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在前线怎么过年?白酒兑着雪水喝,下酒菜是榨菜和压缩干粮

subtitle 排头国际02-11 15:32

作者:原志愿军第六十八军二〇四师司令部机要科译电员 高文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51年10月8日,正当我师接替北汉江以东朝鲜人民军三军团防务之际,美军第八军军长范佛里特集中美二师和南朝鲜军八师,配坦克40多辆,向我师防区阵地发动了猛烈进攻。我军在无工事依托,兵力、火力不足,敌情、地形均不熟悉的情况下,一面交接阵地,一面战斗。敌人在飞机、大炮掩护下,以营、团为单位反复向我阵地猛攻。

在我们一个排或一个连的阵地上,就发射炮弹一万发以上,有的甚至达三万发以上。地表土被炸松,部队利用弹坑掩护顽强抗击,白天死守阵地,夜间用小分队反冲击,战斗异常紧张激烈,部队伤亡很大,而且吃不上饭、喝不上水……

敌人进攻的重点是我师六一〇团防区文登里。企图以“坦克楔入战”,突破我防线。我六一〇团以无后坐力炮、爆破筒、手雷、地雷等武器组成反坦克分队,设置了反坦克地域。我师六十一团坚守鱼隐山,对敌顽强打击,寸土不让。我师左翼朝鲜人民军死守1211、1052高地,使敌人未能前进一步,保障了我师左翼安全。激战十昼夜,我师歼敌7700多人,击毁、击伤敌坦克30多辆,粉碎了敌企图以“坦克楔入战”夺占文登里之阴谋。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战役是1952年8月1日那次。那时师部已建有半掘开式地下礼堂,准备集会放电影,举行庆祝活动。晚9时左右,敌8架F-84战斗机突然出现在师部上空,尽管山头高射机枪和高炮在猛烈还击,敌机仍反复盘旋,轮流俯冲扫射,实施毁灭性轰炸。时间持续了20多分钟,被我击落、击伤各1架飞机,其余敌机被迫逃遁。我伤、亡各1人,礼堂被炸弹击中。所幸当时部队尚未进入礼堂,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是办报人员,洞外行动较多。开始遇到敌机轰炸时,沉不住气,总想找有利地形隐蔽,故而成为活动目标,容易被敌机发现。以后有了经验,遇到敌机扫射时,就地卧倒,看到敌机俯冲时是“十”字形,就不动,看到敌机是“一”字形,就赶快移动位置。

前方部队吃不上饭、喝不上水,我们师机关人员只以备用的炒面、压缩干粮和野菜充机。1952年春节,为了过个好年,改善生活,我们10多个人夜间去分部背副食。分部储备的给养很有限,品种也不全。我们到分部后,能背多少就背多少,有什么背什么。那次还真背回不少好东西,有白酒,有唐山烧鸡,有四川榨菜,有天津生产的“60”牌烟丝。

酒数量很少,除师首长和科长们中、小灶分到整瓶酒外,各科室只有拿着茶缸去管理科分酒,然后再勾兑雪水。我们吃着油滋滋的烧鸡,拌着清脆的榨菜,啃着石子般硬的压缩干粮,喝着没有度数的“美酒”,高高兴兴地在朝鲜度过了第一个春节。

我们由元山向三八线开进时,拉运我们行李的汽车失踪了,不是被敌机炸毁,就是翻入山谷,查无下落。10月的朝鲜,寒意渐浓,没有换洗衣服,没有被褥,睡觉时只有两人合伙铺一块雨布,盖一块雨布。早晨起来,上边的雨布都是水珠,虽睡得很深沉,但根本不解乏。

我们科七八个人,挤在一个10多平方米的防空掩体内,轮流工作、睡觉,十分拥挤。白天在洞外树下工作,夜间都挤入洞内,电报多时,要点几支蜡烛。为不露光,窗口、洞口用雨布遮得严严实实,空气不流通,令人头晕眼花。早晨起床后,鼻孔内都是黑的,脸色蜡黄。由于掩体漏水,洞内非常潮湿,生出很多菌类。

下雨时,洞外大雨,洞内小雨,洞外不下了,洞内还在下。我们把雨布钉在洞顶上接水,定时将雨布揭下,把雨水倒到洞外。有时工作多,忘记倒水,积存水超过雨布承受力,掉下来,浇得我们满身都是黄泥汤;有时忙得连洗衣服时间都挤不出来,穿湿衣盖潮被,不少人身上生了疥疮。

来源:《志愿军老兵回忆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