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霸总,右手年下,究竟是职场精英剧,还是无脑玛丽苏?

subtitle 遇言不止02-14 09:16 跟贴 25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说是给大龄单身职场女性打气,最终还是要求女性保持傻白甜。

——遇言姐

2020年已经过了12%,而遇言姐还没有上班。

我是说,没有去公司上班。

复工吧,我又没办法给员工提供口罩,我自己家的口罩也不够用呀;

还有要准备体温枪,问题是体温枪淘宝已经卖脱销了,总不能拿我家二甜的体温表上阵吧。

只好安排大家在家办公

线下课程停滞,又省下了通勤,遇言姐的时间忽然宽裕起来,除了教夫读书求二甜功名之外,就剩下点发呆的时间了。

这阵子刷疫情新闻刷得心慌,看到微博上在聊一个电视剧,就点开看了眼。

话说看到《下一站是幸福》这个名字我还说咋把吴建豪和安以轩10年前的老剧给翻出来了。

后来看到网上有人说这剧原本叫《资深少女的初恋》,是个献礼剧,现在的名字是御赐的。

行吧,可能赐名的领导家里没网。

没有职业气氛,只有一个大写的“假”

《下一站是幸福》看得我极度不适。

全程大白光,人人顶着一张曝光过度的脸,磨皮磨到皮肤都已经不见了,简直要晃瞎我500度近视加散光加老花的眼。

浓妆艳抹的演员、过度饱和的滤镜,女主角像是在影楼拍照,气场全靠口红和高跟鞋;

剧集丝毫没有职业气氛,只有一个大写的“假”

不仅审美不行,品控也很差劲。

“寻狗启”辣么大的一个错别字反复在镜头中出现。

从拍摄到后期,整个剧组里都没有一个人发现吗?

(话说,遇言姐要是写一个错字,10分钟后台至少有9个留言提醒我扣小编的鸡腿,现在我们错字不扣鸡腿扣口罩)

连带霸总男主一秒人设崩塌成初中没毕业的九漏鱼。

▲霸总还张个大嘴往错别字上盖戳,直戳双目啊

好吧,先不说审美和品控,说剧情

偶像剧也不等于没常识、没逻辑吧。

一个32岁的单身职场女性,这在北京上海城市不是很常见吗,怎么片中把人家说得各种稀罕?

还有无处不在的女性八卦群体

讲真,在上海这种宽容度高、流动度高的地方,真的没有人对同事的私生活那么起劲。

大家都是受过教育的年轻人,各有各的爱好,各有各的去处,不是三姑六婆。

▲90后女生聚在一起就是八卦别人的年纪和男友,这是真的么?

为什么女秘书就得是烈焰红唇、目含杀气,只会说“老板”和“是”的敢死队?

编剧对高效和周到又是有什么误解?

为什么白领女性就得24小时踩着10公分的恨天高呢?

我们原来的500强,在城市最繁华的地段最高级的写字楼,可是在办公室都穿平底鞋,见客户才穿5寸高跟

上班穿高跟、遛狗穿高跟、逛街穿高跟、晚上出来散个步也高跟,还说你不是出来走秀的?

气势靠的是实力,不是靠鞋跟啊,亲。

▲高跟

▲高跟

▲高跟

为什么国产剧编剧一写职场戏就是广告公司,再不就是怎么演都演不像的金融、咨询、律政,就不能挖掘下工程、教育、文化,林林总总的其它大众行业吗?

再说,如今广告业也不是很景气啊,自媒体占据半壁江山的时代,高贵冷艳的4A都大不如前了。

干嘛一提年轻、时髦的行当就是广告公司呢?

只能说这届编剧们不仅没有职场经验,也没有意愿和能力深入了解一个行业

▲2011年,《裸婚时代》演的是广告业

▲2017年,《上海女子图鉴》演的是广告业

▲2019年,《下一站是幸福》还在演广告业

咪蒙写的“资深玛丽苏”?

《下一站是幸福》的主角,一位32岁、单身、没有恋爱过的中型装修公司行政贺繁星

好吧,你说没恋爱过,就是没恋爱过。

这位贺小姐遇到了个什么事呢?

一个比她小10岁、貌美如花、才华横溢的富二代实习生;

一个37岁、母胎solo、风流倜傥、一心一意找真爱的霸总。

两个人同时在贺繁星32岁这年,发现这个女生好可爱、好单纯、毫不做作,争着要跟她示爱。

话说,类似的梦遇言姐也做过——将来我家大甜是上哈佛还是耶鲁呢?

▲该选哪一个呢,真愁人啊真愁人

讲真,一会儿营销小奶狗,一会营销霸总的,这哪里是“资深少女”,这分明是“资深玛丽苏”,这剧本其实是咪蒙的粉丝写的吧。

这两位惊才绝艳的男主(轮番上场,分不清谁是男一,谁是男二)又是从事什么职业的呢?

年下男元宋据说是一名天才家装设计师,还在实习期就能轻松PK掉金牌设计师

但是,从始至终也没看见他设计了啥,以及怎么设计的。

实习生不都是给设计师画CAD图、做3D模型的吗?

怎么他啥图都不画,材料市场也不用跑,才华全靠台词夸

霸总叶鹿鸣的官方职业是白手成家的广告公司老板

每天的主要活动是在办公室里扔飞镖,组织员工团购鞋子、泡脚桶、养生壶

以及,在客户的饭局上洒真爱至上的鸡汤

▲天天遛狗、撩妹、扔飞镖的老板,公司竟然没倒闭

▲霸总说出这样的话来,你是不害臊,我没眼看啊

跟秘书说话张口就是:“我的狗丢了,你还有心情处理这种小事(跟甲方解约的事)。”

以及:“你知道一个男人的37岁生日礼物意味着什么吗?”

遇言姐问,意味着什么?

一个男人的37岁生日礼物意味着什么?

我也很好奇,你倒是说啊。

哎你又不说了,编不出来了吗?

因为狗丢了心情不好,连跟甲方解约都不在乎了。

如今乙方都这么牛X了吗?应该改口叫乙方爸爸了吗?

瞅下底下这张团购鞋盒的图,这公司也就40个人的样子吧,就已经敢视甲方为草芥了?

几个菜啊,喝成这样?

然后,甲方代表贺繁星哇娃一哭,霸总立刻投降,表示不解约了,就当给狗积德。

行吧,欢迎国产装X霸总行列又添新人。

悬浮的《下一站是幸福》

看不到一点真实感

《下一站是幸福》播了30几集,剧情基本就是女主在双男主之间游离

作为观众,我完全get不到贺繁星和年下男是怎么爱上的。

反正就是需要推动情节的时候,就来个壁咚。

▲咚

▲咚

▲咚

▲咚

▲咚

以及,在两个人还没开始谈恋爱的时候,在年下男还是贺繁星下属的时候,贺繁星让年下男给穿着紧身包臀裙的自己揉腰

Emmm,姐弟恋生生拍出了性骚扰的内味。

贺繁星按设定是中层管理,业务出色、游刃有余、双商在线(官微写的),演出来却是大龄傻白甜,工作充满了狗血和胡闹。

上班时间跟老同学喝茶、闲聊、忆往昔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

送文件迟到,乙方要解约。

主管贺繁星女士的反应是蹲在地上嗷嗷哭,哭的主要原因是10年没联系的同学结婚了

她甚至都不爱这个老同学,就是因为备胎忽然不干了,自己好难过啊好难过。

▲好难过,好难过

这都是什么剧情请问?编剧写剧全靠脑洞?

这真的不是在抹黑职业女性?不是在侮辱观众的智商?

还有,为什么霸总的公司会常备各种号码的女士连衣裙呢?难道我看的是《穿Prada的女魔头》

看到年下男骗贺繁星自己选择先工作再留学的原因时说,新公司答应为他支付学费,条件是毕业后要回来上班,我真是惊呆了。

2020年了,还有委培这种事吗?而且是委培留学生

再说了,年下男是一个只有三个月实习经验的新人,就算微软力邀扎克伯格的时候也没说替他付学费啊。

公司看透了年下男会成为贝聿铭第二还是怎样,愿意为这样一个毫无资历的员工支付留学学费?

然后,贺繁星问都没问就相信了。

相——信——了。

反正咱也习惯了国产剧打着职场的幌子谈恋爱,既然如此,你好歹把恋爱的戏份演演好吧。

然而并没有。

到目前戏份最重的贺繁星和年下男这对,完全没有CP感。

就算是全垒打滚床单也激不起互动,感觉就是强撩,很尬。

空洞涣散的眼神儿,没有文化感的气质,既看不到专业,也看不到爱意,完全是两个照本撒糖的面瘫机器人,展现出了编剧幻想中的职场姐弟恋。

▲能看出来这三张宋茜分别是什么情绪吗?

▲能看出来这三张宋威龙分别是什么情绪吗?

还有贺繁星和霸总叶鹿鸣这对,是在玩大龄青年过家家吗?

当霸总说出“我当你的恋爱军师,你帮我追女神”这样的话来,遇言姐真是……

这不是校园片早就玩剩下的么?

此外,全片充斥着烂大街的老梗

比如,一对表情浮夸、言行戏剧化、宛若唱二人转的父母

比如,贺繁星为了面子带着假男友出席同学会

比如:霸总骗贺繁星帮自己给女友挑礼物(天哪,这桥段都用了几十年了吧)。

还有,整个剧的人物关系全在一个小圈子。

谁是谁的前女友、谁是谁的外甥女、谁是谁的好朋友,所有人都排列组合搭配一遍,上海就是个方圆十里的小村,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同样是姐弟恋题材,韩剧《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没有奇遇,没有贵人,女主角尹珍雅和男主角徐俊熙身上有着难能可贵的,健康、成熟的两性观

故事在浪漫爱情的外表下,包裹着积极与真情,不仅对女性友好,也对男性友好,致敬的是两性之间的平等与自由。

▲服化也很朴素温暖

悬浮的《下一站是幸福》,看不到一点真实感。

这剧的宣传也很迷,微博热搜是#体会到了萧亚轩的快乐#

怎么《漂亮姐姐》看到的是平等与尊重、是反抗性骚扰、是男权社会的潜规则,到了《下一站是幸福》这里,就只有“萧亚轩的快乐”?

穿着标新立异的衬衣和10厘米高跟鞋的“纯真主管”

骑个自行车、住单身公寓的“白马少年”

无所事事撩猫逗狗、撒鸡汤鸡血的“霸总”

女主角没脑子、没情商、没常识、没分寸,缺乏现实依据和社会逻辑。

说是给大龄单身职场女性打气,最终还是要求女性保持傻白甜。

这不是脑残剧,这是脑瘫剧。

以至于我们这些职场女性看完觉得被嘲讽了、矮化了

虚假的职场、虚假的生活。

麻烦下次再有这种剧就不要宣传什么独立人设、单身女性,或是职场相关了,不如直接就叫:我和我幻想的玛丽苏2.0、3.0、4.0……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