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曼湾海战:两种海权模式下的马斯喀特争夺战

subtitle 冷炮历史01-08 11:45 跟贴 16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自古以来,阿曼海岸都是东西方海上交流的桥头堡。至于该地区最大的港口--马斯喀特,则是大部分船只所不情愿绕过的优良中转站。从苏美尔文明的时代开始,到21世纪初的当今,类似的情况都没有太多变化。

正因为如此重要,马斯喀特及其周围的阿曼湾水域,也在近代成为了不同海权势力争夺的核心。发生在1554年的阿曼湾海战,就是新旧两种海权模式的最直接碰撞。

马斯喀特对于波斯湾和阿拉伯海都非常很重要

在整个16世纪中期,雄踞地中海东部的奥斯曼人都尝试向东扩张海上权益。他们所采用的经典线路,在公元1世纪时已基本成熟。包括从埃及的苏伊士港进入红海,沿着阿拉伯半岛的海岸绕过亚丁湾。也能从阿拉伯河口的巴士拉起航,直接从波斯湾穿过霍尔木兹海峡。无论是最初的波斯帝国和亚历山大,还是后来的罗马-拜占庭舰队,基本都以类似的方法向东方施展影响力。奥斯曼人的照葫芦画瓢,不过是古典海权模式的近代翻版。

与此同时,葡萄牙人正以印度次大陆作为自己掌控印度洋的监视基地。这种在日后由不列颠帝国发扬光大的近现代模式,已经由他们在英国船只东进前进行了广泛试验。虽然奥斯曼的舰队会定期突袭阿拉伯半岛、霍尔木兹海峡和印度西海岸,却在更多时候陷入被动。仅仅通过从好望角以西赶来的有限部队,就能用印度的充沛资源与其进行不落下风的对抗。当印度总督的儿子费尔南多,在1554年2月率领舰队西行之际,就是在为新时代的海权竖立最佳样式。

部分参加阿曼湾海战的葡萄牙船只

由于此行的任务繁琐,所以舰队包括了6艘盖伦大帆船、6艘卡拉维尔轻型帆船和多达25艘的小型桨帆快船。全部舰上的士兵和海员相加,足有1200多人。对于人力资源稀缺的葡萄牙人而言,这就是极少能出现的大手笔。当他们抵达已长期控制的马斯喀特和霍尔木兹岛后,继续深入到波斯湾内侧,希望捕捉从阿拉伯河口出发的土耳其劫掠船。为此,费尔南多在7月派出3艘快船到相关水域进行侦查。结果,他们发现至少有15艘装备完好的土耳其加莱船,正在向马斯喀特的方向前进。显然,他们的目的就是来夺取阿曼海岸的控制权。倒是葡萄牙人已完全分散了自身兵力,反而在局部显得数量不足。

此后,2艘桨帆快船一直悄悄跟随在土耳其人身后,并让第3艘船去霍尔木兹通知费尔南多。后者也立刻率领自己剩下的那艘盖伦战船和当地总督提供的3艘旧式卡拉克帆船,立刻向南增援马斯喀特。至于先前随行抵达的卡拉维尔船和其他快艇,也在不同时间出动,并有新的加莱船加入队列。但因为这些船只的速度各不相同,就因复杂海况而被彼此割裂开来。以至于当先头部队与奥斯曼人遭遇,很多友军舰船还只能勉强在视距内前行。

小型的桨帆快船适合执行各类打杂任务

遭到伏击的土耳其指挥官切莱比,是曾在欧洲参加过普雷夫扎海战的老将。所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慌乱,反而准确的看出对手船型复杂不利于协调行动。所以利用风向优势,下令所有加莱船在同一时间放下风帆,乘势向着南方的海岬附近逃跑。许多葡萄牙人的小艇虽然以船头的火炮射击,但却不能在远距离内造成有效杀伤。同时,全靠风帆推进的卡拉维尔船也顺势冲了上来,反而让桨帆船队形出现紊乱。最终,土耳其人成功脱身,并在沿海暂时隐蔽起来。

此后,葡萄牙舰队停泊在马斯喀特休整了3天。费尔南多召回了大部分来时率领的部队,并继续以灵活的小型桨帆快船进行侦查。奥斯曼人在附近没有可用于补给的港口,只能以古老的方式在海岸边躲避风浪。在数次成功的躲藏后,才被对手发现了大体位置。但切莱比依然决心利用对手的阵容复杂缺陷,以突袭方式重击追兵。在8月27日这天,他如法炮制了先前做法,在马斯喀特附近的峡湾岛屿后驻足,任由粗线大意的小船从附近驶过。直到确定葡萄牙人的单纵队已通行过半,才突然率军从侧翼杀出。

奥斯曼加莱战舰 完全是欧洲级别的水准

混战中,所有的葡萄牙小艇都在兵力和火力方面吃亏。奥斯曼人的加莱战舰,无疑是其放大版,并有着侧翼突袭的时机优势。但切莱比还算错一步,过于高估了自己所能掌握的战场时间差。当他的大型桨帆船在水面同对手展开缠斗,后方的卡拉维尔帆船已拍马赶到。尽管每艘战舰只有20名左右的船员,却拥有不少超出其体量的高杀伤武器。除了安放在船体侧舷的火炮,还有适合在近距离内投掷的火药桶。更重要的是,她们的灵活性与高速,都让奥斯曼对手非常震惊。

但土耳其人噩梦还没有结束。在他们被突然乱入的卡拉维尔帆船牵制后,更加可怕的盖伦帆船借助风力加速感到。至此,双方的强弱对比发生了完全逆转。葡萄牙人的长蛇炮火力,是低矮的加莱船所无法承受之重。在6艘船在跳板反击中被夺取后,土耳其指挥官也立即率领余下船只向东逃入印度洋,在沿途的追杀中又被击沉了数艘战舰。最后侥幸躲入了古吉拉特海岸的苏拉特港。至于大获全胜的葡萄牙人,则拖拽着俘虏的加莱战舰和大量火炮,回到马斯喀特进行庆祝。除了个位数的伤亡外,他们几乎没有其他损失。

居功至伟的卡拉维尔帆船

两个月后的10月10日,印度总督区的12艘战舰从果阿北上,逼迫古吉拉特人交出奥斯曼船队的残余兵力。后者的要价还价,基本围绕着保全土耳其加莱船上的乘员。最后,剩下的7艘战舰被交了出去,而切莱比则率领部下从陆路返回奥斯曼境内。

这个过程竟耗时2年,也说明了陆上丝绸之路在这个阶段已无力与海船比肩传递效率。更重要的是,君士坦丁堡宫廷的又一次突袭计划宣告彻底失败。

阿曼湾海战的进程图

阿曼湾海战的规模比较有限,技术差距也是泾渭分明,但战役本身却是那个时期的海水博弈战略缩影。技术的发展和全球化体系的蔓延,让经典的古老海权模式濒临淘汰。

奥斯曼人的战舰或许能做到源源不断,但他们终究需要以大陆体系挑战海洋霸权。葡萄牙人在沿岸陆地部署的兵力,基本上都可以看似忽略不计。然而由这些基地体系支撑的舰队,却象征历史的走向必然性。类似的情况直到今日,其实都没有发生太多变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