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口罩,他们打工、举报、拥抱

subtitle 网易上流02-14 16:25 跟贴 147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 | 银谷

编辑 | 豌豆

这个春节,我们经历了一个最难熬的开年。随着疫情的不断发展,有人开始变得沮丧、无力、焦虑,为买不到口罩而焦灼,为不断刷屏的坏消息感到失望,或是为自己无法帮上忙而干着急。但对于普通人来说,我们当下能做的,就是不要忘记那些逝去的人,以及那些如萤火一般的温暖。

在大多数人都乖乖呆在家里的时候,有这样一群人,在疫情发生的最开始,就义无反顾投入进一场无声的战斗中去,哪怕他们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

他们中,有去口罩厂志愿工作的白领、服刑人员,也有自费采购急缺的医疗物资到医院的志愿者,在前线医护人员物资告急的情况下,第一时间解了医院的燃眉之急。

part.1

白领、服刑人员在口罩厂当“临时工”

“一会儿站、一会儿坐,一整个晚上下来真的腰酸背痛。”1月30日晚上,上海白领安安人生第一次接触到口罩厂的工作,一干就是12个小时,从晚上19:30到次日7:00,从天黑到天亮。

和安安一样的口罩厂志愿者们来自上海各行各业,他们看到公益组织的志愿者招募信息后,果断加入了报名。春节期间,口罩厂的工人们几乎都返乡了,人手一直紧缺。招募信息发布的当天,近300人进了群,争抢每晚20个志愿者的名额。

经过筛选,安安成为了20个人中的一个,“想着尽一份绵薄之力,市面上那么缺口罩,能多做出一只也会很荣幸”。

在口罩厂里,大多数志愿者负责的工作主要是口罩质检、整理和装箱。上岗前需要先测体温、洗手消毒、戴口罩,随后是穿隔离服、戴帽子,经过喷淋装置进车间。安安负责的主要是质检工作,检查的时候,需要用手撑开口罩的弹力绳,看会不会断,检查4个焊点是否焊好,口罩表面是否有污渍等等。

▲志愿者在口罩厂分拣|图片来源:松江区融媒体中心

安安说,一名熟练的志愿者一晚上可以完成3万只口罩的质检,也就是说,那天晚上的20名志愿者一共完成了约60万只口罩的工作。

和安安一样的爱心人士来自各行各业,据负责人介绍,这些人里有创业者、大学生、听障人士,还有退休了的夫妇没有报上名,专程自驾100多公里前来。

口罩厂里的志愿者,还有一批特殊的人群,他们是社区服刑人员,13个人在得知消息后自愿报名参加。白班的工作时间从上午8点半开始,一直要忙到下午16:30,志愿者小军说:“每个人献出自己一份微薄之力,也是给自己的家庭包括孩子起一个言传身教的作用。”

part.2

为了拿到合格口罩,他们举报了工厂

在武汉疫情爆发之初,一支“世界和平小分队”在线上临时凑了起来。

发起人Nico是网易严选的一名员工,疫情消息还没被大范围了解的时候,她就在微博上关注到了一些求助信息,加上严选的口罩突然卖得很快,作为前新闻人的Nico,敏感地意识到,这一次的情况,可能很严重。

随着消息越来越多,当大部分目光都集中在武汉的时候,黄冈、武穴等周边地市的求助信息也开始不断涌现,“核实后发现,这样的信息真的太多了,全都是医院的医生或家属发出来的,”Nico想着必须做点什么了。

刚好微博上有人捐助物资,但进不去湖北,问到她这里来,尽管那批货后来解决了,却给了她一个契机,发现原来严选是可以支持运送物资到湖北的。拉上组里的黄石实习生和滞留杭州的食品开发同事,“世界和平小分队”就此成立。

小分队里的三个人,都是第一次做志愿工作,找工厂、找资金、联系物流配送、核实信息等等工作纷繁复杂,其中还有许多曲折,但每个人都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尽力搜罗:Nico是台州人,那里有许多生产眼镜的厂家,小分队于是找人在当地四处寻找有资质的护目镜生产商;通过在武汉的企业家好友,Nico找到了位于仙桃的口罩厂。

▲Nico在朋友圈发布物资求助信息

第一批口罩订了11万个,就在工厂加大马力生产时,武汉封城的消息传来,生产完的口罩无法运送。医院自行去拉货则需要解决通行证和车的问题。

“第一批货运不出去的时候很着急,整整一天都在各种找人,出函出证明,忙到很晚。”好不容易7万只口罩拉到武汉周边某市,却又被当地卫健委扣押,没有分到其他地方,这和Nico事先约定的不一样,她在电话里发了一通火,只追回来3万个。吸取教训后,他们自此只和医院直接对接,用发照片、接收函等方式,来确认物资真的发到了医院手里。

▲孝感中心医院收到小分队捐赠的护目镜

第一批口罩好不容易算是送到了,第二批又出现了问题,这一批是小分队与就在仙桃当地的同事李文等人一起捐助的。原本订货的工厂给的第一批口罩是符合医用口罩标准的,但到了第二批,工厂自己也没货了,于是工厂当起了二道贩子,把别的工厂的货买过来,再高价卖给他们。

听闻工厂只能给另一种口罩,就在仙桃的李文也开始着急了,她马上找车去工厂查看,到了以后他们发现只是普通口罩,抱着试试的心态他们还是把口罩拉到了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结果医院的负责人查验后,说口罩不符合医用标准不能使用。

于是他们拉着几十箱口罩又返回工厂找老板理论,并大吵了一架,威胁老板——如果不给换承诺的医用口罩就去举报他。老板自认理亏,但也只答应尽量协调,与此同时,小分队和李文都在重新找新的厂家。

第二天,工厂老板又说只能找到2万个医用口罩,另一半怎么也拿不出了。李文觉得不能再纠缠下去了,只好先将这些口罩拉到了医院。

▲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受捐赠


后来小分队陆续又联系到三家厂家,于是李文等人又去一家家实地看货,最后采购了1.2万个口罩,送到了公安局、仙桃日报和电视台等地。

▲口罩运送到公安局

与此同时,小分队三个人的队伍渐渐扩大到十几人,克服重重困难后,他们在4天时间里,高效率完成了15万只口罩、7500个护目镜、200套防护服的捐赠。

“一开始对口罩的标准一无所知,都不知道还有那么多种,后来就已经很熟了,”Nico打趣自己已经成了口罩专家。在口罩厂被接管之前,各方都在拼命抢货,很多工厂都不接受走对公账户,志愿者要想拿到口罩,只能是对私,甚至要拿现金在门口抢货。

那几天,Nico陡然间多了二三十个微信群,每个都是500人的大群,每天的群消息都在刷屏,“基本都是海外群、医院群、物资群什么的,而且现在还不断有各种消息。”

▲Nico的微信里有几十个这样的微信群

由于后面合格靠谱的口罩厂以及原材料供应商几乎都被接管了,Nico的口罩捐赠工作暂告一段落。她也建议想要捐赠的人谨慎一点,现在市面上有资质的口罩厂都被接管了,剩下的要么是高价囤货,要么是黑心工厂,除非确认是很靠谱的物资,否则还是不要捐赠。

尽管是第一次做类似志愿者捐赠的事情,中间也遇到一些困难,但Nico欣慰的是,自己能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她更有感触的是:“平时自己还要多努力,在需要你挺身而出的时候,就更有能力去帮助别人。”

part

“逆行”22小时连夜前往疫区拉口罩

“我和我老婆拥抱了一个,好多年来第一次拥抱。”“我也抱了,我老婆还哭了。”临出发前,重庆的一辆警车上,5个人彼此交流着忐忑的心情。

那天是1月31日,车上5人,包括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医院副院长曾全胜、重庆市公安局九龙坡分局的警察、司机以及在重庆工作的仙桃人周诗伟。他们从重庆奔赴湖北仙桃,准备连夜拉回5万个口罩。

同行的司机在路上接到了家人的电话:“哎呀,你莫问我切哪点嘛,反正就是很重要的事情,你放心嘛!”说完司机挂掉电话,继续行驶在前往湖北仙桃的路上。

这5万个口罩,原本是1月29日就要拉回来的。

当九龙坡区人民医院口罩告急的消息传到朋友圈,周诗伟立即向仙桃老家的亲朋好友打听情况。得知当地口罩有货,他们连忙决定去连夜拉回。

在此之前,5个人都互不认识,因为找口罩这件事聚到了一起,谁知团队刚集合完毕,正准备出发上高速时,仙桃封城及交通管制升级的官方通报出了,团队不得不就地解散。

1月31日上午事情又迎来了转机,仙桃发布新政策,允许所有运输医疗或生活用品的车辆上高速,一行人才再次出发。

当天晚上7点,他们抵达仙桃,马不停蹄立即开始接收口罩,9点半开始返回重庆。

2月1日凌晨1点经过宜昌,他们在野三关还遇上了下雪天,一路驶过恩施、利川,直到凌晨7点抵达重庆,将口罩顺利送往九龙坡区人民医院,解决了医院的燃眉之急。

▲路过野三关时,路上下起了雪

“莫靠近我,回到电梯里切,你再过来我发脾气了哈。”“喊你莫过来也,不需要你帮忙。”志愿者们一回到家,对前来关切的亲人们下了“逐客令”,毕竟从仙桃回来还是要进行自我隔离。

“比起那些在前线奋战的医护人员,我们所做的这些微不足道,不敢被称英雄,只是做了一件力所能及的事,”周诗伟如是说。

疫情之下,还有更多的人在默默努力着,他们是前线医护人员,是坚守岗位的警察、记者,是为城市生活提供保障的外卖小哥、快递员……每一个平凡却不平庸的普通人,都值得被看见。

(感谢网易城市印象成员“中国高度”、网易仙桃运营中心、网易重庆运营中心等协助采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