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在家十几天后,我撕毁了离婚协议书

subtitle 婚姻与家庭02-14 09:4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口述:蒋修平 整理:三秋树 编辑:龙方媛

图片:摄图网

来源:婚姻与家庭杂志(ID:hunyinyujiating99)

疫情当前,我坏死的婚姻自愈了。——小婚家

这个春节,肆虐的冠状病毒给了家人之间更多相守的时间。

短兵相接的日子,对于那些关系原本紧张的婚姻更是一场考验。

有的人经此一役,方知来日并不方长,不爱了,就勇敢地分开。

有的人在最为柴米油盐的日子里,看到生活的真相,濒危的感情重新有爱。

01

我和妻子包雯结婚6年了,女儿3岁。

2020年春节前夕,我们达成了离婚协议,房子孩子归包雯,我净身出户。我们相约,各回各家陪各妈,过完这个春节后就去办手续。

这场坚持了6年的婚姻,在我看来死于三观不和。

简单来说,吃,吃不到一块去;说,说不到一起。尤其是说不到一起,最致命。

有了女儿后,我希望包雯能够全职。

她说:“我读了16年书,不是为了给你们家当保姆!”

我请爸妈过帮忙,不出一个月,婆媳关系破裂,我妈和我爸撂挑子回了老家。

包雯爸妈本来身体就不好,紧急救火过来帮忙,结果没出3天,她妈就病倒了。

谁也指望不上,我再次劝包雯全职。

结果她问我:“都是有工作的人,凭什么就得我职辞?要辞你辞!”

不辞也就算了,从此家无宁日。

我加班,她说我逃避家庭劳动;

我带孩子,她说就是我刷手机,让孩子看电视;

我做饭,她说那就是猪食……

总之,无论我做什么,总是不对的。

无论何时何地,她总能手持放大镜,对我吹毛求疵,成功挑起一场又一场的战火,把我们那点感情轰炸得灰飞烟灭。

最后一次吵架是因为我打手游时爆了粗口,于是,我就成了包雯嘴里的斯文败类,不配当一个父亲。

离婚,就这样提上了议程。

02

离婚协议也写好了,这个春节过完就和平分手。

谁知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我们一家三口哪儿也去不了。

更为可怕是,家里无口罩、无存粮。

我不停刷新闻,侥幸地希望疫情可能没那么严重,我们坐火车回各自妈家还有可能。

可是,此时的包雯已经用家里的医用纱布外加棉花自制了口罩,戴着泳镜就出门了。

等她回来时,提着米、菜、水果及各种零食,一摊开,整个厨房的地迅速地铺满了。

我都不知道,以她这百斤不到的体重,是怎么提回这些比她还重的各色食粮。

而她云淡风轻:“平时,不就是这么一手抱女儿,一手买菜的嘛。”

突然有点惭愧。

6年婚姻,活活将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子变成了半个汉子。

而接下来的日子,这样令我羞愧的瞬间还有很多。

隔离在家,我就像一个热锅上的蚂蚁,一会儿刷手机,一会儿跟朋友语音通话抱怨,情绪越来越糟糕,心态眼看着就崩了。

而包雯呢,

变着花样地做各种吃喝,雪花酥、桃花饼、珍珠奶茶……

跟女儿做各种游戏,给女儿读绘本,跟着视频教女儿洗手,两人一起做瑜伽,等到晚上女儿睡了,她就在网上义务地帮别人做心理疏导……

我羡慕她们之间的欢乐,也突然就觉得自己在这个家,其实是可有可无的。

而这份无用,不恰恰是日常故意缺席逃避造成的吗?

03

我开始有意无意地参与她们娘俩的游戏。

女儿正是最好玩的时候,你永远不知道她的小嘴里会脱口而出什么经典语言,逗得你前仰后合。

包雯做饭时,我也蹭进厨房,才发现,张罗一家人的吃喝,并不比设计一张装修平面图简单,但这样的繁琐,包雯每天要进行3次。

做一顿饭跟下来,我内心狠狠感慨:凡是下班回到家还能进厨房的,都是天使。

这样的天使,包雯做了6年。

大年初五,我在陪包雯做饭时发现家里的冰箱空了。然后,我在她的写字台上发现了采购清单。

这一次,我自告奋勇地要求出去采购。这种事情,本来就应该家里男人首当其冲。

然后,就是大型的翻车现场:

豆瓣酱买成了甜面酱,角瓜买成了丝瓜,挑的苹果个个长相非常光滑周正,但,跟包雯日常买的苹果相比,价格相同,但口味相去千里……

出入一次超市,给包雯打了十几遍电话。

回家的路上,我自己都觉得脸红。

都说结婚过日子,其实我只是结了婚,过日子的事一直是包雯在打理。而日子这部分,才是生活最繁琐、最无形的那部分啊。

04

买完菜回家,我做的第一件事是洗澡,第二件就是把离婚协议撕了。

那一天,我没刷手机,没跟朋友聊天,没打游戏,只是拿着抹布就着刚刚抢来的消毒液,把家里的每个角落都擦了一遍。

不做家务的人永远不会真正知道妻子到底付出了什么。

就是一蹲一起之间,不出半个小时,我浑身湿透。

干到一个小时的时候,我整个呈低血糖状,抖得跟个筛子一样。

看着镜子里满头大汗的自己,一下子想起曾经因为衬衫没有熨而跟包雯发过的火,我在心里骂了自己一万遍“不是人”!

大男子主义的面子让我没有跟包雯道歉,没有就自己之前的种种甩手掌柜行为做深刻的检讨。

但,这场疫情却结结实实地改变了我,让我前所未有地看到自己的狭隘矫情与自私。

我连自己身边的人都爱不好,我还有什么资格在键盘上空谈“中国加油”“武汉加油”?

我默默地开始陪伴女儿,不再做传说中诈尸式育儿的那种爸爸。

每天早晨,我定着闹钟起床做早餐,白天跟包雯一起做家务、聊天;她在网上帮别人做心理疏导时,我就默默地泡一杯茶放在她的电脑边……

每次她工作完毕,我就跟她坐在阳台上,一边喝茶,一边聊天。她当别人的情感回收站,我就做她的情绪垃圾桶。

单位开工的时间一延再延,像我这种拿工作当借口逃避家务的人,第一次没有那么急着去上班,而是每天跟柴米油盐厮混,以每顿饭被我们一家三口光盘为荣。

疫情是一场修行。

看着那些一线的医生护士、工作人员冒着生命的危险,救死扶伤,我内心当然澎湃感动,他们是英雄。

可能,终我一生都做不成那样的英雄,甚至对这个社会都谈不上什么贡献。

而我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把妻子女儿以及双方父母照顾好,让他们因为我而幸福。

疫情来临之前,我的婚姻也病了,好在,老天给了我时间与机会,让它自愈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