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谣言:汉朝不是铁器帝国 始终离不开旧式的青铜武器

subtitle 冷炮历史01-03 08:30 跟贴 979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长期以来,汉朝被认为是一个与先秦完全割裂的对立时代。除了领地面积与制度性差异,也包括军队武备的材质升级。大量继承自战国时代的青铜武器,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转而由新进的冶铁工艺替代。由此再得出结论,认定是汉军对匈奴作战的重要因素。

然而,汉朝的铁制武器虽然数量众多,却从未割舍对旧式青铜的依赖。其中既有技术性原因,也是汉朝国家治理模式所引发的副产品。

1技术因素

汉军的铁器装备率 的确远胜先秦时代

谣言的产生和传播,往往意味着事情本身并非空穴来风。汉朝的铁器帝国形象,有众多的考古发现背书。除了零星出土于私人墓葬和军事遗址内的铁制武器,还有当时的武库花名册被后人发现。

这些证据无不表明,汉朝军队的铁制武器数量大大增加,比例远超稍早的战国末期。类似秦军那种帝王将相挥铁剑,而大头兵全体持青铜冲锋的景象,已经完全从东亚大陆绝迹。同时,部分农民也用上了铁制农具,对充实军粮有着一定贡献。

徐州狮子山汉墓中的青铜武器

但恰恰也是这些考古成果,说明汉朝士兵从未放弃青铜制造的武器。例如著名的西汉长安武库,虽然找到了63把铁制的刀剑与矛戟,也有发现1把风格独特的青铜戈。在更加远离京畿的关东,考古学家也在徐州狮子山和满城的刘胜墓中,发现了大量青铜武器。除用于远射的弩机和箭头外,不乏剑、戟、戈、铍、矛等近战装备。至于更为偏远的东南各地,到东汉的墓葬中都有发现青铜武器。包括江西南昌蛟桥汉墓、浙江的绍兴汉墓和广州的小谷围汉墓,都继续能找到大量青铜。

或许有人觉得这些地方的战备级别太低,没有动力完全换装。但在紧挨匈奴地界的河北宣化东升路的东汉墓中,后人不仅发现青铜,甚至连1把铁制武器都没找到。可见两汉时代的军队都在普遍使用铜器,并非是换装缓慢而造成的乌龙。

出土于阿尔泰山区的先秦时代铁器

造成这种形象的主要原因,就源自那个年代的冶铁工艺。虽然最初的冶铁技术,在公元前8世纪就已传入西域,却因地理阻隔和产量较低而没有持续东进。直到后来的公元前4-3世纪,更大规模的冶铁技术才首先在鄂尔多斯等草原边缘地带扎根,并迅速被临近的秦、赵、燕三国所吸纳。

但技术差距和工艺秘诀,让优秀的工匠数量始终增涨缓慢。他们可以通过热处理与淬火手法,反复锻打出高性能武器,却缺乏温度和金属成分的检测与控制能力。因此,所有步骤拿捏都凭个人经验,大大限制了高科技在古代世界的传播速度。

匈奴草原的铁器技术 恰恰也早于中原

然而,铁器的口碑已为市场所认可。于是,大批原先的铜器工匠便主动或被动的开启转型发展,直接以更古老的技艺尝试弯道超车。其结果就是用适于铜器时代的铸造技术,弄出性能较差的铸铁。加上列国为备战备荒而不停的强制普及,就让铸铁产量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发生了恶性膨胀。

但铁和铜的属性存在根本不同,相同的工艺手法只能弄巧成拙。因此,古人很快意识到铸铁的质量参差不齐,许多速成品都不如原先的青铜产品。如果说要求较低的农具还能将就,那么事关成败生死的兵器就决不能这般马虎。最终让青铜武器迟迟不能从府库中退休。

锻造才是早期铁器发展的最佳线路

2价格因素

考古出土的汉朝铁剑

当然,在汉朝统领天下之后,优质冶铁产业还是得到了发展和加强。只是基于战国时代所留下的老问题,这个进程本身也是较为缓慢的。价格因素,则在这个过程中又发挥着重要影响。

理论上,由于矿藏资源比较丰富,铁器在东土的价格不可能非常高昂。尤其是建立了文景之治的管制放松,私人经营矿山和铁器作坊的案例普遍增加。长此以往,即便优质锻铁技术的掌握难度较高,也不至于让汉朝士兵到几百年后还继续使用铜器。然而,相对田园牧歌式的发展进程,很快被志得意满的汉武帝所硬生截断。他的盐铁专营制度,不光将冶炼利益全部收入自己囊中,也间接促使成本不断攀升。

盐铁专卖实际上摧毁了汉朝的产业革新进程

当时,若有人继续坚持经营矿山和冶铁,那么就需要支付高达40%的重税。尤其是那些掌握最好技术的铁匠,往往连同自己的作坊一起被收归朝廷。从此只能按皇帝的订单生产,却不能随意将产出变卖给他人。

为了养活这个庞大的命脉产业,汉朝从武帝开始就不断追加拨款,用于维持基本的生产运转。这些巨额投放的资金,很快引发不可逆的通货膨胀,使得铁制武器的价格也跟着水涨船高。

汉朝时期的冶铁作坊

加上需要庞大的官僚体系进行监督,又必须为这些人支付不断增加的工资,进而造成通货膨胀的进一步发酵。欲求不满的各级官吏,则势必为家庭生计而吃拿卡要,由此引发腐败性的铁器单价上升。工匠们为抵御通胀,也会偷偷出售一些铁质武器。这类违禁品的价格,自然只会比朝廷的报价更高。

长此以往,铁制武器的价格就变得非常可怕。哪怕是在管制稍稍放松的东汉,一把铁剑的价格都能卖到1500钱。而在两汉的大部分时期,私人购买土地的平均价格也仅仅是在100-300钱之间。至于那些大量积累的库存,根本不可能被投放入流通市场。因此无论汉朝铁匠的产量如何增加,都不可能将武器降格控制下来。许多私人防身或需要自备武器的士卒,就只能采购青铜兵器,甚至对传了几代人的战国遗产都舍不得扔。

汉朝时期的青铜手环刀

为了扭转这种畸形局面,汉朝也曾强制规定农民必须到官营的铁匠铺购买农具。但基于以上所描述的原因,普通人哪里能承受这种高昂的购买力。加上汉朝本身就对民间课以重税,让老农们更无余钱更新换代。吃不饱的冶铁从业人员,又经常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并且失去了钻研手艺的动力。结果就将质量堪忧的铸铁拿出去高价出售。

于是,铁器要在汉朝普及就成为了难事。许多考古证据甚至现实,有农民到东汉时还在使用石器、骨器和木器劳作。前线士兵也完全有可能分到劣质武器,不得不转而自掏腰包购买青铜器械。尽管后者的工艺决定了价格并不亲民,但终究是比铸铁更利于上阵杀敌。

汉朝时期的农民 实际上同时使用各时代农具

3 谣言的活力

谣言的产生和传播 往往具有很长的准备过程

然而,对于后世的大分部人来说,要戳破以上谣言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这既是因为很多人只能接触到个别材料,形成盲人摸象效应,也是由于汉朝官方本身就有许多片面史料。若非现代考古学兴起,笔者多半也会被跟着带进坑里。

虽然汉朝在名义上维持着海量兵源,但真正符合远征要求的精锐却非常有限。每当新的大军组建完毕,帝国就会从各地府库中抽调较好的武器给予装备。因此能武装出几万使用锻铁武器的军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重点战区的远征部队 往往能获得最好的武器

只是更多处于内地或次要战场的部队,就往往没有如此好运。选择以部分青铜武器替代,就是无法逃避的最终宿命。负责记录历史的官吏,又往往将笔下的浓墨重彩都云集到精锐身上,有意无意的忽略芸芸众生。最终给后世读者以非常片面又不宜察觉的假象。

在此基础之上,许多阅读材料的作者也不愿意将真相兜底托出,深怕伤害了读者的感情与自己的流量。在不知不觉中被部分受众“绑架”,继续沉迷于炮制伟光正的旷古景象。最后连自己都深信不疑,让写出来的内容变得迂腐而木讷。至于更多只会跟风抄袭的AI抓取写手,也推波助澜的帮助谣言散布。其实肚子里的货色,还不如自己的那些半吊子读者。

网络洗稿也极大的助涨了谣言散布

若是让当年身处前线的士兵知道此事,定有拔出青铜佩剑,砍向造谣者狗头的冲动。而正是他们带入墓中的这些青铜防身利器,以牢不可破的事实在向开后世智者们嘶吼。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