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岁女病患要做一个选择:摘除子宫还是放弃生命?那些因为各种原因失去子宫的女人们,生活发生了怎样转变?

subtitle 婚姻与家庭12-03 10:50 跟贴 3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作者:焦晓辉 编辑:付洋

头图:摄图网

来源:婚姻与家庭杂志(ID:hunyinyujiating99)

子宫,是孕育生命的地方,是女性独有的器官。那些因为各种原因失去子宫的女人们,她们的生活会发生怎样的改变?

在医疗纪录片《人间世》中,

37岁的病患陈莉莉要做一个选择:是摘除子宫,还是放弃生命?

这个选择让她痛不欲生,她哭着说:

“摘掉子宫,我就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了,我的天塌了!”

陈莉莉的挣扎与痛苦,是许多失去子宫的女人们内心的真实写照。

南京市鼓楼医院妇科主任顾宁告诉记者,我国每年约有200万女性因病切除子宫。

失去子宫对女性的主要影响是不能生育和没有月经,既不影响内分泌和性生活,也不会引起衰老,因为卵巢才是产生雌激素和孕激素的器官。

其实,

失去子宫对女性最大的影响在于心理。

有很多女人会像陈莉莉一样自卑焦躁,甚至性情大变;但是也有些女人在不幸中蜕变……

01

失去疼痛的子宫,我的未来在哪里

今年30岁的娟娟,两年前因病摘除子宫,“拥有子宫的疼痛和失去子宫的痛苦,我不知道哪个更多一点儿。”

失去子宫之前,娟娟有7年痛经史。

每次来“大姨妈”,她都生不如死,疼得彻夜难眠,常常在凌晨两三点蜷缩着身体,双手紧紧抠住床沿,痛苦地小声呻吟……

去医院检查时,医生说,她患了一种叫“子宫腺肌症”的妇科病,这种病不能治愈,只能用药物治疗。

尽管一直在服药,娟娟仍然每个月几乎有一半时间在出血,导致她中度贫血。

这种无休止的折磨让娟娟越来越恐惧,导致不断呕吐、呼吸困难。

两年前,娟娟的子宫出现了癌前病变,医生建议摘除子宫保命。

得知这个噩耗,娟娟蒙着被子哭了整整两个小时。

她还没有男朋友,更没来得及做妈妈,失去子宫,她还有未来吗?

那天晚上,她踉踉跄跄跑出医院,想一死了之。妈妈一边哭,一边在后面追,不小心摔了一跤。

娟娟赶紧跑回去扶妈妈,这才发现她的眼睛已经哭得肿成一道缝,嗓子嘶哑得发不出声来,娟娟心疼地将妈妈搂进怀里号啕大哭!

自己死容易,父母将来怎么办?

第三天,娟娟接受了子宫摘除手术。

随着时间推移,娟娟心中失去子宫的悲哀已经渐渐淡化了。

但周围人的关心和怜悯,总让她产生烦躁和忧伤的情绪。那些安慰中暗含的歧视,让她自觉低人一等。

因为已到婚龄,姑妈给娟娟介绍了一个男朋友小林。

小林离异,有一个5岁的儿子。娟娟和他不来电,约会两次后,便没再跟他来往。

姑妈跑来劝她:

“娟儿,人家不嫌弃你,你就该庆幸,别要求那么高了。小林有孩子,最适合你!”

那个语气让娟娟觉得,如果她不嫁给小林,就是不识好歹。

后来,娟娟在妈妈的催促下,又相过3次亲。

3位男士都对娟娟一见钟情,可当她跟对方说因病摘除子宫后,他们都毫无例外地消失了。

从那以后,娟娟再也没相过亲,并且拒绝亲友介绍对象。

对于未来,她不敢奢望。

她对记者说:

“我觉得失去子宫,好像就失去了追求幸福的权利。我对未来的恐惧,一点儿也不亚于疾病带给我的疼痛和折磨。我想拼命跳出这种绝望,但却无能为力。”

让娟娟略感安慰的是,在这条路上她并不孤单。

出院后,她被病友拉进一个300多人的微信群,里面全是因病摘除子宫的未婚女孩。

她们在一起抱团取暖,互相加油打气。

毕竟无论以后的路有多难,她们都要继续向前走。

在很多人眼中,未婚女孩失去子宫,就失去了被平等看待和尊重的权利。

这些人的同情,不是基于她们身体受到的创伤,而是认为她们不再完整、不能生育、失去了做母亲的能力。

这种同情,让她们觉得是一种居高临下式的怜悯,甚至是歧视。

这些失去子宫的未婚女孩,需要的不是同情和怜悯,而是一份公平的对待,一份无差别的尊重。

02

没了子宫,

我还是一个完整的女人吗

张妮和丈夫李荣结婚11年,曾是大家公认的模范夫妻。

她对记者说:“丢了子宫后,我就丢了幸福。”

一年前,张妮被查出患有宫颈原位癌,随后做了子宫摘除手术。

术后,李荣无微不至地照顾妻子的身体,但并没把这次手术放在心上,因为他们的儿子已经7岁,可爱懂事,他们也不准备要二胎。

但是,张妮却一直郁郁寡欢,对李荣说:“子宫没了,我就不是女人了……”

李荣笑着纠正道:“瞎说!没有子宫,你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女人!”

但张妮却固执地认为,自己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越这样想越自卑。

尤其是在过夫妻生活时,由于抑郁和焦虑,张妮过于紧张,导致阴道干涩,有时甚至无法过夫妻生活。

夫妻生活越不和谐,张妮就越自卑不安,认定李荣一定会嫌弃她。总是疑神疑鬼,怀疑丈夫外遇。

这让李荣很不快:“摘除子宫之后,你就变了,变得我都不认识你了。”

张妮一听就哭起来:“我是变了,因为我没有女性特征了,所以你变心了……”

李荣没像以前一样安慰她,而是一言不发地关上书房门,任妻子哭喊。

这更让张妮确信:丈夫是真的变心了!之后,她开始悄悄跟踪他。

一天中午,张妮发现李荣跟一个女人在餐厅吃饭。吃完饭,两个人有说有笑地乘坐同一辆车走了。

面对她的质疑,李荣的解释是,这个女人是他一个工程合作项目的负责人,他请她吃饭是工作需要;跟她同坐一辆车,是一起去工程现场看施工进度。

张妮不信:

“你马上把那个女人的电话给我,我要给她打电话,如果她说的情况跟你一致,我就相信你。”

但李荣坚决不给:

“你给她打电话,别人会怎么想我?怕老婆?还是我风流成性?我以后还要不要做人了?”

夫妻俩第一次发生了激烈争吵,一个指责对方“做贼心虚”,另一个则痛斥对方“无理取闹”“变态”。

张妮一气之下找来娘家人质问李荣。

小舅子临走时对李荣说:“姐夫啊,无风不起浪,姐姐的怀疑并非没道理,我希望你好自为之!”

妻子家人的干涉,更让李荣心生反感。

从那之后,夫妻俩的关系每况愈下,他们开始不断争吵,一争吵就分居。

每次吵架,儿子就抱着头躲到墙角,哭求:“你们不要吵了!”

然后张妮就抱着儿子哭,向儿子保证不再吵架,李荣则黑脸走开。

但张妮控制不了情绪,一想到自己失去子宫已经那么可怜无助,丈夫非但不理解心疼,还和别的女人关系暧昧,她就非常愤怒与绝望。

一旦李荣的态度言语不好,她就指责他是渣男、小人,吵架一触即发。

不久,李荣向张妮提出离婚。

他说,不想再忍受张妮的折磨,很厌倦这样的生活。而张妮则认为李荣始乱终弃,他是为嫌弃自己没有子宫找借口。

张妮同意离婚,她觉得自己跟丈夫已经回不到过去了,那些年的恩爱就像一场梦。

离婚后,李荣搬了出去,张妮和儿子相依为命。

后来,张妮听说李荣交了女朋友,但并不是她曾经怀疑的那个女人。

一般人都会认为,失去子宫对于已婚已育的女性心理影响最小,但事实并非如此。

南京市鼓楼医院心理科主任杨海龙告诉记者,他接诊的心理咨询案例中,有张妮这种心理的非常普遍。

失去子宫后,

她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接受不了自己,觉得自己不再是完整的女人,变得自卑、多疑,精神处于抑郁的边缘,性格变得孤僻,不爱与人交往。

这时,

除了女性自身要调节自我认同感,还需要家人特别是丈夫的共情、认同和适当地支持,让她们重新接纳自己。

03

失去子宫的女人照样可以光彩照人

与因病失去子宫的娟娟和张妮不同,郑燕失去子宫是因为自行流产。

这种无法言说的悔恨和内疚,曾让她痛不欲生。

4年前,郑燕和男友钟涵热恋,因为钟涵的保护措施没做好,导致她意外怀孕。

当时两个人都很年轻,不想那么早要孩子。为了怕熟人知道,他们决定自己买来药物在家里流产。

没想到,自行流产时郑燕发生大出血,钟涵赶紧将她送到医院抢救。

医生全力救治,可郑燕依旧出血不止,血压急速下降,生命垂危,为了保命,医生为她紧急做了子宫切除手术。

失去子宫后,郑燕悔恨交加,一直沉浸在悲痛中。

刚一出院,钟涵就向她求婚。

因为钟涵是独生子,钟妈妈有些顾虑。

但是钟涵对她说:

“我不是只为了负责任,我很爱郑燕,这辈子非她不娶!有没有孩子都没关系,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幸福快乐就行!”

在他的坚持下,半年后两人就结婚了。

但是,婚后的生活如同炼狱。

郑燕一直没有走出阴影,变得敏感自卑。

单位的健康体检,她从来不敢参加,害怕别人知道自己是一个没有子宫的女人;

一看见女同事们三五成群围在一起谈孩子,郑燕就会伤心;

因为害怕亲朋好友问她“什么时候生个孩子”,所以亲友聚会,她能躲则躲,性格变得越来越孤僻。

每当感觉痛苦时,

她就发泄在丈夫身上,

骂他:

“如果不是你,我就不会意外怀孕,不会流产,不会失去子宫!我有今天,全是你害的!”

对于妻子的指责埋怨,钟涵总是默默忍受。

像赎罪一样,他把家务全包了,想方设法讨妻子开心。

可是无论怎么做,郑燕都不开心。

渐渐地,原本性格幽默开朗的他,变得谨小慎微。

“有段时间,我很害怕回到家里。 我讨厌钟涵怯怯的眼神,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 他越对我低眉顺眼,我就越烦躁。 其实,我最恨的是自己。”

两年前,一天下班后,郑燕路过一个蛋糕店,无意间瞥见橱窗玻璃里的自己:一个目光呆滞、满脸幽怨、头发散乱的女人,就像一个怨妇!

那条路上有很多落叶,她能听到叶子在脚下破碎的声音,郑燕的眼泪掉了下来。

她忽然想起和钟涵的第一次约会、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温存……

可是,



那些幸福和快乐都跑到哪儿去了?

她再也不要做玻璃窗里那个丑陋、抑郁的女人了!

她给钟涵打电话,说:“老公,我想去酒吧喝酒、蹦迪,你要不要也去疯狂一下?”

在欢快的舞曲中,郑燕搂着丈夫的脖子说:“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钟涵抱紧郑燕,许久不愿松开。

当晚回到家,郑燕列了一张生活计划表,把自己的业余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除了每周练3次瑜伽,她还报了英语口语班和普通话班。

之后,她跳槽到一家外企重新开始。

优雅的气质和流畅的语言表达,成为她的优势,由于出色的业绩,她很快加薪升职。

在庆功会上,郑燕鼓起勇气,把自己摘除子宫的那段心路历程讲给同事们听。

同事们都震撼不已,热烈地为她鼓掌。

现在,郑燕和钟涵准备收养一个孩子,

“虽然失去了子宫,但是经历这些磨难之后,我变得更加自信和成熟了,我相信自己能做一个好妈妈,郑涵也一定会是一个好爸爸。”

04

专家点评

谢际春(北京布谷鸟心理咨询中心)

对女性而言,子宫具有3层意义:

在生理层面,

子宫是女性的生育器官。失去子宫的女性,被剥夺了生命中原本拥有的生育选择权和天赋的生育能力、机会和体验,这是对人生完整性的破坏。

在心理层面,

子宫被指代女性的身份认同;

在社会文化层面,

子宫不仅仅属于个人,它也被家庭、社会所定义、评判和影响。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

女性的性别认同、身份认同在社会学上都紧紧地与生育挂钩,女性被定义为传宗接代的工具,形成了女人=生孩子=子宫的逻辑链。

时至今日,

这一落后的逻辑链仍广泛地存在于人们的显意识和集体潜意识中。

与此相关的女性价值感、存在感自然也难以逃脱该逻辑的荼毒。

而撼动身份认同和价值感、意义感等是对人最深层的、最根本的完整性的破坏。

只有理解这些,才能真正理解失去子宫对女性造成的心理创伤。

从家庭角度,

家人尤其是丈夫,要给予女性更多的理解、支持和陪伴。

女人哀悼丧失和重塑身份认同需要时间,需要家人的爱、耐心和肯定,必要时求助专业人士。

从社会角度,

社会需要进一步剥离女性和生育机器的等同,宣传、鼓励女性价值的多元化。

从个人角度,

失去子宫的女性要向郑燕学习,在充分的哀悼之后振作起来。

女人,应该由自己定义自己,女人的生命、生活和价值绝不仅仅是一个子宫,一个枯枝不应影响一棵树的繁茂丰盛。

(为保护隐私,文中除顾宁和杨海龙外,皆为化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