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氏家族的灭亡 | 左传拾趣

subtitle 时拾史事02-13 11:10 跟贴 14 条

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作者桃之夭夭

1、结仇

从晋文公到晋平公,晋国历八君,期间约百余年,栾氏世袭卿位,是晋国政坛上的显赫家族。晋文公时期,栾枝担任下军将,位列当朝六卿。晋灵公时期,栾盾任下军将,六卿之一。晋景、晋厉、晋悼三朝时期,栾书任中军将,位居六卿之首。晋悼时期,栾黡任下军将,位列六卿。栾黡娶妻于晋国另一豪门士氏,他的妻子是时任晋国中军佐、六卿之一士匄的女儿,这门婚事属于典型的强强联合。栾黡与士氏的女儿生下儿子栾盈,是栾氏下一代继承人。

前559年,也就是晋悼公十五年,晋国联合鲁、齐、宋、卫、郑、曹、莒、邾、滕、杞、小邾等国讨伐秦国,以报复三年前栎之役晋败于秦之耻。这一战史称"迁延之役","迁延"就是拖延的意思,望文生义可知联军并没有取得预期战果。非但如此,栾、士两家还因此结下仇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战事无功,晋军主帅荀偃下令全军撤退时,时任下军将栾黡车右的栾鍼("鍼"同"针"字,栾鍼是栾黡的弟弟,此战弟弟担任哥哥的车右。)颇为不爽。他说:"此番出征的目的就是报栎之役战败之耻,现在无功而返,再添国耻。我兄弟二人同车为战,更是耻上之耻。"言毕,栾鍼与士匄的儿子士鞅二人各率人马冲向秦军阵营,希望多少挽回一点面子。不料,两人鲁莽出击的后果是栾鍼战死、士鞅脱身。兄弟战死,栾黡怪罪于士匄,他说:"我兄弟本不欲往,是你的儿子召他一起去的。现在我弟弟战死,你的儿子却回来了,是你的儿子杀了我兄弟。你不赶走他,我一定会杀他。"无奈之下,士鞅投奔秦军去了。

士鞅在秦国,秦景公问他:"你认为晋国大夫当中哪一家会先灭亡呢?"士鞅回答说:"大概是栾氏吧!"秦景公说:"是因为栾氏专横吗?"士鞅说:"是的。栾黡过于专横,不过他大概还可以免于祸,栾氏败亡大概会发生在他的儿子栾盈身上。"秦景公问:"为什么呢?"士鞅回答说:"栾氏上一代宗主栾书的德行遍布于民,就像百姓思念召公之德,爱及甘棠一样,何况是对于栾书的儿子呢?等栾黡死后,栾盈尚未来得及施恩于民,其祖父栾书的恩德已尽,而其父亲栾黡的罪行却已昭彰,民众就会把怨气出在栾盈身上。"秦景公认为士鞅的见解言论相当明智,于是主动帮他联系晋国,使他安全返回。

《诗经·召南·甘棠》原文如下:

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

蔽芾甘棠,勿翦勿败,召伯所憩。

蔽芾甘棠,勿翦勿拜,召伯所说。

诗的大意是:这棵繁茂的甘棠树啊,大家千万不要砍伐剪折,因为它是召公曾经休息停留的地方。百姓以此纪念召公之德。士鞅以《甘棠》比喻栾书之德可及于栾黡,而栾黡之恶则将及于栾盈。

2、被逐

士鞅因在栾氏施压之下被迫逃亡秦国,因此对栾氏心怀怨恨。他返回晋国之后与栾盈虽同朝为官,彼此却无法共处。栾黡死后,其妻栾祁(士氏又作范氏,本祁姓,周时妇女称姓不称氏,栾黡的妻子娶于士氏,所以称栾祁。)与栾氏家族的族老(家臣之首)州宾私通,栾氏的资产几乎因此被州宾侵占殆尽,栾盈对此深以为患。

栾祁担心儿子栾盈追究自己的罪行,干脆先下手为强,跑去娘家自己父亲士匄那里告状,说:"栾盈将要作乱,说是栾黡死于士氏之手,士氏因此得以主政于朝。他还说'我父亲曾经驱逐士鞅,他回国之后,士匄反而重用他,让他与我同阶为官且放任他专权于事。我父亲死后,士氏家族愈来愈富有。士氏弄死我父亲然后专权于朝,我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我不会再跟从士氏了。'他的计谋就是这样,我担心他祸害父亲您,不敢不告。"

士鞅本来就对栾氏不满,此时趁机站出来作伪证,说栾祁所言属实。事实上,栾盈是个颇有能力的人,平时乐于施恩,许多士人都归附于他。也正因此,士匄对栾盈不断增长的个人势力颇为忌惮,于是相信栾祁所言,认为栾盈确有作乱的动机和图谋。

此时,士匄担任晋国中军将,官居六卿之首,而栾盈任下军将,是当朝六卿之一。为除掉栾盈,士匄先安排栾盈去著地筑城,随后借故驱逐他。这是前552年发生的事,当年秋天,栾盈被迫出走楚国。士匄清洗栾盈在国内的势力,杀了十位当朝大夫,囚禁了三人,当中包括史上有名的大夫叔向(羊舌肸)。

3、叔向

《国语》中有一篇"叔向贺贫"的文章广为人知,主人公就是晋国大夫叔向。当栾盈被逐,栾氏党羽遭清洗,叔向受牵连被囚禁之后,有人问他说:"您因栾氏获罪被囚,恐怕不是明智之举吧?"叔向说:"被关总比被杀好吧?《诗经》说'优哉游哉,聊以卒岁',这就算是明智之举了。"叔向话中透露出的意思是他宁愿被抓也不愿依附于士氏,更不愿介入各大家族之争。当然,叔向之所以受到牵连,主要因为他的异母弟叔虎(即羊舌虎,被杀的十大夫之一)是栾氏党人。

晋大夫乐王鲋前去见叔向,说:"我去替你向国君求情吧。"叔向没有没有答应。乐王鲋离去的时候,叔向也不行礼。大家都责备叔向。叔向说:"只有祁大夫可以救我。"羊舌氏的家臣说:"只要乐王鲋向国君说一声,没有什么事国君不会答应。他主动要求去说服国君赦免先生,先生又不许。祁大夫未必能有如此影响,先生却说必须得祁大夫出面,这是何故呢?"叔向说:"乐王鲋是国君宠臣,凡事都顺着国君,这怎么行?祁大夫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难道他会置我于不顾吗?《诗经》说'有觉德行,四国顺之。'祁大夫才是正直的人。"叔向所说的祁大夫,是指退休老干部祁奚,他的事迹在《祁奚请老》篇中有专门讲述。叔向不愿依附于权臣,把生存的希望寄托在祁奚身上。

晋侯就叔向的罪行询问乐王鲋,乐王鲋说:"他不背弃兄弟(指羊舌虎),可能也是同谋。"由于叔向不买账,乐王鲋这番话明显是在陷害他。眼看叔向离定罪不远,已告老家居的祁奚老夫子终于闻讯赶来。他乘坐传车(驿站专用车,取其快)直奔晋都绛城去见士匄,说:"《诗经》有言'惠我无疆,子孙保之。'意思是赐给我们无边的恩惠,子子孙孙应当永远保持。古书则说'圣有謩勳,明徵定保。'意思是对有谋略、有训诲的人,要信任和保护。说到勤于谋划而少有过失,训导教育他人而不知疲倦者,叔向就是这样的人。他是国家之柱石,就算是他的十代子孙有了过失都应当得到赦免,这样才能激励那些有能力的人为国效力。如今杀他一人,而置社稷利益于不顾,实在让人困惑。当年鲧治水无功,舜帝杀了他,然后启用鲧的儿子大禹,大禹因此得以兴起;太甲荒淫,伊尹先是放逐了他,等太甲改过之后,伊尹再做他的宰相,辅佐他治理国家,太甲对此始终没有怨色;管叔、蔡叔、周公同为兄弟,管、蔡作乱被诛,周公照样辅佐成王。以上事例,都说明在追究有罪时应当做到父子不相及,君臣不相怨,兄弟不相同。又何必因羊舌虎参与作乱而弃社稷于不顾,而治他兄弟叔向的罪呢?您做了善事,谁敢不倍加努力?多杀何益?"祁奚一番话说得士匄连连点头,当即让祁奚和他同乘一辆车(传车不得入宫)前往朝君,劝说晋侯赦免了叔向。事情办完,祁奚直接回家去了,连叔向的面都没见。叔向获免之后也径直赴朝上班去了,甚至没有把消息转告祁奚。这两人不但心意相通而且完全不拘小节,七、八百年后所谓魏晋名士之风,后生晚辈而已。

叔向之获罪,起因是他的异母兄弟叔虎。当初叔向的母亲因嫉妒叔虎的母亲貌美,因此故意不安排她侍寢自己的丈夫。儿子们就此劝谏母亲,她说:"深山大泽,实生龙蛇。那女子貌美,我怕她生下龙蛇来祸害你们。羊舌氏是衰败的家族,国家既多宠臣专权,又有坏人从中挑拨,形势对羊舌氏来说是很艰难的。至于我自己,又有什么可吝惜的呢?"为平息儿子们的意见,叔向之母就安排叔虎的母亲为自己的丈夫侍寢,这才生下叔虎。叔虎长相俊美且孔武有力,栾盈很宠信他,羊舌氏因此受栾氏牵连,这才导致叔虎被杀,叔向被囚。

4、逃亡

栾盈被逐之后,开始四处逃亡。由于晋国是诸侯霸主,敢收留栾盈的国家并不多。栾盈一路向南,过境周室前往楚国,不料在周室西部边境被人洗劫一空。栾盈于是跑去洛邑申诉,他对周室专门负责受理宾客申诉的官员行人说:"天子陪臣栾盈因得罪天子守臣(陪臣指栾盈自己,守臣指晋侯。诸侯名义上是替天子驻守一方,所以称天子守臣;诸侯国的大夫相对于周天子而言就不能直接称臣,而只能称为陪臣;诸侯国的大夫面对其他诸侯时也不能直接称臣,一般自称外臣。),准备逃罪于外,不幸在天子城郊再次获罪(指被劫),无处存身,只好冒死进言:往昔天子陪臣栾书(栾书是栾盈祖父,君主面前须直呼其名)为王室效力,受王室奖励(意指祖父曾有功于周室)。他的儿子栾黶不能保持他父亲创造的勋劳,以致于有今天的状况。天王若念在栾书往年效力王室的份上,那么我栾盈还有地方可以逃亡。如果天王无视栾书的效力而考虑栾黶的罪行,那么我栾盈就只是个侥幸逃于杀戮的人,迟早回国受死而已。栾盈不敢隐瞒,唯天王之命是听。"

周灵王说:"晋逐栾氏,这是不对的。我们再加效仿,就显得更加错误。"于是周灵王让司徒出面制止劫掠栾氏的人,归还此前抢夺的财物,派专人把栾盈一行送走,直到出了轘辕山险道。栾盈由周去了楚国,在那里一直待到来年秋天。

栾盈出走当年的冬天,盟主晋国召集齐、鲁、宋、卫、郑、曹、莒、邾等国在商任开会,通报晋国清理栾氏的情况,要求各国不得收留栾盈。由于晋国的刻意禁锢,栾盈只得待在楚国,直到齐国表示愿意接纳他,这才动身去了齐国。

齐国之所以敢公然违抗盟主晋国的命令,是当时特定的局势使然。要知道首任诸侯盟主是齐桓公,随后是宋襄公,再往后才是晋文公,晋国算是霸主中的后来者了。虽然宋襄称霸在我看来多少算是笑话,但齐桓首霸却当之无愧,齐国的实力也从来不可小觑。再加上西边的秦国和南边的楚国,春秋诸侯称霸期间,一直都是数强并雄于世,从来没有出现一国独霸的局面。齐国失去霸主地位之后,表面上给晋国面子,该参会参会,该出兵出兵,但时不时都会明里暗里表示各种不服。三年前,因齐国屡屡欺负鲁国,晋国带上由十几个诸侯国组成的联军前往讨伐,将齐国打得落花流水,齐侯因此怀恨在心,一直想着借机报复晋国。晋国栾氏事件爆发之后,齐庄公认为这是个机会,栾盈因此得以进入齐国。

齐大夫晏平仲(即晏婴、晏子,典故"晏子使楚"主人公)向齐庄公进言道:"去年商任盟会,各国都接受了晋国命令。现在我们贸然接纳栾氏,该拿他怎么办呢?小国之所以事奉大国,靠的是诚信。失信则国不立,请国君三思。"齐庄公没理他。晏子退下之后对大夫陈文子说:"为人君者保持信用,为人臣者保持恭敬。忠、信、笃、敬,上下共同遵守,才是天之道。国君自暴自弃,看样子难以久居其位啊。"有齐庄公支持,栾盈留在了齐国,晏婴因此进一步知道了齐庄公的意图,他说:"祸乱将作,齐国将讨伐晋国,以弱犯强,不能不令人害怕。"

5、曲沃

曲沃,晋武公起家之地。当年小宗曲沃经桓叔、庄伯、武公三代人奋战六十余年,终于战胜大宗晋昭侯、晋孝侯、晋鄂侯、晋哀侯、晋小子侯、晋侯缗六代君主,夺得晋国正统,曲沃武公获周室承认,成为晋武公。一百多年过去,曲沃目前是栾氏家族的封地,它将再次与晋国内乱产生牵连。

此时吴国已见诸春秋,开始与中原各国来往并联手对抗楚国。晋国作为中原盟主,对如何处理好与吴国的关系自然相当重视。当栾盈逗留齐国时,晋、吴两国正在筹划联姻,晋国将嫁女于吴国,齐庄公便想借晋侯嫁女一事做文章。依当时礼节,一国嫁女,他国都要馈赠礼物,跟今天送份子钱差不多。不过诸侯所赠陪嫁之礼,不但指财物,还通常包含若干人在内。以人作陪嫁,这些人被称之为"媵","媵"既可以是女的,也可以是男的。女媵陪嫁过去往往就作了妾,称为媵妾。此次晋国嫁女,齐国便派大夫析归父送上媵妾以为陪嫁。不过,齐国派往晋国送礼的队伍当中,夹杂着几位神秘人物——栾盈和他的随从,他们躲在一辆女眷所用的有遮挡的车中。

齐国送礼的队伍西行入晋,途经曲沃,栾盈和他的随从脱离大众偷偷进了城。曲沃的守官名叫胥午,栾盈深夜见他并告以叛晋计划。胥午一开始表示反对,说:"不能举事!栾氏被逐乃是天意,谁又能扭转?看样子您难免一死。我倒不是爱惜自己的生命,而是明知事不可为而已。"栾盈说:"就算是失败,我只要能凭借你们的支持放手一搏,虽死无憾。我确实不获佑于天,你这样说并没有错。"见栾盈心意已决,胥午于是同意追随他举事。为试探其他人的意向,胥午将栾盈藏匿起来,随后召集众人宴饮。席间,胥午借着音乐的伴奏,说道:"此时此刻,如果主人栾盈在场,诸位该当如何呢?"众人说:"我等若能追随主人,死而无憾!"言毕,众人无不叹息泪下。胥午再次举杯,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一遍,众人再次响应道:"如果得到主人,我等皆无二志,有死而已。"话音甫落,栾盈从暗处走出来,遍拜众人。

6、绛城

四月,栾盈率领曲沃的人马,在另一位晋大夫魏舒的帮助下进入晋都绛城。栾盈当初担任晋国下军副帅,下军的主帅是魏舒的父亲魏绛。魏舒和栾盈私交非常好,栾盈起事,魏绛站在他这一边。但是,除了魏绛及七舆大夫(主管诸侯副车的七位大夫)之外,晋国大多数贵族都因各种不同原因而与之站在对立面,对比来看,栾盈明显处于弱势。

大夫乐王鲋陪侍于士匄左右,有人进来报告说:"栾氏带着人马入城了。"事发突然,士匄一时惊惧不已。乐王鲋说:"您护送国君前往固宫暂避,不会有什么事的。栾氏素多怨敌,而且他是自外而来,您是国家执政官,优势比他大得多了。您既有优势,又手握大权,有什么可怕的呢?栾氏所能依靠的不过魏氏而已,我们可以把魏氏强行争取过来。平定叛乱靠的是强权,您千万不要懈怠!"看来大夫乐王鮒不仅仅只是一个善于弄权的小人,关键时刻也还有一份定力和见识啊。

晋平公家里有亲戚在办丧事,乐王鲋让士匄穿上丧服,带上两位妇人乘辇前往迎接平公,随后去了固宫躲避。士匄的儿子士鞅(也叫范鞅)带人朝魏舒的住处赶去,看到魏舒的部队已经列队,正准备出发前去迎接栾盈。士鞅假装不知道栾魏联手,快步上前对魏舒说:"栾氏率叛军入城,我父亲和众大夫已经到了国君那里,派我来迎接您。我请求作您的骖乘,与您一同前往。"骖乘是陪乘的意思,士鞅请求作魏舒的骖乘,是想与他同车而行。

魏舒正犹豫不决之际,士鞅不等他发话,一把抓住带子跳上车,右手抚剑,左手拉着带子,命令车子急驰而出。驾车者请示去哪里,士鞅说:"去国君那里。"魏舒就这样被士鞅连拉带拽给弄走了。车子一到固宫,士匄亲自到阶前相迎,拉着魏舒的手,许诺把曲沃之地封给他。

7、结局

魏舒稀里糊涂反了水,事情的结局基本上没了悬念。栾盈向晋侯的宫殿发起进攻以作最后一搏,士匄组织人马抵御,他对儿子士鞅说:"只要栾氏的箭射到国君的房子,我就要杀了你!"重压之下,士鞅亲自挥剑督阵,终于将栾氏的人马击退。士鞅随后驾车追击,途中与栾乐(栾氏家族人员)遭遇,士鞅喝斥道:"栾乐退下,你若杀了我,我死后定会诉你于天。"栾乐没管那么多,举箭朝士鞅射来,没有射中,再次搭箭时,滚动的车轮碰上凸出于地面的槐树根,车子倾覆。士鞅的士兵拿戟去钩,割断了栾乐的胳膊,栾乐战死。栾氏另一位成员栾鲂受伤,部队基本失去战斗力。栾盈无奈之下,率领余下的人马退守曲沃,晋国部队随后将曲沃团团围住。不久,曲沃城破,栾盈被杀,栾氏族党被尽诛。栾氏一门仅栾鲂一人幸存,逃往宋国避难去了。

晋国政坛百年卿族栾氏,就此而灭。《春秋》记载此事说"晋人杀栾盈",而不说"晋人杀其大夫栾盈",这是"春秋笔法"的特点。意思是栾盈早已出逃在外,其叛乱亦属自外犯君而入,不能再视作晋国大夫。

齐庄公借栾盈之变报复晋国的图谋未获成功,当年秋天,齐国取道卫国进犯晋国,讨得一些便宜后班师。但正如大夫晏婴所料,齐国以弱犯强,乃自取其祸之举。不久齐庄公心生后怕,于次年欲联楚抗晋。又过了一年,齐国执政大夫崔杼杀齐庄公以取悦晋国,这便是著名的"崔杼弑其君"事件。又过两年,崔杼亦死于非命,都是后话。

8、花絮——勇士之战

栾盈手下有个力士叫作督戎,国人都怕他。晋国有个叫斐豹的家伙,不知因何事被没为官奴且记录在案。乱起之后,斐豹对士匄说:"如果烧掉丹书(斐豹身为官奴的书面记录),我就去杀掉督戎。"士匄大喜,说:"你只要杀了督戎,我如果不向国君请示为你焚烧丹书,天上的太阳可以为证。"于是士匄放斐豹出去,随后将城门紧闭。督戎紧随斐豹而行,斐豹跳过一堵矮墙隐藏起来,督戎随后也跳墙而入,斐豹自后发起攻击,杀死了督戎。

《左传》记事,常常穿插一些小人物的故事于当中,平添若干趣味。

END

图片来源于网络

喜欢本文/作者,文末赞赏一下表达支持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