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乱舞的群魔——日本陆军义烈空挺队的覆灭记(上)

subtitle 燃烧的岛群02-13 17:24 跟贴 1 条

本文是“燃烧的岛群”第200篇原创文章,全文共6223字,配图40幅,阅读需要15分钟。原文曾于2019年11月4日首发于TTH。

关于太平洋战争临近结束时的这支日本空降兵特攻部队——“义烈空挺队”,各种资料并不乏介绍,这次让我们在全面回顾其作战过程的基础上,再来进行全面客观的评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1. 轰炸日本本土的B-29超级空中堡垒,该机型多用于亚洲战场轰炸日本

1944年7月,美军攻占塞班岛后就考虑利用此地距离日本本土更近的优点,将其扩建为超重型轰炸机B-29“超级空中堡垒”的出发基地,从这里出发经过7-8小时飞行,就能抵达东京。

图2. 塞班岛上的B-29超级空中堡垒基地

对这种情况,此时的日本海军已经摊开双手表示无能为力,马里亚纳海战后,联合舰队主力躲到南洋舔舐伤口,在本土新建成的航空母舰连舰载机都配不上,只能充当大号运输船。美国舰队横行海洋,下一步兵锋直指菲律宾群岛和台湾岛。

图3. “屠龙”和“飞燕”式战机正在拦截超级空中堡垒

日本陆军负责本土防卫,一方面,陆航出动“屠龙”、“飞燕”和“疾风”等各种拿得出手的战机拦截来袭的B-29,另一方面,策划以空降兵偷袭塞班岛的B-29出发基地,减缓美机出动的频率。当时日本陆海军分别都有自己的空降兵部队,并在战争初期多次出击,虽然规模无法跟欧洲战场的空降作战相比,但在亚洲已经是独此一家。在日军失去战略主动权后,就没有采用这种风险极高的作战方法。

图4. 后期日军截击超级空中堡垒的兵器——二式战“屠龙”

到了此时,一切能够杀伤“米英鬼畜”的方案都在考虑之内,因此在1944年11月27日,日本陆军从其空降兵第1挺进团第1挺进联队抽调出第4中队,作为突击塞班岛美军B-29重轰炸机机场的特攻部队。

图5. 太平洋战争早期,日本陆海军均有几次小规模的空降作战

从番号可以看出,第1挺进团第1挺进联队的组建时间很早,其兵员多是从其他部队精选的志愿者,单兵素质好,训练水平高,士气高昂,虽然实战经验近乎为零,但求战欲望狂热。再加上第4中队原为工兵单位,官兵多熟悉爆破技术,适合执行此类破坏机场的任务。中队长奥山道郎大尉是最早加入伞兵的资深军官,据说此人曾将伞降训练中摔成零件的部下一块块捡回来拼回去,因此“颇有人望”。

图6. 义烈空挺队全员合影,注意其中军官比例相当高

除以第4中队为骨干外,还从其他伞兵中队抽调了40名精兵充实力量。此外,专门从事谍报人员训练的陆军中野学校也派出10人作为独立分队加入特别攻击队。值得一提的是,中野学校最著名的毕业生就是在菲律宾坚持游击战30年不投降的小野田宽郎,详见同名公号搜索“小野田”。

图7. 计划用于空降特攻行动的九七重爆

负责运输的第3独立飞行队是为远征塞班岛而专门组建的特别部队,装备“九七式”双发轰炸机(日军称“九七重爆”),成员多来自负责重轰炸机训练的滨松教导飞行师团,指挥官为诹访部忠一大尉。

图8. 九七重爆在1930年代尚属不错,但到了1945年已老旧不堪

九七重爆是一款由三菱公司研制的双发轰炸机,1936年10月试飞,作为轰炸机时有7名成员,载弹量仅有一吨。从始至终参加了中日战争和太平洋战争,由于其最大速度仅有432公里/小时,在盟军灵活又敏捷的战斗机面前逐渐成了大肉,到战争后期已经不堪胜任一线作战,部分被改造成运输机使用(百式运输机),总产量2054架。值得一提的是,九七重爆作为陆航主力轰炸机,曾参加轰炸重庆的行动,沾有中国人的鲜血。

图9. 疑似日本陆航的九七重爆正在轰炸重庆

两只小部队编组完成后,第4中队就脱离了第1挺进团建制,成为教导航空军直辖单位,任务被严格保密,只有少数军官知道作战目标,按照日本人习惯,这支独立的小部队被称为“奥山部队”,12月8号在训练中又被命名为“神兵皇队”(瞬间一股浓浓的酸爽奇幻风扑面而来)。

图10. 两种特制炸药:带状炸药和吸附式炸药的示意图

为了彻底炸毁庞大的B-29“超级空中堡垒”,军械部门特意研制了两种特殊的爆破器材:带状炸药和吸附式炸药。带状炸药是将条形炸药绑附在一根5米长的麻绳上,一端系有铅坠,另一端有拉火装置,使用时将铅坠端用力抛过B-29机身,让整条炸药“挂”在机身上,然后拉火引爆,将机身炸成两截。

图11. 正在进行飞机爆破训练的“义烈空挺队”队员

因为B-29机身顶部高达4.5米,把沉重的铅坠抛过这个高度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而且考虑到实战中单兵携行装备本身已高达数十公斤,起初很少有人能完成这一动作,只能开展严格的训练。

图12. 正在登机的队员,注意多人手持或肩扛的吸附式炸药

吸附式炸药则是一根1.5米长的木杆,顶端装有4公斤炸药,配有导火索和拉火装置,炸药顶部有一个橡胶吸盘,可以将炸药牢牢吸附在B-29距离地面3米高的翼根部位,然后点火引爆,将机翼连根炸断。日本人测算过只有炸断机身或机翼,才能让庞大的B-29彻底失去修复能力。

图13. 硫磺岛,近处为活火山折钵山,岛中部建有机场,可见该岛很小缺乏纵深

12月17日,这支小部队再次被赋予后来最为人熟知的“义烈空挺队”之名,计划于12月24日圣诞前夕利用美军的假期惰性偷袭塞班岛,后来因训练度不够一再推迟,到1月17日,因原计划用于中转的硫磺岛机场被美军摧毁,被迫于1月27日取消了偷袭塞班岛的计划。

图14. 本图可见日本本土到塞班岛、硫磺岛和冲绳岛的距离

接下来两个月间发生了惨烈的硫磺岛战役,日军也曾计划将奥山部队用于支援守岛作战,但未能找到合适的出击时机,尤其是硫磺岛机场仅被美军用作战斗机机场,特攻攻击的意义不大,到3月26日硫磺岛最终失守后,计划又被取消。

图15. 最右侧为义烈空挺队队员,注意其带有墨绿色自制迷彩的军服,和肩扛的吸附式炸药

不过打仗还是不缺的,仅仅5天后的4月1日,美军开始大规模登陆冲绳岛,由于守军将重兵集中在这个狭长岛屿的中南部,登陆当天美军就占领了岛北部的两个被放弃的机场:读谷机场和嘉手纳机场。根据这两个机场的位置,又被称为北机场和中机场。值得一提的是,嘉手纳机场至今仍为驻日美军的一个重要机场。

图16. 冲绳岛略图,在北部的两个机场早早被守军放弃,过了几天日本人又要杀回来,折腾

由于美军强大的修建能力,至4月13日,进驻两个机场的美机已经超过150余架,迅速掌握了冲绳海域的制空权,让日军的空中反攻和岛上防守作战寸步难行,机场成了日军的眼中钉,“义烈空挺队”也就有了新的目标。

图17. 义烈空挺队队队长奥山道朗大尉,此人在出击前已预计将晋级少佐军衔

最初,陆军参谋本部还有点舍不得动用这支训练了近半年的精兵,希望能够将其化整为零充实到新组建的部队里去充当骨干,但由于冲绳战局日渐恶化,起初持反对意见的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大将也就只能顾头不顾腚,于5月2日同意派出“义烈空挺队”突入冲绳美军机场,实施破坏机场的“义”号作战。具体组织实施被交给新组建不久的第6航空军,其前身正是组建“义烈空挺队”的教导航空军。

图18. 出击前的检阅,中间即为第6航空军司令管原道大中将

作战时间预计为5月下旬,等待天气合适的时间出击。出击人员包括126名空挺队员、10名中野学校的特工、以及第三独立飞行队的32名飞行员及空勤人员,共计168人,将分乘12架九七重爆,每架搭乘14人。

图19. 出发前集结的队员,注意其身上携带的多种武器弹药,最前方士兵携带99式机枪

在兵力编组上,“义烈空挺队”分为一个指挥班和五个小队(排),每个小队下属两个分队(班),每个分队分为四个三人战斗小组,其中两个爆破组、一个机枪组、一个掷弹筒组,大致是一半人负责爆破美机,另一半人负责支援。

图20. 正在整理行装的队员,注意脚上日军独有的分叉牛蹄式皮鞋

指挥班连同奥山大尉在内共有10人,编为三个战斗小组,第一组负责战斗掩护,第二组负责传令,第三组负责无线电通讯。陆军中野学校的10名特工被分散到各个分队中,以便他们在完成突袭后可能的游击战中“发挥专长”。

图21. 日军通常装备给飞行员等特种人员的九四式手枪,特点是容易走火

在单兵武器上,“义烈空挺队”完全改变了日军的通常形象,装备大量的自动武器和爆炸物。根据一份资料显示,该部每个分队(标配13人)装备94式手枪6支、手榴弹180枚、99式步枪4支、99式轻机枪1挺、100式冲锋枪4支、89式掷弹筒1具、吸附式炸药4个、99式破甲爆雷16枚,无线电台2部。

图22. 日军装备的99式破甲爆雷,1939年列装的反坦克雷

为了携带如此多的武器,大部分人员装备了二式一体型帆布弹药袋,分上下两层,上层中央横袋可装手枪弹,两侧4个边袋可装99式手榴弹,下层4个长条形袋用于携带100式冲锋枪弹匣,右手侧还有一个94式手枪袋。

图23. 最左为义烈空挺队成员,注意其佩戴的二式一体型帆布弹药袋

值得一提的是,日军虽然早在1920年代就购入了德国造MP18式冲锋枪(此枪中国也有进口,俗称“花机关枪”,红军飞夺泸定桥也有使用),但在研究后认为此物太耗费弹药,不适合贫穷的日本大量装备。即使有少量特种部队需要,也只需进口一些舶来品即可。

图24. 俗称“花机关枪”的德国造MP18式冲锋枪,也是100式的原型

直到1940年(日本皇纪2600年,这一年定型的海军装备称“零式”,陆军装备称“百式”),日军才最终研制定型100式冲锋枪,并小批量生产,1941年2月开始装备少数精锐部队。

图25. 100式冲锋枪早期型和后期型的侧视图

100式冲锋枪发射8毫米手枪弹,弹匣容量有30发和50发两种,重约3.4公斤,射速约为450发每分钟(后期型增加到800发每分钟),有效射程约150米,因为制造工艺未特意简化,产量不高,等到太平洋战争全面爆发,在岛屿近战中吃够了苦头后,日本人更是无力大量生产,总产量只有1.75万(普通型1万把,伞兵型7500把)左右。

图26. 可折叠枪托的伞兵型100式冲锋枪

5月22日是原定的出击日期,因为连续几天阴雨连绵,不利于重装的空降兵作战,特意推迟了一天。23日下午17时,全部人员在九州南部熊本县建军机场集结举行出征仪式,第6航空军司令菅原道大中将亲临现场训话。为了增强宣传效果,鼓舞日本人“玉碎”到底的士气,还特意邀请了几名记者到场拍摄。

图27. 出发仪式上的全体队员,前为指挥官奥山道朗大尉,注意军服均有墨绿色自制迷彩色

菅原道大从奥山部队编成时就是教导航空军的指挥官,“义烈空挺队”可谓是他一手编成和训练的部队,虽然知道多数人将有去无回,十死无生,但也硬起头皮来做最后的送行。日本记者拍摄了大量的照片,从奥山大尉到普通一兵,为这次空降行动留下了非常珍贵的历史资料。

图28. 菅原道大中将在“勉励”队员去送死,这在战后引起部分生还者的强烈不满

就在一切仪式完成,全员准备登机时,收到海军方面的紧急通知,说冲绳岛周边天气不良,原定在“义”号作战后立即跟进的海军航空攻击将延后一天,身为陆军的“义烈空挺队”本来也可以坚持出击,但是为了最大化利用损毁美军机场的效果,最终决定再推迟一天出动。

图29. 冲绳战役期间,日本陆海航疯狂反击,可见自杀式人操炸弹

可笑的是,到次日即24日上午,海航又糊里糊涂地按照原计划大举出动袭击美军舰队,并且原先约定由海军压制冲绳岛西北方重要的伊江岛机场的行动也被取消,陆海军的协同作战又成了泡影,气得菅原中将吹胡子瞪眼,但对海军无可奈何。再推迟“义”号作战已经说不过去,菅原决定就于当日即24日傍晚坚决出击。

图30. 菊水特攻搞了10轮,美军舰队和岛上机场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于是昨天的仪式又照样搞了一轮,到18时40分,全体队员总算登机完毕,12架九七重爆开始启动发动机,依次滑跑升入空中。经过长达半年的策划、训练和反复,日军最为知名的一次空降作战终于要开始了。

图31. 按日军习惯,上阵前必喝断头酒

按照作战计划,奥山大尉将率领指挥班、第1、2、5小队分乘1-8号机,攻击北机场(读谷机场),副队长兼第3小队长渡部利夫大尉率领第3、4小队分乘9-12号机,攻击中机场(嘉手纳机场)。

图32. 喝开了就有点儿变成酒宴,再配个鸡腿画风就变了

预计飞行时间大约是三个半小时,为防止被监听,将全程保持无线电静默。同时为防止被美军雷达探测到,一旦飞出日本陆地,所有飞机将下降到贴近海平面仅5米的高度以超低空姿态飞行。

图33. 奥山道朗大尉有点婴儿肥,圆眼镜非常近似电影里的鬼子形象

飞行航线将绕行冲绳岛西侧,预计在21时50分到达位于冲绳岛西北方的转向点,然后全体左转,向冲绳岛上两个机场目标冲刺。为了配合和掩护这支空降部队,当晚日本陆航将不断出动各种机型骚扰机场,以求鱼目混珠。

图34. 义烈空挺队的空中飞行路线喝转折点示意

不过开头就很糟糕,在起飞过程中,原定由渡部利夫大尉乘坐的9号机(机身编号6547)因为引擎声音异常而被弃用,渡部等人立刻更换了一架预备机(编号不明)继续出击。无独有偶的是,8号机(机身编号4475)也出了故障,引擎根本无法正常启动,此时其他飞机都已升空编组,8号机不想落后于编队,干脆不更换预备机,直接登上刚刚被弃用的6547号机升空,追赶去也。

图35. 搭乘老旧的九七重爆改装成的运输机,义烈空挺队出发了

在如此关键的时刻,连续两架飞机出故障,实在说明了此时日机保障能力的低下。但这糟糕的开端并未结束,在起飞不久后,竟有四架飞机连续发生了故障。其中5号机(机身编号4082)和10号机(机身编号6001)返回熊本县隈之庄机场着陆,8号机(机身编号6547)也就是被渡部大尉换下的飞机无法正常飞行,返回到福冈县大牟田市迫降。11号机(机身编号4161)同样因故障返回,在熊本县八代市郊外水田里迫降,迫降时撞上河岸边的水泥桥墩,导致副驾驶水上清孝曹长死亡。

图36. 5月23日,第一次出征仪式上的全体队员

如此糟糕的机械状况让“义烈空挺队”还未投入战斗就减员三分之一,虽然只有一人死亡,但实际有56人因此退出实战,作为精心策划半年多的特攻作战,如此高的故障率真心可以严重怀疑这是第3独立飞行队的空地勤人员串通一气故意整的。

图37. 临近登机出发前,鬼子们向各自的家乡鞠躬告别,注意方向各异的原因

22时11分,在超出预定22时的突入时间11分钟后,第6航空军指挥部收到了发自“义烈空挺队”奥山道朗大尉搭乘机发出的“全队突入”的电报,此后不久,飞行第60战队杉森英男大尉驾驶的四式重爆在残波岬上空投下两枚照明弹,为突击机群指示目标,但该机随后在北机场附近失去联系,未能返航。

图38. 义烈空挺队每架飞机的搭乘成员列表

负责执行先期轰炸任务的飞行第110战队长草刈少佐于22时25分目视确认在北机场方向升起4颗红色信号弹,那是事先约定的成功着陆信号,在中机场方向也观察到2颗信号弹,于是向健军机场发出“诹访部队着陆成功”的电报。

图39. 北机场(读谷机场)当晚迸发出炙烈的漫天炮火

22时45分,日军无线电监听站截获了美军的明码电文:“读谷机场(北机场)发生异常情况,有飞机强行降落”,并通知附近的美军飞机不要在读谷及嘉手纳机场降落。日军从以上种种迹象判断,“义烈空挺队”成功突入了机场并取得了一定战果。

图40. 副队长渡边大尉,他率领四架飞机负责攻击中机场(嘉手纳机场)

实际上,由于接下来的过程中日方再无人生还,记述的视角将转为以美方为主,为防止单篇的篇幅过长,有意了解“义烈空挺队”在冲绳岛遭遇详情的朋友请果断点击“关注”,可第一时间获得下集的更新和放出。

“燃烧的岛群”是一个专注于太平洋战争和中日战争回顾的军史网,首创于2000年5月,2005年至今论坛在线,2017年转战公众号和自媒体平台。本站力求依据翔实准确,点评角度独到,不吹不黑不喷,已完成作品包括珍珠港11篇、中途岛7篇、巨兽之亡12篇、制胜神器3篇等,欢迎新老朋友们持续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