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布罗河战役:迦太基海权势力的最终沦丧

subtitle 冷炮历史2019-12-27 08:05 跟贴 134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公元前217年,第二次布匿战争的烽火已不可避免的燃到西班牙。虽然冲突中的双方都距离该战区不远,却也都无法避免走海路捷径。罗马人会以高卢南部的马西利亚城为前进基地,迦太基对手也经常需要经过直布罗陀。因此,海军间的胜负结局,很容易打破旧的平衡。

在前一年的西萨战役后,格涅乌斯-西庇阿的罗马军队已在加泰罗尼亚扎根。依靠塔拉科城的希腊人支持和内陆土著的暧昧态度,已经将迦太基控制区的范围压制到战前状态。然而,由于汉尼拔的军队已经开始在意大利本土大开杀戒,他的20000多士兵也瞬间成为孤军。元老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派来增援,而他还必须想办法继续执行破坏任务。因此,他在冬季不断派小股部队南下,在埃布罗河两岸劫掠物资。

埃布罗河成为罗马与迦太基双方的分界线

作为西班牙新迦太基总督的哈斯巴鲁,却也意识到自己缺乏后援。虽然北非本土的当局没有阻碍战争进行,却将其视为巴卡家族的分内之事。少量的陆军还需要很长时间完成扩编,海军部队则更因长期和平而遭到削减。因此,除了防御以西西里岛为基地的进攻外,当时的突尼斯地区还没能力给西班牙前线输送援助。

好在汉尼拔离开半岛前,已为弟弟留下了一支防御舰队,包括有32艘五列桨战舰和5艘较小的三列桨船。对不习惯维持常备军的迦太基人来说,这已经是难能可贵的即战力。巴卡家族一方面用当地开采的银矿支付北非籍士兵工资,也用他们继续逼迫土著部落臣服。因此,虽然船长长和海员都由迦太基人自己充当,但上层甲板的士兵却多为西班牙人担任。哈斯巴鲁则为舰队又增添了10艘五列桨战舰,并动员更多部族武士加入海军。按照他的计划,自己将以海军为依托,沿着东海岸发起联合进攻。

哈斯巴鲁的部队 继续以本地土著为主

另一方面,哈斯巴鲁的自信源于本方骑兵的战果。在确信汉诺的加泰罗尼亚驻军完蛋后,他们出其不意的袭击了敌方海军营地,并给缺乏防护的水兵以巨大杀伤。由于这次意外,原本有60艘大小舰船的罗马舰队,已经缩水到35艘。而且他们是在自己不熟悉的海区行动,比不上近乎本土决战的新迦太基海军。因此,格涅乌斯也一度表现的比较消极。表面上还在继续派兵袭扰四境,实则不敢动用宝贵的舰队力量。

到公元前217年春季,厉兵秣马的哈斯巴鲁主动北上挑战。在留下必要的守备队后,他依然拥有数量与罗马人相当的陆军兵力。同时,还有40艘五列桨战舰伴随出航。既可以方便运输部队,也能截断对手的航运,甚至在必要时进行远距离侦查。为此,作为军中副帅的希米尔科,便在海上负责全权指挥。

马西利亚的希腊人 一贯支持罗马反对迦太基

然而,迦太基方面并不清楚,格涅乌斯的部队已在开春后获得了及时援助。作为罗马传统盟邦的马西利亚,在冬歇期中武装了20艘三列桨战舰,并迅速抵达了塔拉科城。这些老式战船的体型小于罗马和迦太基同行,却有大量熟悉本地水文情况的海员操纵。希腊人一贯的反迦太基情绪,也让他们坚定的站在罗马一边,难以被金融寡头们的钱袋子所驱散。正是由于他们的加入,让格涅乌斯的舰队数量得到恢复。为了迫使哈斯巴鲁的大军后撤,他也决心以海战解决眼前问题。

很快,迦太基的海陆军部队抵达了埃布罗河口。那是西班牙东北部的最大水系,除了地理分割意义与内陆航运便利,也能为庞大的部队提供充沛淡水。此外,舰队在休整中停入内河,也能将水道暂时变为自己的纯天然避风港。哈斯巴鲁一面下令全军构筑坚固营地,同时派骑兵渡河侦查,希望能先一步掌握敌军动态。可能是自信己方的水面力量,他还是忘了让舰队也布置警戒力量。大部分海员也获准上岸休息,并为当天晚上的食宿寻找所需材料。

今日的 埃布罗河口风景

结果,有2艘马西利亚的希腊战船悄悄逼近,将对手的虚实尽收眼底。然后又神不知鬼不觉的掉头,将情报传递到格涅乌斯那里。后者在获得敌情时,罗马-希腊联合舰队已距离敌人不过10里。随即加速前进,准备给哈斯巴鲁一个意外惊喜。但沿海岸活动的迦太基骑兵,也在半途中望见他们的踪迹。于是点燃烽火示警,为本方部队争取到了最后那点时间。

此时,整个迦太基舰队都完全处于闲散状态。直到发现远处飘来的烽火,才在军官的催促下集合上船。然而,由于很多人已离开营地较远,根本来不及赶回来参战。同时,由于战船都停泊在河口之内,所以要分批驶出列队,严重影响了部署效率。最终,当40艘船都勉强开往海面,格涅乌斯的舰队也已抵达进攻阵位。哈斯巴鲁迫于无奈,还让所有陆军都到岸边列阵,以便为凶多吉少的舰队壮声势。

希腊人的三列桨战船 有效补充了罗马舰队

至于罗马-希腊联合舰队,则非常明智的将全部兵力分为两线。35艘罗马人的五列桨战舰居于前排,以严密的横队压下埃布罗河战口。除了更加坚固和用于固定敌船的乌鸦座外,全部陆战队也由精选的军团士兵替代。因此,他们将在战斗中给敌方海军以更大打击。20艘马西利亚的三列桨小船,被全部安排在后排支援。她们的体积更小,因此在机动灵活方面有更多优势。希腊人也没有在船头安装乌鸦座,通常是1门加设的扭力弩炮。这让他们更加倾向于非近身交战。

希米尔科的迦太基舰队,根据前次战争的经验教训,准备从两翼迂回攻击。这样可以发挥本国水手的技术优势,避开敌方船头的乌鸦座敲击。再以撞角的巨大威力,直接报销五列桨船的大部分战力。因此,除了少数战舰在正面抵御罗马人突击,余下船只都在进入海面时就自动向左右调头。事实证明,这些北非划桨手也的确比临时征召的公民更适合大海。其高速的机动水准,险些完成了既定方针。

两军舰队的布阵

然而,希腊人的三列桨战舰却从罗马人身后杀出。她们以更快的速度进行机动,成功挡住对面的移动空间。由于不崇尚硬碰硬的近战,迦太基的五列桨船也找不到逞能机会,但时间却不允许他们继续尝试周旋。中路的4艘友军船只,已经在罗马人的正面强攻下被击沉。另有2艘被精于肉搏突击的军团士兵占领。

余下船只也尴尬的发现,自己被完全压缩在一个狭窄的范围之内。一些船上的伊比利亚士兵开始动摇,迫使船长们将战舰搁浅上岸。其余人则奋力突击,在被罗马人的乌鸦座抓捕前逃逸。在岸边观战的哈斯巴鲁,害怕自己遭到两头夹攻,下令部队从营地撤离。格涅乌斯便为共和国拿下了战争中的第二场大胜。

迦太基战舰根本无法正面抵抗罗马进攻

这次规模不大的海战,对于迦太基方面的打击非常巨大。由于断定土著的士兵战力不行,哈斯巴鲁索性将舰队裁撤,并把这些人全部遣散。此后,除了等待北非本土援助,整个伊比利亚海岸都将为罗马控制。迦太基陆军的行为模式,也因此变得被动起来。

虽然西班牙战场的关键时刻还未到来,但困境中的罗马无疑还是获得了先机。曾是西地中海最大航海强国的迦太基,则将越来越依仗陆军来完成决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