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世界卫生组织不满新冠命名为SARS-CoV-2

subtitle 澎湃新闻02-14 15:52 跟贴 24 条
原标题:《科学》:世界卫生组织不满新冠命名为SARS-CoV-2

澎湃新闻记者 张唯

同一天内,两个国际组织分别为当前流行的新型冠状病毒和由该病毒引发的疾病命名。这一巧合表面上结束了疾病名称长达6周的不确定性,却也造成了新的混乱。

2月12日,美国《科学》网站发布的一篇新闻报道分别采访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解释两个机构的命名理由、过程以及由此引发的误解与争议。

当地时间2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瑞士日内瓦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命名为“COVID-19”。COVID-19是对疾病的命名,而不是指向引发疾病的病毒(virus)。病毒有一个临时的名字——2019-nCoV,表明它是2019年出现的一种新型冠状病毒。

但就在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结束新闻发布会之前,负责分类和命名病毒的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对疾病的病原体(pathogen)也进行了命名。委员会的冠状病毒研究小组在预印本论文平台BioRxiv发布一篇论文,指出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冠状病毒研究小组(CSG)已经决定,新型冠状病毒(virus)是导致2002-2003年爆发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冠状病毒的变种。因此,将新病原体命名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号(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或SARS-CoV-2。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尽管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冠状病毒研究小组将病毒命名为SARS-CoV-2,但该研究小组主席John Ziebuhr认为这个名字(SARS-CoV-2)和SARS(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也称非典型肺炎)没有关联。(There is no link between the name and the disease SARS)

世卫组织不满,命名误解产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命名为“COVID-19”

据《科学》网站报道,世界卫生组织不满意SARS-CoV-2这个名字,而且不打算采用此名称。

世卫组织发言人在给《科学》网站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从风险传播的角度来看,使用SARS这个名字可能会在造成不必要的恐惧方面给一些人群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特别是在2003年受SARS疫情影响最严重的亚洲。”。“出于这个原因和其他原因,在公共传播中,WHO会将病毒称作‘引发COVID-19的病毒’(the virus responsible for COVID-19)或‘COVID-19病毒’(the COVID-19 virus),但这两个名称都不打算作为(CSG研究小组选择的)病毒官方名称的替代品”。

对于病毒和疾病名称的误解很快产生。

一位听了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新闻发布会的记者在推特上发文称,“病毒终于有了一个名字,COVID-19”,他在不久后将这个错误的表述改正。

《科学》网站称,“尽管在日益扩大的公共卫生危机中,命名是一个小问题,但即使是一些病毒学家也被这看似矛盾的声明吓了一跳”。

荷兰伊拉斯谟医学中心的Marion Koopmans在推特上写道:“好吧,一天之内,同一病毒有了两个名字”,“听起来有些人需要见面解决问题。”

莱顿大学病毒学家Alexander Gorbalenya则说,“我同意这有点令人困惑”,“解释很复杂,有些人可能没有足够的耐心。”Gorbalenya是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冠状病毒研究小组成员,也是BioXIV那篇为病毒命名手稿的第一作者。

两种不同的命名原则

这种命名之间的差异来自世卫组织和CSG所遵循的完全不同的路线。

世卫组织的一位发言人对《科学》网站表示,世卫组织的专家没有与中国官员磋商,命名该病遵循了一些普遍接受的原则。例如,疾病名称不能指人、人群或地理位置,这可能造成污名化;也不应该包括动物名称,可能产生误导,因为一些动物病毒跨越物种,成为人类病原体,正如SARS-CoV-2所做的那样。世卫组织选择的名字“COVID-19”是2019年冠状病毒病的简称。(该病毒感染造成的的第一例已知肺炎病例发生在中国武汉,时间是2019年12月)这个名字不会冒犯任何人,而且如果其他冠状病毒在未来几年从动物传染到人类身上,可以循环使用这个名字。

世界卫生组织在社交媒体解释命名理由

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冠状病毒研究小组(CSG)主席、德国吉森大学病毒学家John Ziebuhr则表示,对于病毒的命名,CSG采取了科学的方法。根据最近的基因组测序,这种新病毒与引起2002-2003年SARS疫情的病毒属于同一个种(same species),叫做“SARS相关冠状病毒”种(SARS-related coronavirus)。

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在其官网解释病毒命名理由

另一位CSG的成员、乌得勒支大学的Raoul de Groot补充解释,“种”(species)在病毒中很难定义,因为病毒的基因组一直在变化,但是Gorbalenya的团队已经为冠状病毒设计了一个这样的系统,在2012年的两篇论文中都有描述,这是被普遍接受的。

John Ziebuhr说,这种病毒对世界上其他人来说可能是新奇的,但对病毒分类学者而言并非如此,因而将其命名为SARS-CoV-2。

《科学》网站指出,这不是第一次病毒和它引发的疾病拥有不同的名称。例如,天花病毒(variola virus)和天花(smallpox),艾滋病毒(HIV)和艾滋病(AIDS)。

CSG主席:病毒名称和非典没有关联

CSG主席John Ziebuhr称,世卫组织已经通知他,这个名字(SARS-CoV-2)在中国并不合适,中国一直拒绝将当前的危机与曾造成创伤的非典疫情进行比较。但Ziebuhr认为,“重要的是要明确,这个名字不是指这种病毒引起的疾病。这个名字(SARS-CoV-2)和SARS没有关联。这就是世卫组织面临的困难”。

Ziebuhr指出,中国研究人员在蝙蝠和其他动物身上发现的数百种其他病毒也都有相同的种名(species name)。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主任Mike Osterholm说,他不会使用SARS-CoV-2这个名字。他说,“我们不相信这是一个准确的名字,它实际上把一种完全不同的疾病(SARS)和这个疾病(COVID-19)混淆了。”

但Ziebuhr认为,许多其他研究人员可能会开始使用这个新名字(SARS-CoV-2)。他说:“我从包括中国科学家在内的许多同事那里得到的积极反应……使我相信,在很短的时间内,SARS-CoV-2病毒将被研究界和其他领域广泛接受。”

同日命名:未经协调的巧合

两个名字几乎同时出现似乎是一种巧合。

前述BioXIV病毒命名手稿第一作者、莱顿大学病毒学家Alexander Gorbalenya透露,他在星期五把手稿发给bioRxiv。昨天下午(2月11日),手稿还没有出现在网上,所以他给bioRxiv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询问为什么会出现延迟。“然后一个小时内就贴出来了”,“但我不知道WHO会宣布。”

CSG主席John Ziebuhr称,CSG还将这份手稿提交给了一家杂志出版,该杂志又将手稿寄给了世卫组织。(科学出版商此前已承诺立即与世卫组织分享有关该病毒的任何新信息。)

但世卫组织发言人称,世卫组织宣布命名消息的时间不受手稿送达的影响。

John Ziebuhr希望能与世卫组织协调CSG小组的工作,正如2012年在沙特阿拉伯出现中东呼吸综合征相关冠状病毒(MERS-CoV)时一样。当时,WHO、沙特政府以及其他利益相关者都同意(该命名),实际上是做出了一个联合声明。(参与命名的合作伙伴们都同意对无地点规则破例,认为中东地区足够大,没有哪个特定群体会受到羞辱。)

Ziebuhr说,这种协调现在根本不可能。他说:“WHO被那里发生的事情搞得不知所措,没有时间。”但他也表示,命名“需要搞清楚”,“科学家希望有明确的指导。”

世卫组织疾病咨询委员会的成员Koopmans说,“理想情况下,这些消息的公布应经过协调”。她称2月11日发生的事情“有点混乱”,但不认为这是个大问题。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主任Mike Osterholm对此事件评价称,“我发现整个命名情况都很不幸,尽管两个小组很明显都知道对方在为此事努力,但几乎没有协调”。

“我们的希望是重新考虑病毒和疾病的命名,并做出努力来调和两者,以使它们更相似、更能描述这种病毒对人类的影响、并能使它融入冠状病毒病毒学。”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