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连载 | 白色恐怖(3/5)

subtitle 故事会02-14 14:1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宜出门的日子里

故事会一如既往

陪在你身边

白色恐怖

原刊载于《故事会》(2002年12月)

03引火烧身

第二天上午九点,赵耀独自一人准时来到静心茶楼。 这时茶楼刚刚开门,里面静悄悄的。 赵耀一眼看到墙角边一张桌子前,坐着一位身材袅娜,穿一件高档黑色羊绒大衣的年轻女子。

赵耀心想,这位可能就是约他前来的那个神秘女人,便径直走了过去。 他来到那女子跟前,亮了亮自己的记者证。 女子冲他点了点头请他坐下。

赵耀看着面前这位脸色苍白、神情紧张的女子说: “小姐,你有什么事儿请讲吧。 ”

那女子沉吟了片刻,给赵耀讲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内幕消息。

原来,这位女子名叫丁艳丽,几年前大学刚毕业便被王氏集团高薪聘请,现任王氏集团下属最大的企业塑料制袋厂的技术副厂长。 近一段时间,丁艳丽发现王氏集团为了追求高额利润,竟然大量收购废旧塑料作为原料,其中有很多是医院用过的废弃物。 他们不经任何技术处理就把这些东西一起粉碎,然后加工成各种塑料袋出售。

丁艳丽知道现在很多人喜欢把塑料袋当食品袋用,还有一些卖小吃的地摊老板,为了省事爱将塑料袋套在碗上。 如果这些塑料袋含有毒成分,将对群众的身体健康非常有害。 丁艳丽把厂里用废塑料生产的塑料袋,偷偷拿去进行了化验,结果令她大吃一惊,除在不少白色的塑料袋上查出了很多有害病菌外,个别塑料袋上竟含有剧毒“汞”的成分。

丁艳丽是搞化工专业的,她非常清楚事情的严重性,马上向总经理王连荣汇报了情况,谁知王连荣听了汇报根本不以为然。

丁艳丽害怕一旦出了大事儿,自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于是,她只好偷偷向市技术监督局写了举报材料。 没曾想举报材料很快就落到了王连荣的手里,幸亏丁艳丽多了个心眼儿,举报材料是用电脑打印的,并且没有署名。

王连荣知道有人举报他,当时大发雷霆,传出话来,要是让他查出来是谁干的,非把他扔到粉碎机里绞成肉酱不可。 这一次,丁艳丽算是领教了王连荣的厉害。 就像王连荣说的: 在新州,他王某是个吃青砖屙大楼,吃钢筋屙爪钩的人物,就是放个屁,墙上也得掉块皮。

丁艳丽非常了解王连荣,他是个心狠手辣、什么事儿都敢做的人。 丁艳丽后怕了,她向王连荣提出辞职。 结果遭到王连荣的断然拒绝,并阴森森地威胁丁艳丽,只要她离开大王庄一步,就等于交了户口本了。

丁艳丽明白王连荣开始怀疑自己了。 她注意到王连荣派人在暗中盯她的梢,意识到自己处境非常危险,说不定真要把户口本交给王连荣了。 这次,她向王连荣请假说自己病了,需要到市医院检查,几经周折才来到这里。

赵耀听完这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知道王连荣坏,但没想到他会坏到如此程度,这不简直成了黑社会了吗! 赵耀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他甚至怀疑这个叫丁艳丽的女人是王连荣派来的,因为大王庄曝光的事,王连荣一直耿耿于怀,会不会他们借中毒事件,设个圈套让自己钻,最后落个报道失实、诬陷他人的罪名?

赵耀想到这儿,笑了笑对丁艳丽说: “冒昧问一句,你是怎么知道市中心医院发生了中毒事件? 你怎么就能确定中毒的人跟你们厂生产的含汞塑料袋有关呢? ”

丁艳丽疑惑地看了赵耀一眼,说: “我舅舅是市中心医院住院部内科病区的主治大夫,他叫曹为民,不信你可以去打听。 昨天上午我去找舅舅看病,是他告诉我的。 当时,我只是有点怀疑,并不敢肯定。 我给你们打电话是想通过你们新闻媒介引起领导的重视。 晚上,我又给舅舅打电话询问情况。 他说省里的专家已经查出了病原体,是‘汞’中毒。 当时我吓坏了,就找到你家的电话号码,给你打了个电话,那时你没在家。 ”

赵耀听完丁艳丽的解释,想起了那个曾阻拦他们拍摄的高个曹大夫,觉得丁艳丽没有说谎,但他仍不放心,又接着问: “听说王连荣对下属照顾得都很好,想必他对你也不错吧? ”

“他对我是不错,给我的年薪八万。 ”

“那你为什么还要铤而走险举报他呢? ”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 你去大王庄采访一定听附近老百姓说过‘四大害’的那句顺口溜: 化工厂,王连荣,贪官污吏棉铃虫。 我是一个有良心的人,钱不可能将一个人的良心买走。 如果你也害怕引火烧身的话,我刚才给你说的一切你可以把它忘了,算我自作多情,有眼无珠看错了人。 ”

丁艳丽说完起身拿上包,气咻咻就要走。 赵耀赶忙起来拦住丁艳丽,赔笑说: “丁小姐请坐。 我误解你了,情况复杂,我不得不如此。 请问,你为什么会找我? 你觉得我能靠得住吗? ”

丁艳丽坐回到座位上,脸色更加苍白: “我每期都看你主持的《镜头聚焦》节目。 我感觉你是一个有正义感、不畏权势、敢为民请命的人。 特别是那天你去大王庄采访,跟王连荣的那番争辩,我觉得你靠得住。 如果连你这样的人都靠不住的话,这座城市就彻底完了! ”

赵耀听完丁艳丽的这番话显得格外激动: “丁小姐过奖了,请你相信在这座城市里好人还是多数。 你把证据带来了吗? ”

“没有,它是我的护身符。 在没找到信得过的人之前,我不会轻易拿出来,如果你需要,今天晚上十点在新州公园后门我给你。 ”丁艳丽说着,用极其信赖的目光看着赵耀。

赵耀非常感动,凝重地说: “谢谢你的信任! 你回去要多加小心。 ”

丁艳丽点了点头,接着小声说道: “一旦我有不测,你就去找一个叫张涛的年轻人,他是我们厂的化验员。 ”

丁艳丽说完这些,忧心忡忡地走了。

图 by杨宏富

送走丁艳丽,赵耀看看表已经十一点半了。 他想了想,拨通了白露的电话,将这一重要情况给她说了一遍,请求她尽快组织人全市收查含汞塑料袋。

白露开始不相信,经赵耀再三解释和保证,白露说: “全市查含汞塑料袋需要几个部门的配合,这要经市主管领导的协调才行,这都几点了,最快也要等到下午上班以后。 ”

赵耀焦急地说: “一定要快,时间就是生命! ”赵耀放下电话,匆匆在街上吃了点饭就赶到了卫生局。

白露在办公室忙得鼻尖上冒汗,连午饭也没顾上吃,不停地打电话联系,一直到下午三点各部门人员才集合齐,查封行动终于开始了。

五六个部门,二百多人经过一下午的折腾,查封、化验,但最终没有查出一个含汞的塑料袋。

白露埋怨赵耀说: “你是从哪得来的小道消息,一点证据都没有,捕风捉影,忙中添乱! ”

赵耀不服气地说: “我今天晚上就能给你拿到证据。 ”说完走了。

晚上十点,赵耀准时来到新州公园后门。 这时,天空飘起了雪花,在橘黄的路灯映照下,雪花纷纷扬扬,五颜六色,很美。 此时赵耀哪有兴致欣赏雪景,他走进公园,见里面游人很少,只有一两对热恋情人,不畏风雪,依偎在塔松下,卿卿我我,倾诉着绵绵情话。

触景生情,赵耀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了白露那张冷艳的面容。 他叹了一口气,又觉得自己很可笑,想这些干啥! 他点上一支烟,找了一处避雪显眼的地方,等着丁艳丽的到来。

赵耀在寒风里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丁艳丽的人影。 这时,公园里已是人去园空,死寂沉沉。 赵耀知道离后门不远的地方,有一片松树林。 林中设有石椅供游人休息。

赵耀心想丁艳丽可能会在那里等他,便起身摸黑走了进去。 走进松树林,趁着夜色,赵耀看到一个人坐在石椅上。 他立即走了过去,果见丁艳丽围着一个大围巾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 赵耀喊了声: “丁小姐。 ”

这时就见丁艳丽身子慢慢向一边倒去,赵耀急忙上前扶住她。 这一扶,赵耀才感觉到丁艳丽身体僵硬,已经死了,他的手上粘满了血。 就在这时,突然从黑暗处钻出两个警察,上来不由分说就把赵耀摁倒在地,其中一个扯着嗓子大声喊道: “快来人哪! 有人杀人了! ”

凄厉的喊声撕破夜空,在寒风中回荡,惊得赵耀魂飞魄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