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格勒布工艺美术博物馆长:保护欧洲工艺美术

subtitle 澎湃新闻02-09 08:55

澎湃新闻记者 陆林汉

“欧洲百年贺卡明信片历史特展”正在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目前因疫情而闭馆)举办,展品来自始创于1880年的克罗地亚萨格勒布工艺美术博物馆,它是克罗地亚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庞大的国立博物馆,保存着世界上最古老的挂毯等一批独特的手工艺品。

展览期间,“澎湃新闻·艺术评论”采访了该馆馆长米罗斯拉夫·加斯帕。加斯帕表示,博物馆的战略重点是保护传统工艺并创造新的中产阶级审美文化。

克罗地亚地处欧洲中部与东南部的交界处,濒临亚得里亚海,与意大利隔海相望。西北与斯洛文尼亚相接,东北与匈牙利相连,东部毗邻塞尔维亚,东南与波黑和黑山接壤。由于这种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得克罗地亚融合了四种文化,包括东西两方的拜占庭帝国和西罗马帝国文化,以及中欧和地中海文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克罗地亚萨格勒布工艺美术博物馆

克罗地亚地理位置

克罗地亚萨格勒布工艺美术博物馆创建于1880年,是克罗地亚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博物馆,用于收藏克罗地亚及欧洲附近地区最负盛名的工艺美术品。改馆汇集了来自东欧、西欧、南欧等欧洲各地对工艺艺术品、包括绘画、雕塑、摄影,也包括陶瓷、钟表、玻璃、纺织品、平面设计等,承载着欧洲对工艺历史与文化。

近日,澎湃新闻采访了萨格勒布工艺美术博物馆的馆长米罗斯拉夫·加斯帕,他谈及了博物馆的馆藏及展示、文化传播理念等。加斯帕表示,博物馆活动的战略重点是保护传统工艺,以及创造新的中产阶级审美文化。

同时,加斯帕还谈到了克罗地亚本土工艺文化的融合:“中欧对克罗地亚大陆部分的影响是来自德国文化艺术,而在沿海部分的影响上,则可以在每一步中找到意大利的标志,特别是威尼斯的艺术和文化。”

克罗地亚萨格勒布工艺美术博物馆馆长米罗斯拉夫·加斯帕

澎湃新闻:对于中国观众来说,克罗地亚的这座博物馆不如西欧的一些博物馆那么为人所知,可否从建筑及历史及相关人物等方面介绍一下这座博物馆?

米罗斯拉夫·加斯帕:总体来说,萨格勒布工艺美术博物馆是克罗地亚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意义最重大的工艺美术与设计博物馆。博物馆收藏了13世纪至今的十几万件文物,一些欧洲地区最精美的艺术品和收藏品在此展出。因此,我可以自豪地说,无论在藏品风格还是文物时期跨度上,我们是欧洲最伟大的艺术工艺藏品地之一。

博物馆是1880年在艺术协会及其主席伊齐多尔·克伦贾维(Izidor Kršnjavi)的倡议下建立的。博物馆借鉴了英国工艺美术运动(Arts and Crafts movement)的理论规则和高特弗里德·森珀(od Gottfried Semper)的学术假设,旨在为手工艺大师和艺术家创造一系列的模型,以重振日常用品的生产。博物馆活动的战略重点是保护传统工艺,以及创造新的中产阶级审美文化。因此,1882年在博物馆旁创办了工艺学校(即今天的应用艺术与设计学校)。这座由赫尔曼·博莱(Hermann Bolle)于1888年建造的建筑,是第一座将博物馆和学校的功能融为一体的专用建筑。从风格上讲,这座建筑是一座伟大的历史主义宫殿,体现了德国文艺复兴的精神。

今天,工艺美术博物馆已发展成为克罗地亚的基本文化机构之一。

高加索地毯,约1840年

澎湃新闻:贵馆馆藏既包括一般意义上的绘画、雕塑、摄影,也包括陶瓷、钟表、玻璃、纺织品、平面设计等,总共可分为十七大收藏类别。可否分别做些介绍?

米罗斯拉夫·加斯帕:在博物馆的三层楼中,游客可以看到从哥特时期到21世纪最具代表性的克罗地亚和欧洲艺术作品,博物馆通过风格和时期的分类来展示这个地区最伟大的艺术展览。前两层陈列着从哥特式时期到装饰艺术时期的艺术品,而第三层则陈列着玻璃、陶瓷、手表、象牙、金属和时装收藏品。还有专门的宗教艺术研究收藏,犹太部分和古代大师的当代绘画。

澎湃新闻:馆藏艺术品有多少件?

米罗斯拉夫·加斯帕:如今博物馆收藏了十多万件13世纪到今天的美术和应用艺术作品。在常设展览中,参观者可以看到大约3000件最有价值的精选展品。常设展览提供了从哥特式一直到装饰派艺术的工艺生产视野,以及相应的技术变化和风格历史,从而广泛反映过去时代的智力和精神发展。常设展览还包括一个展示当代艺术家和工匠的展区。

奥地利工艺品,18-19世纪

保加利亚工艺,耳环吊坠,18-19世纪

澎湃新闻:哪些种类的工艺品是馆藏重点?

米罗斯拉夫·加斯帕:一楼是一些最古老的哥特式挂毯,安德烈亚·梅杜利奇·斯基亚沃内(Andrija Medulić Schiavone)的杰作;一些珍贵材料制成的稀有家具,包括来自欧洲最重要的制造商品牌麦森和维也纳的瓷器;来自塞夫尔皇家工厂的法国瓷器;以及来自纽伦堡和奥格斯堡的国内和中欧珠宝作坊的顶级作品。以及许多其他艺术品。

在同一层的独立大厅里有一个独特的艺术收藏,哥特式和巴洛克式雕塑。一楼的展厅展示了当时最重要的意大利、法国和荷兰画家的作品,如圭多·雷尼、伦勃朗的学生扬·维克托斯等人的作品。

在二楼可以看到新风格时期以来最重要的物品。来自手工艺学校的克罗地亚工匠的作品;慕尼黑青年风格的杰作——弗朗茨·冯·卡塔的名画《罪恶》;以及克罗地亚新艺术派的主要艺术家,托米斯拉夫·克里茨曼、安托尼亚·克拉斯尼克等人的作品。(注:法国的艺术家根据1896年开幕的一个新画廊,把这一风格称作“新风格”(Art Nouveau),英国人称之为“现代风格”(Modern style),意大利人称之为“自由风格”(Stilo Liberty)。德语地区的人们习惯把这种与传统艺术格格不入的风格称为“青年风格”)在同一层还有两个独立的主题系列。收藏克罗地亚老摄影作品、平面设计和产品设计,展示了贝尔纳多·贝尔纳迪、伊万·皮策尔、维扬塞斯拉夫·里希特等人在克罗地亚平面和产品设计方面的杰出成就。二楼的展厅里陈列着克罗地亚20世纪的当代绘画作品,其中包括米罗斯拉夫·克拉列维维茨(Miroslav Kraljevivc)、埃多·穆尔蒂奇(Edo Murtic)、泽尔科·基普克(Zeljko Kipke)等人的作品。三楼则挑选了最具代表性的各种类型、工艺和材料的展品,如银、青铜、铜、彩色玻璃等,可以在6个独立展区看到。这些钟表、象牙、金属、铃铛、玻璃、陶瓷的收藏,也是我们这个地区从巴洛克时期到今天最大的时装和时尚配饰展览。

《先知阿瓦库姆》,大约18-19世纪

象牙浮雕《士兵带着安全带穿过森林》,荷兰,17世纪

澎湃新闻:有没有“镇馆之宝”?

米罗斯拉夫·加斯帕:有许多独特的手工艺品,只保存在我们的博物馆里。一幅有着15世纪西班牙中世纪浪漫情怀中非常流行的卡塞尔·德·阿莫尔的《爱的监狱》中场景的挂毯,确认是最古老的挂毯之一。浪漫故事的主题是公爵之子勒里亚诺对国王之女劳雷奥拉的禁恋。这幅挂毯展示了故事里两位女性人物相遇的最后一幕。几乎相同的挂毯保存在巴黎的克吕尼博物馆。

卡塞尔·德·阿莫尔 《爱的监狱》 挂毯

我们还很自豪地在常设展览中展出了两件威尼斯文艺复兴晚期伟大的克罗地亚裔画家安德里娅·梅杜利克·斯基亚沃内的杰作,《带着孩子的圣母》和约1540年作于威尼斯的《大卫击败歌利亚后索尔国王的胜利迎接》。这多亏了几年前在纽约购买了这幅画,并把它交给博物馆展出的丁科·波德鲁格博士。而第二幅美杜利克的杰作来到克罗地亚,多亏了科雅科维奇家族,他们在伦敦佳士得拍卖行买下了这幅画,打算把它带到克罗地亚,并在克罗地亚历史上第一次在公共博物馆展出。这幅画一直被私人收藏,现在也只能在我们的博物馆里看到。

另外,我们能挑出的有价值的人工制品之一是用来纪念气球第一次飞行的钟,1783年由蒙哥菲尔兄弟建造。还有非常珍贵的保罗·斯托尔的《巴克斯和阿里阿德涅的胜利》,1815年作于伦敦。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英国的银匠灵感来自于经典的古代母题。

保罗·斯托尔,《巴克斯和阿里阿德涅的胜利》,1815年

关于绘画,除了非常珍贵的欧洲巴洛克名画收藏外,还有一些意大利、法国和荷兰最重要的画家,如吉多·雷尼、伦勃朗的学生扬·维克多斯和其他画家的作品,博物馆还收藏了克罗地亚20世纪非常珍贵的绘画作品,其中包括米罗斯拉夫·克拉耶维奇、埃多·穆尔蒂克、泽尔杰科·基普克等一批艺术家。

澎湃新闻:博物馆除了本土工艺美术品外,还涉及到了整个欧洲的一些工艺美术收藏。那么,在您看来,东欧和西欧在工艺美术上的图案、造型上有哪些异同点?

米罗斯拉夫·加斯帕: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克罗地亚的地理和文化位置位于中欧与地中海欧洲的边界上。这两个地区对我们的文化和艺术有很强的影响。

首先,中欧对克罗地亚大陆部分的影响是来自德国文化艺术,而在沿海部分的影响上,则可以在每一步中找到意大利的标志,特别是威尼斯的艺术和文化。这一点在我们的年代室展览和收藏品展览中也能体现出来。

克罗地亚工艺,带手柄容器,18-19世纪

克罗地亚工艺品,耳环,约1840年

澎湃新闻:馆内的工艺美术的陈列方式是怎么样的?在面对来自不同国家的观众时,你们是如何向观众讲述不同时期、不同地域的工艺美术品?

米罗斯拉夫·加斯帕:在当下的数字时代,我们既利用传统的传播渠道,也利用各种新型的数字媒体、网络、社交媒体等一切可用的资源,来传播博物馆的常设展览和我们带给公众的展览。

在今天这个互动的时代,仅仅建立一个展览是不够的,它必须伴随着一个精心策划的交流,以达到尽可能多的观众,以及一堆其他的活动,如圆桌会议,演讲,表演,当然还有小册子,图录等。我们是欧洲这个地区第一批被列入谷歌文化研究所项目的博物馆之一,该项目为世界各地的游客提供了在线参观我们博物馆的可能性。

克罗地亚萨格勒布工艺美术博物馆展厅

澎湃新闻:2019年是中国与克罗地亚文化旅游年项目,目前,正在上海民生美术馆展出的展览“My Best Wishes”主题是贺卡、明信片。为何选择将明信片、贺卡这一题材的藏品带到中国?

米罗斯拉夫·加斯帕:感谢克罗地亚-中国文化旅游年,特别感谢中国克罗地亚文化经济合作协会代表白女士的长期友好合作,我们成功地与上海民生艺术博物馆建立了联系,并将“我的祝福”展览带到了中国公众面前。这一独特的节日问候展览来自工艺美术馆的收藏品,代表了克罗地亚和欧洲的文化和问候传统。

佚名,彩色石版画、纸板,约1900

澎湃新闻:在此次展览中,观众可以看到怎么样的明信片发展演变?

米罗斯拉夫·加斯帕:展览带来了从19世纪末至今290种欧洲圣诞和新年的问候(明信片),展示了克罗地亚及周边国家近100年来工业和文化发展的历史,以及欧洲节日祝贺方式的习俗历史。

SAEMEC(米兰), 彩色石版画、纸板, 1959

澎湃新闻:此次展览被很明显地分为两个部分,早期的欧洲贺卡和二战以后的欧洲贺卡,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区分?这两部分的策展思路是怎样的?

米罗斯拉夫·加斯帕:展览分为两个部分,这两个部分不仅在时间上是不同的,而且卡片在用途上也是不同的。第一部分介绍了贺卡的早期发展,以及贺卡在私人领域的应用——向朋友和家人致意。这些卡片展示了19世纪不同印刷技术的发展,以及代表幸福、家庭、好运等典型情感的各种图案,新年展望等。展览的第二部分代表了二战后开发的卡片,但同时也是作为商业交流的一部分而发送的卡片。尽管这种公司卡片在二战之前就已经存在,但从20世纪50年代起,公司卡片就成为了任何公司的标准通信策略的一部分。

澎湃新闻:此次所展出的贺卡,不仅体现了欧洲的年俗,也很好地体现了欧洲印刷工艺和平面设计。能否请您就此次展览中比较有代表性的贺卡,跟我们做一个更深入的分享?

米罗斯拉夫·加斯帕:公司卡片在某种程度上像公司的一张名片,代表着公司的财富和福利。因此,公司和机构不遗余力地聘请最优秀的设计师和印刷设备来制作卡片。其中一些是由著名的克罗地亚艺术家如伊凡·皮塞尔吉(Ivan Picelj)或亚历山达·斯雷克(Aleksandar Srnec)用丝网技术完成的,一些是镀金的,一些是以特殊而复杂的方式折叠的,还有一些是用夸张的格式(特别大,特别长)在每年发送的数千张卡片中脱颖而出。

二十世纪早期比较有趣的代表性明信片可能是照片明信片,可以在专业的照相馆制作,然后在度假时或其他喜庆场合寄给你的朋友和家人。这些可以是定制的各种照片技术,或只是在书店买别人的肖像(例如一个孩子作为新年的象征)。其他有趣的是那些代表我们地区好运的象征图案。对我来说,比较我们文化之间的异同是很有趣的。

萨格勒布建筑,摄影,1912年

澎湃新闻:未来是否会和中国又更多的展览、文化交流合作的计划?如果有,还会选择展示什么样的工艺品?

米罗斯拉夫·加斯帕:我们希望这只是向中国展示克罗地亚文化和艺术的第一步,同时也为向克罗地亚和欧洲展示中国艺术和设计打开了可能性。这次展览也有可能在北京展出。如果之后能有机会展示克罗地亚当代艺术和设计,我们将非常高兴。

(吴梦倩对此文亦有贡献。感谢中克经济文化合作协会,上海漫宇艺术创始人白晓婷对此次采访的协助。)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