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邛火井:人类历史上开凿的第一口天然气井,堪称世界之最

subtitle 整点历史02-13 18:11

临邛火井是人类历史上开凿的第一口天然气井,堪称世界之最。它的创建成功,乃是现代大规模开发和利用石油、天然气的前奏,在世界新能源利用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历史记载中的临邛火并

关于临邛火井的史载,上起汉初,下迄明季,史不绝书。这为临邛火井的开凿、延续、发展提供了史证。为此,临邛火井的历史真面貌,应包涵两层意义:

即狭义而言,仅指西汉时于临邛地区最早开凿的第一眼火井;就广义而言,则是自汉至明,“有盛有歇”,盛衰相继,此起彼伏,且井址分布临邛甚广的火井群。北周因地有火井置火井镇,隋朝升镇设火井县。

四川井盐开发史上,人们在开凿地下西、气、油资源过程中,若一并凿成,大多以获得其中的一种(主要)资源命名为井名,又以一口并名取代一批井(群)名,并由井名演变成地名,然后,以井名置州、设置、立市,则是一种普通的现象。如,自流井(因地下西水自流出地面而得名),早是四川盐史上一眼著名的盐井,至明末天启年间,“自流古井,原数三百八十眼”(仍以第一口井命名),井名演变成地名,后来以自流井和贡井合称立市,产生了一座城市,即今四川自贡市。

因此,从一口井发展到井群,然后演变成地名和城镇,均是以盐(或气)并名命名的。

临邛地区总计开了多少火井,史实无明确的记载。但临邛火井开发自汉至明历时1700余年,可以断定,其火井数量是不少的。不然,火井怎能连续生产十七八个世纪?临邛火井实际上是一个井群的总称,在这个井群中,不仅有单纯的气井,也有气、水或油、气兼采的井;不仅有“高焰飞煽于天厘”压力较高的气井,也有直接于井口置锅煮盐的低压气井;不仅有井深“二三丈”的大口浅井,也有井深达“六十丈”更深的井;不仅有旧地“迄今不复燃”的废井,也有新地后开的新井。

总之,并群广布于临邛地区,地理方位,主要分布在临邛城西南面濮水与火井江流域及蒲江东南一带。

二、临邛火井在新能源开发和利用史上的地位

中国是最早发现天然气的国家之一。开凿天然气井并将天然气新能源利用于工业生产,则是世界上最早的国家。而四川临邛地区凿井、采气、制盐,又是我国最早的地区,为此,临邛火井的创建和利用,在我国及世界新能源开发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石油和天然气工业的勃兴和发展,只是近百余年以来的事。但追溯既往我们聪明、勤劳的祖先,在天然气开发和利用上,作出了极其光辉的成就。

早在数千年以前,在世界上一些地区,包括中国在内,发现了地下浅层天然气出露地面。但,地下天然气资源,通过凿井、开采及利用,却是我国最早。从零星地采集至凿井大量的开发,则是人类认识和利用新能源的重大突破。我国四川临邛第一批火井创建,成为世界上最早利用天然气新能源的国家,比西方国家(如英国)利用天然气要早13个多世纪。

据(晋)张华《博物志》卷九的记载:我们的先民们,将天然气用于制盐工业生产“执盆盖井上煮盐,得盐。“并且还懂得了“取井火煮”盐,比用“家火(即柴薪)煮之,得无几也”,更有发热量高,成盐率多的工业生产价值和经济价值。宋人刘攽《彭城集》卷一四写下了“火井煮盐收倍利,山田种竽劝深耕”的史诗。而西方某些国家的僧侣,则以天然气当成水不灭的“圣火”来朝拜,愚昧无知。

总之,就世界范围而言,石油与天然气大规模的开发,广泛用于工业、农业、交通业等,乃是现代社会。临邛火井的开凿和利用,则是现代石油、天然气工业的先声。

三、关于临邛火井的建成的年代

临邛火井创建不是偶然的,而是与社会生产力发展紧密连接在一起的。秦灭巴蜀后,为开发巴蜀,首先是开发了川西地区,并逐渐形成了以成都为中心,且与郫县、临邛等连成的经济发展地带。水利的建设、农业的发展、城市的兴建,手工业的兴起,商业的繁荣均为全川之冠。秦至汉初,临邛社会经济有了长足的发展,为西汉初盐井(气井)的开凿,莫定了丰厚的物质基础,提供了大量的财源。

其次,北方中原地区打井技术上的传入,尤其是战末西蜀“广都盐井”等一批井穿凿成功,直接为临邛盐井(气井)的创建所借鉴和应用,做好了凿井技术上的准备。

再有,临邛冶铁业的兴起和发展,铁工具的使用,又为盐井(气井)的开凿,提供了手段。总之,川西地区(包括临邛)社会经济长足的发展,“广都盐井”的开凿成功、铁工具的使用,为临邛盐井(气井)的开凿创造了条件。

关于临邛火井开凿的时间,虽然学术界有纷争,但是根据多数专家学者倾向性的意见,定在西汉初。即汉宣帝地节三年(公元前约67年),曾一次大规模地“穿临邛、蒲江(当时蒲江属临邛辖区)盐井二十所”,与此同时,凿成了临邛火井。四川地下浅层卤、气、油常为共生一起,为此,在生产实践中,除单是纯气井、卤井及油井外,大多表现为面、气兼采。“盖蜀火井之伦,水火相得乃佳矣。”。

故此,当时临邛和蒲江穿凿盐井“二十所”中,不会没有盐井凿到天然气。同时,据刘敬叔《异苑》(卷四)及任豫《益州记》记载“汉室之隆,则炎赫弥炽”的佐证。为此,临邛火井开凿的年代,不大可能在秦代,东汉开凿最保险,如若定在西汉初(公元前67年前后)大开临耶盐井一段时间,则是较为合适的。

四、临邛火井带来的地区巨变

西汉初,临邛火井的创建,大大鼓励了邛民开凿盐并的积极性。并以天然气照明、煮卤熬盐的奇特功能,从而进一步推动了盐业的兴起和发展。秦末临邛冶铁业的崛起,铁工具的使用,为西汉初盐井和火井的开创造了条件。与此同时,井盐业的勃兴,又促进了冶铁业的发展。城市的兴建,商贸的繁荣,经济的发展,临邛因此一跃成为四川和西南盐铁业的中心。西汉时,临邛因盐铁业发达,专设“有铁官、盐官”分管铁业和盐业。

随着临邛地区社会经济的繁荣,火井渐兴,一时名流云集,观并咏今,称奇诧异,名播四海,其知名度大为提高。南北朝萧梁时,由县治升设邛州。隋炀帝大业三年(607年),废州改郡。唐朝代宗、僖宗及五代前蜀时,曾在临邛设置过节度使。(北)周隋时期,火井有了重大的发展。于是,北周时,以火井之名专设火井镇,炀帝大业十二年(616年),又改镇置火井县,唐、宋均因之。在四川井史上,因有富世盐井立富世县(今四川富顺县),或因大公盐并设大公镇、公井县(今自贡市贡井区),或因陵井置陵州(今仁寿县)等。则均以凿井煎盐,给当地致富、经济活跃、社会进步,因而,特以井名设镇、立县、置州、建市。足见,火井大量的开发,盐业的繁盛,以此构成临邛地区的政治和经济要素,且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促进了临邛地区的发展和巨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