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君如,你太“丑”了!

subtitle 周冲的影像声色12-03 13:4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提起香港女星,人们的脑海中会立刻闪现出许许多多的名字。

林青霞、王祖贤、邱淑贞、李嘉欣、张敏……

无一不是倾国倾城的绝世佳人。

她们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令人魂绕梦牵,欲死欲仙。

但是唯有一人,与她们却是恰恰相反的。

她不是美人,不是港姐,不是模特儿,自然不能用美貌打动别人;

但是,她却用自己的“丑陋”,让人们认识了她,记住了她。

她被人称之为“女版周星驰”——她就是吴君如。

吴君如的父亲夏春秋(艺名,本命吴耀冬),是香港著名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在香港电视台工作了整整50年之久。

他的主持风格诙谐、幽默,气氛轻松、愉悦,给人十分亲近的感觉,观众都亲切的称呼他为“冬叔”

小时候的吴君如,虽然不是男同学们都喜欢的学芭蕾舞、长头发的“美丽女同学”。

但得意于父亲的影响,也是活泼、开朗,性格外向的小女生。

两个女生坐在一起,一个安静,一个活泼,她肯定是一直说话的那一个。

在吴君如15岁那年,她父亲跟随一位算命先生学习算命。

一天,算命先生正巧来到了吴君如家,给吴君如算了一卦。

算命先生对她父亲说:“你女儿很适合进入娱乐圈,会被很多人认识,会红。”

冬叔觉得,这也许对天生活泼好动的吴君如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16岁时,吴君如成为了TVB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第12期的一名学员。

吴君如的长相并不出众,以至于她出演的角色也不出众。

在梁朝伟版的《鹿鼎记》中,她是韦小宝身边最温婉、话最少的曾柔;

在《决战玄武门》中,她是龙套角色秋兰;

参演电影《刀马旦》,在林青霞、叶倩文、钟楚红面前,她也只有不到一分钟的镜头。

当同期刘嘉玲、曾华倩、蓝洁瑛等人已经成为女一号、片约不断时,吴君如却只能一边出演龙套角色,一边在《欢乐今宵》中当一名娱乐主持人。

这样巨大的心理落差让一个不到20岁的姑娘倍感压力。

每天出门上班前,她都会流下眼泪。

但是,擦干眼泪,她还是保持微笑,继续向前。

只有坚持下去,才会有成功的机会。

1988年,吴君如与周星驰合作主演了TVB的幽默喜剧《斗气一族》。

通过这部剧,吴君如在喜剧方面的才华得到了充分的展示。

而这恰巧被“鬼才”王晶所发现,邀请吴君如出演电影《霸王花》。

吴君如在此片中,凭借自己独有的搞笑风格和个人魅力,将片中一个边缘角色,生生演成了女二号。

同年,她又出演了王晶的《最佳损友》。

在与刘德华、关之琳、邱淑贞等俊男靓女的“同场竞技”中,吴君如以对比度极高的“丑女”形象,深深的吸引住了观众的眼球。

她在片中夸张的“挖鼻孔”动作,更是成为香港喜剧电影中的经典动作。

不管是出演之后的《霸王花》系列;

还是与周星驰合作的多部香港经典喜剧片;

吴君如都以那个微胖、丑陋、糗态百出,让人捧腹大笑的形象出现。

自此,吴君如被贴上了喜剧女演员、“丑女”的标签。

王晶却给予了她很高的评价,称她为“女版周星驰”。

王晶说:“香港再没有‘新吴君如’。要遇见这样彻底忘记自己容貌的女演员,太难了。连周星驰都要找李健仁扮女人来‘挖鼻孔’。”

可想而知,对于一个正处于花季年龄姑娘来说,需要克服多大的心理障碍,才能接受自己去扮丑这种事。

刚出道时导演批评她的“丑角”不够有喜感,说她不会演戏,她特别委屈;

当亲朋好友看到她在银幕上“挖鼻孔”时,她没有自豪,只有自卑;

当王晶第二次要求她“挖鼻孔”时,她就不开心了,她觉的王晶没有把她当成女生。

她委屈,无助,挣扎。

她虽然不是很美,但是也不算丑。

她也想跟别的女演员一样,打扮的漂漂亮亮,在观众面前光鲜亮丽,璀璨夺目。

她不明白为什么当年父亲在主持六合彩节目时,别人中奖了他比任何人都要兴奋。

她觉的父亲的那句“哎呀”声,特别的假。

父亲告诉她:“观众听的出来,我的‘哎呀’声是真心的。所以我的观众喜欢我,喜欢看我的节目。他们开心,我也开心。你不开心,怎么能演好丑角呢?”

父亲对于她演丑角,不仅没有任何异议,反而支持她,鼓励她。

这让她备受鼓舞。

她明白了,做人一定要拿出诚意来,不然连笑都做不好。

要想演好喜剧,凭的不是讲笑话的能力,关键是要放下自己。

吴君如说:“我当喜剧演员是被逼的,我也没有天生的喜剧基因。

但是我算是一个比较幸运的演员。因为我本来没想过要豁出去成为一个谐星,但后来发现这样也挺好的,发现自己也能走下去。”

放下自己的吴君如,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漫天都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凭借自己的这份“诚意”“一丑到底”,在香港影坛占据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她最多时同时接6部影片,一天赶3个片场,有时忙到甚至连回家洗澡的时间都没有。

作为香港喜剧电影的大咖,她常常会被问到一个问题:演喜剧最重要的是什么?

她说:“前一天晚上,一定要睡好觉。听上去好像是开玩笑,但实际上这真的是最重要的事。

生活里的很多问题,都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高深,简单点,别跟生活较劲。这个也可以叫做‘喜剧精神’吧?”

说完,她不禁开心的笑起来。

活泼、开朗,像开心果一样的吴君如,在拍摄《霸王花》时,结识了自己的第一位男友,杜德伟

坠入爱河的两人,在此后事业的发展上却大相径庭。

杜德伟进入乐坛,成为一名偶像派歌手。

吴君如则留在演艺圈,成为一位经常扮演“中年大嫂”的喜剧女演员。

巨大的形象差距,让杜德伟提出了分手。

6年的感情,最终没有敌过颜值。

这对吴君如造成了很大的打击。

丑化自己只为博得观众一笑的自己,却没有得到爱人的认可和理解。

她推掉所有的片约与工作,将自己关在房间中,每天以泪洗面。

她不甘心,为何会这样?

她在伤心过后,更多的是思考。

当她走出房间的时候,她下定决心,要改变自己。

她息影两年时间。

在这期间,她改变了自己的形象。

在3个月的时间里暴瘦40斤。

她改变自己的思路,改变自己的想法。

她不断的学习,不断的吸收,来充实自己,改变自己的戏路。

她要摆脱“丑女”的标签!

1996年,她带着自己投资的剧情片《四面夏娃》归来。

四段独立的不同故事,四个完全不同类型的角色,吴君如将每一个角色都诠释的足够彻底!

这部影片虽然没有引起多大的轰动,甚至在商业片里来说可以说是失败的,但吴君如却凭借此片提名了台湾金马奖和香港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的提名。

她用自己的演技,证明了自己不只是会演喜剧片,不只是会扮丑角!

1997年,吴君如第一次以“洪兴十三妹”的角色出现在《古惑仔》系列电影《古惑仔之战无不胜》中。

1998年,她主演的电影《古惑仔之洪兴十三妹》上映。

她饰演的“洪兴十三妹”精瘦、干练,充满英气。

强大的气场完全不输其他任何一位男性“老大”。

重情义、讲义气的“洪兴十三妹”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她也凭借此片,获得了第1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第5届中国香港电影评论协会奖最佳女主角,以及第4届中国香港电影金紫荆奖最佳女主角。

之后,不管是与吴镇宇合作的爱情片《朱丽叶与梁山伯》。

还是力压梅艳芳,在《爱君如梦》中扮演社会底层的乐天派小人物“阿金”。

抑或不惜增重20斤,只为演好《金鸡》中那个让人心酸,却又温情、励志的老妓女“阿金”。

她都用自己的感悟与努力,将香港底层人物的那种不屈不挠的精神演绎的淋漓尽致。

而她将这种精神称之为“香港精神”。

正是这种精神,让吴君如从一名龙套演员,一名只会“扮丑”的女喜剧演员,成为港台地区名副其实的影后!

在香港电影金像奖的颁奖典礼上,当吴君如在王菲、张国荣手中接过最佳女主角的奖杯时,她双手捂脸,激动的哭笑不得。

“我不是想哭阿,我很急的阿,忍了整晚阿,终于拿到了!我现在好想死阿。”

她下台后,立刻拨通了父亲电话,将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父亲。

父亲却简单、平淡的回了一句:“不错哦。”

她觉的很委屈,别人中奖他高兴的要死,自己女儿得奖了却如此的平淡。

事后她才得知,父亲高兴的请当晚所有人吃了顶级的龙虾。

香港的娱乐圈,如同一个巨大的泥潭,光怪陆离、错综复杂。

即便是万人瞩目的旷世佳人,也是深陷其中。

“滥情女王”关之琳。

“最强小三”李嘉欣。

“遁入空门”王祖贤。

对于这些女神来说,一份稳定、幸福、长久的爱情,是世界上最昂贵的奢饰品。

而吴君如,虽然没有她们那般肤白貌美,却拥有她们梦寐以求的东西:

一份坚贞不渝的爱情。

1997年3月的一天,名不经传的陈可辛来到香港维多利亚公园一角的一个剧组,准备与导演谈合作事宜。

“我一进片场,就看到一个头发乱得像鸡窝的女孩,风风火火的跑过来,满头大汗,扯开嗓子吆喝:‘助理呢?我嗓子都快冒烟了!’见她渴的不行,我赶紧将手中的矿泉水送过去。”

吴君如与陈可辛,就这样第一次相见了。

吴君如的那种真实、亲近的感觉,深深的触动了陈可辛。

后经朋友介绍,两人正式相识。

每当他们坐在一起,对电影都有聊不完的话。

对题材的研究,对拍摄技巧的探讨,对细节处理的方式等等等等。

他们从电影开始了解,了解到生活,了解到人生,了解到未来。

直到两人走到了一起。

吴君如口中的陈可辛,幽默、天真、有才华、有智慧、人品好、不抽烟、不喝酒。

图片来源:360百科

在陈可辛眼中,早就认定了吴君如就是他这辈子要一直在一起的那个人。

2004年1月1日,两人开始正式同居。

然而却有约在先,经济上两人AA,两人各自拥有自己的一间卧室。

心情好时,两人相拥而眠;

心情不好时,两人“各自回家”,彼此留有各自的空间。

而这一住,就是15年。

陈可辛陪伴吴君如从一名喜剧女演员,成功转型成为一名实力女演员;

而吴君如更是见证了陈可辛从一个无名之辈,跻身到“香港十大导演”的行列。

期间他们有了自己的女儿陈是知。

他们是夫妻,是情侣,也是朋友,家人。

然而他们始终没有的,是那一纸婚约。

每次对外介绍时,吴君如总说:

“我是吴小姐,不是陈太太。但是我的钱是我的,陈可辛的钱也是我的。”

陈可辛说:“不是我不想娶吴君如,是吴君如不想嫁给我。”

2015年,吴君如50岁生日会上,陈可辛单膝跪地,再次向吴君如求婚。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吴君如依然感动的泪流满面。

她深情的说:“领证,办酒席等形式都是多余的,这样就够了。如果哪天你不爱我了,随时可以离开。”

吴君如当然知道,虽然吵架、拌嘴、生气,但是,陈可辛不爱她的那一天,永远不会到来。

吴君如自己说:“结婚只是一种形式,并不能保证什么实实在在的东西。这世界上太多的人结婚之后会离婚,太多的人对那张纸抱有幻想。

好像没见过一样。结婚其实是自己幻想出来的很美好的一件事。

找个老公,签个字,在很多亲戚朋友前拉风一次,然后就摆酒席,一点都不浪漫,这不是我想要的东西。

有些人,结婚是为了维护感情;而我们,不结婚是因为相信感情。”

没有也许,这就是爱情该有的样子。

如今的吴君如,加入了香港无线电视,跟随俞铮去做清淡的电视访谈节目。

她将更多的时间放在了孩子身上,不希望孩子感到寂寞。

每天接送女儿上课,陪她一起做功课,一起画画,每天睡前给她讲故事。

每当女儿发起脾气,板起小脸,小眼斜视她时,她都由衷的感叹:

“哇,怎么这么像我阿,哎,惨了惨了。”

作为一名演员,她一直深深热爱着演戏。

虽然偶尔去片中客串一下角色,但是完全不够过瘾。

但吴君如很明白:“其实女演员普遍都要面临年龄的压力。到一个年龄点后就很难演出更多的角色,这个时候做导演,是对自己艺术生命的一中延伸。”

于是,她便拉上陈可辛,圆了自己的导演梦。

2017年12月,她导演的作品《妖铃铃》上映。

在商业方面来说,这部影片是成功的。

但是不算一部好的喜剧片,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毕竟喜剧片很容易被认为是烂片,因为让人笑比让人哭难多了。

吴君如却打趣说:“电影里好笑的桥段归我,不好笑的地方,陈可辛负责。”

年轻的时候,不是扮丑,就是耍帅,从没让人觉得吴君如美。

如今,即将55岁的吴君如,美丽、大方,充满了青春与活力,总让人不由的感叹:“哇,君如姐你好美阿。”

连她微博的名字都是“吴君如大美女”。

她说:“有些人,越老越怀旧,我好像是倒过来的。年轻的时候喜欢老式汽车,有年代感的手表。

但年纪渐长,我反而觉得不要花那么多时间去想以前的事。

很多朋友说你还记得我们之前做过的这个那个吗?其实很多我都忘了,我说我什么事都喜欢向前看。”

保持青春,充满活力。

让自己更美一些,让自己更快乐一些,把生活过的简单一些,快乐一些。

真的,比什么都重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