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让女儿突然有点崇拜的警察父亲

subtitle 北京铁警02-10 10:00 跟贴 2 条

“我突然就有点崇拜你了”,这是一个女儿给正在疫情前沿参战警察父亲的一句话。因为在媒体上看到了一篇有关父亲的报道,她给春节后就一直没见面的父亲发了这条微信。这位民警叫丁洁,是北京铁路公安处北京西站派出所的一名基层干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4年刑警,7年值勤队长,4年指导员,他的每段经历都蕴含着力量,他从每段经历里汲取经验,支持自己不断前行。

“干警察就得干刑警”

1995年警校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北京铁路公安处刑侦大队当了一名侦查员,刑警和预审工作一干就是14年。由于父亲是一名军人,而且是轰炸机的驾驶员,受到父亲的影响,他对制服有一种特殊的情感。虽然没有成为一名军人,但他在高中毕业的时候,报考了警校。在他心目中,干警察就得干刑警。所以,毕业后,他主动申请到刑侦大队实习,三个月后,他即可独立办案,一年后就成为了一名正式侦查员。前前后后14年的时间,他破案数百起,其中不乏“浮图峪车站爆炸案”这样的重大案件。因为工作突出,他曾五次荣立个人三等功、七次嘉奖。从接处警,到现场勘查,引发线索,确定作案手法,找出证据,凿实证据,犯罪事实清楚,主要嫌疑人到案等一系列的工作环节,都在考验他的行动力、脑力、预审能力,他从每起案件得到启发。也就是在这时候,他不知不觉喜欢上了心理学。

西井道口伤害案,他参与侦破的第一起案子,他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每个细节。当事人是一名大学生,酒后用斧子砍伤了道口工。为了破案,他和同事跑到烟台和北安一蹲就是半个月。这样算下来,他一年当中有8个半月都在外面,可是刑侦工作虽然辛苦,但他热爱。

2008年底,他被调到了北京南站派出所,从刑警变成了值勤队长。虽然角色转换了,可是职责没有变,他并没有抛下自己的老本行,发挥刑侦和预审工作专长,办理了好几起“像样”的案件,王某等36人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刘某盗窃案,嫌疑人因盗窃旅客人民币5万元,被判处9年有期徒刑;第一起涉及“限养”事件,他经过多方努力,最终将伤人犬送至限养接收站处理。

“任何工作都不可能那么顺理成章”

在北京南站工作期间,他没有丝毫大站经验,也就出现了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为此,他“逼迫”自己熟读了2000多页的《铁路旅客运输规程》,从此将几十条与日常工作有关的内容了然于心,了然于口,了然于手,各项工作也逐渐得心应手。

2016年1月,他又因工作需要调到了北京西站,依然在值勤队,只是改任了指导员。以为和在南站一样,可以顺理成章的开展工作,但现实却是骨感的,两站工作特点截然不同,还要继续学习。西站有着比南站更复杂的地理环境,有着更丰富的旅客群体,有着更为集中的客流。面对复杂的地理环境,他靠自己双脚一步一步的去丈量,很快熟悉到连老客运员都比不了的地步。形形色色的人,他就靠笨办法去认识,专门购置了一部512G内存的大容量手机,专门用于给抓获的每一个嫌疑人建档,目前他的手机里已经存档100余名。客流高峰,他就靠自己的“三勤两必到”去应对,勤巡视、勤宣传、勤疏导,重点候车室必到,检票口必到。他说,“只有先认识、了解情况,才能掌握情况、处置情况。”

在执勤一线经常遇到旅客纠纷,而丁洁处理纠纷一绝,别人调解不了的,他一上手立马和解。并不是他有什么神奇之处,而是他学会了处处做一个有心人。用他的话说,处理纠纷是一项很吃功夫的“活”,需要用到心理学、逻辑学和推理,还要掌握双方满意的标准。

2019年8月的一天,他们队接到了一起发生在列车上的纠纷,本来就是一起再简单不过的案子,因为小摩擦导致的纠纷,却因为其中一位女乘客升了级。因为她非要把自己送进拘留所,同时也要将对方送进拘留所。处置民警怎么做工作都不行,后来丁洁赶了过来。他没有急于上手调解,而是通过观察和聊天,逐渐了解了这名“过激”乘客的心理,进而站在她的角度帮她分析问题、拆解情绪,调解三次后,终于双方达成了谅解。

疫情突然来临,他给全队民警写了一封信。

1月22日,人们纷纷戴上口罩保持一米距离的那一天,正是丁洁他们队白班。刚一接班,所里就通知他到办公室领口罩,全员佩戴上岗。随后,防护服和护目镜也送到了警务工作站。警务工作站此刻突然变成了直面疫情的前沿阵地。春节前,他们依然在为那些着急返乡的旅客找着遗失物品,依然处理着候车室里的各种警情,依然到候车室维护检票队伍的秩序,唯一多的一项任务是到出站口协助开展到京旅客体温筛查工作。可是没过几天,开始出现返程客流的时候,为了防止疫情传播,派出所启动了最高勤务级别,要求全员24小时在岗,将阻击疫情工作放在首位。接到命令的那一刻,丁洁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做好民警的思想工作?因为队里不仅有17名在职民警还有12名新任民警,他们还是刚刚从学校毕业的大学生,面对疫情会不会恐惧?会不会胡思乱想呢?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队里个别民警和新警出现了不稳定情绪,“每天面对这么多旅客,有没有被传染的危险?隔离区的值守是不是风险更高?”大家一时对疫情的不清楚和对公安工作的不理解,都一股脑摆在了他和队长赵志钢的面前。作为指导员,他觉得自己责无旁贷,必须要第一时间解决这个问题。他通过身边的医生朋友详细了解了疫情的情况,明确了只要做好自身防护,是不会轻易被传染的。1月27日,面对一些同志的顾虑,他在微信群里写了一封信,讲明了二点:一是北京西站是拱卫首都安全的第一线,我们是纪律部队,关键时刻必须顶上,严守纪律,听党指挥。二是上班一定要做好防护措施,下班做好消毒。这封信发到微信群后,他又与两名民警进行了私聊,在长达几十条的微信后,民警终于放下了包袱,轻装上阵。

不仅仅说在嘴上,表现在微信上,他还是一名实干家。“我是党员我就应该走在前面,身先士卒;我是干部,疫情在前,我就应该干在前面,率先垂范,才能让民警跟上来。”警务工作站是接触旅客最多的地方,他就尽可能的多在服务台后值守;工作在站区接触风险最高的地方,他都主动前往;车站设立的临时发热旅客隔离区是最危险的地方,一旦需要前往护送发热旅客任务,他都会第一个穿好防护装备冲在最前面。

2月3日,丁洁夜班。警务工作站接到勤务指挥室的指令:在即将抵达北京西站的列车上,发现一名发烧37.8度的女性旅客 ,要求立即组织警力协助相关部门做好接车工作,接到指令后,丁洁毅然第一个穿好防护装备提前到达接车位置,按照严格的程序将发热旅客送到安全隔离区域。后经防疫部门多次测量,该名旅客体温均正常,随后自行离开。这次出警对新警的触动很大,他们认识到警察不仅仅是个光荣的职业,更是一种沉甸甸的使命。

防控疫情阻击战还在继续,丁洁和他的队友一起依然奋战在一线,丁洁的女儿通过这场战“疫”更加了解了自己的父亲,也更加崇拜他。他虽然不是一个好爸爸,却是一名负责任的人民警察。能得到女儿的认可,丁洁比什么都开心。(赵茜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