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佰没想到自己在2020年又火了一把

subtitle 网易浪潮工作室02-12 00:45 跟贴 7711 条
在我们印象中,听伍佰歌的应该都是中年人了。但是越来越多的90后00后开始沉迷伍佰的才华和魅力。伍佰到底有什么魔力?

伍佰,这个已经50多岁的中年音乐人,没想到自己在2020年还能火一把。

2020年一开年,台湾《想见你》播出,口碑爆棚。

但这部剧最大的特色不是什么“穿越”,而是从头到尾不断循环播放的《last dance》。

《last dance》这首歌,就是伍佰唱的。由于这首歌出现频率太高,以至于让人怀疑伍佰是不是给剧组打了广告费。只要你一天没听,浑身好像就有点不舒服。

在此之前,90后00后的年轻人,可能对伍佰这个名字比较陌生,或者完全没兴趣。

但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深夜开始分享伍佰的歌曲,配文“上头”,或者有人发“暂时把你眼睛闭了起来”的图片。

恐怕连伍佰本人也没想到,自己不仅是他们父母的偶像,顺带也成了这群“小孩”的偶像。

伍佰演唱会视频弹幕上,一群人在刷着自己的出生年份,98、99、00。“我是00后,我能喜欢伍佰吗”,这样的“入坑宣言”可以占满半个屏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年轻人都学会了伍佰“暂时把你眼睛闭了起来”的招牌动作。嘴角配着微笑,这是爱情的味道 / 台剧《想见你》

磁带机转啊转,伍佰的歌,才是听不烂的经典。

年轻人不知道,早早地遇见伍佰,是多么幸运,因为你会越来越爱他。

伍佰,00后的新偶像

随着台剧《想见你》剧情越来越紧张,剧中的穿越标志——用磁带机听《Last Dance》——也冲上了热搜。

伍佰在热搜里的意外发现,评论里许多粉丝隔空表白伍佰,喊话求演出 / 微博@伍佰

很多剧粉,最终都在伍佰的歌里重逢。但是他们很快就会发现,伍佰早就是年轻人收割机了。

云音乐里,伍佰的歌每一首都评论过万,其中有不少90后00后 / 云音乐截图

你不可能没听过伍佰。

酒过三巡,KTV迷离之际,总有人唱起《突然的自我》。小时候总有个大人放伍佰,甚至火车站、商场、工地,你的脑子里一定存了一段熟悉的旋律。

甚至,从小到大,你至少有个沉迷伍佰的同学:

在不少年轻人的成长过程中,伍佰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00年,小时候我爸DV放突然的自我,简直是精神攻击,长大后喜欢上了这个平翘舌不分的男人的歌”。

最年轻的一代人 ,也开始在伍佰的歌里,品尝人生的种种滋味,得到、失去、挫折、成长、放弃、释怀。

因为伍佰唱的不是情歌,是整个人生。把人生的情绪全部都揉进了情歌里,爱情的得到和失去,就是整个人生的缩影。

他和你一样,是爱情里的孤独旅人:

你给的爱,无助的等待

是否我一个人走,想听见你的挽留

——《Last Dance》

深爱过,还得继续往下走:

我就变成那晚风

慢慢吹,轻轻送,人生路你就走

——《晚风》

想要“以丧治丧”,你打开伍佰的歌,准备用他歌曲颓废的调子麻痹自己,却在副歌部分重新找回了斗志。

一位97年的女孩在伍佰的微博底下留言 / 网络截图

在他的情歌里蹦迪,也在他的歌里学会潇洒:

求名利无了时,千金难买好人生

一杯酒两角银,三不五时嘛来凑阵

若要讲感情,我是世界第一等

——《世界第一等》

伍佰其实是一个很豁达的人,他觉得需要“自觉性往上逆流而游”。也许,这种积极,让天天喊着“丧”,其实却咬紧牙关的年轻人,找到了共鸣。

十八岁来到台北漂泊,做过地下舞厅小哥,做业务员卖英文教材,摆地摊,拉保险,伍佰是个什么都干过的台北打工仔。

在路边看MTV电视墙的时候,发现音乐才是避风港。于是,到乐器行打工,成了他音乐的发源[1]。

2003年《粉红女郎》的插曲就有《挪威的森林》和《浪人情歌》 / 《粉红女郎》截图

从乐器行开始,他买了90年代八千块一把的吉他,坚持不懈给水晶唱片投稿,《小人国》是他发行的第一首单曲,创作、编曲、演奏、录音、演唱,全都是自己搞定。

于是在表演和打工过程中,他认识了鼓手Dino、键盘大猫、贝斯手小朱,组成了China Blue,一组就是28年[2]。

2019年Legacy音乐展演空间10周年颁的“生生不息”奖 / 微博@伍佰

伍佰身上有种罕见的单纯与执拗。他觉得,喜欢音乐,那么就一直赖着它,无论做什么,都得围绕那个目标。

不需要华丽的词藻,简简单单的歌也能打动人,许多人已经忘了这一点。伍佰的音乐活在每个小人物的平凡生活里。

伍佰绝对是小人物的代表,漂泊在台北的他,也深深懂得《鹿港小镇》那句“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尽管如此,没什么能阻挡自由的灵魂:

飞翔吧,飞在天空

无情地吹吧,无情的风

我不会害怕,也无须懦弱

——《白鸽》

“前奏一响,老泪纵横”、“再来二百五十遍”、“我是那台鼓风机”、“00后里的中年妇女(举爪)”......

“伍佰一拿起吉他,他就是全世界最帅的男人”、“歌手要那么帅干嘛,伍佰老师在我心里帅到没边”。

伍佰演唱会现场,依旧炫酷的舞台 / 微博@伍佰

b站的弹幕里,云音乐的大型评论区现场里,到处都可以看到伍佰的名字,伍佰成了90后00后的“新宠”,而他其实已经红了几十年了。

伍佰,现场之王

没看过伍佰的现场,是一种遗憾。

舞台上风骚的走位、自带鼓风机的发型、万人大合唱,伍佰的现场,让人看一眼,就想去抢票。

当年,伍佰的现场也是一票难求。

90年代,在live house唱英文歌是一种潮流,没人想花钱去听台湾乐团的原创歌曲。

但是伍佰的出现,让那时候台湾地区开的1000多家live house火爆起来。

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舞台。

1998年“空袭警报”系列演唱会超过十二万人参加。

2005年“厉害”演唱会更是创造了史诗级的现场体验。演唱会现场被打造成一个巨型舞厅,伍佰和团员们穿着水钻西装、顶着经典“电视头”造型出场。

炫酷的舞台机关、从天而降的鲨鱼、穿梭耳膜的电音......这绝对是当时最迷人最时髦的演出[5]。

更绝的是,日本国宝级摔角选手武藤敬思串场演出,全场嗨爆[4]。

“蒙面”唱歌的梗,都是伍佰老师玩剩下的了 / 视频截图

那时候的伍佰,就是这样可以搅动音乐届的灵魂人物。

伍佰不仅创作了大量歌曲,在演出上也有自己独特的审美。舞台设计、歌曲编排、观众互动,这一切对他来说,并不难。

伍佰的现场,就是一个大写的会玩。他知道如何在live house里怎么互动,也知道如何调动演唱会现场几万人的氛围。

有时是全场深情的安详感,有时又有台上台下把酒言欢的的淋漓酣畅[5]。伍佰喜欢在live house里唱歌,登上过小巨蛋和鸟巢之后,他是会在live house里办“今夜伍佰live”。

“舞台不在高低”,这是他做音乐的态度[3]。

演唱会又是另一种玩法,需要调动现场几万人的情绪,这很难。但是万人大合唱,在伍佰的现场并不难。这跟他的歌曲传唱度高,歌曲简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万人大合唱,组人浪,是伍佰演唱会的常规操作 / 视频截图

伍佰身上强烈的个人特色,跟主流市场有冲突。但让自己的冲突感变成隐性的,写让大家都开心的歌,但也不丢掉自己的风格,“用他们的舞步跳我自己的灵魂”[1]。

演唱会现场也诞生了一些超好玩的梗。

伍佰的“酒鬼之魂”总是在演唱会突然间地释放,“来来来,喝了这杯,还有三杯”,年轻的小伙子也举起杯,杯里只敢装白开水。

live house里演唱会结束,观众敲桌子敲酒瓶喊叫“返场返场”,伍佰说:继续喊继续喊,不要停。玩梗时他的状态非常松弛,伍佰好像天生有调动观众情绪的能力。

伍佰的著名动作 / 视频截图

“自带鼓风机的男人”真的会在演唱会现场放上十几台风扇,他觉得自己的发质是最容易飘起来的那种。

但是伍佰并不是一个“长在舞台上”的人,每次上台前伍佰都会非常紧张,上综艺也是。如果吉他没有在开场前调整好,他可能会骂人。台下的伍佰,话并不多。

“台上那个人,是个没有退路的我”。

一身黑色的装扮,在台上又扭又跳,伍佰当年,也是全民偶像。

无人能模仿的伍佰

伍佰是很多人的偶像。五月天2019年演唱会请到了伍佰做嘉宾,阿信曾无数次表示,伍佰是他最崇拜的人之一[6]。

不止五月天,田馥甄也是伍佰的粉丝,她还翻唱了《last dance》。但是伍佰的歌,只要伍佰一开口,你就知道,嗯对,这是伍佰style。

五月天和伍佰合唱《挪威的森林》/ 视频截图

伍佰写给刘德华的《世界第一等》,华仔的版本亲切温柔,但伍佰老师在演唱会上的版本却更潇洒恣意。

伍佰的风格,独树一帜,无人能模仿。

在90年代,“台式国语”是会让人自卑的。伍佰的口音,唱《被动》像“背痛”,而这种口音在外省人占多数的音乐圈却让人感到新鲜。

圈子里都流行英文歌国语歌,那么他偏偏要不一样,于是1998年台语专辑《树枝孤鸟》诞生了[7]。

《树枝孤鸟》不是他的第一首台语歌,却安放了人们爆发的乡愁。

伍佰说自己是把“故乡扛在背后”的人,正因如此,才让他的台语歌有了那么多真挚的意象。

伍佰“其实不遥远”摄影展。伍佰关注各个地方的小人物,他们并不遥远 / 微博@伍佰

除了口音,伍佰的长相也并不出彩。

和伍佰一起拍《求婚事务所》,小S调侃:伍佰老师在片场,让人很害怕,很怕他会突然走掉或者一拳打过来。

伍佰经常穿一身黑,黑色的墨镜牢牢遮住了他半张脸的喜怒哀乐。他身上仿佛也带着一种无法消除的土气。

这些可能也是伍佰形象给人的第一印象。事实上,这种印象并不只是来自于他的长相,有些事情上他显得非常固执。

全程戴着黑色墨镜上节目的伍佰 / 《康熙来了》

拍戏时候,有一段和小S溪边山洞的缠绵戏,导演从好几个机位拍摄。伍佰觉得很不舒服,违背了自己的原则,这段戏最后也被删掉了[8]。

伍佰认为,拍戏首先是拍故事,而不只是床戏吻戏,这放错重点了[8],而且是拍摄者故意的。尽管如此,小S还是说:其实伍佰是我见到过最温柔的男生。

尽管红了那么多年,但伍佰仍旧不变是个“漂泊的台北人”。他的《种子》《你是我的花朵》都是他对移民生活的描写。但他记录的方式不止歌曲。

不愿意思考生活、思考社会的歌手,不是好歌手。

伍佰喜欢拿着相机和手机,在台北的街头快速地走,快速地捕捉。光鲜亮丽的东区大楼不是他的目的地,他喜欢游走在那些充满移民的小巷子里,那些有历史有痕迹有汗水的地方[9]。

2003年迷上摄影至今,伍佰拍了十几万张照片,已经出版了四本影集,在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举办摄影展[9]。

伍佰眼中的台北,是个小人物的世界 / 一条

他的诗集名——《我是街上的游魂,而你是闻我的人》——也表达了这种感觉[9]。

伍佰把他全部的故事都写进歌里,而你总能从一首歌里,听到自己的人生。

所以,暂时把你眼睛闭起来,黑暗之中我们来听伍佰吧。

参考文献:

[1]吴念真. (2005). 专访伍佰&CHINA BLUE

[2]每日头条. (2018). China Blue, 一路走过了25年的乐团

[3]今周刊. (2019). 搖滾30年!伍佰:不是在比較大的地方唱就比較偉大!

[4]新浪娱乐. (2006).《伍佰厉害演唱会全记录》

[5]伍佰官方网站. (2007). 伍佰 & China Blue『妳是我的花朵演唱會』精選實錄

[6]山西晚报. (2019). 五月天新年第一场,伍佰助阵

[7]吕美亲. (2017). 双面孤鸟,钉根之花—伍佰的台语专辑,台湾的二十年

[8]康熙来了. (2005). 摇滚的王道

[9]一条. (2018). 摄影是他的救赎,歌手以外十多年来记录台北异乡人

作者:夏一味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