没有固定好,浮到了水面,从而暴露了潜艇的位置。追击持续了一昼夜多。艇长决定卸掉甲板上的所有粮食桶,避开追击。尽管采取了上述措施,但敌人仍然继续投放深水炸弹。潜艇利用了专门装置,使油迹浮不到水面。但是艇尾固壳上已经有了破损,水愈进愈多,只好用水桶把进入电机舱的海水提到柴油机舱去。这时,艇尾仍在继续下沉。艇内温度升高到摄氏65°。氧气也用完了,艇员呼吸非常困难。大家决定勇敢地迎接不可避免的死亡。然而就在这一天晚上,敌人停止了追击。22时00分,该艇上浮到水面,用可能达到的最大速度向安波那岛驶去。以后检查时发现,艇尾升降舵弯曲了。此外,还有许多其它的严重破损。

“伊-10号”和“伊-38号”多次企图从塞班岛撤出潜水舰队司令部,但都没有成功。6月,终于接到潜水舰队司令长官的电报,说他和他的司令部以及袖珍潜艇艇员已经突围成功,1944年10月20日,美军开始在礼智岛登陆。我方剩下的潜艇奉命于10月11日前往菲律宾海域集中。这一次一共集中了十一艘潜艇,它们是“吕-41号”、“吕-43号”、“吕-46号”、“伊-26号”、“伊-38号”、“伊-41号”、“伊-45号”、“伊-46号”、“伊-53号”、“伊-54号”和“伊-56号”。虽然敌人经常出现,但只有“伊-56号”获得了攻击机会。10月22日,该艇雷达发现了一大群舰艇,当晚就同敌人的一支护航运输队遭遇,越过警戒后,该艇以三条鱼雷击沉了敌人一艘运输船。10月25日,在礼智岛的接近路上,该艇雷达又发现了敌人的舰艇,于是立即潜入水下。这一次它攻击了一个航空母舰群,对一艘航空母舰发射了五条鱼雷。听到了三条鱼雷命中的爆炸声。有一条命中了一艘担任警戒的驱逐舰。攻击后,该艇遭到深水炸弹的猛烈攻击。攻击断断续续地继续了好几个小时。柴油机舱部分被淹,电灯熄灭了。艇长叫大家不要惊慌,命令查明进水的原因。结果发现有一个阀松了。该艇在水下逗留了二十四小时。当它浮出水面时,发现艇尾甲板上还躺着一颗没有爆炸的约三十公斤重的深水炸弹。该艇采取了安全措施,把炸弹带到了吴港造船厂。在礼智岛附近活动的其它潜艇,有六艘没有返回基地。

“伊-41号”潜艇报告说,10月27日在菲律宾东岸击沉一艘运输船,11月3日击沉一艘“爱塞克斯”式航空母舰,从11月中旬到12月中旬,“吕-41号”、“吕-43号”、“吕-49号”、“吕-50号”、“吕-109号”、“吕-112号”等艇都在菲律宾东岸附近的阵位上活动。这一期间,“吕-50号”报告击沉了一艘航空母舰和一艘驱逐舰。

1945年1月初,当美军在林加恩湾登陆时,“吕-45号”于1月12日攻击了一艘“爱达荷”式战列舰,“吕-46号”在伊巴以西击沉了两艘运输船。1月17日在林加恩湾西岸,“吕-109号”攻击了敌人的一艘航空母舰、一艘巡洋舰和一艘驱逐舰,三舰各被两条鱼雷击中。“吕-50号”于2月1日在苏里加欧东南击沉了一艘运输船。“吕-112号”、“吕-113号”、“吕-115号”在高雄(台湾)和吕宋岛北端之间执行运输任务时,在2月10-13日期间被击沉 [ 注:根据美国公布的材料,“吕-115号”于1945年1月31日被击沉。 ] 。

“燃烧的岛群”是一个专注于太平洋战争和中日战争回顾的军史网,首创于2000年5月,2005年至今论坛在线,2017年转战公众号和自媒体平台。本站力求依据翔实准确,点评角度独到,不吹不黑不喷,已完成作品包括珍珠港11篇、中途岛7篇、巨兽之亡12篇、制胜神器3篇等,欢迎新老朋友们持续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