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艺术人物|油画家李天祥辞世,收藏家终止向西班牙捐赠

subtitle 澎湃新闻02-10 10:35

疫情之下,种种变动总是牵动人心。2月5日,中国油画艺术家、教育家,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第一任院长李天祥以92岁高龄在京辞世。

在西班牙,顶尖收藏家艾拉·丰塔纳尔斯-希斯内洛斯因与现任西班牙文化部部长无法达成协议,决定停止向该国政府捐赠400件私人收藏。非洲裔美国艺术家莎芭拉拉·塞尔弗将在波士顿与伦敦迎来个展,探讨对种族与性别的文化态度;詹姆斯·特瑞尔也将在伦敦呈现新作,继续探索艺术中的“光”。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一周艺术人物”,报道并评析国内外的艺术人物及热点事件。

中国北京 | 油画艺术家李天祥

在北京辞世,系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第一任院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天祥

中国油画艺术家、教育家,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第一任院长李天祥先生于2020年2月5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其代表作包括与夫人赵友萍共同创作的著名油画《山花烂漫时》《路漫漫》等,并出版有《写生色彩学》《色彩学》《李天祥、赵友萍油画人像写生》《李天祥、赵友萍油画风景写生、《俄罗斯古典素描集》等专著。

李天祥、赵友萍《山花烂漫时》布面油画

李天祥 赵友萍 雨花石《路漫漫》组画三 布面油画 图源 文汇网

李天祥,1928年生于上海,原籍河北省景县,1946年以油画系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入徐悲鸿先生任校长的国立北平艺专,师从徐悲鸿、吴作人等名师。1950年毕业期间创作《林祥谦就义》获一等奖,被徐悲鸿推荐给中国革命博物馆收藏。1953年由徐悲鸿推荐并考取了第一届赴苏联留学生,进入列宁格勒列宾美术学院油画系学习。

李天祥是探索油画“中国化”几代艺术家中的重要一员。苏联留学期间,他意识到中国油画的根本问题是 “色彩”没画好,中国色彩观念和油画色彩观念不同。例如中国色彩观念认为墙是白的,地是灰的,看的都是固有色。而油画中的“色彩观”则完全不是这样,常常同一种物品有不同颜色的表现。这是根据光线的转移和反光等各种情况影响,所画物体的颜色并不是固有色。所以,李天祥关于油画色彩的观点对中国油画界影响颇深。在绘画上,他也特别重视色彩表现,色彩抒情写意。

1983年,上海市政府在1959年重建的上海市美术专科学校(本科)基础上成立上海大学美术学院,1985年李天祥教授被任命为院长,兼任上海美协副主席。

退休之后,李天祥与赵有萍、徐庆平等建立人大徐悲鸿艺术学院(现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并持续任教。(整理/畹町)

西班牙马德里 | 收藏家艾拉·丰塔纳尔斯-希斯内洛斯

叫停400件艺术品捐赠,终止与西班牙政府合作

艾拉·丰塔纳尔斯-希斯内洛斯

近年来,顶级艺术收藏家偏好建立私人美术馆,而不像过去那样捐给主要艺术机构。在这股风潮下,大约两年前,国际著名藏家艾拉·丰塔纳尔斯-希斯内洛斯(Ella Fontanals-Cisneros)与西班牙政府签订协议,捐赠400件藏品,在马德里建立拉丁美洲艺术博物馆。希斯内洛斯生于古巴,在委内瑞拉长大,1970年代与委内瑞拉亿万富豪希斯内洛斯成婚后开始收藏。

然而,据《ART news》援引西班牙报纸El País最新报道,由于希斯内洛斯与新任西班牙文化部部长无法就捐赠达成一致,藏家决定取消捐赠。

据报道,2019年10月,希斯内洛斯收到西班牙文化部新任部长何塞·吉拉奥一封信,称,因为法律问题和未能解决的疑问,他无法接受捐赠。希斯内洛斯,自2006至2018年连续跻身一项“全球200大藏家”榜单,最初与她签署捐赠协议的是伊尼戈·门德斯·德比戈部长,即何塞·吉拉奥的前任。

吉拉奥的担忧是,在当初的合约中没有指明,希斯内洛斯在3500件私人收藏,究竟拿出哪400件捐给国家。她的大部分藏品在迈阿密仓库中,其他则分别挂在马德里、纽约和墨西哥梅里达的住所。

希斯内洛斯则指出,她担忧的是,政府只是想把藏品放在一个制定场所的展示空间里,而不是建一个美术馆。政府计划存放的场所,原来是一间香烟厂。希斯内洛斯认为,要将它改造合格,至少得花1000万欧元。另一点她无法接受的是,博物馆董事会还需要包括政府代表。“我只想结束这个项目。像何塞·吉拉奥这样的艺术门外汉太令我吃惊了。”希斯内洛斯说。(文/畹町)

美国波士顿 | 非洲裔美国艺术家莎芭拉拉·塞尔弗

在波士顿与伦敦迎来个展,探讨对种族与性别的文化态度

莎芭拉拉·塞尔弗

2014年,莎芭拉拉·塞尔弗(Tschabalala Self)在耶鲁大学艺术学院获得艺术硕士学位。五年来,她凭借其风格鲜明的作品获得了飞速成功,她的作品混合版画、油画与拼贴织物,描绘了黑人、尤其是黑人女性的身体。日前,塞尔弗的两场个展分别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当代美术馆和英国伦敦白教堂美术馆举行。

塞尔弗将其作品中的形象称为“化身”,它们充满生气,有着丰富的肌理,展现了人们对于黑人女性身体的假想,又让人感到困惑。这些“化身”有时候是碎片式的,有时候某些身体部位表现出夸张的情色。这些形象反映了塞尔弗的个人体验,以及人们对于种族和性别的文化态度。

莎芭拉拉·塞尔弗《杂货店》系列之一

塞尔弗生于美国黑人住宅区,在她的波士顿当代美术馆个展中,有一间展厅呈现了黑人住宅区里的街道和杂货店,在接受《The Art Newspaper》采访时,塞尔弗表示,她希望让观众理解其作品中的主角都来自怎样的环境,“杂货店是由有色人种创造的空间,来满足有色人种社区的需求……这是都市黑人生活的象征,是士绅化汪洋里的灯塔。”

在塞尔弗看来,欧美国家广泛有“监视文化”,这种文化也被大量地投射到黑人身体上。“而我好奇的是,对于一个人的身体而言,只需要多少的信息就能够得出对其性别或种族的结论?是不是只消鞋跟的轮廓、粗大腿和丰臀就足以给人留下黑人女性的印象?我认为就是如此。”塞尔弗认为那就是现实,而她想要探索其中的象征与标志,以及信息传递的方式。“我想要创造一些我觉得是真实的东西——只有真实可以解放人们。”(文/钱雪儿)

英国伦敦 | 艺术家詹姆斯·特瑞尔

佩斯画廊展新作,让人看见“光”本身

詹姆斯·特瑞尔

近日,据《卫报》等报道,艺术家詹姆斯·特瑞尔的新作个展将于2月11日起在伦敦佩斯画廊开幕。

新展将在特定场地的室内空间中展出特瑞尔《星座》系列的三件新作,这些作品将在磨砂玻璃表面上呈现圆形与椭圆形状,磨砂玻璃表面由技术先进的LED灯驱动,其中视效转变则由计算机编程生成。光线的变化微妙而催眠,一种颜色缓慢变为另一种颜色。程序不断运行着一个观众难以察觉的循环,从而激发一种超然的体验感。

詹姆斯·特瑞尔《星座》系列

“在某种程度上,为了控制光线,我必须有一种方法来制造光线,”特瑞尔说道。“当我准备展墙的时候,我会把它们做得非常完美,以至于你根本不会注意到它们。我所使用的建筑形式就是这样的:我对空间和地域的形式以及我们如何有意识地占据空间充满兴趣。”

特瑞尔是探索光、空间和时间的艺术大师,凝视他的作品,让人对于周遭空间的边界认知缓缓消解,被纯粹色彩的蔓延所包围。不过,和他早期的投影作品不同,这些新作不是要产生幻觉,而是要让观众感受到光的实际物质性,用特瑞尔的话来说,即“光的物理表现,我们的眼睛已经习惯于透过它去观看,而不是观看它本身。”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