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在嚼食庄稼、牲畜后、集体死亡、是万物轮回、还是突发事件?

subtitle 历史中简堂赵刘果儿02-14 14:00 跟贴 1 条

"老鼠"俗称"耗子"。鼠的最明显特征则是适应能力很强,繁殖能力也极强,生育能力迅速。哺乳科类动物里,鼠的怀孕期最短,只有15天。赵刘果儿.网易首发)

所以,人类在形容老鼠时,常常以鼠群的景象示人。假如鼠类不向外部发展,仅仅依靠偷食、咬啮为主的话,我们则能想象得出,这种现象将会给城市中每一家、每一户带来多大的危害。

鼠的牙齿长得极快,所以老鼠就需要反复不断地磨牙,结果就是咬坏了很多的物品。

比如:老鼠会跃到飞机上或窜进电力设施里面,用锋利的牙齿撕咬不是美食的电线电缆,其最终的结果就会致使机毁人亡或者造成大范围停电事故,由此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极大的困扰及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鼠的嗅觉度,可以说极其灵敏,但是你若是将一只异族的鼠类投放到另一鼠族中的话,就必然会引发一场异常惨烈的鼠族大战。

鼠族在爆发战争之前,事先需要相互闻一闻,以此来识别是异族还是同族,其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误伤同族。

老幼皆知,老鼠从来不挑食,是一种杂食性的哺乳纲动物,生活之中的一些基本物品都是老鼠的美食。

但凡是人类所食用的一些东西,老鼠都可以嚼食;反过来说,人类所不能吃的一些物品,比如说:电线、肥皂等等,都是其可以嚼食的东西,并以嚼食充饥。赵刘果儿.网易首发)

于是,人类无论是遭遇荒灾、地震、疫情之年,无法生存,鼠类却仍然能得以生存。

同时,因为老鼠的听力特别灵敏,警惕性也很高。所以对人类经常使用的捕鼠用品,比如像鼠夹、鼠笼一类,几乎都可以避开,并且利用遗留大小便向同族发出一种预警提示,警告鼠族前往哺食,又或者发出告警,提醒鼠族逃跑。

不过,鼠族与鼠族之间爆发异族战争时,老鼠还有一种特殊的奇异技能,这种本领则是在丝毫不伤及鼠类皮肉的情况下,能将异族的老鼠置于死地,而死于战争中老鼠的内脏也没有任何的内伤。

引用科学家的分析来说,这是一种心理性休克的死亡表现。

自然,鼠族与鼠族之间的这种殊死搏斗的战争则实属少有,反而是鼠类之间团结协作的现象比较常见。

根据清朝时期,著名的小说家蒲松龄所创作的文言短篇小说《聊斋志异》中记载了一则"义鼠"的故事。

"聊斋"又称之为"鬼狐传"中,描写了两只老鼠之间的那种情深意长,感人肺腑的一段故事。

故事中,两只老鼠结伴旅行,其中的一只小老鼠被蛇给吞吃了,的另一只老鼠愤怒得之下,两只眼睛都红了,可是苦于打不过蛇,敢怒而不敢向前。

通行

蛇饱餐之后就慢慢爬进了洞穴里,哪知,蛇的身子刚刚进去一半,那只愤怒的老鼠便飞奔过来,狠狠地咬住蛇的尾巴,蛇也愤怒了,退了洞来。赵刘果儿.网易首发)

你退我攻,你攻我退。

面对舍得进攻,小老鼠机敏地躲开了。蛇的灵敏度不及老鼠,所以也追不上老鼠则又返回洞里,可是蛇身子刚刚进去一半时,这只小老鼠又再次袭来,猛烈撕咬着蛇的尾巴。

就这样,蛇进洞老鼠就袭击,蛇出洞老鼠就逃跑,循环往复。蛇被老鼠折腾的毫无脾气,最后一次出洞时,将那只死去的老鼠吐在了地上。

而这只频繁袭击蛇的老鼠走过来,嗅了嗅同族的尸体,哀痛地叫了几声,衔着死去的老鼠离开了。

不得不说,大自然中很多的动物都拥有令人惊奇的建筑设计和施工能力,老鼠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欧洲的"禾鼠"用前爪和门牙作为工具,用缠绕的尾巴作为攀缘的支撑,可以灵巧地沿草本植物的茎和叶爬来爬去。

这种鼠的窝巢搭建在离地面高约半米至一米的植物茎秆上,比如燕麦的秆上,以叶片或蒿草为建筑材料,筑成一个结实而又密集的空心球状,侧面有一个出入口,里面铺垫着一层由嫩芽、花絮、撕碎的叶片所构成的"床褥"。

这种精致的鼠窝可以与最精巧的织布鸟的鸟窝相媲美,对于一只有经验的"禾鼠"来说,这样的窝巢只需数个小时便可以完工,非常麻利。

鼹鼠的窝,是一座地下宫殿,设有休息室、卧室、储藏室,并构建了相当复杂的交通隧道,距地面的高度可视冬季的严寒程度而异,一般都在冻土层之下。

鼹鼠的交通轨道也是它的狩猎场,为了便于其捕食蚯蚓与鸡母虫等一些餐食。

老鼠的"敌人"有很多,猫、蛇、黄鼠狼、猫头鹰等都是老鼠的天然之敌,而人类也想方设法地杀绝老鼠。

虽说如此,鼠类却是顽强地生存着,在有些地区或国家越来越猖獗嚣张,不能不让人怀疑老鼠确实有某种特异的功能。

科研资料表明,鼠类只要闻闻死鼠身上的气味,就能识别、记住这种鼠药。这就说明老鼠对药物有非常狡猾的反应。遇到稍有怀疑的一些食物,鼠族的首领则往往命令病鼠、弱鼠或老迈之鼠先行品尝,如果吃过的老鼠有一只倒下,剩余的老鼠就再也不去触碰这种食物了。

鼠族积极有效的防御和反击措施,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鼠口"平安,大量繁衍,最终导致"鼠口"爆炸。

有悖生态平衡同样是自取灭亡。人对此尚且有着极强的忧患意识,鼠类当然也不能例外。

于是,在自然界里,经常出现包括鼠在内的一些动物的集体自杀现象。生活在北欧的旅鼠,每隔四五年就有集体自杀行为。

每逢旅鼠自杀时节,成千上万只的旅鼠族类纷纷离开自己的巢穴,汇聚成一支旅鼠的洪流,浩浩荡荡地从高山之巅涌向山谷低地。

所经之处,树木、庄稼被咬食,牲畜被咬伤,甚至连婴孩都难免其害。

不了解实情的人们,还认为这是老鼠大军在向人类发起进攻,因此,在人类的艺术作品中,鼠辈是何等的器张!

这支旅鼠大军遇到河流,便有敢死队跳入水中,架成桥梁,其他旅鼠族则自它们身上踏过;

遇到悬崖,数千只旅鼠族则抱成一个肉团,勇敢地从崖顶滚落而下,凡是没摔死的,爬起来又跑,

一直至它们的最后目的地—大西洋的岸边,然后集体跃入波涛无垠的大洋之中。

看似可悲的下场,其实也是老鼠保持物种延续不衰的手段,尽管绝决而又惨烈,却是富有成效的,这不能不说老鼠具有立足长远的战略性眼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