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希望有个可以一起吵架的人。”

subtitle 一个人Alone12-03 04:1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那些嘴巴里没有说出的话

写在眼睛的冷漠里

刻在心的凉薄里

更加伤人

真希望有个可以一起吵架的人

最近看了反裤衩阵地的一篇文,很喜欢文章里面关于恋人的这句:
如果有一个人,可以和你聊天,会说好笑的笑话,对一切都很有主见但非常愿意听你的意见,以及,笑起来很温暖,那,这就是最理想型的恋人。

是啊,有一个说话不累的人多重要。爱情需要许多默契,但唯一不需要的默契是,你不说,我不问。

这当然不是那种不触碰伤口的体贴,而是大事化小、一切从简、假装不知道的惰性开始。

那些吵架吵得人尽皆知的恋人,总是很难分手,所有听到、看到的朋友,作为这段感情的忠实观众,都多多少少会打些圆场、并顺便吐槽双方。

于是在众多和事佬的撮合下,吵得干柴烈火的恋人们,总有恰当的台阶可以走下来,并将问题赤裸裸的摆在台面上,如果一个人或双方都有意改善,便能继续走下去,成为欢喜冤家的又一案例。而那些从不吵架的恋人,分手就太容易了。哪怕上一次见到他们,行为举止都像爱情中的标准模板,下一次见面,他们就可能换了身份,重新回归单身。 而身边的朋友们,连阻挡分手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很可能不吵架的恋人,分手连另一半都没说,更何况是朋友呢?你不说、我不问,背后全是漫不经心。我不再是那个你会优先考虑、反复斟酌、重点照顾的对象了,你按着自己的节奏走,却没有一点点迁就、迎合我,这条路,其实有没有我,都没有关系吧。你不说、我不问,没有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因为我的意见、想法、态度,不再是你修正自己选择的参照物,我同不同意、喜不喜欢、开不开心,你都不在乎了吧。你不说、我不问,茶凉了,人自然也就走了。当你对我的好奇心、新鲜感、探索欲都一一丧失的时候,当我们不再参与彼此的喜怒哀乐的时候,在不在一起,早就形同虚设了吧。 这些沉默的恋人们,没有一句重话,没有一次撕扯,有外人看来最得体的交往方式,偏偏亲手浇灭了爱情里,所有的花火。

那些愿意吵架的恋人们,也许狼狈、也许不体面,但却是用最滚烫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底线和坚持,一并奉上,想爱却不知如何爱的困惑。
或者说,那些吵到不可开交的恋人,是值得羡慕的。

如果不是仗着对方足够爱自己,不是知道自己情绪上头也在对方的尺度以内,哪里有这样的底气,愿意用这样不够好看、伤人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来用吵架撒个娇呢? 需要多少自信,多少呵护,才敢胡来一次,认定你不会就此转身离开。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得不到的不再骚动。 我认真地问,你敷衍的说; 我真心的问,你假意的说。

有人在虚虚实实间,轻易的将非常在乎、感同身受拱手让出,任凭曾经相看两不厌的人,南辕北辙、渐行渐远; 就有人会厌倦逢场作戏,攒够了无数次失望,愿意全身而退唱独角戏。
那些以“默契”的名义,彼此不闻不问的恋人们,像玩着一场木头人的游戏,不动的人,永远无法全心投入,而动的人,则意味着淘汰出局。即便一方低头示好,只要另一方还坚守着游戏规则,就没法继续。
那些嘴巴里没有说出的话,写在眼睛的冷漠里,刻在心的凉薄里,更加伤人。萤火虫却不会寻找另一只蜡烛,哪怕有光。 刺猬会和另一只刺猬拥抱取暖,哪怕有刺。 在星辰大海面前,在有限人生之中,和那些你不说我不问的冷感恋人作别吧,与那些愿意花时间、珍惜我们的温暖恋人在一起吧,那些不惧怕吵架的恋人,一定知道——
你比任何道理都重要,所以怎么吵都是你赢。

希望大家都能遇到这么一个人

愿意和你说话

愿意听你说话

听得懂你说的话

我们可以随时说话

即使不说话也觉美好

我等的狗你汪一声好不好

晚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