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设计的前世今生:绢布、鸟嘴面罩、伍氏口罩到3M……

subtitle 澎湃新闻02-12 11:04

因为正在进行的疫情,口罩在当下一直一次成为人们所讨论的热点。这个简单商品在当下已成了人们生活的必需品,而其历史背后折射的是人类呼吸防护的大历史。

口罩又是如何从古代到近代再到现代,逐渐形成如今你我所熟知的多元口罩形态呢?

口罩的起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口罩

口罩的英文为respirator,意思是人工呼吸器。公元前六世纪,出现了历史记载最早的仪式性“类口罩物” —— 以布包脸。源自古波斯的拜火教认为俗人的气息不洁。如今,我们可以在波斯古墓墓门上的浮雕中见到相关图像。

公元一世纪,哲学家和博物学家普林尼(Pliny,公元23-79年),他利用松散的动物膀胱皮肤捂住鼻子来过滤粉尘,以免在粉碎朱砂时被吸入这种有毒的汞硫化物。

在中国的元代,宫廷皇帝进餐时,为了避免那些侍奉皇帝饮食的人所发出的气息触及食物,侍者口与鼻一律都要蒙上蚕丝与黄金线织成的丝巾。《马可波罗游记》里记载:“在元朝宫殿里,献食的人,皆用绢布蒙口鼻,俾其气息,不触饮食之物。”而这样蒙口鼻的绢布,也就是最原始的口罩。

中世纪的鸟嘴面罩

十四世纪起,黑死病猖獗,席卷欧洲。这也极大促使强调功能性的“类口罩物”的出现。十六世纪,名叫 Charles de Lorme的法国医生发明设计出鸟嘴面具,他在眼眶的位置安装玻璃以确保能看见。鸟嘴的部分可用来放香水、有香气的香料或是药物,比如薄荷叶、樟脑一类以用来起到过滤、消毒的作用。

除了面具之外,还有宽沿礼帽、披肩、长袍、长裤、手套、鞋子和手杖组成一整套医生套装。由于瘟疫实在猖狂,“鸟嘴套装”也被人视为恐怖的死神般的存在。

鸟嘴套装

十六世纪,著名画家达·芬奇提出了将布浸水后捂在脸上,以用来放置烟雾等有毒化学品对呼吸系统的伤害。直至今天,防火逃生指南中还有此类似方法。

近代对于口罩的探索

十八世纪,呼吸器有了现代口罩的雏形。比如普鲁士的一位矿业工程师 Alexander von Humboldt 设计的简易口罩。

Alexander von Humboldt 简易口罩木刻设计图

1827年,苏格兰科学家罗伯特·布朗发现了一种称为“布朗运动”,认为快速移动的气体分子发生碰撞会导致极小颗粒的随机弹跳运动,从理论上研究了口罩对于粉尘的防护作用。

1848年,美国人刘易斯·哈斯莱为矿工设计的口罩获得了历史上第一个防护口罩专利。是口罩史上的里程碑。他利用单向阀门为机关来控制呼吸气流,呼入的空气经由过滤器之后呼入人体口鼻。根据不同使用环境,对应不同过滤器,比如湿羊毛,木炭等。使用轻便的同时,也体现出面对大量有毒气体时,过滤效能不够的不足之处。这个阶段的口罩更接近“防毒面具”之用。他在1849年申请了一项美国专利,专利号为6529,至今在美国的档案馆还能查阅到这项专利。

微生物学家巴斯德

之后的“鹅颈瓶”实验成为现代口罩出现的转折点,1861年,巴斯德用此实验有力证明了空气中有细菌存在。1895年,德国病理学家莱德奇因为发现空气传播病菌会使伤口感染,开始建议医生和护士在手术时,用纱布掩住口鼻。1897年,英国的外科医生在此基础上,加入细铁丝,以使得纱布更为立体,而克服呼吸不畅,易被唾液弄湿的弊端。

1899年,一位法国医生用六层纱布制作成的口罩,并缝在手术衣的衣领上。使用时,只用将衣领上翻就可以了。在使用过程中,逐渐演化成可以自由系结的形式,用一个环形带子挂在耳朵上。至此,现代口罩诞生。

1899年,一位法国医生用六层纱布制作成的口罩

晚清时,针对东北地区的鼠疫,华人医学家伍连德发明了一种用两层纱布制作的口罩,被称之为“伍氏口罩”。这种口罩制造简单,材料易获得,制作成本只需要国币两分半。在1911年4月的“万国鼠疫研究会”上,“伍氏口罩”被各国专家称赞——“伍连德发明之面具,式样简单,制造费轻,但服之效力,亦颇佳善。”

华人医学家伍连德

伍氏口罩

口罩的进阶与设计

随着几次传染病与流感的爆发,以及雾霾的弥漫,口罩更加为人所知,而口罩材料也在对抗污染的过程中不断进化。

中国上一次口罩的大规模使用除了2003年的非典疫情就属2012年开始的雾霾污染了,在那一年,PM2.5这个新名词开始深入人心,N95、KN90等口罩型号成为当时热门。

N95型口罩是是NIOSH(美国国家职业安全卫生研究所)认证的9种防颗粒物口罩中的一种,“N”的意思是不适合油性的颗粒,“95”是指在NIOSH标准规定的检测条件下,过滤效率达到95%,而KN90的测试标准与N95完全一致,只不过过滤效率为90%。

3M口罩

如今你我熟悉的3M,早在1967年,就开始设计和生产口罩了。3M全称为“Minnesota Mining and Manufacturing Co”(明尼苏达矿业和制造公司),因名字中开头字母有三个M,所以也叫3M公司。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一开始3M口罩的设计原型来自一次性胸罩。当时,3M研发出了无纺布和静电纤维滤棉的专有技术。这时一名员工从女性的一次性内衣中得到灵感,提出可以开发蒙在口鼻上的东西,以保护采矿、冶炼等恶劣作业环境中的工人。于是如今热销的3M口罩应运而生。

Bo-Bi口罩

Bo-Bi口罩

Bo-Bi口罩

日本当红的设计机构 Nendo 曾为爱知县的工业制造商Clever 设计了名为 Bo-Bi(日语“防备”)的口罩。

相比起普通口罩,Bo-Bi口罩的特别之处在于其叠加的10层网眼,可阻挡99%的灰尘和病毒。每一层都有着对应的功能,从里到外分别是防止弄花妆容与眼睛起雾、速干、通气、保湿等,以及最外层用来阻挡PM2.5以及飞沫。

特别的是,这款口罩号称在不影响其过滤和防护功能的情况下,清洗100多次后依旧能够重复使用。

与此同时,口罩配备有一个浅灰色口罩袋,可以将口罩轻松放入与拿出并用来充当洗衣网的功能,与口罩一起清洗。口罩共有三个版本,除普通版本之外,还有针对昆虫和放射性物质的防护版本与主张呼吸时增添适当负荷的“瘦身”版。

Airinum口罩

Airinum口罩

除了强调功能性,口罩也衍生出可能性更多的设计。2014年,设计师 Alexander 在印度短住半年,因为当地空气污染导致哮喘再度复发。并且在印度火车旅途中,他发现当地人只会用毛巾捂鼻,用来保护自己。于是,这些促使他开始构思功能与时尚并重的专业口罩 —— Airinum。

波鞋口罩

波鞋口罩

设计师 Zhijun Wang 则以恶搞来与日渐侵袭的雾霾抗衡。他将炒价高昂的 Yeezy Boost 350V2拆分解构,重组成口罩。也被称为“波鞋口罩”,作为他的无声呐喊。在前两年的 MoMA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展览 “Items : Is Fashion Modern?”上,展出了111件对时装史有重大影响的单品,Zhijun 的波鞋口罩是参展展品之一。

Woobi Play

Woobi Play

成人尺寸的口罩不一定适合脸型娇小的儿童,近年,科技公司Airmotion找来丹麦设计工作室 Kilo Design 合作推出了一款专为儿童设计的口罩 —— Woobi Play,有着更合适儿童使用、有效过滤空气的特点,颇具趣味性。

Woobi Play采用半透明的医疗级硅胶制成,安全的同时,可以重复使用一个月。配有天然纸浆制作的手提箱形盒子用来安放口罩。并附带有一份卡通版的使用手册。

根据Airmotion的介绍,Woobi Play的原理主要为特别设计的左右一大一小两个口,分别设置了单向气阀。大口用来吸气,小口用来出气,中间则为螺旋折叠滤芯,能够立体过滤95%污染物。

强调可玩性的Woobi Play

特别的是,这款口罩特别强调可玩性,设计有五颜六色的可更换部件,供亲子自由组装。更好玩的是,孩子可以自行用水彩笔和贴纸DIY呼吸气盖的颜色和外形。

“Masked in Flight”面罩

“Masked in Flight”面罩

冰岛设计师Sruli Recht 设计了“Masked in Flight”面罩系列,含有可更换过滤器的呼吸器,并采用折叠羊皮纸制成。

动物元素的立体口罩

正如墨镜一般,口罩逐渐增添装饰性身份。日本设计师品牌 Samira Boon曾推出一系列特别的立体口罩,将不同的动物头元素融入设计中。

口罩也在时间长流中发散出了新兴的时尚设计。这些本以防护之用为主的口罩、面罩们,在时尚圈摇身一变,化身品牌点睛式的设计。

Maison Margiela

Maison Margiela

如果要在时尚圈选出拥有“蒙面”传统的时装品牌,那么我们不得不提及 Maison Margiela。早在1995年,以解构主义闻名的比利时设计师 Martin Margiela 先锋性的首度推出全蒙面时装系列。

这场以布蒙头的时尚秀,令面罩成了其品牌常见的服装配饰之一。这种“匿名”精神贯穿 Margiela 的创作生涯,就如他曾说的:“我希望我的名字令人想起的不是我的样貌,而是我的创作。” 总有比样貌更重要的事值得聚焦。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