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貌似洋文化入侵 实则与传统的冬至和新年同源

subtitle 冷炮历史2019-12-24 08:05 跟贴 14628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每逢圣诞节来临,全世界除朝鲜和沙特等特殊地方外,无不呈现各自形式的庆祝。于是,在商家拼命渲染营销的同时,文化卫道士们也跟着闻风而动。仿佛只要在媒介上发表鲜明观点,就能将洋文化的急先锋挡在门外。

然而,正如很多类似情况所表现的那样,卫道士对于圣诞节的具体情况实则全然无知。或许他们并不清楚,也不愿意看到:圣诞节与传统春节其实有着共同起源,并且为全人类所共同庆祝了数千年。

早期的周人和其殷商对手 都有自己的冬至新年传统

早在上古时期,中原大地就是各路群雄的逐鹿对象。由于每个集团都源自不同区域,也就免不了在纪年方式上出现偏差。后世人所想当然的趋同习俗,在他们看来是很难理解的事情。于是,从东北方南下的殷商势力,就以每年的12月为新年起始。至于从西北部东进的周人,则将这个时间提前到了11月。

在周人在入驻中原后,继续以分封制进行武装扩散,便在很长时间内都影响着多地习俗。后世学者根据考证,也发现他们的新年就是后来的冬至。虽然古人缺乏现代科学理念,却很早就观测到这个时节存在。由于需要准备过冬,便需要筹备物资,将秋收的粮食、牲畜都集中起来安置。然后再进行祭祀和庆典活动,期待族人尽快熬过漫漫长夜。所以,古人眼里的冬至就不仅是前一年的终点,还是来年的光明开端。

周人的冬至新年遭到汉武帝的强行割裂

这个由周人留下的冬至过年习俗,一直到西汉才被人为修改。擅长好大喜功的汉武帝,不仅热衷于四处用兵,也有颁布新历法来整合全国农业资源。后世长期沿用的农历,就在他任上有了雏形。虽然在此后的2000多年里,还不断有吸取印度、阿拉伯和欧洲的新历法概念,但大体上算是一脉相承。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将每年的起点向后转移,形成今人都非常熟悉的春节。

但冬至作为更加悠久的祭祀节点,还是被官方和民间所共同保留。只是相比曾经的辉煌来说,其后的地位与影响力都在逐渐走弱。但在当代节假日制度成形前,人们对于冬至始都较为看重。《后汉书》中就有记载,皇帝和百官会在这段时间休假。南宋的《东京梦华录》也有提到,京城居民会在冬至购买新衣服、食物和祭祖。哪怕家徒四壁的穷人,也会为庆祝冬至而借钱。

民间在很长时间内都保留了冬至地位

冬至新年传统 曾为全世界大部分人所遵从

既然冬至的自然意义如此突出,自然会被全世界的大部分文化所认同和庆祝。无论是中原周边的蛮族,还是远在大陆另一头的地中海世界,都在交汇中不断吸收相关习俗。

在西南的老少边穷地区,就普遍存在隆重的冬至过节习俗。当地居民的先祖,多为上古的氐羌或苗黎,和出自西羌的周人存在亲缘结盟关系。他们便很自然的保留着最初民俗,并影响了后来迁入的汉人家族。如彝族传统的新年--布久,时间安排就接近冬至。完全是经年累月的误差,才造成两个日期分离。以至于在今天,还有人建议将布久日期直接恢复到冬至。

来自阿塞拜疆的萨法维波斯宫廷 正在庆祝雅勒达节日

位于伊朗高原的波斯,有自己的冬至节日雅勒达节,也就是他们的传统新年。按古老的拜火教解释,冬至就是正义的光明神即将战胜邪恶黑暗神。因为只要过了这天,白天的时间就会逐渐增加,最终压倒那让人心慌的黑夜。波斯人也会选当天全家团聚,并不忘在宴会上享用石榴。受其影响的许多中亚突厥语地区,也一并将雅勒达视为自己的冬至和新年。

至于最终产生圣诞节文化的欧洲,也在很长时间里都是在庆祝冬至。公元274年时,罗马皇帝奥勒良就钦定冬至为太阳节。在当时的帝国上下,已有很多人信奉密特拉,也波斯光明神的西传化身。因此,这种非常东方的安排也就毫不奇怪。但在语言传承方面,罗马冬至的名称Solstice,依旧源于旧的太阳神索尔(Sol)。

古罗马的冬至节与米特拉神息息相关

当然,在帝国的北部边境之外,大量日耳曼部族也会庆祝冬至来临。除了原始的人类共性,也由于欧洲东部的乌克兰-波兰地区,就是北伊朗系游牧集团的活动范围。部分群体会向西迁徙到匈牙利盆地,并与周围的森林居民产生联系。因此,欧洲大陆腹地的冬至文化同样源远流长。

于是,分布在德意志与波罗的海两岸的人群,纷纷在冬至时过自己的耶鲁节日。很多今人对他们所祭祀的森林神祗没有概念,但其人设形象所包含的白胡子、松树和驯鹿,完全可以在后世的圣诞老人形象上找到各自对应。

日耳曼冬至与奥丁神 成为今天圣诞节的形象灵感

北欧神话中的主神奥丁,就是这位旧日耳曼神的区域分支。当来自德国西海岸的盎格鲁-撒克逊人抵达英伦,也将冬至习俗一并传入。加上早先的凯尔特居民就有类似传统,新的英格兰居民便会在每年的特定时刻去迎接日出。所选择的地点,就是由更早种群留下的巨石阵。

数百年后,保持原始信仰的维京海盗,还把冬至传统向外扩散。在他们航行抵达的冰岛、格陵兰和纽芬兰,都有移民社区在特定时间进行祭祀。他们也并不清楚,远在南方的秘鲁山区,还有印第安土著会庆祝冬至时节。等欧洲人知晓这些事情,已是西班牙征服者降临的16世纪。后者虽然鄙夷土著的野蛮风俗,却不愿看到自己的圣诞节就与对方新年是同源。

依然到巨石阵迎接冬至日出的英国人

西班牙人的圣诞节 其实也与印第安冬至同源

原来,在早期基督教的传播过程中,很多传教士都采取了文化折中手段。许多原始的教堂,就是先前的神祗祭坛,以便居民能到最熟悉的地方继续祈祷。至于向冬至这样不能动摇的重要日期,自然就必须以类似的手法进行“宽大处理”

于是,根本不出生在冬季的耶稣,就必须将生日时间更换。欧洲西部的拉丁教会对此心知肚明,却也顺势而为的加以确认。作为这段文化发展史的副产品,日耳曼人所普遍崇拜的奥丁神形象,也被迅速吸纳为后来的圣诞老人。

古老的奥丁神形象成为圣诞老人的直接参考

唯有东部的希腊教会,依然恪守更加原始的圣诞节日期。这不仅为日后的东西方教会分裂埋下伏笔,也让今日的世界实则存在两个平行的圣诞日期。

然而,由于历法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出现偏差,也就让圣诞节的日期从原先的冬至偏移。直到今天,世界通行的公历圣诞是在每年12月25日。尽管距离冬至不算遥远,终究容易让人将两者之间的联系遗忘。但若刨根问底,这个看似洋气十足的基督教节日,还真与东亚世界的春节同源。若文化卫道士们看到这点,是否会比500年前的西班牙征服者更为跳脚?!

圣诞节的今日影响 更类似古老的冬至习俗

20世纪前期的国产圣诞节海报

在近代的中国,圣诞节进也曾被人们叫做“洋冬至”。诸如上海《申报》这类本土开化媒体,经常以“西国冬至”和“外国冬至”的俗名加以称呼。本质上还是因为两者间的日期非常接近,可以方便读者迅速加以理解。

但当时的新闻工作者们不会料到,百多年后的晚辈还会为过节吃什么而发生争论。毕竟,在革命党高呼“驱逐鞑虏”的年代,吃饺子还没有被文化卫道士们定性为舌尖国粹。且不说南方半壁一直是汤圆文化的基本盘,偏远地区还分布着吃糍粑、羊肉等特定民俗。哪怕是江北人长期移民的南京,都崇尚在冬至前后喝鸡汤养身。

近些年 冬至传统有被饺子文化绑架的趋势

反倒是在遥远的中亚、西亚和东欧等地,人们自古就流行在冬至吃饺子。因为这种食物的起源,就是策马奔驰在游牧区两头的方便食品。

据不完全统计,类饺子食品广泛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十多个国家内。不仅包括波斯-突厥文化为主的伊朗、土耳其、阿塞拜疆和中亚,也包括那些早早用圣诞取代冬至的俄罗斯、波兰、乌克兰、罗马尼亚、匈牙利、斯洛文尼亚等国。

东欧等地的饺子 早就跨海传入北美大陆

除部分国家确定饺子由蒙古西征军引入,很多地方的起源则更为古老。这层饮食文化甚至继续向西,进入中欧的德语区,并最终随移民船队抵达新大陆。因此,任何人要垄断饺子所有权,只会显得自己如井底之蛙般愚蠢和自大。

不过,以上这些历史脉络的梳理,在文化卫道士们看来纯属多余。但连故纸堆都整理不好,就想着出来指点江山,比划着教人如何吃饭过节,终究在任何时代都沦为全民笑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