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有你 那些与武汉同行的汽车人

subtitle 网易汽车02-14 16:59 跟贴 4 条
武汉是中国汽车城之一,这里有数以万计的“汽车人”,在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刻下,他们选择了与武汉同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为网易汽车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易汽车2月14日报道

1月30日零点刚过,一个电话让唐斌放下了心,他刚刚送到武汉亚心医院的一位60岁老人经过检查和治疗,已经转危为安,唐斌缓缓启动了车辆将这位老人及家属送回家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两个多小时以前,唐斌刚刚结束了一天的志愿服务车队的工作,回到酒店正准备休息,听到小区内一名病人急需用车的消息后,急忙戴上口罩,抓起车钥匙匆匆出发了。

10分钟后,唐斌目送老人和家属进入医院,担心他们还有其他需求,便一直将车停在附近,随时等候家属消息。

43岁的唐斌是神龙公司技术质量部的一名员工,疫情爆发后,他毫不犹豫的带上自己的车加入到了社区志愿服务车队中,住进了社区安排的酒店中,时刻等待着社区安排的服务任务。

唐斌(左一)和他的“战友”们

武汉是中国汽车城之一,这里有数以万计的“汽车人”,唐斌只是其中的一个,在这个特殊的春节中,在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刻下,他们选择了与武汉同行。

网易汽车远程直击抗击疫情一线,真实记录封城后武汉汽车人的坚守。

“有人送口罩,送饮料,还有人送酒精。”

戴敏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11月底,他的妈妈去世了。

对于戴敏来说这注定是一个特殊的春节,“按照中国人传统,初一到初三就不会走亲戚,之后再出去拜年。”

1月份疫情爆发后,这个春节对戴敏来说更加特殊,随着武汉公共交通停运,他报名成为高德打车“医护专车”的一名志愿者,“因为去年我妈妈去世了,今年年三十就我和我爸爸两个人在家里吃饭。报名(志愿者)的时候没和他说,他年纪大了,肯定会担心。”

由于是护送医护人员出行,相对来讲风险系数还要高一些,但戴敏的想法很简单,“在家里待不住了,想出去做点什么,想出一点力。”他说,“我自己的防护措施做得很好。”

医护人员上下班时间比较集中,戴敏最多一天送了8名已与人员,有时候顺路的情况下也能一次送上两名。

医护专车志愿者王永朋由于长时间佩戴手套,双手已经脱皮

当他在驻守社区第二次送同一个人的时候,这名医护人员送给了他一盒牛奶和两个面包,“他说我知道现在外面没有早点卖,你们可能没吃,希望你不要嫌弃。虽然我们志愿做这个事情,不求回报,但还是很感动的。”

对于志愿车队的举动,很多医护人员都非常感恩,戴敏说:“有人送口罩,送饮料,还有人送酒精,这都是很紧张的东西,都遇到过送吃的上门的。”

在疫情下,武汉当地的出行企业不止担负起了医护人员的出行任务,同样也在做着更多志愿服务的工作。

东风出行的志愿司机在填写个人信息。

1月30日,柳慧国已经在汉阳区五里墩街五麟里社区开了4天的东风出行服务保障车。这位东风出行战略发展部部长、兼职网约车司机,这几天一直在为五麟里社区的居民送医、送药、送物资。

东风出行服务保障车队——柳慧国

柳慧国说,“我在武汉上大学,在武汉工作也快20年了,武汉人就应该为这个城市出力。”

目前,东风出行组建了由1000台车组成的社区服务保障车队,服务汉阳、硚口、江岸三个城区的280多个社区,解决社区居民实际生活难题。

大年三十“离家出走”

农历腊月二十九,武汉封城,东风出行的群里通知成立应急车队,李珺没有多想,立即报名加入进来。

第二天,他在大年三十出发前往公司,“我从大年三十开始就住在外面,因为担心把病毒带回家。”

在疫情应急车队中,李珺被分配到了运营调度小组,主要负责武汉市硚口区和汉阳区两个社区的车辆和司机调度及协调。

凌晨一点,李珺刚刚结束一天的工作。

李珺说,“每次沟通完信息后,我都会叮嘱司机师傅做好防护措施,注意安全,司机师傅也会叮嘱我们一样要注意。”

从早上8点,一直到晚上11点,李珺和同事基本都在协调社区用车,几乎略过了休息时间,“中午快速吃一桶泡面就继续工作,我们都尽可能地少吃东西,少喝水,少上厕所,这样能减少与病毒接触的机会。”

在特殊时期下,泡面成为了很多一线“汽车人”的标配餐食。

在大年三十“离家出走”的李珺是第三代东风人,也是众多坚守在武汉的东风人之一。

31岁的陈琛,是东风出行的一名女司机,在武汉生活了11年,在这个春节中她同样没能陪伴在家人身边。

东风出行志愿车队女司机——陈琛(左)

因为武汉封城,原本计划除夕返乡的陈琛留守武汉,“父亲身体不太好,我也很担心我回家给家人带来不必要的困扰和麻烦。”

1月27日早8点,为车辆消毒、给自己穿戴好防护服,陈琛驾驶着车辆出发了。9点10分左右,她抵达定点服务社区——汉阳江博社区。“因为疫情,很多居民在生活上有困难,特别是一些空巢老人。”

社区给陈琛分配了两位重点服务对象,一位是75岁、患有脑梗的病人,发病3小时内必须就医;另一位是接送在武汉六医院工作的一名医生。

9点53分,陈琛驾车前往位于香港路的武汉六医院,把医生接回广电兰亭小区。

自除夕起,这位医生就没休息过,家里的鸡汤在锅里炖了好几天,10点20分,陈琛顺利接到该医生。

回到社区后,该医生要写感谢信,被她婉拒了。“从实习算起,我在东风工作了11年。我相信在任何困难面前,东风人都会有这个觉悟。”陈琛说。

封城后的湖北武汉

火神山的“叉酱”们

“最长连续工作35个小时”,从2月1日上午10:00到2月2日晚21:50,宋明一直坚守在火神山医院的建设现场,操作叉车负责帮忙转运、上(卸)货,经宋明转运的有空调、风机、电缆、变电器等物资。

宋明是风神物流武汉子公司(武汉风神科创)的一名员工,人民网的一则短视频报道中,他驾驶的叉车被称为“叉酱”。

1月26日,在火神山医院开始建设的第二天,宋明通过表哥得知现场需要叉车工,于是立刻报名参加。

连续工作了8天,每天工作时间12小时以上,吃饭时间就简单扒两口,然后继续投入到工作中,“有活干就干嘛,没活干就休息一下,哪里需要我们就往哪里走。”宋明说,“强度大也无所谓,快点把医院建好就是我最想看到的。”

在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工作中的宋明

除了宋明,他的同事王义、胡三俊也第一时间进入现场进行施工,在他们辛苦工作了一天回到家中以后,还要按照规范做好系列防护工作:首先将工作服脱掉放在屋外,进门前用酒精消毒,到卫生间洗手,不与家人围桌吃饭,使用一次性的碗筷,晚上自己单独睡一个房间,做好与家人的隔离。

与此同时,东风本田一工厂焊装1科的一名90后同样“奋战”在火神山医院的工地现场。

一开始,宁成主要是负责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完成接送医护人员的任务之后,宁成又被编入物资运输分队,负责往火神山运送医疗物资,每天运3-5趟。

90后志愿者——宁成(左一)

由于人手紧张,宁成接到任务后,自己把医疗器械等物品搬到货车上,检查无误后,驾车前往火神山,并在规定地点卸货。

“就算再忙再累也很亢奋,看到很多志同道合的兄弟一直守护这座城市,我们为此感到骄傲。”宁成说。

在火神山医院的建设者中,不止东风的“汽车人”,上汽红岩渣土自卸车队也在现场。

1月24日,除夕夜晚上9点左右,车队队长张松正在家和家人一起吃团年饭,接到一份来自公司上级委派的紧急通知:为8天后交付的火神山医院做好前期的土地平整工作。

召集工作比想象中顺利,最快的是家住周边的一位队员,只用了5分钟就到达现场,当晚现场集结的司机和管理人员就达到50人左右。此次参建火神山,车队共调集了近50辆车。

根据公司安排,渣土车一般是连续工作两天,休息一天,然后接着作业,也就是干两天休一天。所有司机为了不耽误项目的进展,几乎都是24小时在现场待命,随时听候调配。

现场正在工作的上汽红岩渣土自卸车队

1月28日,52岁的钢师傅因为连续工作48小时、熬夜时间过长,高血压突然发作,不得不躺在渣土车后面的卧铺上休息,但休息两三个小时后,等身体一恢复,就又开始继续工作。

疫情面前,那些与武汉同行的“汽车人”们值得尊重。

结语

作为湖北本土车企,东风集团从上到下是“汽车人”抗击疫情最重要的一股力量,也是最早开启捐款、成立应急小组的车企之一。截止到目前,东风公司已累计向湖北捐赠款物共计6118万元。

盘点准备涂装车间防护服的神龙公司

家在长春的东风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竺延风身先士卒,在武汉封城之际毅然留了下来,第一时间启动应急机制,保证了防控工作的迅速落实。

而就在全国人民都为抗击疫情贡献力量的时候,华北、华东却有极少数汽车制造商将矛头对准东风集团旗下东风股份公司,名曰“灭风行动”,意图在疫情影响下抢占东风轻型车的用户与市场份额。

枪响之后没有赢家,文章至此,已无需赘言去评判其行为,公道自在人心。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愿与武汉同行的“汽车人”平安归来,愿中华大地上下齐心,不辜负海内外“抗疫”之士的一腔热血。

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