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一周军评:蔡英文连任,台海下个"新周期"

subtitle 观察者网01-13 09:57 跟贴 21 条

原标题:观察者网一周军评:蔡英文连任,台海下个“新周期”

本周国际军事领域最重要的事件,自然毫无疑问是美国与伊朗之间围绕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高级将领苏莱曼尼少将遇袭身亡后展开的一系列防御和报复行动。作为中东地区又一次走到战争边缘的的关口,美国、伊朗以及身处其中的其他中东国家的利益所在与能力所及,在这次所谓的“大规模报复”里展现的相当透彻。

与此同时,中国台湾地区的“大选”在周六晚上决出胜负,蔡英文连任的消息,将海峡两岸带入了又一个四年的“小气候”中。

美伊“报复”的“宝贵经验”

在上周的1月2日,美国发动空袭炸死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高级将领苏莱曼尼少将之后,伊朗方面扬言“报复”的声音就一浪高过一浪。从加姆库兰清真寺升起象征复仇的红色旗帜,再到伊朗最高领袖发表煽动复仇的演讲。在1月7日哈梅内伊指使伊朗武装力量“直接报复美国”之后,1月8日凌晨,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发起代号为“烈士苏莱曼尼”的军事行动,向伊拉克境内的美军所在的阿萨德基地和埃尔比勒基地发起了导弹袭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伊朗发射的导弹残骸,可能是“起义”系列的液体弹道导弹

与之前几乎所有发生在中东地区的战报一样,伊朗的这一轮对美军基地的报复袭击在交战双方两边各有不同的消息版本:按照伊朗方面的说法,革命卫队向美军的两个基地发射了“数十枚”导弹,造成了阿萨德基地内至少有80名美国“恐怖分子”被杀、200人受伤,此外还有大量无人机和直升机被摧毁。

而按照美国中央司令部的说法,伊朗发射了两轮总共15枚导弹,其中10枚导弹攻击阿萨德基地,5枚导弹攻击埃尔比勒基地,由于事先探测到导弹发射,绝大多数人员在导弹来袭前进入掩体,美军在袭击中没有人员伤亡,甚至还用“密集阵”近防系统拦截了一枚来袭导弹。

袭击后的卫星照片显示,伊朗的导弹中确实有多发命中了阿萨德基地,只是无法判别人员伤亡;而后也有一些介于二者之间的伤亡版本出现。在缺乏更多更权威消息来源的情况下,这些数字也未必合理多少。这种各说各话的情况显然也将长期持续。

遭到伊朗导弹袭击后的阿萨德基地,有多处建筑严重受损

伊朗外长扎里夫随后在推特回应称,这是“伊朗根据《联合国宪章》第51条采取的适当自卫措施”,针对的是对伊朗公民和高级官员们发动武装袭击的美军基地。现在自卫措施已经完成,“我们不寻求(局势)升级或(发动)战争,但将保卫自己不受任何形式的侵犯。”而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则在此后的讲话中继续展示强硬。

不难看出,伊朗这一轮导弹袭击的目的并不在于造成美国实在的伤亡,而在于进行伊朗国家态度的展示。这种突然开始,还没有任何发展就宣告结束的“反击”,之前也曾多次为其他与中东局势有关的国家所应用,也算是当代中东外交与军事行动话术的一种“新常态”了。

相比伊朗人悼念苏莱曼尼的规模,袭击的规模总有点耐人寻味的意思

对于这样相对近距离的军事目标,伊朗革命卫队手头可以选择的武器种类很多,实际使用的“起义”系列和可能使用的“征服者”系列弹道导弹,也确实是伊朗武器库里进行类似打击最成熟的两种武器。这两款导弹的技术路线都可以追溯到两伊战争时期伊朗获得的各类地地导弹上,虽然性能有限、精度也不高,但对于这种表态性的袭击而言影响不大。

加上驻伊拉克美军基地内也基本没有类似“爱国者”这样的高性能反导武器,虽然可以实现对导弹的预警,但也只能用“密集阵”之类反迫击炮和火箭弹的武器“应付”,因此这类武器虽说易被拦截,却也不至于奈何不了美军在伊拉克的防御系统。加上导弹飞行至少要十几分钟,美军的反应时间相对充裕,进行有效避险的难度也不算太高。非说什么伊朗选择这些导弹有别样的深意……那就是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的“智者见智”了。

解读这一波中东变局的时候,在核心问题上将各方力量简单化和脸谱化可以算是不少误读产生的源头,本来中东地区的政治宗教形势就互相影响、错综复杂,在伊拉克这样的国家,宗教领袖很多时候就发挥着比政府更大的影响力,而伊朗本身更是一个政教合一却处在不断演进中的民主国家,加上美国国内无论是民主、共和两党,还是五角大楼与特朗普之间都处于罕见的复杂关系之中,再加上苏莱曼尼这样一位在黎巴嫩、叙利亚、伊拉克什叶派和伊朗本国都有相当影响的人物的存在,使得在探讨当下中东局势时,不少场合如果武断地使用国家来代替一派利益,往往都会陷入过分简化的陷阱之中。

将美国和伊朗都简单一元化讨论,自然会离题千里

从1月2日苏莱曼尼遇袭身亡到1月8日伊朗革命卫队发动导弹打击,前后过去了整整6天,但需要注意到,革命卫队是在1月7日接到哈梅内伊的命令,也就是其在任期以来第一次参加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并表示“为苏莱曼尼的复仇行动必须由伊朗军队直接公开地实施”之后,才开始策划实施这次攻击的。

而在此之前,在伊拉克的一些什叶派武装力量虽然也对驻伊拉克的美国机构展开了袭击,但是其规模显然没有达到伊朗方面在口头表述的那种“人民战争”的强度。按照这个时间线推测,有理由认为前一阶段什叶派武装“自发”的袭击数量和水平都明显偏少,是哈梅内伊要求伊朗武装力量动手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在某种层面上更加反映出苏莱曼尼本人的巨大声望与他的死亡对伊朗造成的巨大损失。在过去十年中,苏莱曼尼凭借其在中东地区什叶派累积的巨大声望,不止一次通过对伊朗和什叶派的资源进行所谓的“跨区域整合”,将阿富汗的阿拉维派和黎巴嫩、伊朗的什叶派送到叙利亚支持巴沙尔政府,利用伊朗“圣城旅”在伊拉克的网络和本国的资源,武装和组织伊拉克什叶派抵抗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入侵……但在苏莱曼尼死后,要继续有效经营和扩大这一网络的难度非同一般,哈梅内伊无论作为伊朗的最高领袖,革命卫队的总负责人还是什叶派的大阿亚图拉,其地位都远高于苏莱曼尼,但在他的号召下真正对驻伊拉克美军“开展复仇”的武装组织,满打满算也没有多少。

对很多伊拉克人来说,悼念苏莱曼尼是情之所至,为伊朗的国家利益牺牲自己却不是理所应当

当然这不单纯是所谓伊朗的号召力问题,更是中东地区不同派别长久以来实际情况的体现。苏莱曼尼虽然在中东地区有着巨大的声望,在过去十年也因为其纵横之术,几乎整个中东的什叶派都在伊朗的号召、协调和支援下,加入到了支援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和抵抗“伊斯兰国”的战斗中去,但说到底,阿拉维派也好,什叶派也好,归根到底都是在为“自己的命运而战”,其主要的斗争矛盾最高也就是“反极端逊尼派”。在这样的战斗中,由于“反对极端逊尼派”这一根植于什叶派中的共识的存在,伊朗的介入协调与支援是一种额外的收益,而苏莱曼尼的号召甚至指挥则事关他们的生死存亡。

但如今哈梅内伊所代表的就是伊朗自身的国家利益,而他所号召和希望的,则是整个什叶派团结起来成为一股完整的反美力量。但中东地区,特别是伊拉克的什叶派在过去多年的斗争中,“反美”都不是其主旋律的话题,甚至苏莱曼尼本人也一直试图避免与美国的正面冲突。在强烈反美的中东什叶派这样的政治概念客观上不明显甚至不存在的情况下,无论伊拉克的什叶派对于苏莱曼尼的死有多么痛心,要他们因为哈梅内伊的一声号召,用自己的本部兵马对驻伊拉克的美军实施注定得不偿失的“复仇”,用伊拉克的什叶派力量为伊朗的国家利益“火中取栗”,能够奏效的可能性依然十分有限。

相比之下,美军的选择更为有限,他们必须为他们的总统做点儿什么,以便让他连任下去

相比伊朗"自吹自擂"的报复行动,无人伤亡却炸死了苏莱曼尼的美国虽然因为挨了伊朗的一顿导弹之后选择“忍气吞声”,在美军看来面子上有些过不去,但在实际利益上算是有了一定的收获。中东地区的话题转换也是十分迅速,袭击过后没有几天,媒体的关注重心已经从伊朗的反击转移到了被伊朗击落的乌克兰客机身上。

然而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而言,尽管他选择了在五角大楼看起来”出格“的报复选项,但最后事态的发展并未让他实际受损,反倒是"闷声发大财“获得了一些好处。作为一位总统治国理政的重要经验,“炸死苏莱曼尼”事件是否会让特朗普在未来处理国际事务,特别是对美国和伊朗在未来注定越来越多的分歧、争端甚至摩擦中采取更加“积极主动”的态度,也自然会成为更加值得外界关注的重要内容。

台海开始“新周期”

就在昨天,中国台湾地区进行了新一轮的地区领导人选举,台湾地区现任领导人,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以明显的优势战胜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以“大选”为周期的两岸关系又进入了新一轮“听其言、观其行”的周期。而对于两岸的解放军和台军而言,新一周期“秣马厉兵”的准备与“以武拒统”的妄想,也随着此次选举的结束而正式开始。

从1996年(实际可上溯到1995年甚至更早)至今的24年里,台湾地区进行了7次直接民选的地区领导人选举,先后发生了3次所谓的“政党轮替”,而几乎每一次选举前的一年,台海区域都要进入相对危险,甚至剑拔弩张的状态。在这几轮紧张之中,海峡两岸的军事力量也同样历经此消彼长,成为两岸军事斗争中颇为重要的“阶段测试”。

在这其中,1995-1996年之间发生的“台海危机”无疑令人记忆深刻,这段由李登辉访问美国康奈尔大学引发,由1996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走向高潮的系列对抗,在本质上与后来的反“台独”军事斗争并不完全相同,它在内容上更加接近于冷战结束后所谓“历史终结论”在两岸关系中的反映。如今回看这段历史,中央电视台制作的新闻中“千军万马过海峡,万里惊涛把路开”的解说词至今让人感觉心潮澎湃,但在当时的军事对峙情绪下,两岸的整体情绪多少有点“麻杆打蛇两头怕”。

当时的解放军和台军作战能力都十分有限

对于台军而言,当时台湾三军的二代兵器,诸如“成功”级巡防舰、F-CK-1战机和CM-11主战坦克的换装都只进行了一半,围绕提高军队效能进行的“精实案”编制改革尚未开展,数量庞大的台军依然要以组织效率低下的旧编制和老装备(其中一些甚至是过期装备)展开台湾防御作战;对于解放军而言,由于之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带来的“军队要忍耐”,90年代初的解放军虽然依靠引进俄制装备一定程度上改善了装备落后的面貌,但无论是编制上还是装备上的落后在这一时期都十分明显,想要依靠上世纪60-70年代技术水平的武器装备来打赢一场90年代的高技术条件下局部战争,即使在理想化的兵棋推演中也需要借助偶然性的力量。在两岸军事对比的同时,对于大陆而言更加重要的是时隔45年,美国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再度确认了对于干涉两岸事务的意志,而在此之后,在“实现祖国统一”的同时“阻止境外势力干涉”,也同时成为了两岸军事博弈中不可忽视的话题。

美国航母的大规模调动,也表明解放军在面对美军时的无奈

不过站在反“台独”的角度看,1996年的台海危机虽然看起来剑拔弩张,但两岸卷入真正战争的可能性并没有之后的几次选举来得大。2000年的选举中,台湾地区首次出现了“政党轮替”,民进党的执政,进一步加大了台湾走向分裂和实质性台独的风险。

为了能够在关键时刻具备“使用武力”的能力,解放军在这一时期进行了大规模的临战军事准备。这些准备既有部队在编制上的改革与充实,诸如在东南沿海组建适应大规模登陆作战的两栖机械化师,增加这一地区的陆航部队编制和装备数量,也包括一系列装备建设上的发展,后者既有外界容易观察到的,例如63A水陆坦克和63C两栖装甲车、苏-30MKK战机、22型导弹快艇、现代级驱逐舰等新装备的批量入役,也有外界不易发现,但对于作战相当重要的全军敌我识别系统的统一换装。

这一系列短期备战行动虽然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解放军正常武器装备发展的节奏,但却在2004年台湾“大选”来临之前,为解放军打造了一支相对精锐的“拳头部队”,能够在面对台湾实现“精实案”后的新锐机械化部队时有相当的胜算。

当然,所谓的胜算也需要付出不小的牺牲和代价

在2008年台湾第二次“政党轮替”,马英九上台执政之前,这种军事斗争形势确实在不断升高,特别是2005年以后,随着05系列两栖装甲车族、96A主战坦克、04式步兵战车、039型常规潜艇、基洛级潜艇、歼-10、歼-11系列战斗机、东风15B/C等新一代装备的全面入役,让解放军面对台军的胜算越来越大,在许多主战装备领域也有了明显优势。

在此之后的几次台湾选举过程中,尽管台湾再次出现了“政党轮替”,蔡英文当局在执政之后也没有停止过其“去中国化”的台独行径,但相比2000至2008年的台海局势,“紧张”对于中国大陆似乎已经不那么明显了,与此同时,解放军将自己的目光放到了海峡之外,更为远大的地方:以轰-6K为核心的远程航空兵部队和以071型综合登陆舰为核心的远海两栖作战力量,让绕过海峡从西太平洋方向发起进攻从纯粹的可能性变成了现实,而以反舰弹道为核心构建的中国区域拒之/反介入作战力量,则成为中国在解决台湾问题时防备境外势力干涉的最强保障,加上以航空母舰为核心的远洋海军以及以歼-20为代表的新一代空军力量的出现,中国军队的目标早已超越了单纯和越改编越脆弱的台军一较高下,而在更大的舞台上开始向更强的目标进行挑战。

毕竟这样的武器,对付台湾也不一定用的上

当我们的目标已经走向“星辰大海”的时候,小小蚍蜉撼大树,自然已经不会引起我们的注意,注定要失败的“台湾独立”,也只会沦为岛内一些政治势力自我高潮的笑话而已。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