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越来越像你妈了”“你越来越像你妈了”“你越来越像你妈了”

subtitle 朱门大叔01-14 22:0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这句话真的是真的,就像你的基因排列组合一样真。

无论你曾经多么叛逆不羁,总会有一个时刻让你猛然惊觉:“我怎么跟爸妈越来越像了?”

小时候我特别不乐意跟我妈一起逛商场,虽然买新衣服是个高兴的事儿,但每到付钱的最终环节,我妈一定雷打不动地跟售货员讲价。

而且我妈的讲价一定是语出惊人式的,比如售货员说这条裙子价格是330,我妈一张口就是:“打个折呗,100卖不卖?”

如果售货员面露难色,我妈就会抬起两根手指揉搓一下裙子,嫌弃料子跟做工。

父母那辈人好像都对布料特别熟悉,一件衣服看一眼就知道是毛呢还是羊绒,摸两下就知道是人造革还是小牛皮,甚至是含棉量多少。

但那时候我不懂积累生活常识的可贵,只觉得我妈太抠了,为那么点钱不至于,她眉飞色舞讲价的时候我恨不得红着脸躲避,然后在内心祈祷千万别在这时候遇见同学。

爸妈的抠可以延续到生活的各方各面,我们家有个抽屉专门用来收集塑料袋,一个袋子可以依次用来装零食、装保温饭盒、装厨余垃圾。不光我们家这样,从单元楼的楼梯一路走下来,每家门口暂时放着的垃圾都不是用正经垃圾袋装的。

以前我觉得爸妈把一个袋子用三四回真的没必要,但现在我也在房间门口那个位置装了一个储物盒攒塑料袋,买一次袋子恨不得用到它自动分解。

一开始发现自己这个习惯的时候我还挺不好意思的,后来发现我身边的朋友几乎都是这么干,一个表面光鲜亮丽在朋友圈晒年度账单和行程的人,可能在抽屉里攒了一堆塑料袋。

除此之外,聚完餐剩下的红酒瓶子,把标签撕掉可以用来插花;

上网买东西店家送的泡泡纸也收起来,焦虑情绪上头的时候可以翻出来捏碎解压;

身体乳挤不出来先别扔,用剪刀剪开还够涂两回;

盲选了一家餐厅坐下来翻开菜单才发现价格特别贵,这时候会镇定自若地跟服务员道个歉然后走掉,而不是像以前那样为了强撑面子点菜然后剩下一个月都在心疼钱;

虽然现在大部分商场都不可以讲价,但每次看中一件衣服第一件事儿就是问一句最近有没有折扣或者商品券。

长到二十多岁我们终于明白钱是真的不好挣,开始关心菜市场里几毛钱的涨落,像爸妈一样算计几块钱的差价——钱是必须要花的,但绝对不能乱花。

上中学的时候每天都有好多女生趁着大课间去厕所换衣服,准确地来说是脱秋裤,或者更厚一点的加绒裤,塞到书包里,临放学的时候再去厕所套上回家。

因为十个家长里有九个会在孩子临出门前上手检查有没有穿秋裤。

去厕所的时候经常看到那些女生特别局促地一边保持平衡一边换衣服,可能一个不稳就要单腿往前蹦跶两下,场面很像蒙古族特色摔跤。

等到换好了衣服,她们又会带着一种,今天也只穿一条单裤!这样的潇洒神态昂首挺胸地走出去,因为大家一致默认多穿一条裤子会在视觉上增肥二十斤,所以穿上秋裤都感觉自己是树墩,扔掉秋裤就是超模。

虽然穿得很少,但那时候真的不觉得有多冷。这搁到现在我真的无法想像自己穿一条薄裤子过冬,走路上看到那种光着脚脖子的人我都想替他们把裤子拉下来盖住。

以前爸妈经常说:“现在不觉得,老了以后有你难受的。”那时候“老”对于我们来说特别遥远,遥远到不值得顾虑。

直到不知道哪一年,我们开始担心变老,开始学着为将来做打算,所以天气一冷自动套三层裤子,尽量早睡,喝很多热水。

我的一个好朋友上高中的时候是可以在寒冬的早晨用凉水洗头的狠人,现在她为了控制秃顶三天才洗一次头,跟她见面的时候无意喊一句冷她会立刻检查我的衣服厚度,然后说:“你穿这么少老了容易得关节炎的呀!”

我们这代人已经自动把爸妈拉警戒线的任务接过来了。

有次我的朋友跑过来跟我说,她觉得自己跟爸爸在对待很多事儿的态度和处理方法上越来越同步。

比如,跟对象在某件事儿上产生不愉快的分歧以后,她立刻把语言系统调整到阴阳怪气的模式,句句讽刺,一语致死型,本来事儿不大,被她这么一搅和俩人都越来越生气。

她说:“其实我一张嘴讽刺的时候就在后悔,因为小时候经常看我爸这样怼我妈怼我,觉得特别窒息,没想到现在我也变成了会让身边人窒息的人。”

“我不想这样的,但每次都是嘴比大脑先一步做出反应,每到这种时候我的嘴里就像是住进了一个我爸。”

后来她想了一个方法想发脾气的时候先咬住嘴唇憋住,等冷静下来以后再试着交流,虽然很笨,但管点用,最重要的是从她爸的深刻传染里脱离出来了,她觉得这样就算胜利。

这个时代强调个性至上,但上一辈人的很多东西又确确实实在我们的个性里延续着。

或者说,随着心智的成熟我们开始自动接纳有益而可爱的生活经验,同时努力摆脱不好的性格习惯、行为习惯影响。我们乐于接纳新东西,也在努力留住老派的朴实,成长不仅仅是改变,更是接纳。在保留个性的同时却又能变得宽和,这大概就是我们这代人的一点可贵之处。

今日作者 / Bebe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