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职业,见证晚清的由盛转衰

subtitle 我们爱历史2019-12-18 09:30 跟贴 75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一、广州

广州,一个有着150年控制澳门贸易的特殊经验的城市。与中国沿海其他港口不同,广州是重要的内河港口,这样的地理位置独特性,便于船只顺利获得内地补给品,必备用品和包装所需物料的供应。珠江上游地区能够提供很好的制造包装箱具的物资,广州腹地也能够提供大量船只修理以及建造货仓所需的原材料。

广州还有数量巨大的手工匠人群体能为贸易提供包括修缮商馆、修理外国船只等工作在内的服务。所有这些物料供应和服务对于维持贸易顺利进行、常规化和长时间运作都十分重要。而且,地方官在处理与葡萄牙人的相关事务中积累了相当多的经验。广州幸运的拥有以上全部的便利条件。

广州作为一个内河港口也便于粤海关监督控制贸易,珠江漫长而低浅的河道对于船只的出入有很大的限制,吃水深的外国船只能随着潮水涨落来控制航行,因而方便控制,减轻了朝廷的忧虑。在外国商船进入内河之后,外国人又得依赖中国人提供所有的日常供应,需要引水人引导船只在珠江航行,需要通事(翻译)来处理日常事务。粤海关监督通过控制所有与外国人打交道的中国人,绝对的支配着贸易的发展。

中国商人即行商,必须得到粤海关监督或者两广总督的批准才能获得与外国商人做生意的许可,获得许可需要向当权者交纳可观的费用。同时中国商人也必须对跟他们做生意的外国商人负责。官府要求行商、通事、买办和引水人在外国人逗留期间对他们进行控制和管理,并随时报告出现的任何动向。粤海关为每艘外国商船选择一位行商,已经成了贸易的主要方式,形成“一对一,人盯人”的管理模式。

二、引水人

十八世纪初,从澳门沿珠江而上前往黄埔锚地的航行是非常危险的。珠江主干道上最浅的滩只有5米多深,大型船只的吃水深度只要超过这个值就会搁浅。船只唯一能够到达黄埔锚地的航行方式就是随着潮汐涨落航行。

强有力的潮流,经常性的风暴以及许多暗藏在珠江中的危险,对所有吃水很深的外国船只来说都是一次危险的航行。潮流和强有力的潮汐会使得船只在瞬间被卷进旋涡。

然而,更加糟糕的是,从十八世纪初到1842年第一次鸦片战争结束,来自西方的商船的载重量越来越大,船只的吃水也越来越深。随着时间的推移,珠江航道却变得愈发狭窄,新的浅滩和沙洲在伶仃岛北部和环澳门的三角洲西边水域里陆续形成。面对这种形式,于是被称为“引水人”的群体就应运而生。

“引水人”是由广州前山营军民府管制,粤海关颁发执照,置于官府严密管控下的专业人士。可分为“外部引水人”和“澳门引水人”。引水人对于珠三角地区的地形、地貌和水势都非常的熟悉,经验丰富。他们通过确定航线,有组织和细致化的领航,引导外国船只溯江而上,正是由于他们的努力,大型船只才能够安全航行到广州。当然,他们也通过辛勤工作,在粤海关的控制机器中起到了核心的作用。

外国商船到达珠三角后,首先要做的是请一位外部引水人,他的职责仅仅是把船只从外海引进珠江三角洲入海口的澳门。之后再交由澳门引水人,引导船只航行到黄埔锚地。这段航行途中,虎门炮台是重要的关闸。在这里,两位官府的胥吏要在此登船,检查船只所运载的货物,引水人的执照,以及各种文件是否齐备,之后才可以溯江而上。

引水人的执照和航行许可在虎门被检查后,两名官府的稽查人员上船随行。这时,外国船长还得雇佣一些舢板来协助航行,因为大型商船随潮汐而上,并不依靠风力和帆来牵引,船只本身无法依靠自身的力量保持在航道上,因此舢板的协助非常重要。

这些舢板会把商船控制在珠江最深的水面上,以免发生危险。除此之外,还需要雇佣更多的舢板。这些舢板白天悬挂旗帜,夜晚悬挂灯笼,停泊在航道上充当航标,共同构成引水行进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引水人本人,以及额外舢板的雇佣费用,都由外国商船自己来承担。

引水人站在外国商船上,把执照别在腰间。凭着自己的技能和经验,用一根长长的竹竿来探知河水的深度,如果他们觉得船只太靠近沙洲,就会向周围协助的舢板发出信号以便采取措施。锣、鼓、灯笼、火把、海螺和不同颜色、形状的旗帜和标记都是引水过程中经常使用的工具。在航行过程中领导、组织和指挥众多的助手和舢板有条不紊的协同行进。

三、暮色

然而所有的这些,大清帝国精心设计的贸易体制,都随着浅底蒸汽船的出现而飞灰湮灭。1830年第一艘浅底蒸汽船“福士号”沿江而上,新的时代开始了。蒸汽船的发明,对于依赖引水人及协助船只的传统做法带来了迅速而无情的冲击。汽船有它自身的能源,能够根据自己的指令航行,能够牵引船只,比那些依赖风帆动力的船更具有灵活性,机动性。而且能够克服潮汐,河流和风向的阻碍,吃水浅等优势,都能够让它轻松的绕过虎门炮台而进入珠江水道。

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蒸汽三帆快速战舰“复仇女神号”,在没有引水人,也没有舢板协助的情况下从西江沿江而上。率先对广州发起进攻。它是一艘宽底三帆快速战舰,载重达700吨,吃水却不到两米。拥有两条龙骨,通过水下一个相同的船身来平衡。原来认为大型船只由于吃水深,无法通过这条珠江后面的水道,但对于蒸汽船来说,这一切都成为了浮云。

1841年3月,“复仇女神号”又毫不费力的穿过西江炮台,摧毁了105门大炮,毁坏了7座炮台,炮轰了9艘战船,并摧毁了紫泥关,之后继续进攻中国沿海的其它炮台。

浅底快速蒸汽船的出现,像一把匕首直接插进大清贸易体制的心脏,彻底终结了引水人的贸易守门人角色,虎门炮台的功能以及粤海关对贸易的控制监督权。游戏的规则被完全改写。旧有贸易体制的光辉岁月,已成了历史的陈迹。

大清帝国的暮色悄悄降临了······

参考资料:章文钦、《广东十三行与早期中西关系》、吴义雄《条约口岸体制的酝酿》、陈柏坚,黄启臣《广州外贸史》、陈国栋《清代前期的粤海关》、费成康《澳门四百年》、梁嘉彬《广东十三行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