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中国考古新发现揭晓 6项目入选

subtitle 澎湃新闻01-11 09:39

2020年1月10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考古杂志社承办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2019年中国考古新发现”在北京举行。

澎湃新闻获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陈星灿宣布了2019年中国考古新发现的6个入选项目,分别为山东滕州市西孟庄龙山文化遗址、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洪河遗址、陕西神木市石峁遗址皇城台大台基遗迹、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湖北随州市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青海乌兰县泉沟吐蕃时期壁画墓。

山东滕州市西孟庄龙山文化遗址

(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西孟庄遗址龙山文化遗迹分布图

西孟庄遗址出土陶鼎、陶鬶

西孟庄遗址揭露出一处保存较为完整、结构较为清晰的龙山文化聚落。发现围墙、环沟、房址、灰坑、墓葬、窑址及大量柱洞,分布组合极有规律,自成单元,形成围墙聚落。可分两期,下层方形围墙阶段和上层圆形围墙阶段。方形围墙或修筑于龙山初期,使用到龙山早期早段,早期晚段被圆形围墙代替,延续至龙山中期圆形围墙废弃。如果这反映了当时基层聚落的一种形态,则为我们了解龙山文化基层聚落的结构、解读龙山文化基层聚落中人们的生活、生业方式,提供了珍贵资料。如果这是一种特殊聚落,则其性质的认定非常重要。它首次揭示了龙山文化时期聚落已经出现了非经济意义上的功能分化,对于我们分析和估量当时的社会发展程度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洪河遗址

(黑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东区夏商、新石器时代遗存

遗址出土新石器时代遗物

2017年及以前的四次发掘,明确了洪河遗址新石器时代遗存与昂昂溪文化属于同一类遗存,是昂昂溪文化的典型遗址、昂昂溪文化的中心聚落。2018~2019年的第五次发掘,清理新石器时代晚期昂昂溪文化房址12座、夏商时期房址1座、两周时期白金宝文化房址12座、清代墓葬81座,通过对3条新石器时代晚期环壕的解剖清理及其通江剖面的清理,基本弄清了其形状与结构、挖建年代与时序、挖建过程、使用与废弃过程。首次在嫩江流域揭露和明确了史前聚落的形态,对于中国史前考古的聚落研究具有重要意义。环壕的出现,大型房址的使用,说明嫩江流域新石器时代晚期渔猎文明存在定居模式。缩短了新石器时代晚期嫩江流域社会发展进程与同时期中华文明核心区的时间差。将嫩江流域进入文明社会时间提前了千余年,进而改写黑龙江流域的文明史。

陕西神木市石峁遗址皇城台大台基遗迹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榆林市文物考古勘探工作队、神木市石峁遗址管理处)

皇城台大台基

南护墙6号石雕

石峁遗址由皇城台、内城和外城三部分构成,城内面积达400万平方米以上,为中国已知规模最大的龙山时代晚期至夏代早期城址。2018年在皇城台顶东部发现了一处规模宏大的建筑台基,其上分布大量建筑基址,暂称“大台基”。经2018至2019年发掘,大台基轮廓逐渐清晰,大台基平面大致呈圆角方形,边长约130米,夯土台芯,四周以石墙包砌,目前基本将大台基南护墙及周边区域完整揭露,并确认了西护墙及北护墙的位置。南护墙处发现70余件精美石雕,部分还镶嵌在南护墙墙面上。大台基修建和使用年代不晚于公元前2000年左右,石雕的年代应不晚于公元前2000年左右。墙面上镶砌石雕的现象应与石峁遗址中发现,“藏玉于墙”和以人头奠基具有相同的精神内涵,体现了石峁先民对皇城台大台基的精神寄托。大台基的发现和确认正式拉开了探讨皇城台聚落区划和功能性质的帷幕,为皇城台在石峁城址内的核心地位奠定了重要的物质基础。

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

(中国国家博物馆考古院、山西省考古研究所、运城市文物保护研究所)

西吴壁遗址东部发掘区(上为北)

二里冈期冶铜炉残迹

西吴壁遗址二里头、二里冈期遗存分布面积约70万平方米;中心区位于遗址东部,面积约40万平方米,包括偏北的居址、墓葬区,以及中部偏南、面积达10万平方米的冶铜遗存集中分布区。获得大量龙山、二里头、二里冈及周、宋等时期的遗迹与遗物,其中以二里头、二里冈期冶铜遗存最为重要。在二里头、二里冈期灰坑中还发现了用于铸造小型工具的残陶范、残石范,说明西吴壁遗址除冶铜外,还可铸造一些工具。新见二里头期木炭窑、二里冈下层冶铜炉,以及二里头和二里冈期的其他冶铜遗物,与先前发现的冶铜遗存一起,丰富了西吴壁遗址的内涵,呈现出一种规模大、专业化程度高的冶铜作坊形态,为深入研究早期冶铜手工业技术及生产方式,乃至探索夏商王朝的崛起与控制、开发、利用铜这种战略资源之间的关系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

湖北随州市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

(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随州市博物馆、曾都区考古队)

M190(曾公求)青铜礼器组合

M190(曾公求)青铜编钟组合

考古队对已勘探的86座春秋曾国墓进行发掘,墓地5座甲字形大型墓、19座中型墓、62座小型墓。其中5座甲字形大墓分三组由北及南排列,三组大墓墓主分别为曾公求及夫人渔、曾侯宝及夫人芈加、曾侯得。墓地出土青铜器2000余件,其中青铜礼乐器近600件,发现青铜礼乐器铭文近6000字,这是新世纪考古发现最大的一批春秋时期金文资料。枣树林墓地弥补了春秋中期曾国的缺环,以考古发掘最完整的材料构建了中国周代封国中最重要的文化序列,构建了江汉地区青铜文化的一个标尺,在曾国乃至两周考古领域具有重大意义。

青海乌兰县泉沟吐蕃时期壁画墓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青海省海西自治州民族博物馆、乌兰县文体旅游广电局)

前室东壁牵马迎宾图

壁画墓(一号墓)形制为带墓道的长方形砖木混合结构多室墓。墓室由前室、后室和两个侧室组成。前室墓门侧壁画内容为牵马迎宾武士,其他壁画内容有狩猎、宴饮、舞乐等内容,顶部描绘各类飞禽走兽。在后室西侧木椁外的墓底坑壁上,发现一处封藏暗格,内置一长方形木箱,箱内放一件珍珠冕旒龙凤狮纹鎏金王冠和一件镶嵌绿松石四曲鋬指金杯。

暗格木箱内鎏金王冠和金杯

根据出土遗物特征和壁画内容风格推测该墓葬为吐蕃时期,碳十四测年为公元8世纪。泉沟一号墓是迄今为止青藏高原唯一的一座吐蕃时期壁画墓。墓主可能与吐蕃时期当地的王室有密切关系,说明吐蕃时期在柴达木盆地北缘地区设置有高级别的行政和军事建制。墓葬表现出浓厚的唐文化和吐蕃文化的双重影响,对于探讨吐蕃统治时期的汉藏文化融合进程、青海丝绸之路的文化交流盛况具有重大的学术价值。

会议现场

除上述入选的2019年中国考古六大新发现外,还评选出7个入围项目,分别是:陕西汉中市疥疙洞旧石器时代遗址、浙江义乌市桥头新石器时代遗址、内蒙古化德县四麻沟新石器时代遗址、山东滕州市大韩东周墓地、湖北荆州市胡家草场汉墓、吉林图们市磨盘村山城遗址、重庆市江津区石佛寺遗址。此外,作为中国考古“走出去”的成果之一,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孟加拉国欧提亚·欧耐斯恩考古研究中心联合开展的孟加拉国毗诃罗普尔古城纳提什瓦遗址考古项目获选为2019年国外考古新发现。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陈星灿向入选项目代表颁发证书。

(据中国社科院考古所中国考古网)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