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爱相杀:伊朗圣城部队也曾与美军并肩作战

subtitle 冷炮历史01-04 14:54 跟贴 2263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为伊朗的精锐特种作战力量,圣城部队隶属于该国的革命卫队建制,也是美国人的心腹大患。外界情报人员并不清楚其确切规模,仅估计在1-2万人左右。他们最初成立于两伊战争期间,直接向本国的最高层汇报,且不拘泥于常规的教条,只按实用主义的原则活跃于全球各地。

至于刚刚遭美军空袭避免的苏莱曼尼将军,则是这支部队的灵魂人物。他不仅神出鬼没,四处给美国及其盟友制造麻烦,还与多国领导人谈笑风生。但更让人意想不到是,这个美军死敌居然多次出于需要而同美军并肩作战。

1赫拉特起义

参加本国阅兵的伊朗圣城部队

早在上世纪的阿富汗战争中,美国与伊朗便为共同对抗苏联而保持联系。但双方的军队真正开始协同作战,则要等到2001年的持久自由行动。时任美国陆军中央司令部指挥的弗兰克斯将军,就和伊朗革命卫队的萨法维将军联手,策划在赫拉特发动一场针对塔利班政权的起义。

据称,神秘的苏莱曼尼也参与了这次行动,但其具体扮演的角色则不得而知。作为美国同盟的英军特种部队,也以非常低调的方式参与其中。当然,真正扛起正面进攻的主力,还是是北方联盟麾下的5000名部落民兵。

苏莱曼尼在2001年已崭露头角

依靠联军无可争议的空中优势掩护,美国的阿尔法554特种分遣队在光棍节当天,通过直升机穿插至赫拉特附近。圣城部队亦于次日潜入战区附近,并由北方联盟及其他部族友军一起里应外合的展开进攻。在强大攻势的鼓舞下,当地民众纷纷挥舞刀枪棍棒参与起义。最后迫使塔利班部队落荒而逃,只留下一堆报废的军用载具。

然而,随着阿富汗战事的结束,奉行实用主义的圣城部队也立刻替换盟友。反过来支持塔利班残部偷袭美军及其盟友。除了给前者输送武器装备,也和针对后者的势力进行各类暗杀活动。

阿富汗战争 成为伊朗与美军合作的开始

3

2 拜吉之战

2014年 处于战乱中心的炼油重镇拜吉

2014年6月11日,伊斯兰国武装攻入了伊拉克的炼油重镇拜吉。他们占领公检法机关,释放囚犯且四处打砸抢烧,甚至用控制的当地酋长劝走了油厂警卫。但由于伊拉克装甲师的到来而被迫撤出。

随后,双方围绕城镇与油厂开展了长达16个月的拉锯战。到2015年10月,伊拉克军队才在西方盟友和苏莱曼尼的帮助下才收复拜吉。

在中东盛极一时的伊斯兰国匪军

期间,伊拉克军队前后投入了约5000名军警与约10000名什叶派民兵。来自伊朗的圣城部队、黎巴嫩的真主党武装也都参与了反攻行动。尽管联军的规模10倍于对手,阵亡人数却超过2500,高于最后战败溃退的伊斯兰国势力。

也是在这次拉锯前后,圣城部队与西方联军产生了不少间接援助。尽管长期从事对本国库尔德武装的镇压,但这些伊朗精锐还是因两伊战争而与萨达姆结仇,并支持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人和萨达姆对立。于是,他们也暂时摇身一变,成为了美国在中东战场的临时同盟。但更为直接的合作,还得看阿米尔解围与后来的第二次提克里特战役。

伊拉克成为伊朗与美军的第二个短暂合作战场

3 阿米尔里解围

身处伊拉克前线的苏莱曼尼

在伊斯兰国匪军盯上炼油厂同时,还对什叶派土库曼人的聚居城镇阿米尔里进行包围。但由于当地居民武德充沛,壮丁人均持有AK47等武器,让匪军的进度非常难看。但伊斯兰国很快就调来了各种重武器,用迫击炮与火箭弹让土库曼壮丁招架不住。随即,阿米尔里面临缺水、断粮以及彻底沦陷的巨大危机。

这年8月底,大批伊拉克政府军、什叶派民兵与库尔德敢死军,分别三个方向发起反攻。此番行动也得到了什叶派盟友与西方世界的鼎力支持。真主党游击队也派出50人的精锐,乘坐直升机赶往当地。伊朗的圣城部队更是当仁不让与伊拉克友军成立了作战指挥室,负责协调各派系的联合行动。美军也出动军机空袭,为进攻匪军的伊拉克各武装提供了火力支援。最终,阿米尔里得以解围。联军则继续进发,清剿盘踞在周边逊尼派村镇的匪军残部。当地民众为此欢呼,但仍然有20000名居民因饥饿、缺水以及匪军的残杀而丧生。

在战场集结的库尔德武装

4 第二次提克里特战役

准备在空袭后进攻的伊拉克联军

2015年3月,经过长达数月的准备与情报搜集,联军开始对萨拉丁省的首府提克里特发动了猛攻。这次作战的规模颇大,除了3000名政府军外,还有约20000名伊朗培训的什叶派民兵和约1000名当地的逊尼派部落武装。更有美、英、法等国的空军援助,以及最为精锐的伊朗圣城部队。

相比之下,伊斯兰国匪军仅有13000名武装人员。由于大量居民已经外逃,联军也可以更加放心大胆地施展身手。

在伊拉克前线作战的圣城部队

早在此战爆发的前一个月前,伊拉克军队已推进到附近的萨马拉。在正式行动开始后,有9000人的先头部队从西、北、南三面发起围攻。苏莱曼尼本人也亲临现场,坐镇距提克里特约35英里的阿尔布-拉亚什村,指挥东线行动。这些援攻可能包括清剿附近村镇盘踞的匪军,以及炮击匪军阵地。

战役中,守城匪军布置了大量的简易爆炸装置和狙击手,连萨达姆家的祖坟也被丧心病狂的布满了炸弹。联军一旦攻入这里,便会与整个墓园一并炸飞。不过,伊拉克军队似乎早已察觉到埋伏,推进时非常谨慎且缓慢。在友军的空地援攻下,首先控制了图兹胡马托和提克里特之间的公路。然后逐步占领沿途村镇,最后于月中对城区发动最后攻势。

巡弋在战区上空的美军捕食者无人机

遭空袭摧毁的伊斯兰国匪军车辆

正是在苏莱曼尼的建议帮助下,什叶派民兵组织巴德尔旅的长官阿米里,指挥了对阿拉姆的收复战。成功克服了匪军炸断桥梁所造成的通行困难。与此同时,大量由伊朗造的坦克、火箭弹、战斗车辆和无人机等武器装备,被增援投送至前线。

从3月25日起,美英空军又对城区内外的30多个伊斯兰国目标发动空袭。尽管形势一片大好,联军却要为了谁先彻底打下提克里特的争议而延缓了攻势。除了巴德尔旅,大部分什叶派民兵都退出了战斗。让留下的14000名伊拉克军队承担后期进攻。好在城中心、省政府和市医院等重要建筑,还是被先后夺回。

到这年的4月5日之后,战役完全进入了治安维持状态。伊拉克人用了约两周时间,才清剿完余下的数百名I潜伏分子。但当地仍留有5000-10000个简易炸弹,需要再花几个月才能彻底清理完。根据媒体报道,约有1000名匪军被击毙,伊拉克方面的伤亡则在230-1000人之间。

第二次提克里特战役的进程

5 蜜月期终结

除了阅兵 圣城部队基本不会出现在醒目位置

回顾以上几次战例,有心人就不难发现圣城部队的一些固有特点。他们往往负责特种作战、兼顾收集情报,也经常指导代理人进行非对称作战。虽然能适应中东地区的大部分战场,却极少充当正面进攻的主力。这样的跛脚属性,也与整个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氛围十分贴切。

除了对国际影响的顾虑,以及自身国力的限制,伊朗陆军缺乏大规模作战能力的弱点也非常明显。这一点从上世纪的两伊战争便可看出。当时还坐拥在不少现代化装备的他们,却硬生生的打出一战式的堑壕画风,令全球的观察家们都大跌眼镜。

进行两栖登陆训练的圣城部队

受此影响,号称精锐的圣城部队便总以幕后英雄或潜伏者模式出现在全球反恐战场。接受他们培训或指导的武装,往往需要集结优势兵力,才能吃力地打赢低配版代理人战争。

总之,不是苏莱曼尼这样的聪明人不擅长曲线救国,而是伊朗军队的能力只有如此。尽管其号称打遍全球特战作战,扬言让美军都无法应付自己,却终究还是被现实打脸。2020年的1月3日,这位堪称伊朗最精锐部队核心的灵魂人物,就被美军以特战的方式送去见了真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