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白酒界“高手”:一人将8人喝死,另一人为戒酒用铁链锁住自己

subtitle 关注金融资讯02-11 12:4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提到酒不知您想到的是李太白那略带孤独的“花间一壶酒”还是凄苦哀愁了一辈子的杜工部难得的一句欢乐的“白日放歌须纵酒”;不知是千杯也难以诉尽离别之情的“劝君更尽一杯酒”还是尽显男儿本色征战沙场却又悲恸无奈的“葡萄美酒夜光杯”。

无论是三千年前古人凭借智慧纯手工酿造的黄酒,还是现代发达科技下机器蒸馏制造的白酒,无不体现了中华酒文化的博大精深,源远流长。酒文化活跃在文人骚客的诗词中,跳动在绿林好汉的壮志中,更渗透在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当中……

它本就只应该存在于中华文化的喷薄与厚重中,可有的人却总是不满足,总想着再来一点,再来一点,无数个再来一点让它也存在了不幸的生活中。

喝下的不是酒,是亲人的眼泪

37岁,一个男人的黄金年龄,作为一名二级警司工作在公安机关,恰好又处于事业的上升期,幸福的三口之家中有一位温婉贤惠的妻子和一个聪颖可爱又乖巧伶俐的女儿,过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小康生活,这大概是很多人心中理想甚至是羡慕的家庭了吧。当然,前提是这个家庭的男主人公——张政,没有酗酒。

早在张政十五六岁的时候便跟随父亲出入酒局,陪同父亲参加一些工作上的应酬,并时常为不会喝酒的父亲在饭桌上挡挡酒喝几杯。张政的父亲也觉得这很正常,甚至还有些自豪,觉得自己的儿子长大了啊,都会给自己挡酒了。张政受到了这种“鼓励”,更是卖力的为父亲挡酒。

参加工作后的张政,虽不用再为父亲挡酒,但自己的应酬却是越来越多,他的酒量也越练越高,酒瘾更是越喝越大。据他自己透露,当时的自己每天都要喝至少两斤的白酒,可以顿顿无肉,却不可以一顿无酒,甚至他有八个朋友都是在和他的酒局上因为饮酒过量去世的。

因为酒量和酒瘾的大增,此时的张政已经患上了严重的酒精依赖症,只要一不喝酒浑身的血液里就像有成千上万只的蚂蚁在啃噬,根本控制不住自己,而更可怕的是酒瘾上来的时候他甚至会做出不受自己控制的举动来。

他在酒瘾上来时出过车祸,差点危及女儿的性命;也和单位的同事领导起冲突闹矛盾,以至于丢了工作;甚至面对劝阻自己喝酒的父母时掏出枪指向他们,险些扳动扳机。他的妻子在一次次的劝阻不成后,终于崩溃了,带着孩子离开了他。但父母和妻女的绝望并没有唤起张政的一丝丝理智,在强大的酒精麻痹作用下,他认识的只有酒,亲情爱情和友情在他眼中都变得不值一提。

父母虽然对他绝望,但也并没有就此放弃他,他们不相信自己曾经那么优秀,那么引以为自豪的儿子会变成今天这幅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他们前前后后五次将张政送到精神病院、戒酒中心。但前四次都失败了,严重的被束缚感和逆反心理让张政一再做出破坏医院的行为,每次从医院出来后他都变本加厉的酗酒,变得近乎疯狂。

在第五次被送到戒酒中心前,张政的父亲与他进行了彻夜长谈,也许是父亲斑白的发鬓刺痛了他的眼,也许是数年来的堕落让他幡然醒悟,在第五次从戒酒中心出来后,张政突然发现白酒的味道不但吸引不了他的注意力了,还让他有些想吐。他知道,自己终于成功了!折磨了自己这么多年的恶魔,终于被自己摆脱了!

当他摆脱酒精的控制,彻底清醒之后,他想起这么多年发生的事情,想起曾经人人羡慕的家庭,想起为自己操碎了心的父母,想起曾经引以为豪的工作,曾经美好的种种,都因为一个“酒”字毁了。

他不禁想世上还有多少像曾经的他一样被酒精控制着人生的人,自己已经因为酗酒失去了一切,如果自己能够用这些并不美好却足够触目惊心的经历拯救一些同样因为酗酒走向不归路的人,自己也算是有了一点点的价值。

如今的张政已经成为了一名戒酒讲师,被称为“中国反酒第一人”,他不知疲惫地奔波在各个城市,甚至不同的国家当中,以身为例,只为世上能够少几个在失去一切后才知道后悔的“酒鬼”。

铁链也锁不住的“酒心”

无独有偶,在一间小平房的一米多高的破破烂烂小阁楼里,被铁链锁着的张瑞也是一个和曾经的张政一样因为喝酒失去一切的“酒鬼”。只不过发生在张瑞身上的事情要显得“惨烈”得多。

2011年,身为一名中学教师的张瑞的父亲因为生病不幸去世,张瑞父亲生前与张瑞几乎无话不谈,甚至张瑞和妻子母亲不能说出口的话,他都会和父亲说,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更像是好哥们儿。父亲刚刚去世的时候,他心情烦闷,突然想到借酒消愁,可没想到的是他喝着喝着,竟然慢慢迷恋上了喝酒喝到大脑一片空白的感觉。他说,每到那个时候一切让自己烦恼的事情都会远离自己。

“一天至少喝上一斤”酒精依赖症让张瑞失去了货车司机的工作,他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喝了吐,吐了睡,醒了再喝这样的恶性循环。这样的生活一过就是四年,他的妻子面对这样的张瑞也慢慢的灰了心,带着女儿离开了他。

酗酒不仅让张瑞失去了妻女,更让他失去了健康,肝腹水,股骨头坏死,心绞痛……有的病已经治好了,有的病因为整个家只能靠年迈的母亲摆地摊维持生计没有钱而拖到现在。

清醒时的张瑞苦苦哀求母亲让母亲用铁链把自己锁在床上,母亲虽然不忍,但她更不愿意看到儿子如此堕落烂醉如泥,可她没有想到的是儿子的酒瘾已经大到一层铁链都锁不住了。白天母亲外出摆摊,张瑞在家就用尽各种办法挣脱毁坏铁链,甚至跑到路上向路人要买酒钱。张瑞母亲没有办法,只能一次次的增加铁链的厚度和层数,可这铁链连他的身都锁不住,更何谈心呐!

好在张瑞母女所在的社区得知此事后,为张瑞申请了残疾证和低保证,并且为张瑞申请了医疗救助。只是希望张瑞在自己和母亲的努力下,在社会力量的帮扶下能够成功戒掉酒瘾,回归正常生活。

酒文化虽然在中华文化中源远流长,但我们要学会的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如果将喝酒变成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那么酒就会变成害人匪浅的毒药。

文/墨珑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