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subtitle 雷斯林01-15 01:46 跟贴 2494 条

01

今天看了两个新闻,非常难过。

一个是《贵州贪官王晓光案件细节曝光:茅台酒往下水道倒也倒不尽》,一个是《贵州患重病体重仅43斤女大学生吴花燕离世 曾长期营养不良》。

这个贵州省原省委常委、副省长王晓光被查之后,工作人员在他家中发现有一间房子堆满了茅台酒,数量达4000多瓶。

而事实上,在听到风声后,王晓光已经处理掉了一批价格最贵的年份酒。一开始,王晓光把包装撕掉,将酒倒到坛子里。

后来他觉得这样不安全,把已经倒到坛子里的年份酒又分批倒入自己家的下水道。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法规室副主任夏晓东介绍,看到他弯着腰在卫生间里倒这些酒,王晓光的妻子感叹,这些酒“扔也扔不掉,喝也喝不了,送也送不完,倒也倒不尽”。

好一个“倒也倒不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那个离世的女大学生吴花燕,出生在贵州松桃县,她和弟弟从小就失去了双亲,家里只剩两个人相依为命。

吴花燕为了给弟弟节省医药费,吴花燕在上学期间一直省吃俭用,有时候一天只吃一个馒头充饥,更多的还是拿糟辣椒配着白米饭作为自己每天的食粮。

生活上极度节俭,以致长期营养不良,23岁的她仅1.35米高,体重43斤,且眉毛脱落,整个人相当瘦弱。

2019年下半年,吴花燕被查出有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等众多疾病,一个细节是,那时候她的体重不足60斤致使她没法接受手术。

由于病情过重,1月13日,这个历经苦难的女孩儿,永远的离开了这个让她充满希望且让她受尽苦难的世界。

这两个新闻都发生在贵州。

我知道贵州是中国人均gdp最低的省份之一,但一个地方再穷,也有巨富,一个地方再穷,贪官也能捞到油水。

可贫穷地区的穷人就太穷了,真正承受苦难的人是他们。

02

我一个朋友万方中跟我说过他小时候的故事,我一直都记得。

我小的时候,我的奶奶明知道奶粉馊了,还喂给我吃。后来我在人民医院吊针了一个月,差点儿死掉。 这件事情给我造成了终生的痛,长大后,我虽然仍然活着,但我的骨骼明显的比常人要细,我经常在裸露身体的场合(比如说游泳),感觉自己抬不起头来,我的身体也明显不如一般人。我在和异性交往的过程中也时常自卑,因为我的胳膊比女孩子还细。 事实上,我的奶奶不仅是对别人,对自己也是这样。曾经因为吃馊的饭菜,而拉稀几天。家人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只是说:“我是舍不得,你不知道,在文革的时候,别说米饭,野菜都难吃到。现在生活富裕了,也不能随便浪费啊……”

贫穷最令人难过的地方,是什么都值钱,就自己的命不值钱。总觉得什么事情,只能拿命挡,说难听点,命比纸还贱。

我们国家最近两年发展迅速,人民的生活也越来越好,可能很多人已经忘记了贫穷的模样,忘记了中国和世界上还有许多受苦的人。

我甚至在“中产阶级聚集”的知乎上看到过问题,问中国都强大了,现在还这样扶贫有什么用,应该取消对穷人的一切补贴。

这就太坏了。

还记得下面这张图吗?

一名中年男子,在超强台风“天鸽”来袭时,试图阻止大风中摇摇欲倒的小货车,却无力回天,车辆被风吹倒,男子被压车下,当场身亡。


男子姓周,已经54岁了,和我父亲同龄,这辆车是他新买的,买回来还不到半个月。

现场有很多人劝他算了吧,但他不听,执拗地想阻止车辆倒下。可能是没想到风会这么大,可能是意识到风这么大的时候已经晚了,最后酿成了悲剧。

微博上有一些人说他要钱不要命,有人说他“螳臂当车”,我点进主页去看全都是些没毕业的小孩子,主页都是明星光鲜亮丽的生活。

道理虽然是这么个道理,但生活却不是这样过的,稍微上了年纪,讨过生活的人,都能理解。

我有个长辈,以前也在广东打拼过一段时间,现在开了两家饭店,日子过得还算是不错。

我把视频发给长辈看,那长辈说要是他年轻的时候估计也会这么干,因为那时候真的是穷,好不容易买了辆车做生意,哪舍得让车翻,只能拼命保护。

我说视频里的男子已经54岁了。

长辈一小会没说话,然后回我说,“真挺不容易的...”。

是啊,都不容易。

还有上次宁波老虎园那个被咬死的41岁中年人张某。

他和朋友带着老婆,孩子到宁波雅戈尔动物园玩,妇女,儿童都是正常买票进入的,而张某则自作聪明的恶意逃票,进入老虎散养区。

其实一开始他也吓得赶紧离开,但离开的时候摸摸口袋发现手机没了,于是又跑回去捡手机,结果被老虎一下咬住,接下来就是游客的尖叫、拍照、录视频,家属撕心裂肺的哭喊,警察对游客的遣散等等。

这对夫妻是湖北人,在2000年左右来宁波打工,是那种最基层的打工者。

估计也是大过年的,在孩子的吵闹下好不容易咬牙进的动物园,并不是买不起票,而是本着能省一点是一点的原则,用自己的安全去搏。

我还记得事发的时候,很多网友说他不守规则,死有余辜。

我承认,我也觉得他不受规则,但我却没办法说他死有余辜,因为我确实也认识几个这样的人。

我刚赚到钱的时候,曾经去找一个在外地打工的童年同伴玩。(年长我不少)当时他执意要带我翻带着尖刺的墙头,逃掉那个门票。

我说这没多少钱,你的我也帮你付了。

他辩解了几句,对我说“不然你把门票钱给我吧,我还是翻进去。”,说完就很笨拙地开始翻墙。

如果我不认识他,我一定觉得他是个不守规则的傻逼。

但我童年时他一直带着我玩,那时候是个开朗活泼正直的人,后来因为家里比较穷,去了外地打工。

所以除了觉得他傻逼以外,我还能共情感慨:可能这些年,他们都过得太苦了吧。

03

日剧《半泽直树》中,最开始有这样一个情节。

主角半泽直树的父亲因为受到东京银行家的欺骗,资金周转困难,纵然他们工厂的产品非常牛逼,却依然不得不接受工厂破产的命运,而且背负了巨额的债务。

最后,因为不肯让妻儿露宿街头,也没脸面对那些因为他破产的供货厂商和工厂主们,男主的父亲最终吊死在自家仓库的房梁上。

可能现在还没走上社会或者还年轻着的各位无法理解那个年代的日本,中年破产到底意味着什么。

但因为没钱只好去死,这样的悲剧,无论在中国,日本,韩国都绝不是个例,上次股灾就有,下次股灾一定还会有。

真的是命比纸贱。

像上面那样贫穷的生活,依然被不少人羡慕着,因为他们至少还有变富有的机会。

珠穆朗玛峰脚下的夏尔巴人为来自世界各地的登山者提供向导服务。他们为登山者背负行李辎重,遇到危险的难以翻越的障碍搭人墙让雇主通过。这样他们每年可以赚取4000美元的工资。为了这换算成人民币4万元不到的收入,许多夏尔巴人都死在了登顶珠峰服务的路上。

“我的朋友和兄弟都死了,事实上最后能活下来都靠运气。”

夏尔巴人巴桑说,

“这就是我们的工作,也是我们唯一赚钱的方法。”

但即便是即使是这样的阿尔巴人的生活,依然被不少人羡慕着,因为他们可能连看到明天太阳的能力都没有。

只要你在百度上搜索“叙利亚”,“爆炸”几个关键词,总能搜索到一个月内的新闻,可以说在叙利亚,街边会突然爆炸是常态,而和平则是非常短暂的瞬间。

叙利亚阿勒颇一次袭击后,父亲抱着孩子的尸体悲痛欲绝——而这里每天都上演着无数起这样的惨剧。

同样在阿勒颇,三名不知名孩子死于迫击炮弹片

儿童挣扎逃难

阿富汗难民儿童踢足球娱乐

事实上,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等在战乱里饱受煎熬的人也不一定就是这人间最苦的。在非洲大陆上,还有更多的贫穷,饥饿,疾病,战乱,死亡。

传说世界末日来临时,会有四名毁灭的骑士来到人间,带来战争,瘟疫,饥荒和死亡,但其实这一切从来都没离开过人间。

最后我想说,这个世界的对比,有时候就是这么无情,让人看了就掉眼泪。

有人为了给家人治病可以连续多年一天只吃一个馒头,体重不到60斤;有人贪赃枉法把价格昂贵的茅台全部倒进下水道,来不及处理的还有4000瓶。

这样的残酷对比,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昨天我在录一档综艺节目的时候,某娱乐明星面对哈尔滨的代驾师傅想修个暖房,冬夜取暖的愿望时,说“我都不敢想象现在还有人说要找个地方取暖,太不敢想象了。

有人需要找地方取暖,他都无法想象,不知道他今天看到这样“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新闻会有怎样的感想。

太难过了。

但我说这些,并不是想让你们难过,而是希望大家能对贫穷有更多同理心,不要问出“扶贫有什么用”这样的问题。

平时遇到力所能及可以帮助的人,多帮助帮助。

不要嘲笑他人的贫穷,不要嘲笑他人的苦难。

永远记得,还有人需要帮助,永远带着善良的心生活。

这比单纯的难过要有用很多。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