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生育现状:没满25岁的女性就已经好几个孩子

subtitle 澎湃新闻12-03 11:05 跟贴 1 条

法图玛的粉色中长裙上的塑料宝石闪闪发光,灿烂的阳光洒在门廊上,这位17岁的少女正在门廊里和朋友们说悄悄话,一阵阵的笑声不时传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但在她无忧无虑的微笑下,却藏着压力和悲伤。她和她的三个朋友分享的故事,不是关于学校和考试,而是关于孩子出生和成为母亲。法图玛抱着18个月大的女儿说:这并不容易,当我发现我怀孕的时候我很害怕。她出生的第一天,我甚至不知道怎么抱孩子。

法图玛和她的朋友们住在肯尼亚贫民窟的中心地带——一个面积广阔的沿海小镇,在该地区的基利菲县,15岁至19岁的女孩中约有22%已经怀孕或至少生育过一次——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平均水平的两倍多。

国际生殖健康中心的项目官员朱丽叶说,女孩们怀孕率高是贫穷、教育水平低、医疗条件有限和人们对女性的传统态度等诸多因素造成的。“你经常可以看到还没满25岁的女性就已经好几个孩子,而且许多人都是单身母亲,她们甚至很难养活自己,她们没受到多少教育——那她们怎么能养活这么多孩子呢?”

在大约300英里外的肯尼亚首都,6000人聚集在一座类似于伦敦巴比肯中心的巨大混凝土建筑里,参加一个关于生殖健康的大型会议——如何让更多的女孩上学是议程上的众多问题之一。内罗毕首脑会议于1994年在开罗首次举行,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人们普遍认为它确立了以妇女为发展中心的生殖和性健康办法。

25年后,尽管全球在女性生殖权利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但仍有179个国家在开罗做出的的许多大胆承诺未兑现。根据联合国人口基金的数据,每天仍有大约3.3万名女孩被迫早婚,每年有400万女孩遭受女性生殖器切割。迄今为止,来自政府、非政府组织、捐助者和私营部门等1000多份支持承诺使这次会议似乎正朝着组织者所希望的方向稳步前进——尽管有些人仍持谨慎态度。

利比里亚计划(Plan Liberia)的代表波林表示:“听到世界各国领导人做出这样的承诺,我很受鼓舞。但作为青年倡导者,我们有点担心我们是否真的能看到这些国家行动起来。我们有点担心,因为这些承诺在25年前就已经做出了。”尽管在本周的峰会上,所有人都在谈论新一轮的推动力,但此次会议召开之际,人们对世界范围内女性权利的“倒退”感到担忧。

在9月份的联合国大会上,美国提出了反堕胎的主张。政策组织古特马赫研究所的首席执行官埃米尼亚•帕拉西奥博士表示:“我认为言论限制规则非常有问题,这意味着医疗机构可以在向患者说实话和闭嘴之间做出选择,有时是因为经费削减,这对任何临床医生来说都是一个令人厌恶的处境。”

本周的大会试图在反对和支持堕胎的团体之间走钢丝,重点是通过提供避孕服务来结束不安全的堕胎,而不是倡导合法安全的堕胎。但在周一,一个反堕胎组织在内罗毕市中心游行,指责峰会支持堕胎合理化,与此同时,保守派宗教团体也在主持小规模的反对活动。另一方面,支持堕胎的组织也批评峰会这一微妙的妥协忽视了堕胎作为女性生殖权利服务的重要性。新西兰前总理、2017年卸任的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海伦•克拉克在采访时表示:“也许是由于公众的强烈反对,人们很少使用堕胎这个词。但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回避,女性希望有这样的选择。”

玛丽·斯特普国际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西蒙·库克补充说,提供合法安全的堕胎服务并不会增加堕胎的发生率。“当堕胎立法了,它不会阻止妇女堕胎,只会让她们接受更不安全的堕胎服务。这从根本上来说是一件坏事,可能会让一个女人付出生命的代价。由于各国政府的敏感性,在峰会上有一种删除“堕胎”一词的倾向。”

肯尼亚本身就是拥有限制性堕胎法律的国家之一,政府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任何关于堕胎服务必要性的讨论都是没必要的。肯尼亚外交部首席秘书马查里亚·卡莫表示:“有些人放弃了这个议程,这是一个悲剧。我们在当地看到一些团体故意曲解峰会议程的意图,但是所有这些关于堕胎的故事,他们也只是试图转移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不去谈论拯救生命的事情。我从来没见过一个喜欢堕胎的女人,它根本不存在……这是女人最不想要的。”

回到姆特瓦帕,法图玛从来没有考虑过堕胎问题,“我一直都知道我会有孩子的。”她坐在与姑妈合住的小红砖房子外面说。“如果你是一个16岁的母亲,这个故事已经为你写好了……一个生活脱轨的故事,”卡讷姆博士说,“计划生育是赋予女性控制未来能力的关键。”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