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比斯圣队:基友之爱组成的铜墙铁壁

subtitle 冷炮历史01-07 11:55 跟贴 153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古希腊的著名城市底比斯,有过一支大名鼎鼎的神圣卫队。其成员全部是基友,并以顽强的战斗意志而为世人所铭记。虽然最终还是如流星般从历史的长空划过,但却留下了一缕异常闪耀的背影。

1起源

圣队组织是古代印欧先民的老传统

神队传统源自早期的印欧牧民习俗,既首领会组织最精锐武士作为亲随,让这些人骑马或者驾战车作战。在南下希腊半岛的过程中,这些国王的卫队也就逐步转变为重甲步兵。但他们的正式称号依旧是骑士或者骑兵,算是远古风俗的遗存。后来马其顿王国的伙伴骑兵,则更为明显的保留了这个光荣传统。因此,300人的贵族卫队,在希腊世界有着特定的传统意义。此外,城邦也会维持一些武装人员保卫国家的圣地或神庙。因此,底比斯圣队就是这两种传统的融合。

所以,早在伊帕米浓达的军事改革前,底比斯就有了类似于圣队的军事单位。在著名的普拉提雅之战中,底比斯人就出动300名最出色的勇士和雅典死斗到底。在公元前424年的狄里安之战,底比斯老将冈帕达斯也特别组织了300名被称为战车士或者侧翼部队的精锐。这些人其实都是古老的圣队前身。晚些时候,柏拉图也提到这些由恋人组成的部队更有战斗力。这个说法也是在暗示底比斯的军事习俗。

传统的希腊方阵 其实都比较看重右翼

传统希腊步兵方阵,经常让士兵的前后左右都是亲人或家属。但真实的相互照顾非常困难,一旦阵线崩溃,所有人几乎都只管自己保命。底比斯圣队的组建思想,就是为避免此类问题发生。这支精锐正式成军于公元前379-378年,招募标准不取决于阶级和地位,完全看个人是否有德行,也看重两人之间是否忠于彼此。

这种行为,是在向希腊神话中的爱欲之神厄洛斯和古代英雄伊阿摩斯。因为在神面前发下神圣誓言,所以在战场上绝对不会背叛彼此,也不会将战友的身后暴露给敌人,更不能弃盾而逃。但是也因为神圣的誓言约束,他们的结局往往比号称勇猛无比的斯巴达人更惨。加入圣队就意味着放弃家庭生活和日常公民权利。战时的主要任务是带头冲锋和擒杀敌方指挥官,所以在训练上特别重视摔跤、跑步和战舞等技能的训练。到公元前4世纪左右,骑兵战术已开始受希腊世界重视,而圣队的创始人戈迪亚斯就是骑兵。所以圣队也会进行一些骑马训练,以便应对可能的战斗需求。他们的武器和开销全由国家供给,平时会兼任卫城的守卫。

圣队成员的招募和训练要求的非常严格

2战绩

圣队的成名之战 大都以斯巴达人为作战目标

圣队的首次登场是在公元前375年的特戈亚之战。由于当地的斯巴达军营还没有撤走,所以佩罗庇达带着300名圣队和一些骑兵去解决掉这个麻烦。但在到达洛克里斯之后,他们才发现当地新来了一队斯巴达驻军。当底比斯人决定先行撤退后,又遭遇1000多人的斯巴达回防部队。

底比斯人让自己的骑兵从后方骑行到阵前,同时把圣队排列成了十分密集的队形。结果在战斗开始后,圣队步兵就以凌厉的攻势斩杀了斯巴达指挥官。由于失去主将且发现对手非常善战,斯巴达人故意将阵型空出开口,希望让底比斯人陷入重围。但底比斯人却以更快速度完成了反合围,从而打破了斯巴达步兵的不败神话。由于在此战中证明了价值,佩罗庇达此后一直将圣队作为特殊的突击部队加以使用,不隶属于任何其他军队。

圣队成员在留科特拉战役中担任全军先锋

在著名的留科特拉战役中,斯巴达人带来了10000重步兵、1000轻步兵和1000骑兵,但是其中只有700人是斯巴达公民,剩下的都是盟友和二等公民部队。这些军队都是按照传统的方式排出8排纵深,然后自己指挥右翼,并将骑兵排列在阵前。相比之下,底比斯人只有6000重步兵、1000骑兵和1500轻步兵。

自知按照传统阵型无法取胜的他们,特意加强左翼对抗斯巴达的精锐右翼。于是伊帕米农达将左翼加厚纵深为50排,并冒险地将中路和右翼削弱为4-8排。至于圣队的主要任务,就是在全军最左翼充当矛头。实战中,也正是他们击破斯巴达右翼,阻止后者进一步的包抄计划。斯巴达公民兵的损失高达400名人,对于盛极而衰的他们而言是巨大损失。底比斯也凭借着这一战的胜利,短暂的登上了希腊世界的霸主宝座。

圣队的兴衰 也是底比斯霸业的晴雨表

3传奇不朽

圣队最后在喀罗尼亚战役中全灭

但是再精良的战术小队,都无法弥合整个体系劣势。最后在喀罗尼亚之战中,马其顿人成功诱敌,导致雅典和底比斯两军发生脱节。在可怕的长枪阵和伙伴骑兵夹击下,死战不退的圣队全体倒下。最后,很可能是底比斯人支付了巨额金钱,才让菲利普二世的允许他们为己方战士收尸。

1818年,一个名叫泰勒的考古学家准备亲自去探访卡罗尼亚之战遗迹。在骑行了2小时后,他的马蹄被一块大理石绊倒。对于这个突然的发现,考察队立刻展开挖掘。在附近农夫的帮助下,最后发现这是一头石狮。虽然部分残破,但其他部分因深埋地下而保存完整。

泰勒与他发现的喀罗尼亚石狮子

但在三年后爆发的希腊独立战争中,这只命运多舛的石狮被碎成5块,直到1902年才被人重新组装起来。

19世纪末期的考古活动,则在石狮周围发现了254个圣队战士遗骨。他们被分成7列集体墓葬,部分遗骨上还嵌有长达38厘米的马其顿萨里沙矛头残迹,证明了这场战役的残酷性和真实性。他们的倒下,其实也象征着古希腊黄金时代的终结。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