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本上的赵州桥,原来它是个艺术品,58条龙组成群龙阵

subtitle 怡乐儿02-14 07:43 跟贴 40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

在语文课本上有一篇课文《赵州桥》,想必很多人都不陌生。课文的开篇是这样写的:“河北省赵县的洨河上,有一座世界闻名的石拱桥,叫安济桥,又叫赵州桥。它是隋朝的石匠李春设计和参加建造的,到现在已经有一千三百多年了。”

如果说,这座世界闻名的赵州桥只留存在你的记忆中的话,那么国博“古代中国”展厅中的这件展品,让你可以实实在在的感受它。

这是一件栏板构件,长212厘米、高84.5厘米,两面雕龙。正面双龙周身鳞甲,身体相向似钻穿栏板,头相背,前爪互推。背面两龙相对而驰,身体绞缠,后肢撑地。它原是桥面一侧的一块栏板,用唐人的话说,安济桥“望之如初日出云,长虹饮涧”,这是形容这座拱桥的结构之美。从这块石栏板上飞扬遒劲的雕龙,我们还可以想见当年安济桥的石刻之美。

历经无数次洪水冲击仍巍然挺立,不愧是筑桥史上的奇迹

安济桥位于河北赵县,又名赵州桥,因桥体全部用石料建成,当地人又称作“大石桥”,位于河北省赵县城南2.5公里处,横跨在37米多宽的洨河之上。

图片来源网络

唐玄宗时宰相、开元十一年(公元723年)被贬为幽州刺史的张嘉贞所做《石桥铭序》称:“赵郡洨河石桥,隋匠李春之迹也。”其石拱跨度大、坡度小,便于车马通行。大拱两端肩上各有2个小拱叫做“敞肩拱”,水大时可以分洪,减弱洪水对桥身的冲击,又可节省石料,减轻桥身的重量。它是世界上最早、保存最完整的敞肩石拱桥。

作为中国南北交通干线上的一座重要津梁,在1400多年的漫长岁月里,安济桥经受着洪水冲击、车辆重压、风雨剥蚀和8次地震的考验,依然稳固地横跨在洨河上。

这座桥居然这么美

安济桥建筑巧夺天工,所以自宋元以来,广泛流传着鲁班修桥,上帝派“天工”“神丁”暗中相助,一夜成桥的神话故事。

有首耳熟能详的民歌《小放牛》想必大家更熟悉,里面有段对赵州桥的描述:

赵州桥来什么人修,玉石栏杆什么人留,什么人骑驴桥上走,什么人推车压了一趟沟
赵州桥来鲁班修,玉石栏杆圣人留,张果老骑驴桥上走,柴王爷推车压了一趟沟

赵州桥虽不是鲁班修,玉石栏杆也非圣人留,但这段描述我认为不为过,因为赵州桥担得起这样的称赞。

课本上是这样描述的:“桥面两侧有石栏,栏板上雕刻着精美的图案:有的刻着两条相互缠绕的龙,嘴里吐出美丽的水花;有的刻着两条飞龙,前爪相互抵着,各自回首遥望;还有的刻着双龙戏珠。所有的龙似乎都在游动,真像活了一样。”

雕饰主要集中在中间部分的栏板和望柱上,雕刻有各种蛟龙、兽面、竹节、花饰等。有资料显示桥中部每侧有5块蛟龙栏板,6根蟠龙竹节望柱,内外均是龙的形象,每侧有28条龙,两侧共计56条龙,如果再加上主拱券顶部两侧的各一个蚣蝮,总计58条龙,从而形成一个气势恢宏的群龙阵图。元代刘百熙有诗赞曰:“水从碧玉环中过,人在苍龙背上行”。

上面的蛟龙汪洋戏水,若腾若飞,石雕的刀法苍劲古朴,艺术风格豪放而新颖,刻工精细,意境深远。显示了隋代浑厚、严整、矫健、俊逸的石雕风貌,代表了隋代石雕艺术的精华。宋代赵州刺史杜德源有诗赞曰:“驾石飞梁尽一虹,苍龙惊蛰背磨空”。

不过现在各位去赵州桥,看到的是上世纪50年代仿照隋代栏板一比一的复刻。历史上栏板、望柱多次重修,上世纪50年代经过发掘,人们从河道中出土了栏板、望柱、仰天石以及大小桥石1500余件。

图片来源网络

国博收藏的这件是1953年修复安济桥时从桥下淤泥中所得。当时总计从河床挖出大小桥石1200余块,但拼接较为完整、有雕刻和铭记的石头不多,包括栏板、狮子、仰天石、望柱、桥面石等,另有唐修桥记铭刻1块、明修桥记石碑2块及有题刻的残石6块。有雕刻的栏板20余块,分属于隋代原物、唐五代、五代宋初和金时期。包括隋代的二龙交颈、二龙戏珠、斗子卷叶;宋代的人物故事、麒麟、凤凰、人物生活栏板;金代的布施栏板;明代的人物故事栏板;清代的深山猛虎、龙凤栏板等17块栏板和修桥主题铭、仙迹、崔恂刻石、驴蹄印、新修石桥记等9件,共计26件套。

图片来源网络(下4张同)

其中,各式雕龙栏板计7块,本栏板是其中之一。不知何年何月因年久失修掉落水中,从此湮没在洨河水里。此类栏板,石质青白,龙的形态生动有力,正如唐人所赞“其栏槛华柱,斵龙兽之状,蟠绕拏踞,睢盱翕歘,若飞若动”。

从桥的望柱头上有安放柱头的榫眼看,赵州桥在石栏杆望柱上还应该有狮子柱头,不过遗憾的是,挖出来的两个石狮子非隋代原物,一个是唐宋遗物,一个是金元遗物。赵州桥隋代的狮子柱头雕得一定也是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唐人张鷟(zhuó)在《朝野佥(qiān)载》中记述了这样一个故事:“赵州石桥甚工,……上有勾栏,皆石也,勾栏并有石狮。龙朔年中,高丽谍者盗二狮子去,后复募匠修之,莫能相类者。”龙朔为唐高宗年号,也就是说,赵州桥建成不过五六十年,上面的石狮子就有不翼而飞的了,虽然后代工匠有所修补,但复制出来的狮子已很难再现昔日神采了。

赵州桥扬名天下,离不开三个人

赵州桥历经1400余年的世代沧桑,至今享有盛名,受到保护,应该说得益于三个人—张嘉贞、梁思成和茅以升。

第一位是张嘉贞,他是唐玄宗李隆基当皇帝初期的宰相,后来被贬到幽州做刺史。他在做地方官时看到了这座已落成百年的安济桥,心有所动,写了一篇《石桥铭序》。张嘉贞赞叹这座拱桥在工程技术上非常奇特,匠心独具,桥柱、栏板上雕刻的龙兽栩栩如生。尤其珍贵的是,他在开篇说:“赵郡洨河石桥,隋匠李春之迹也。”在中国浩如烟海的史书中,记载的都是帝王将相的活动和文学鸿儒的雅事,能工巧匠向来名不见经传。如果没有张嘉贞,后人就无法知道隋代一位了不起的工匠李春设计建造了安济桥,人间也只会有“赵州桥鲁班爷修,玉石栏杆是圣人留”的传说了。

第二位是梁思成,著名的建筑学家。1933年,他在河北省进行野外考察时,当地流行的一首童谣引起了他的注意:“沧州狮子应州塔,正定菩萨赵州桥。”循着这首民谣,梁思成果然在河北赵县重新发现了安济桥。他对安济桥进行了详细的科学考察,并撰文绘图发表在《中国营造学社汇刊》上。作为世界上现存最早的敞肩石拱桥,久被遗忘的安济桥由此在中外桥梁史上赢得了举世瞩目的地位。英国著名中国科学技术史专家李约瑟评价安济桥等弧形拱桥是中国传到欧洲和其他地区的科学技术成果之一。

梁思成拍摄的1933年的赵州桥,已经有多处损坏,图片来源网络

到了50年代,由河北省公路局建议、牵头,开始了赵州桥最大的一次整修。当地政府担心沿用旧式结构无法一劳永逸地解决通行问题,存在安全隐患,于是使用了一套新的方案。梁思成对赵州桥如此“焕然一新”深感遗憾:“直至今天,我还是认为把一座古文物建筑修得焕然一新,犹如把一些周鼎汉规用擦铜油擦得油光晶亮一样,将严重损害到它的历史、艺术价值。……在赵州桥的重修中,这方面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这不能说不是一个遗憾。”

如果说让安济桥重见天日,享誉学界的是梁思成,那么使这座桥在中国家喻户晓的则是茅以升。茅以升是现代桥梁工程专家,他设计修建了中国第一座公路铁路两用的杭州钱塘江大桥和第一座跨越长江的武汉长江大桥。不过钱塘江大桥1937年建成通车还不到3个月,就因日寇攻占了上海,杭州危在旦夕,不得不受命炸毁。他非常重视对国民进行科普教育,《中国石拱桥》一文是他在20世纪60年代所作,后被选入初中语文课本,至今仍在沿用。一代一代的孩子们,正是在这篇短短的散文中,知道了安济桥,知道了它骄人的技术成就和艺术之美。

注:文中国博展出安济桥栏板构件为本人实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