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的婚恋市场上已经过时了吗?

subtitle Love Matters01-15 01:18

文/林奥

跨越国族的性或亲密关系

是相信情欲的人

对跨境流动和被迫成为独立的个体的回应

大街上还有人拽着老外合影,地铁上也有家长怂恿小孩子和老外练英语,但随着在华老外数量的不断增加,睡过或者交往过外国人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图/Shutterstock
尽管有很多老外在中国很好约到人的传言,但实际上老外在紧张的约会市场并没有很大的优势。一来作为流动人口,他们的生活充满了不确定性,很难对未来有预期和承诺。二来大部分老外条件也一般,大城市还好说,到了二线城市,长居的老外不是教英语的,就是学汉语的,流行的那套婚恋体系里,又能有多少竞争力呢? 即便只是约一下,语言不通、文化障碍以及“西餐妹”、“easy girl”这样的污名还是会横亘在情欲之前。这样的背景下,老外的核心竞争力似乎只剩下作为“他者”的“异域风情”了。但“异域风情”会真的会带来很不一样的体验吗?

图/Shutterstock

跨文化交流一定是有的。除了安利/吐槽自己国家,部分选手也喜欢开邻居的地图炮,期冀给人各国文化速览的奇妙体验,同时也抬抬身价。荷兰人说法国人活儿好是虚名,法国人吐槽意大利人话太多,意大利人揶揄德国人表面正经背地里玩儿的大,德国人谦让道英国人在这方面更胜一筹,而英国人则嘲笑美国人英语不行。插科打诨很开心,但这种行为无意间也给自己挖个大坑:他的表现也会被放到国家队的计分板里。 谈到中国,老外的风格往往和他所在的城市相关。北京老外总觉得自己才是中国文化的守护者,瞪着眼睛等你夸他中文好;上海老外充分扮演好外宾角色,时刻拗自己国际化,但“你扫我,我扫你”还是说的贼溜;广州深圳的老外很多是来中国做生意的,尝了不少改革开放的甜头,分分钟给你剖析中国制造的前世今生与未来;而不在这几个城市的老外,就特别喜欢表达爱这座城市胜过北上广深的情愫。

图/Shutterstock

这些事情有的强调自己“外”的一面,有的强调自己“中”的一面,如果是个喜欢装外宾的同胞讲,大家还会觉得逗趣;但真外宾讲,就常常让人觉得用力过猛。足见流动人口要融入一个社区,真的很辛苦,做什么、说什么都有不太对劲的地方,而这种无法抹去的“他者”的气质在以亲密体验为目标的情欲里往往会有劝退的功效

图/Shutterstock

交流有尴尬,就只好在实干上下功夫,这一步的体验一般不差。尺寸一类的都市传说其实也不可信,但蛮多人确实也都有比较让人愉悦的生活习惯和性生活习惯。

不少人留络腮胡,因为知道大家(更具体的说是男同性恋们)好这一口;即便明白自己常常只是被猎奇,但仍然卖力工作到尝试中文叫床极为敬业;大多数人就算没什么体味,洗澡也能多勤快就多勤快,止汗剂香水轮番用着所以总是香香的;也会好好修剪身上各处的毛发,让人不至于吃到一嘴东西;最重要的时,哪怕已经许久没有性生活,当被拒绝的时候,他们往往还是彬彬有礼,哪怕做到一半也能说停就停,不会恼羞成怒或者霸王硬上弓:
这些细枝末节的但让人舒服作为可能来自于其生活背景,也可能来于身在异乡的小心翼翼,甚至是来自于代表本国族的思想包袱。

图/Giphy

实干完了就是情绪上的共鸣,这样的体验很难得,常常发生在意外之时。出门在外不能认输,个别选手把情欲看的重,一旦没有尽善尽美,沮丧马上就写在脸上。越是说没关系,他就越是抓头发(尽管有的人也没多少头发)。

碰到信得过的人,还会诉苦,娓娓道来自己是怎么背井离乡的;哀叹自己来中国这么多年中文还是没有长进;感慨吃完火锅就屁股疼还是家乡的假中餐比较好吃。春天的柳絮夏天的湿热秋天的连阴雨冬天的雾霾,工作学习文化差异全球化,林林总总件件桩桩都让人崩溃,现在就连情欲也不好使了。

图/Giphy

可情欲真的值得被看的这么重吗?值得。他不是软件上那个穿西装打tie的young professional (年少有为者),他只是一个字面意义上的“老外”:一个老大不小的外来者。他要顶着一张在中国人生活经验里不常出现脸来融入这个“差序格局”的社会冒充我们的自己人;他三句话不离开自己老家,是因为担心作为一个外来者拿不出什么能提起别人兴趣的东西。

“他者”的力量就是这么强,两个人要建立起亲密的联系,他不知道该说和你像,还是该说和你不一样,在这样的迷失中,情欲不只是情欲,情欲是一门不用担心会lost in translation(因为翻译而失意)的语言。讲好这门语言,就有可能离开“他者”的身份,获得良好的亲密体验,逃离出门在外的孤独、无助和沮丧。

图/Giphy

最后绕了一圈,“异域风情”带来的反而是更强烈的共情。脆弱让他像极了从家乡去城市打拼的我们。一样的背井离乡,一样的人前人五人六,一样的背后孤单寂寞,一样的处处谨小慎微。刹那间,老外一样是立体的人,他们不是脸谱化的,靠区域发展水平差异和信息不对称来蹭吃蹭喝的外人。
某种层面上,大家都是“老外”,都是老大不小的外来者。或许情欲之外,我们对抗“身为他者”这样负面的体验的方式会多一点,但那只是因为我们中文讲的好一点,微信里的联系人多一点罢了。本质上,大家都想通过某种亲密的体验,融入新的社区、新的生活;但这很难,最后大家都一样脆弱。

图/Shutterstock

与自己共鸣之外,观察跨国族的性或者是亲密关系,也会让人反思当下的世界和自己所处的文化环境。

比如,老外常被等同于白人男性(本文中的老外也会给人这种感觉),是因为在不平衡的全球化和种族、性别结构里,这些人确实更容易流动,其他人被掩盖了。不过,这些不平衡也在不断被挑战,老外以前有的那点儿基于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性资源,也都被解构的差不多了,本文对人家的埋汰就是例证;又比如,“Asian Fetish”(一般是西方男性对亚洲女性的偏好)的背后是种族主义和刻板印象;而“西餐妹”这样的污名,则是根植于将女性当作本民族性资源的沙文主义,都不是开放友善的社会环境下应该存在的东西。

图/Shutterstock

总之,跨越国族的性或者是亲密关系是全球化的必然,是相信情欲的人对跨境流动和被迫成为独立的个体的回应。“老外”这个身份本身不会真的带来什么特别的体验,但国族也不必成为我们向情欲说不的缘由。

本文来自LoveMattetrs谢绝未授权转载

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立场

Chao.Wang@rnw.org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