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9|古代书法特展的喜与忧,当代书坛学养的欠与缺

subtitle 澎湃新闻01-09 09:58
2019年对中国书法界来说,话题多,热点多,映射的问题也多。一方面是中国最古老的文字——甲骨文发现120周年,一系列纪念活动在全国展开;另一方面,从2019年初颜真卿《祭侄文稿》借展日本东京引发热议,其中也包括上海博物馆董其昌大展中的书法话题。

2019年对中国书法界来说,话题多,热点多,映射的问题也多。一方面是中国最古老的文字——甲骨文发现120周年,一系列纪念活动在全国展开;另一方面,从2019年初颜真卿《祭侄文稿》借展日本东京引发热议,其中也包括上海博物馆董其昌大展中的书法话题。
在当代书法界,最受关注的无疑是中国书法家协会原分党组书记、原副主席赵长青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以及原安徽省书协主席、“煤老板”李士杰发起的百万现金书法大赛奖,其后失联并被证实接受调查。而全国第十二届书法篆刻展览在文化界关注度则一般,有评论观点认为,浮躁与学养的欠缺仍是主要问题。
甲骨文发现120周年及古代书法史的梳理呈现
2019年是甲骨文发现120周年。随着年初《甲骨文常用字字典》的首发,到10月下旬国家博物馆的甲骨文专题文化展,再到人民大会堂举办的“纪念甲骨文发现120周年座谈会”,以及民间自发举办的甲骨文书法展等一系列纪念活动在全国的展开,这一有着3000多年历史的古文字持续成为2019年的文化焦点。
所谓甲骨文,是指商代晚期商王室及其他商人贵族在龟甲、兽骨等占卜材料上记录与占卜有关事项的文字,也包括少数刻在甲骨上的记事文字。国家博物馆于10月下旬开幕的“证古泽今——甲骨文文化展”,展览就通过近190件甲骨、青铜、玉石、书籍实物构成的叙事链条,讲述那段发现与发掘的惊世过往,重温甲骨文背后的商周文明,致敬相关学者们的卓越成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国家博物馆展出甲骨文
自甲骨文于120年前被发现以来,随着历来学者对其的不断考证、研究与揭秘,以甲骨文入书法篆刻逐渐成为了学者、书家专研的一门功课。他们或以商周甲骨文字体结构、书法特征为宗,加以工整地摹写而成书法作品;或是将甲骨文视作一种灵感,借鉴甲骨文特征加以自行创作现代书法作品。其中于2019年11月在上海中国书法院新虹艺术馆对外展出的“壮哉中华——长三角甲骨文书法篆刻名家作品邀请展暨研讨会”汇集了长三角地区的书法篆刻名家及日本友人等的120幅作品,从书法与篆刻的角度再现了甲骨文的艺术魅力。
然而,对于甲骨文的破译,从1899年被发现之初开始,无数学者就为之殚精竭虑,但到目前为止,“已识字在1200个左右、不到单字总数⅓”。此前,中国文字博物馆发布的一篇“悬赏公告”曾引发关注:破译未释读的甲骨文并经专家委员会鉴定通过的研究成果,单字奖励10万元。2019年,征集评选第二批甲骨文释读优秀成果的日期于10月31日截止,许多人感叹破译难度之大、奖金之高。

西汉 马王堆帛书《阴阳五行》乙本(节选) 湖南省博物馆藏
除甲骨文纪念活动之外,一些梳理中国书法历史的特展也受到关注,如上海博物馆董其昌书画展览中的书法史部分、东京国立博物馆举办“书圣之后——颜真卿及其时代书法特展”、湖南省博物馆的“千年遗墨——中国历代简帛书法展”,对于中国书法史的某一特定阶段的梳理都有着较强的专业精神。

启功旧藏金石碑帖、法书影本672种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嘉德2019秋拍“启功旧藏金石碑帖、法书影本672种”作为一个标的上拍,拍品现场以1600万元起拍,经过近15分钟鏖战,加佣金最终以2932.5万元成交。此672种中有启功先生题签、批校、题跋本共212种,上自先秦金石,下迄近代碑刻,是启功先生一生心血的结晶、其书学思想的来源,亦是成就先生的基石。有关学者表示,这实际就是一个完整的馆藏,一部详尽的中国书法史。据悉,这一启功先生的金石碑帖收藏被一位致力于文人书画收藏的收藏家整体收藏,这位收藏家对澎湃新闻表示,今后将通过学术整理,对启功先生的书法学术思想进行深入研究。
颜真卿《祭侄文稿》借展日本成为全社会热点的背后
在2019年年初,大概谁也没有想到,一件中国古代书法的名迹竟然会进入微博等媒体的第一热搜话题,并引发巨大争议。事件缘起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举办“书圣之后——颜真卿及其时代书法特展”,展览主要聚焦唐代书坛,共展出颜真卿及与颜真卿相关的书画作品171件(组)。

东京国立博物馆颜真卿展海报
然而,展览还未开幕,颜真卿的《祭侄文稿》、怀素的《自叙帖》等几件台北故宫的借展展品,引起了公众的巨大关注和质疑。质疑的焦点在于有1400年历史的“天下第二行书”颜真卿《祭侄文稿》是否应该借展去东京?最初的声音几乎是一边倒的:不应该借!而且纸质古书法“展开一次伤害一次”。

颜真卿《祭侄文稿》在东京国立博物展览现场台北故宫博物院供图
对于借展东京引起的这些争议与质疑,澎湃新闻当时进行了迅速采访,并就此进行了专家约稿与专业解读。台北故宫博物院当时表示,借展过程符合专业审议及程序。一些文博界古书画专家对澎湃新闻表示,东京向台北故宫借展其实是正常的文化交流,东京国立博物馆这些年一直策划系列中国古代书法大展,从中可以见出对中国文化的尊重与喜爱。上博的董其昌特展其实也向东京国立博物馆借展了不少展品。”

上海博物馆董其昌大展的书法
对于纸质古书法“展开一次伤害一次”的说法,文博专家也表示,所有的展览都会有些微的伤害,“只要不是太频繁的展览,有一定休养期,做好保护,这些文物当然都是应该适当展出的,文物展出的直面性与教育意义是巨大的。而且,博物馆馆际之间互通有无很正常,很希望《祭侄文稿》有一天能到上博展出。”
不过,这一事件成为全社会的热点在多年前几乎是不敢想象的,毕竟这还是一个相对小众的话题。而这也反映了公众对书法与文物的关注度在不断提高,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专业解读与公众的理解仍存在落差,此外,这一事件更让人质疑的其实是台北故宫博物院面对借展合约的回应,另一需要反思之处在于,由于台湾地区执政者的刻意阻挠,台北故宫的文物到大陆展出则异常艰难,公众之所以质疑也有着这样的背景。
现状与事实在于,上博、北京故宫等的国宝级文物已多次到台北展出,而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文物却从未来过中国大陆。台北故宫博物院相关人员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强调,由于这需出具司法免扣押条款才可借出,所以目前仍存在着很多困难。此外,台北还提出过展览时的名称问题。不过一位艺术界资深人士表示,其实此前海峡两岸故宫90年代曾合作出版过书籍,可以借鉴当时的方法,对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文物到大陆展出,也应该采取更务实的态度。
当代书法界的学养缺失与书协官员的落马、失联
对于2019年12月在陕西举办的全国第十二届书法篆刻展上,学养的缺失继续成为一个让人深思的问题。有书法评论家认为,“竞技性和选拔式的评审方式,让一些成名的、具有相当实力的、具有个人艺术语言的(不一定成熟)甚或有探索精神的中壮年作者集体缺席,国展已对他们失去了吸引力,既不需要对基本实力的承认,也不愿屈就展览而作风格上的让步,这是很大的损失,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由于文化浩劫的影响,出版物的稀缺,普通书家的取法领域较窄,且书家数量也较少。但当时还劫后余生的老一辈书家如林散之、沙孟海、启功、赵朴初、萧娴、朱复勘等,却可以代表二十世纪书法的一流水平。四十年后的今天,在普通书家这个层面,数量呈几何倍增长,取法的领域也大大拓展,但令人遗憾的是,当今的优秀书家集体(包括本次评审的评委)与前辈的距离不仅没有缩短,反而在一天天加大。”

“中国书法大厦”百万现金发奖金现场
再反观2019年书坛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可见,一种以学术幌子和书法评论包装下实施的“学术腐败”仍然存在。其中最受关注的无疑是中国书法家协会原分党组书记、原副主席赵长青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检部门调查,以及失联的原安徽省书协主席、“煤老板”李士杰组织的“中国书法大厦”百万现金发奖金等。其实,近年来在反腐败工作中被查处的“官员书法家”并不在少数。书法家“囚徒困境”的存在也着实让人忧虑。

陆维钊书法
2019年年底于中国美院举办了“心画——纪念陆维钊诞辰120周年文献展”。作为现当代杰出的学者、书画家,也是新中国高等书法教育的拓荒者和奠基人之一,陆维钊的教学理念和教育思想深深地影响着新中国书学之路。他对学生的教导,如“书家之传于后者,类多人格高尚,学问深湛,文辞华美。非此者,其修养之不足,必不易于寿世。”“要想学会写字,必先学会做人。人品不高,落墨无法,求其风神者,当须先求人品。”在今天看来仍有深刻意义。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