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莱曼尼之死背后,美国、伊朗和伊拉克的三方角力

subtitle 澎湃新闻01-08 10:21 跟贴 134 条

美国用无人机导弹杀死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精锐部队“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国务卿蓬佩奥以及众议院共和党领袖凯文·麦卡锡等人纷纷庆贺,以强硬反伊朗政策著称的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更是发推文称“希望这是颠覆伊朗政权的第一步”。苏莱曼尼曾经的对手、前驻伊美军最高指挥官兼前中情局局长戴维·彼得雷乌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事件的重要性无法低估,苏莱曼尼曾在伊拉克战争期间通过伊拉克总统传话给他:“我,苏莱曼尼,是伊朗对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和阿富汗等国家政策的制定者”,甚至表示与其找伊朗外交官谈判不如和他直接谈判更有意义,因为连外交官都得听他的命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0年1月3日,游行中分发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的海报

在美国及其盟友眼中苏莱曼尼是一名世界级恐怖分子和大阴谋家,暗中操纵着中东的阴暗反对势力。美国在2011年以给叙利亚政府提供支持为手段对苏莱曼尼进行了制裁,联合国也早在2009年就因伊朗核问题将他拉入了制裁黑名单。但这名少将在伊朗人心中是一位英雄,是最高领袖口中“活着的烈士”,哈梅内伊甚至在他的葬礼上罕见地流下了眼泪。

苏莱曼尼的影响力来自于他控制的圣城旅,它是伊朗对外通过军事和政治秘密行动维护拓展国家利益的最主要力量。圣城旅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等中东国家扶持亲伊朗势力,通过代理人战争打击美国及其盟友。早在伊拉克战争时期,圣城旅就开始支持伊拉克的什叶派民兵抗击美军,在小布什总统第二任期时发动了针对美军的一系列大规模巷战,通过路边炸弹、迫击炮和火箭筒等手段杀伤了大量以美军为首的多国部队。这也是特朗普在针对此次行动的讲话中将苏莱曼尼定义为一个杀害了很多美国人的“恐怖分子”的原因之一。伊拉克战争使伊拉克进入全面失序的战国时期,在政府军与美军、土耳其和沙特等国支持的逊尼派民兵、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民兵和恐怖组织以及库尔德武装的多方混战中,圣城旅支持的什叶派民兵是其中一支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并逐渐成为什叶派政府军巩固自身势力的重要盟友。

什叶派民兵组织在清剿“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参与了夺取提克里特和摩苏尔的战役,还帮助伊拉克政府军占领了库尔德武装控制的石油重镇基尔库克。羸弱的伊拉克什叶派民选政府为了掌控国家收编了这些什叶派民兵组织,并于2016年将它们正式编入政府军序列,这使什叶派民兵组织可以享受政府军同样的军饷。政府的笼络政策并没能控制什叶派民兵组织,它们的后台老板实则为苏莱曼尼代表的伊朗势力,而它们在宗教上则听命于在伊拉克颇具影响力的穆克塔达·萨德尔等什叶派教士,后者在此次事件后呼吁组织世界范围的抵抗运动驱逐驻伊美军。此次美军空袭杀死的人中除了苏莱曼尼,还有一名正是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组织真主旅的头目,正是他的什叶派民兵袭击了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在围攻驻伊拉克使馆的早些时候,美国空袭了什叶派民兵组织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两处据点,作为对什叶派民兵组织用火箭弹攻击驻伊美军基地的回应。

伊拉克身处于大国斗争的夹缝中,近几个月来又经历了自伊拉克战争以来最大的国内动乱。自萨达姆倒台以来,伊拉克什叶派政府成为了全世界最无能腐败的政府之一,不仅在民生问题上面临严峻挑战,被世界银行列为治理最差的几个国家之一,其腐败程度也在全球前列,在这一波席卷中东国家的社会抗议浪潮中自然未能幸免。伊拉克民众效法黎巴嫩等国民众上街游行抗议,要求政府解决失业、供水和教育资源等各种问题。伊拉克战争不仅摧毁了提供基本民生服务的基础设施和社会体系,也引发了占伊拉克人口多数的什叶派和第二大族群逊尼派的教派冲突,数年前“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崛起正是依靠吸纳大量对现状不满的逊尼派伊拉克人和前逊尼派政府军。在这种现状下,很多民众实将什叶派政府视为伊朗的代理人,他们对什叶派民兵干预伊拉克国内政治、联合警察打压上街示威者的做法不满,提出了要推翻现政府并将伊朗势力赶出伊拉克的诉求。

在苏莱曼尼死后,伊拉克议会通过了一项法案要求包括伊朗支持势力和美军立即从伊拉克撤出,然而这项法案在现实中并没有任何执行可能,伊拉克政府无法通过自身力量实现这个目标。由于伊拉克政府自身的羸弱,如果美军真的完全撤出伊拉克,该国很可能会落入伊朗支持的什叶派势力的掌控中,这是美国所不想看到的局面。特朗普政府今年以来对伊拉克和中东增兵正是企图达到稳定安全局势的作用,对伊朗敲山震虎,而杀死苏莱曼尼是更进一步的威慑性警告手段。

2020年1月3日,空袭现场发生猛烈爆炸,两辆丰田SUV被炸碎。

目前伊拉克境内仍驻扎有5000人左右的美军和承包商,为伊拉克政府军提供训练和顾问支持。驻伊美军迟迟不撤出使得伊拉克国内反美情绪高涨,时任伊拉克总理的阿巴迪早在2017年就曾要求美军在清剿“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后全部撤出伊拉克,伊拉克国民议会的什叶派议员也呼吁要求美军撤出。美军的存在不仅是对伊拉克主权的侵犯,也是引发武装分子攻击的主要因素,从过去的基地组织到今日的什叶派民兵,历史一再证明只要美军依然存在伊拉克就永无宁日。特朗普自去年以来往伊拉克及中东派驻了三千多名美军,引来了反美活动升温,什叶派民兵声称如美军不撤出他们将通过武力手段驱逐美军,最终引发了和美军的冲突。

德黑兰接到大屏幕上显示“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的照片

袭击美军基地以及围攻美国使馆背后不排除有伊朗方面故意施压,以进一步扩张在伊拉克势力的因素。自从美国推翻伊拉克萨达姆政府打破了中东的力量平衡,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势力开始渗透伊拉克,引起美国的海湾国家盟友和以色列的担忧。而美国在近年来年越发依靠沙特和以色列等盟国维护中东秩序,这使中东陷入了新一轮代理人冲突中,在也门、叙利亚都引发了各方势力参与的内战。自从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对伊朗政策趋于强硬,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重启对伊朗制裁,加剧了地区局势的紧张程度。美国政府在去年早些时候将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意味着极限施压全面升级,如今杀死苏莱曼尼正是特朗普政府警告伊朗不要企图进一步插手伊拉克和中东地区事务的威慑。

特朗普虽然引用了《战争权力法》对伊朗可能作出的报复作出警告,但他本人表态并不希望有一场战争,如果美国对伊朗动手更可能是通过定点精确空袭的方式而不是派地面部队。对伊朗发动有地面部队参战的全面战争会违背特朗普自竞选以来让美军撤出中东的承诺,此举也必然造成更多美国人伤亡和大量军费损耗,不符合其实用主义的外交理念。自本世纪初布什政府以来,美国政府内部的新保守主义者、共和党鹰派、亲以色列势力和军工利益复合体一直在推动对伊朗政权的颠覆性战争,但特朗普是来自华府外交政策圈外的素人,从他此前解雇一直渴望发动对伊朗战争的博尔顿的举动来看,特朗普主观上不同意对伊战争策略。此次特朗普下令暗杀苏莱曼尼虽然被广泛解读为一种大胆的举动,但从其人过往的行事理念出发可推测这是要以最有效的方式和最低的代价震慑伊朗,保护美国及其盟友在伊拉克及中东的利益。

事实上,大规模运用无人机定点清除敌对武装分子的战术来自特朗普的前任奥巴马总统,无人机定点清除旨在不派遣美军地面部队的前提下以最小的代价瓦解武装组织势力,但这种方法同时也在伊拉克、叙利亚和巴基斯坦等国造成了大量无辜平民伤亡。同时,早在布什政府时期,出于反恐和伊拉克作战的需要,美国情报系统已经基于大数据等技术开发出了尖端的识别技术,结合人力情报后几乎可以定位任何关键武装分子的踪迹。以美国的军情实力如要斩首苏莱曼尼应该早就有机会可以做到,选择如今这个时点除了要震慑伊朗可能还有其他原因。 一是特朗普在为总统选举做准备,做实自己区别于奥巴马时期“绥靖伊朗”的政策,为自身外交政策政绩打基础,特朗普此次讲话说苏莱曼尼“应该很久以前就死了”大致包含这层意思。二是特朗普政府获得了苏莱曼尼和伊拉克什叶派民兵计划威胁在伊美国人安全的确切情报,从特朗普的声明来看这也是此次行动的直接原因,但不排除还有更深层次的动机。2012年导致四名美国人死亡的美国驻利比亚使馆被袭事件震惊了美国,此事件是希拉里对外政策的重大污点,也是特朗普在竞选期间会不惜一切代价避免的风险,以避免被民主党人抓住把柄,如当年希拉里那样陷入国会调查的政治缠斗。上一次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面临使馆危机的是1980年的卡特政府,美国驻伊朗使馆人质事件的处置不力造成选民对卡特政府的不信任,使政治素人里根赢得了竞选。

对于此次行动,民主党方面则一致发出谴责的声音,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谴责了特朗普对伊朗本土可能的打击声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批评特朗普的行为是“往炸药桶里扔炸药”,另一位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认为特朗普的行为正将美国拖入另一场造成大量人员和财力损失的中东战争中。美国多地已经爆发反战示威运动,民众对美伊关系的关注度提高,可以预见共和民主两党将围绕对伊政策展开新一轮争斗。根据马里兰大学今年九月份的一项民调显示,四分之三的美国人包括共和党人认为不应该与伊朗发生战争,大多数人认为是特朗普政府的对伊政策造成了美伊关系恶化,此次事件很可能会固化选民对特朗普伊朗政策对观感。

苏莱曼尼死后,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虽然声称将对美国的重要目标进行报复,但伊朗官方的反应相对较为克制,总统鲁哈尼谴责了美国的做法将对地区安全造成损害,因为伊朗官方也清楚苏莱曼尼的死对中东政治的影响并不是根本性的,中东政治格局短期不会发生根本改变。首先,在伊朗官方认清自身和美国实力差距的情况下不可能故意触探美国底线对美国关键目标发起攻击,这样很可能引发与美国的全面战争,而战争意味着伊朗政权的终结。伊朗依然可以通过代理人战争等形式将美国拖入中东泥潭,对美国政府施压改变其对伊政策,而伊朗也看准了美国想走却无法真正脱身的困境,因为中东有美国无法忽视的盟友和战略利益。其次,苏莱曼尼的死不太会改变中东各国的实力对比,因此也不太可能改变伊朗的既定地区政策。伊朗将继续支持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等国的什叶派势力坐大,拓展什叶派新月地带的势力范围,以此维护自身安全利益。再次,在伊核问题上伊朗无法寄希望于特朗普政府,美国的条件是让伊朗完全放弃浓缩铀项目和中程弹道导弹项目,从伊朗维护自身安全利益的角度是难以接受和实现的,伊朗可能会寻求继续履行与其他几个缔约方的协议,以换取与欧洲等方面加强经济联系,改善自身经济处境。

作者:高骏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