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协领导:足球需要中国人自己 不能只靠一个武磊

subtitle 北京青年报01-13 14:38 跟贴 3647 条

1月13日,泰国宋卡的深夜对于中国足球而言注定苦涩。国奥队在奥预赛中的提前出局,更像是个迟早会到来的“休止符”。连世界级名帅希丁克都“放弃治疗”的球队,如何能在一名土帅的率领下创造奇迹?出局后,中国足协高层再次准备将工作重点移向青训留洋,可实际上这条中国足球曾经不止一次尝试过的道路,能给中国足球带来惊喜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希丁克都无计可施的球队如何期待奇迹

和男排、男篮尚能唤起各界些许期望不同,出现在泰国宋卡U23亚洲杯暨奥预赛决赛阶段赛场的1997年龄段男足国奥队,其羸弱却早已成为各界共识,对于国奥队出局,可能从2015年这一年龄段球队初建伊始,就有业内人士作了理性预见。国奥队的出局和以往国字号足球队的折戟一样令球迷心塞,但深谙足球规律的业内人士对于1月12日晚中、乌比赛结果,对于国奥队连续3届无缘奥运会正赛的最普遍评价便是,“不过是没有出现奇迹。”

对于1997年龄段国奥队失利的表面原因,其实稍有国字号观赛经历的球迷都会脱口而出,答案无非是,“人才匮乏、技不如人”。事实上,作为国内足球行业管理者的中国足协以及体育管理部门也都不时将类似总结挂在口头上,或是写进球队冲击大赛失败的总结稿里,老套无新意。

那么国奥队梦断东京的内因难道深不可测?其实答案也未必。国奥队执行教练郝伟率队到宋卡前,制定了一份周期长达88天的奥预赛备战冲刺计划,但对于一支承接冲击奥运会重任的球队来说,88天的意义充其量是“临阵磨枪”。如果顶着国际名帅光环的希丁克对于这支球队都无解,那么让临危受命的本土年轻教练郝伟追求奇迹,无疑勉为其难。郝伟在首轮中、韩比赛期间的排兵布阵如果没有比赛读秒阶段遭遇绝杀的那粒进球,几乎堪称完美。但看看韩国队如果通过两连胜提前跻身淘汰赛,大家都会明白,惊喜或者奇迹的制造也必须有先决条件。只可惜,1997年龄段中国国奥队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国奥为何“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在中、乌比赛中,国奥队锋无力攻击手段单一效率低下让人一览无遗。对郝伟来说,张玉宁伤退的确是一份合情合理的解释,但对于一支早早纳入中国足协规划的国字号重点队伍来说,这样解释或者说这样的现实的确有些可笑。翻看1997年龄段不同时期的集训名单,人们会发现,这支球队在不同教练麾下,人员变化幅度较大。对于郝伟的选人标准,外界曾颇有争议。但作为球队的指挥者,征调符合自己战术体系、肯为自己效犬马之力的贴心球员无可厚非。那么关于国奥队阵容阵型打法摇摆不定,有一份疑问自然而然摆出,那就是是谁让这只球队长期处于摇摆、动荡,又是怎样的建队模式导致队员们在适应不同流派中、外教练的过程中循环往复劳心劳力,继而降低备战效率?

在宋卡,新一届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给予国奥队及郝伟团队最大限度支持、鼓励,当然还有宽容。如果从奥预赛备战性质来说,中国足协没理由不给郝伟的球队设定冲击目标,但对于一支刚刚磨合到一起、重新步入发展正轨的球队来说,半年时间实在太短,换言之,郝伟根本来不及深入贯彻执教理念,就已匆匆结束国奥队执教使命。

那么有人会问,中国足协为什么弃用国际名帅,却临时找来此前没有国字号男队主帅执教经历的郝伟?对此中国足协领导深有体会。去年夏天,一位中国曾协领导曾希望能与时任国奥队主帅的希丁克就奥预赛备战问题进行沟通,然而电话另一端的希丁克却告诉这位协会领导说,“(法国)尼斯的风光不错……”,这样一份回答令足协领导哭笑不得,当然也坚定了中国足协换掉希丁克的决心。“我们的球队需要教练用心带队集训,里皮和希丁克的执教经历,让我们深深意识到,中国足球始终还需要我们中国人自己。”

这位足协领导的话为希丁克与郝伟一下一上作了清晰注解。尽管动荡对于国奥队造成的负面影响同样显而易见,但与其让一支打着国奥名号的球队在误区里随意飘荡,不如让他们轨道正确的轨道上来,即便遇到艰难险阻,这支球队也不会迷失方向。

足协主席重提留洋:我们不能只靠一个武磊

在宋卡,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曾表示,“我们还是应该理性看待国奥队和我们的教练团队,他们都很努力。就算我们最后冲击失败了,我们也不应该去否定他们的付出。中韩比赛里,球队打出了自己的风格,精神面貌也不错。”

在与同事和足球界同仁沟通的时候,陈戌源总是习惯于用发展眼光看问题,而不是纠结于过往的失败或教训。事实上,这支国奥队的建队发生在陈戌源上任前4年。在他到任前,中国国字号青年队、少年队已经分别连续7次无缘世界级锦标赛正赛,瓜熟蒂落,国奥队在宋卡的出局从逻辑上来说始于中国足球多年折腾后结下的苦果。因此,让陈戌源和他这届足协工作团队去清偿此前中国足球的巨大透支有失公允。

但既然成为中国足协的新任领导,陈戌源也就必须勇挑重担,甚至超负荷担责。对于已经出局的国奥队来说,打好末轮与伊朗队的比赛事关荣誉,但对中国足协来说,此次兵败亦是国字号建设工作新周期的发端。“我们球队实力的现实情况清清楚楚。重要的是未来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在我看来,无论这支球队成绩如何,我们都应该坚持把这批球员尽可能多地送到国外。就算到了人家欧洲二级联赛,只要有比赛打,总归是好的。我们不能只靠一个武磊”,陈戌源的表态实际也为接下来国字号人才培养工作做了一份行动指引。

至于郝伟,他已经在有效的执教工作中倾尽全力。与北青报记者对话时,郝伟还因为球队在中、乌比赛中发挥不理想而陷入深深自责,不过对于这支球队他自感“对得起良心。”直到国奥队出局,郝伟的官方身份还是“执行教练”。

中国足协相关人士观毕国奥队比赛后,也表示,“国奥队已经这样。关键是我们不能输掉未来。所以找准发展路子,久久为功、把青训扎实搞好最重要。”事实上,类似的总结在以往国字号冲击大赛失利之后屡见不鲜。对于中国足协以往表现出的痛定思痛,外界早已见怪不怪,每个热爱中国足球的人早已厌倦天马行空的漂亮话,他们更像搞清楚,重复的失利剧情何时能够划上休止符。中国足球能不能“不折腾”?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肖赧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