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鑫玉浩:每参加完一次节目 都像被扒了一层皮

subtitle 超级星声01-10 16:46 跟贴 1603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相声的舞台上,卢鑫玉浩算得上是一对“黑马”。

2016年,这对临时搭配的组合经过层层筛选一举夺下了《笑傲江湖》第三季的总冠军。接下来,我们在《笑声传奇》、《欢乐喜剧人》的舞台上也都看到了他们的身影。

卢鑫形容参加这三档节目像是爬了“三座大山”,“之后就再也不想爬山了。” 玉浩附和道。卢鑫自嘲“我们这个山是越爬越矮,先是冠军,再是亚军,最后连决赛都没进去。”但成绩的好坏并不是二人最为看重的,不想用一个已经被证明成功的模式去复制自己,在创新中不断打磨作品的过程,才是二人在三年时间里参加了七八个比赛的初衷。

在《超级星声》,卢鑫和玉浩和我们聊了聊一路走来的酸甜苦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视频
超级星声:卢鑫玉浩

Part 1 冠军的保质期就一天

参加《笑傲江湖》之前,玉浩已在电台里上了三年班,刚到电台一个月的卢鑫,在节目导演和电台领导的“撺掇”下,拽上玉浩去参加了比赛。

“你现在去看我们第一次上台,还能看出来我俩紧张。紧张什么呢?往那一站,这是一个大圆弧,然后‘铛铛铛’的那个背景音,再加上那个灯一亮,五百个人跟着三个评委在你面前面无表情,这哪是说相声的地方啊?”卢鑫这样描述第一次上台的情景。

嘴上说着紧张,可一演起作品来,二人的自信又回来了:不管是模仿刘德华的唱腔用粤语唱二人转,还是用单田芳的声音来讲《圣斗士星矢》,亦或是把崔健的摇滚经典《假行僧》套上秦腔的词来演唱,二人都模仿得惟妙惟肖,收获了观众的笑声和评委的好评。

初赛演出完毕,宋丹丹评价道“我可不觉得他们比德云社的差郭德纲甚至直接在节目中发出邀约:“回去商量商量,随时愿意来,德云社等你们俩都可以。

接下来的比赛,二人放松了许多,在舞台上更放得开了:学迈克尔·杰克逊的太空漫步,学韩国男团“背个棒”(BIGBANG)在舞台上唱跳起《BANG BANG BNAG》,他们的相声,在宜“听”的同时,还在很大程度上加入了宜“看”的成分。

在决赛前,卢鑫玉浩二人先在道具间看到了冠军奖杯——金面具。当时卢鑫弹着金面具的鼻头说“你这个祸害啊,三四百人这一年就祸害到你身上了,谁得你谁是大傻子。”

最终,卢鑫玉浩赢得了《笑傲江湖》第三季的全国总冠军。二人接过金面具,想起卢鑫之前说的那句“谁得你谁是大傻子”的玩笑话,一时间哭笑不得。当被问及夺冠之后的心情,卢鑫坦言“麻木的,没什么感觉”。即便导演在台下叫嚷着“你们兴奋一点啊!”但为准备节目熬得太过疲惫的二人,并没有太多的激动。

▲卢鑫、玉浩夺得《笑傲江湖》第三季冠军/卢鑫微博

相比卢鑫玉浩的“麻木”,家人的反应更为激动。“我活这么大,第一次见我爸爸哭。”提及一向硬汉的父亲在庆功宴上流泪,玉浩也颇有感触。

冠军光环并没有笼罩太久,在卢鑫玉浩看来,冠军的保质期只有一天,“今天播完,明天就过去了。”随后,他们又接连参加了《笑声传奇》和《欢乐喜剧人》,用二人的话来说,“参加一次比赛就像被扒一层皮”,长时间高强度的创作,对他们而言是一种透支的消耗。“将近二十天没有时间睡觉,睡着了也不是那种踏实的睡。那种痛苦就是你总觉得时间不够,应该把这个时间放长一点,哪怕七天十天半个月,可能都会比现在的作品再好一倍。”卢鑫向我们透露节目录制时间不足以精心打磨作品的苦恼,也感慨称相声是一门“遗憾的艺术”。

Part 2 一静一动的性格反差

生活中的卢鑫活泼好动,玉浩沉敛好静。两个人要是一起出去旅游,永远不在一条线上。玉浩在采访中透露“之前我俩一块去丽江玩,他每天去虎跳峡什么的,我就一天天在客栈坐着喝茶,跟老板聊天。”“对,我俩是两种养生方式,我是生命在于运动,他是在于静止。”卢鑫补充道。

性格的反差让二人在生活中“玩儿不到一块儿”,但对他们合作来说,却“是个优点”——二人对同一件事情常会产生不同的看法,有分歧有争论,就有产生好作品的可能。“好东西都是讨论出来的,甚至于说面红耳赤地争出来的。”说到作品,玉浩一脸严肃认真。

为了防止吵架次数过多伤了感情,两人想出了解决方案——引进一个专业编剧做裁判。“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在我们两个面红耳赤的时候站出来评理,他评完理我们俩把他一骂,然后我们就好了。”

▲卢鑫和玉浩/玉浩微博

玉浩形容二人合作的过程“跟谈恋爱特别像”:刚接触的时候,因为新鲜感而觉得一切都好,等慢慢磨合熟悉彼此了,也会有觉得别扭,怎样都不对的时刻。“有一段时间我们俩突然觉得我们俩不会说相声了,在台上根本进不去那个感觉。”每参加完一个节目就会迎来一个瓶颈期的境况对二人而言都很难受,“找不到感觉了”,“心里突然自己打鼓了,好像什么都不会了。”

可瓶颈期还是需要自己慢慢熬过来,玉浩坦言“正视这段时间,不去回避它,你躲也躲不过去。”直视问题,迎难而上,是卢鑫和玉浩在面对一次次挑战时的惯用心态。

Part 3 用“玩儿命”来消除质疑

你们不是叫相声新势力吗?新写一个吧,不要用你们的老作品。”每次参加演出,卢鑫玉浩常会被这样要求。

“相声新势力”的名号,一方面给了二人以区别于其他相声团体的标签,却也给他们带来了更多压力。他们曾在一天时间里,给4家卫视写了7篇作品,“全都是命题作文。”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前一天晚上写作品写到第二天凌晨三点半,打印文稿、整理资料、与导演对接等工作忙活到早上六点半,卢鑫抓紧时间背了两个小时的台词,“八点半睡觉,十二点起来,一点录制。”

“真的是很累,但有的时候没有办法。我们俩要什么没什么,别人都说我们俩是属于‘不知道从哪儿就冒出来的俩人’,人家会质疑你的能力。我们俩也处于发展初期,必须得通过自己的能力证明‘我可以’,慢慢让别人不去质疑你,这个质疑怎么去消除?就是自己玩儿命,只能是这样。

一直保持快节奏的输出,但卢鑫玉浩两个人似乎并不担心自己会灵感枯竭。当被问到如何保持自己的“输入”时,卢鑫玉浩二人给出了“就过普通人的日子就可以”的答案。

在柴米油盐酱醋茶平凡和琐碎中,他们也能汲取灵感。一次,二人忙着给卫视春晚创作节目,陷入“写不出来”的窘境时,卢鑫妻子鼓励他:“你是我的Super Haha Star。”卢鑫觉得有趣,直接用到了本子里。

路边摊,小馆子,二人沉浸在最接地气的生活里,朴素地坚持着“艺术来源于生活”的信条,“你自己都没有感受过这个事儿,你说出来就是假的,在台上表演,自己都会觉得心虚。”

▲“相声新势力”巡演/玉浩微博

卢鑫和玉浩一边脚踏实地地认真生活汲取灵感,一边也仰望星空感恩自己处在相声市场的上升期。“我们从事这个行业的时候,这个行业已经开始昂扬向上地走了。”玉浩倍感自己这一辈相声人是幸运的,“一门艺术的发展,首先从业者要变多。我们现在非常有潜力,粉丝从一年级开始到初中高中。”卢鑫也打趣道。

当提到“孩子才是相声的未来时”,他们的言语中又分明多了一份责任感。“把握底线”是卢鑫玉浩的相声中坚守的一个准则,“底线只有一个,你的孩子如果坐在底下听,你会不会说这句话?”

不以低俗为噱头,不刻意带偏内容,“哪怕说点隐晦的也不行”,玉浩坚定地说。正是二人的这份坚持,让他们得到了不同年龄段观众的认可。

“有时候你说为什么说‘未曾学艺,先学做人’?做人的底线拉好了之后再去做艺,你就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采写|刘京 吴旦 陈品羽

视频|孙世麒 张佳敏

统筹|马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