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枕上书:科普向说说东华帝君与九尾狐的神仙四角八卦

subtitle 传统服饰02-14 03:00 跟贴 1 条

又到了我们蹭影视剧热点来强行科普的时间了,还记得只出现了一张剧照的《》么?虽然姗姗来迟的续集《三生三世枕上书》真的是有点凉,但是不妨碍我蹭它。

因为,我蹭你,雨女无瓜!

(我觉得这里配一张渣猫的表情包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还记得在剧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有一段情节:东华帝君在三生石上抹去了自己的名字,不会与任何人有姻缘,白凤九割下了自己九条狐狸尾巴里的一条,用执念画作了法器要去三生石上重新刻上他俩的名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截屏 / 优酷

当然,《三生三世枕上书》里他俩当了主角,最终结果必然会让东华帝君和红色九尾狐白凤九终成眷属的。

如果要从真实的中国历史与神仙谱系来说(我怎么觉得此处用“真实”这个修饰怪怪的呢),东华帝君和九尾狐之间,至少是四角关系。

来吧,吃瓜啦~

东华帝君的诞生,是因为这个女人?

西王母?

西王母也就是后世所称的“王母娘娘”,是一位非常非常古老的神,《山海经》里就已经提到了她,而对于她的“造神”过程最晚在战国时期便已经完成了。不要小看战国这个时间点,因为我国神仙系统里大多数的成员其实都挺“年轻”的(这个后面我们会提到)。

汉代是西王母信仰的鼎盛时期。啥叫鼎盛呢?就是她几乎不跟别的神“分账”,长期处在一个“独尊”的地位上,这个在汉画像石上体现得尤为明显。有一些西方汉学家就认为,西王母是中国最早、也是最崇高的神仙。

△ 新莽-东汉早期 陕西定边郝滩壁画墓

可按照中国人啥都要凑成对的习惯,“西王母”实在是有点孤零零的,所以人们创造出一个“东王公”来陪她。

尽管很多资料上显示“东王公”也可以从很多早期资料里考证得到,但他跟“西王母”出双入对可能就比较晚了,巫鸿先生认为大约是二世纪左右。不过前阵子的海昏侯墓出土了一副“孔子衣镜”,上面不仅有《衣镜赋》还有一对男女,专家推断这便是已知最早的“西王母”和“东王公”成对出现的图文资料了(一下子又有文字又有图像,好棒棒)。

△ 海昏侯墓 / 微博

不过这些并不改变,在汉墓之中,也就是民间,对于西王母的“独宠”依然持续了很长的时间,毕竟画像石里至今还没有这么早的证据,而画像石的存世量还是比较可观的。

还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出,东王公是配给西王母的“小鲜肉”,因为东王公的形象是仿造西王母的格式给配置的。之前介绍过的西王母戴“胜”是一个标志性的特征,并且学者们也考证“胜”是织机的部件,有强烈的女子属性,但东王公也有戴“胜”的形象。对此巫鸿先生就直接表示,“东王公是西王母的一个镜像”。

△ 东汉 沂南画像石

△ 金胜

到了蜀汉时期,西王母和东王公出双入对地成为了人们往生以后的指引者,于是东晋时期葛洪在他的《枕中书》为他俩编写身世(现在知道为什么第二部叫做《XXXX枕上书》了吧),说他俩是元始天尊和太元圣母的儿女,负责给飞升成仙的人发放通行证。所以也有的人认为他俩是像伏羲女娲那样兄妹成婚的,也有考证他俩的原型与伏羲女娲有关系。

不过葛洪更大的作用在于将这两位引入了道教的神仙系统。道教有很多流派,其中全真教奉东华帝君为教主。

其实东华帝君的来源很复杂。可以这么说,我们现在认知中的神仙,有的是一个源头分支出好几位,有的是原本不怎么相干的并成了一位,东华帝君就是后者。他身上至少包含了王玄甫、东海小童等传说,大约在宋代时又和“东王公”合而为一。金元时期,宋德方在《全真列祖赋》里将东华帝君的地位推崇到了最高,被封为了全真教的始祖。

△ 永乐宫壁画 东华帝君

九尾狐的身影,还跟她有关?

西王母?怎么又是她!

载有“西王母”的汉画像石我们经常能遇到,感觉那上头啥都有,但是又啥都看不分明。其实它在一定时期、特定的地区是有相对固定的套路,这也便于我们去区分他们是谁,毕竟画像石的人物身上也不挂姓名牌啊。比如“西王母”就是“拉帮结对”的,“结对”我们已经知道了,后期会有“东王公”来陪她,那“拉帮”里就有九尾狐。

说明:不同地区不同时期的“西王母图像系统”是有区别的,个案之间也有差异,本文所说的只是典型形象,而非必然形象。

神仙出来是需要排面的,而“西王母”的队伍大概是一个动物园吧!

△ 西王母的世界 / 东汉画像石

她身边最常见捣药的兔子和蟾蜍,这个似乎是我们印象里月宫里才应该有的东西。

不晓得大家还记不记得,嫦娥窃取的不死神药正是由西王母保管的,兔子所捣的便是这个不死药。嫦娥的故事里她飞升进月亮以后成为了“月精”,也就是蟾蜍(不好意思,我不该破坏美女的故事)。而月亮阴晴圆缺,周而复始,存在的意义也是永生。

△ 捣药兔和西王母 / 东汉画像石

△ 手举不死药的西王母

此外西王母的队伍里还有三足乌和九尾狐,这两个也在《山海经》里出现过了。

三足乌在汉代也常常被视作灵魂的导引者,马王堆的帛画别的看不清楚,但三足乌的形象倒时很突出的。它在《山海经》里被记作“三青鸟”,就是李商隐《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里最后一句所提到的“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的那个青鸟使者。

△ 九尾狐和三足乌 / 东汉画像石

九尾狐在《山海经》里也有记载,《三生三世》里关于九尾狐住在“青丘”便是出自于此。早期学者认为九尾狐的出现是表示祥瑞,预示西王母的仁慈,但李凇认为结合丧葬用途应该还有“不忘故里”、“归葬故乡”的寓意。而“九尾”又有鸟兽交尾的意思,有子孙繁衍有关。

反正,除了长生不死,就是子孙繁盛,古代世界也就是这么点指望了。不过我们也由此知道,在西王母图像系统里,西王母是主神,九尾狐也就是个配神。

当然,“西王母”本人也是有一些独特的标志物的,除了前面提到的“胜”,有的地区还会手持“纴”,身下有龙虎座。

△ 西王母的龙虎座和九尾狐(右上角)

△ 戴“胜”持“纴”的西王母

“纴”是两个相对的倒三角组成的形象,是卷丝线的工具,也就是俗称的绕线板。不过是否真的能定名为“纴”还是稍微有点异议的,学者就认为是“”,但绕线板这个用途争议不大。

这些与纺织有关的工具除了用于表示她的女性身份,以及纺织在古代的突出地位以外,也用于暗示“西王母”是飞升的引路神仙。丝线在古代中国人眼里是蕴含着宇宙的奥秘,人们也会崇拜蚕,所以它本身便是生死罔替、子孙不绝的意思。

单自从“西王母”有了“东王公”,她的地位就开始下降了,毕竟以前一个人站C位,如今只能坐对门了。与此同时,西王母开始不戴“胜”了,形象变得世俗而神仙,更接近后来我们基于现实认知而创造出来的神仙模样。

比如他俩身上常有后世认知里的“云肩”,像一条披巾。学者们认为,当时的画像中凡人是没有这个配件的,所以应当是神化的一种标志。

△ 酒泉丁家闸五号墓壁画(十六国)

排面也从动物园园长慢慢像个人间君王了,头上有华盖,身边的侍从也越来越像样了。最早西王母的形象在《山海经》里是十分狰狞的,在人们崇拜过程中,她先是慢慢人性化,成为一位仁慈、雍容的贵妇人,而后又成了统领女仙的神仙领袖。

△ 永乐宫壁画 王母娘娘

到了宋元明时期,小说家们十分热爱瑶池蟠桃会祝寿这个题材,西王母就逐渐成为了我们口中亲切的“王母娘娘”。

△ 1986版《西游记》

四角关系里的最后一位……

现在我们可以理一下这个有点乱的关系——

在汉画像石世界里:东王公是被创造出来的西王母的对偶神,九尾狐是西王母图像系统里的配神;

在道教及民间世界里:全真道封东华帝君为教主,东华帝君与东王公合为一体,西王母也成为了王母娘娘。

那么这个四角关系的最后一位就是王母娘娘的老公——玉皇大帝了。其实他俩完全是被民间拉郎配了。

△ 永乐宫壁画 玉皇大帝

玉皇大帝的形象也是融合早期的一些神仙,然后在宋代开始地位一路向上,成为了皇家供奉的对象。所以我们才会发现道教的最高神“三清”里并没有玉皇大帝,在《西游记》里甚至屈居于玉皇大帝之下(民间认为玉皇最大,道教认为三清更大,这两者是有区别的)。

△ 1986版《西游记》

而人们是依照现实认知去塑造他们所理解的神仙世界的,有“帝”也得有“后”啊,也就把西王母配给他当老婆了,后来在许多故事里还给他们安排了很多子女,组成了一个如同世俗般的帝后家庭。

而九尾狐的故事呢,它很早就成祥瑞变成了魅惑人间的怪兽了。在这四个角色里,它应该是唯一的BE……(虽然我觉得西王母有点BE,但地位还是一直挺高的)

就这破剧,

我能强行科普出这么大一段,

我骄傲!

-

春梅狐狸 传统服饰

脸着地的藏狐,故纸堆里的服饰爱好者

[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