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新浪潮名导伊万·帕瑟去世,作品《逝水年华》永载影史

subtitle 澎湃新闻01-12 17:35

当地时间1月9日,捷克著名导演伊万·帕瑟(Ivan Passer)在美国内华达州雷诺市因肺炎并发症去世,享年86岁。

伊万·帕瑟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捷克电影新浪潮运动的重要一员,曾与2018年去世的另一位捷克名导米洛斯·福尔曼(Milos Forman)合作多年,其代表作《逝水年华》(Intimate Lighting)被视为捷克影史的最佳作品之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帕瑟(左)与好友福尔曼

伊万·帕瑟1933年7月10日出生于捷克首都布拉格,中学时代就与米洛斯·福尔曼是同学(他们的同学中还包括后来当上捷克总理的作家瓦茨拉夫·哈维尔)。因为相似的人生遭遇——两人的父母亲都死在了纳粹铁蹄之下,帕瑟与福尔曼很快就成了朋友。中学毕业后,两人又都考入了捷克鼎鼎大名的布拉格影视表演艺术学院(FAMU)。毕业之后,帕瑟心甘情愿给老同学当副手,在福尔曼的一些早期纪录片以及剧情长片处女作《黑彼得》中担任了副导演一职,此外还参与过福尔曼的名作《消防员舞会》和《金发女郎的爱情》的编剧工作。

《逝水年华》剧照

1965年,帕瑟自己尝试当起导演,处女作《逝水年华》便一鸣惊人。影片讲述两位老友在十年后的重聚,社会地位、人生境遇早已天差地别,不变的是对过往的缅怀和对音乐的热爱。全片并无多少戏剧冲突,走的是诗意路线,据说还是波兰大导演基耶斯洛夫斯基选出的影视十佳之一。

中年时期的伊万·帕瑟

在好莱坞的这几十年,帕瑟的事业发展不如福尔曼顺利,但也先后执导过《天生大赢家》(Born to Win)、《今时今日》(Law and Disorder)、《暗藏王牌》(Ace Up My Sleeve)、《银熊》(Silver Bears)、《终极手段》(Cutter's Way)等各种类型的影视作品,此外还在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任教多年。生活中,虽然他与福尔曼分处两座城市,但几乎每周都会电话联络,这段友谊持续了七十多载。

2008年,捷克卡洛维伐利电影节授予帕瑟终身成就奖,以表彰他为电影艺术所做出的杰出贡献。而早在1978年,美国特柳赖德电影节也曾为捷克电影新浪潮颁发过一座特别奖,同时授予伊万·帕瑟、亚罗米尔·伊雷什(Jaromil Jires,1935-2001)、帕维尔·祖拉契克(Pavel Juracek,1935-1989)和杨·涅梅茨(Jan Nemec,1936-2016)四人,再加上米洛斯·福尔曼和尤拉伊·黑尔兹(Juraj Herz,1934-2018)、2014年去世的女导演维拉·希蒂洛娃(Vera Chytilova)、1998年去世的埃瓦尔德·朔尔姆(Evald Schorm)和1993年去世的斯特凡·乌赫尔(Stefan Uher)。当年名声响彻国际影坛的捷克电影新浪潮诸将中,如今只剩下82岁的伊利·曼佐(Jiri Menzel)与朱拉·亚库比斯克(Juraj Jakubisko)这两位依然健在了。

2018年米洛斯·福尔曼去世后,帕瑟接受《洛杉矶时报》访问时曾一度哽咽得说不出话来。“现在我才了解到,自己有多幸运,能够遇到他。因为他的关系,我的人生也变得丰富了许多。他的去世,让我心里一下子空了一大块。之前我从没有过这种感觉,哪怕是我父母亲去世的时候。”

《金发女郎之恋》拍摄现场,中立者为福尔曼,抽烟者为帕瑟

1970年,福尔曼因为与派拉蒙电影公司的一场经济纠纷而陷入人生低潮,终日不思茶饮。伊万·帕瑟劝他去看看心理医生,但遭到了福尔曼的拒绝。于是,帕瑟决定代替好友去找心理医生,他按着自己对福尔曼的了解,回答着医生的提问,讲述着福尔曼的烦恼,再拿着医生开出的药片,劝说福尔曼服下。不久之后,后者心理状况渐渐好转,又恢复常态。事后,福尔曼询问帕瑟:“医生问你那些问题的时候,你是怎么猜到我会怎么回答的呢?”“米洛斯,我们俩认识,可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啊。”帕瑟回答道。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