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信宫灯"点起",从满城与大云山汉墓看西汉诸侯王的奢华

subtitle 澎湃新闻2019-12-27 10:00 跟贴 30 条

西汉江都王刘非是汉景帝第五子,中山王刘胜是汉景帝第九子。两人都是汉高祖刘邦的曾孙、汉景帝刘启的儿子、汉武帝刘彻的哥哥。虽然一个贪图享乐、一个拼搏功名,但两人的墓葬都极尽奢华。

近日,“兄弟王——从满城汉墓到大云山汉墓”在南京博物院对外展出,此次展览就以上述两人的墓葬出土文物为中心,精心挑选出两座西汉王陵内250件(组)精美随葬品,展现汉景帝至汉武帝时期诸侯王的政治、文化、生活状态,同时以江都王刘非、中山王刘胜两人的兄弟关系为线索,将血缘、宗亲等关系通过展览的方式进行阐释。

此次展览分“诸侯王权”“王室仪轨”“事死如生”“永生之梦”四个部分,中国古代文明的标志性文物长信宫灯也在展陈之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长信宫灯

对于为何选择这两位诸侯王联袂展出,主办方表示,西汉诸侯王陵在全国不断地被发现,总数不在百座以下,其中有父子、有叔侄,也有兄弟。经过考古发掘后,最有影响的、出土文物极其丰富的,当不外乎河北满城汉墓中山王陵和江苏大云山汉墓江都王陵等寥寥数座。南京博物院和河北博物院是兄弟单位,于是兄弟联手,经反复酝酿,精心策划,让“兄弟王”在两家博物院顺利开展,去阐述汉文明、讲述中华文化故事,给公众呈现一场反映西汉文明的文化盛宴。

展览现场

江都王刘非与中山王刘胜的陵墓发掘

江都王刘非,汉景帝刘启的第五子,汉武帝刘彻与中山王刘胜的庶兄。景帝前元三年(公元前154年),十五岁的刘非因在平定“七国之乱”中立下赫赫战功,被封为江都王,治理原来的吴国属地。武帝元光六年(公元前 128 年),刘非去世,为王长达二十七年。西汉江都王共传有两代,刘非为第一代王。

2009年底,由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进行考古勘测与发掘,确认大云山顶部是汉代的一座规模宏大的陵园,总面积达25万平方米,考古显示周边曾有500米见方的围墙,里面曾经有密集的建筑群,陵园东门尚有道路、阙基等遗迹存在。经过鉴定,这是一处西汉早期的规格极高的夫妻同冢异穴合葬墓,墓主人正是江都王刘非。

大云山汉墓的发掘现场

2009—2013年间,南京博物院与盱眙县文广新局组成联合考古队,对大云山汉墓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出土了包括镶玉漆棺、金缕玉衣等在内的金银器、铜器、玉石器、陶器、漆木器等大量精美文物,数量达一万余件。因其意义重大,入选“2011 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中山王刘胜,汉景帝刘启的第九子,汉武帝刘彻的庶兄和江都王刘非之弟。景帝前元三年(公元前 154 年),也就是刘非受封江都王的那一年,刘胜也被封为中山王,时年十二岁。武帝元鼎四年(公元前 113 年),刘胜去世,为王长达四十二年。西汉中山王共传有十代,刘胜为第一代王。

1968 年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在满城汉墓发掘现场指导工作

刘胜去世之后,其妻窦绾与之同葬于满城汉墓。两墓的墓室庞大,随葬品豪华奢侈,1968 年,在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的主持下,工作人员对满城汉墓进行了考古发掘,共出土包括金银器、铜器、玉石器、铁器、陶器等在内的各类精美文物一万余件,包括“金缕玉衣”、“长信宫灯”、“错金博山炉”等著名器物,成果巨大。此次发掘入选“中国20世纪100项考古大发现”。

朱雀衔环杯(局部)

展出文物

长信宫灯、金缕玉衣等历史文物再现西汉文明

此次展览由南京博物院和河北博物院联袂策划展出。展览以江都王刘非、中山王刘胜两人的墓葬出土文物为中心,精心挑选出两座西汉王陵内250件(组)精美随葬品,展现汉景帝至汉武帝时期诸侯王的政治、文化、生活状态,同时以江都王刘非、中山王刘胜两人的兄弟关系为线索,将血缘、宗亲等关系通过展览的方式进行阐释。长信宫灯、金缕玉衣、错金银博山炉等西汉标志性文物一一亮相。其中1968年于河北省满城县中山靖王刘胜妻窦绾墓中出土的长信宫灯无疑是观众的焦点所在。

长信宫灯背面

长信宫灯自出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中国工艺美术品中的巅峰之作和民族工艺的重要代表而广受赞誉。这不仅在于其独一无二、稀有珍贵,更在于它精美绝伦的制作工艺和巧妙独特的艺术构思。

宫灯一改以往青铜器皿的神秘厚重,整体造型是一个跪坐着的宫女双手执灯。头部、身躯、右臂、灯座、灯盘和灯罩六部分分铸而组装成的。宫女体中是空的,头部和右臂还可以拆卸。宫女的左手托住灯座,右手提着灯罩,右臂与灯的烟道相通,以手袖作为排烟炱的管道。宽大的袖管自然垂落,巧妙地形成了灯的顶部。灯罩由两块孤形的瓦状铜板合拢后为圆形,嵌于灯盘的槽之中,可以左右开合,这样能任意调节灯光的照射方向亮度和强弱。灯盘中心和钎上插上蜡烛,点燃后,烟会顺着宫女的袖管进入体内,不会污染环境。考古学和冶金史的研究专家一致公认,此灯设计之精巧,制作工艺水平之高,在汉代宫灯中首屈一指。

金缕玉衣

“事死如生”的丧葬制度在两汉极为流行。此次展出的一整套由镶玉漆棺、金缕玉衣、玉枕、敛尸玉璧、玉握、玉塞等共同组成的殓葬用具从物质层面阐释了古人的生死观念。而与之一并展出的“汉错金银博山炉”则反映了当时道教文化的流行。“汉错金银博山炉”1968年出土于满城县陵山中山靖王刘胜墓。博山炉又叫博山香炉,是中国汉、晋时期常见的焚香所用的器具,因像传说中的海上仙山——博山而得名。炉身似豆形,通体用金丝和金片错出舒展的云气纹。炉盘上部和炉盖铸出高低起伏的山峦。炉盖上因山势镂孔,雕塑出生动的山间景色。座把透雕成三龙出水状,以龙头擎托炉盘,是一件举世闻名的珍宝。从工艺上看,炉身的盘和座是分铸后用铁钉铆合,通体错金,表现出当时手工业和工艺美术方面的高度发展水平。

“汉错金银博山炉”

铜编钟

裂瓣纹银器

展出文物

此外,此次展览还展出了铜编钟、车马饰、朱雀衔环杯、五铢钱、裂瓣纹银器、错金银嵌宝石虎噬熊铜镇、错金银铜骰等一系列西汉文物,其中90%以上的展品都是珍贵文物。据悉,此次展览展期为2019年12月20日至2020年3月29日。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